宙斯小說網 >> 重生之我是后羿 >> 目錄 >> 104 三巫戰顓頊,刑天舞干戚!

104 三巫戰顓頊,刑天舞干戚!


更新時間:0001年01月01日  作者:豎子不可教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豎子不可教 | 重生之我是后羿 
重生之我是后羿 104 三巫戰顓頊,刑天舞干戚!
104三巫戰顓頊,刑天舞干戚!

巫族那里知道顓頊的陰謀,他們現在正沉浸在無限的幸福之中,就連最為警惕的刑天也徹底相信了顓頊的鬼話。九鳳坐在轎子里看著外面肥沃的土地,眼睛都快要笑彎了,她早就想好了。一定要將北方最肥沃的河套地區要來,作為巫族新興的基地。

一路無話,不過一日的光景便來到了北方三十六國的首都鹿城,這鹿城是一座比陳更大的都市。黃帝百年的經營才有了今日的規模,好大喜功的顓頊更是在原來的基礎上擴大一倍有余,無休止的擴建給子民帶去的是沉重的經濟負擔和無窮的徭役。不同于顓頊的夜夜笙歌,紙醉迷金,普通農戶現在是衣不遮體,食不果腹,民心哀怨。顓頊為了防止民心不穩,下嚴令不許民眾聚議國事,更是制定了嚴苛的法典,用酷法鎮壓,到處洋溢著緊張的氣息,路以目視就是這時最好的形容詞,有道是防民之口甚于防川,民心的積怨在顓頊的高壓政策下不停的聚集,只要有一個導火索,就會像火山一樣爆發!

顓頊親自在城外筑了一個高臺,臺子上插滿了各色旌旗,最引人矚目的就要是那浩大的百人樂團,統一有致的鼓奏著顓頊自己發明的樂曲《承云曲,如同八方來風掠過大地發出的熙熙凄凄鏘鏘的聲音,十分悅耳。

巫族的隊伍還沒有到達就聽到了那輕揚地音樂。眾人對這個年輕的君主不由充滿了好奇,隊伍行進的很快,顓頊親自降階迎接,讓眾人對這個年輕的帝君充滿了好感,警戒心不由降低了很多。唯有黑龍眉頭緊鎖。語不尋常。其事必妖,顓頊那種高傲自大之人,怎么可能放下身價親迎。更何況對方還是一個女性,顓頊對女性的輕視是洪荒出了名地。顓頊曾經頒布這樣一條律令,婦女在路上和男子相遇。必須避讓一旁:如果不這樣做。就被拉到十字路口打一頓。今天他親自迎接九鳳到處透著不尋常地氣息。肯定有陰謀,黑龍決定將計就計,挑選了一些能言善辯的巫族趁著混亂偷偷溜了出去,其去向就連幾位大巫都不是很清楚。

九鳳也下了轎子,一身紅色的嫁衣,襯托著雪白的肌膚,就像一朵曠谷幽蘭。顓頊打量九鳳地時候,九鳳也在打量顓頊。顓頊長的也是一表人才。腰挎寶劍更加顯得英武不凡。

“巫族九鳳拜見帝君!”九鳳上前拜見,顓頊面帶微笑地將九鳳扶了起來。攙扶著九鳳向內城走去,鹿城現在是金沙鋪地,凈水潑街,就連空中也有專人撒揚著花瓣,九鳳和顓頊慢慢地踏上黃沙鋪成的地毯,顯得的那樣的和諧和般對。

兩人的四周更是有無數的童子,擁簇著兩人通過了黃沙長街來到宮殿之前,前面早有下人準備好了祭拜的物件,一切都顯得那樣的有條不紊。

“吉時到,一拜天地!”顓頊和九鳳身穿大紅喜服,恭敬地祭拜了天地,臣民散發出驚天地歡呼聲。

“二拜高堂!”

“夫妻對拜!”

“禮成!”

隨著婚禮的完成,一直心存疑惑地巫族不由長出了一口氣。成壇子的美酒被搬上了巫族的餐桌,巫族好酒,多日沒有飲酒,嘴早就淡出鳥來了,怎么可能抗拒的了。上到大巫下到巫人,都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抱起桌上的美酒,鼓咚咚的一飲而盡,不大一會,桌上便只剩下一堆空壇子,顓頊也早有準備,源源不斷的美酒被送上。

巫族那里會客氣,一個個都扯開嗓子一陣猛喝,喝的是手腳發軟,眼神恍惚,黑龍早就留了個心眼,趁敬酒的功夫,叮囑了巫人,別看他們喝的多,其實心神一直保持著清醒。顓頊看巫族一個個喝的是東倒西歪,就連戰力最為強悍的刑天也酒力不支趴在桌子上。顓頊對著九鳳頻頻敬酒,不大時候九鳳就面似桃花,鳳眼迷離,顓頊慢慢的抓著桌上的酒杯,仿佛在欣賞一件美麗的藝術品。外面他埋伏了一百刀斧手,以擲杯為號。看著趴在桌子上的巫族,顓頊的心里在不停的狂笑,從今往后人間將不會再有讓他感到懼怕的力量了。黑龍也在狂笑,他仿佛在看著一個小丑在表演,你有張良計我有過墻梯。沒到最后關頭,鹿死誰手尚未可知。要不是看在顓頊是元始天尊門下氣數未盡,黑龍早就將這個孽障撕碎了!

啪,一聲碎響,一個白玉酒杯被摔成了碎末,早就埋伏好的刀斧手一涌而出,就在屠刀將要舉起的時候,一直宿醉的巫族卻都突然轉醒,哪里有一絲酒醉的模樣。

“顓頊,你這惡賊,竟然敢算計我等!”身高丈二的刑天一手舉著巨大的盾牌,一手拿著長長的干戚神斧,怒吼道。

“你們你們竟然沒醉!”顓頊不由吃驚的說道,今日的變化讓他感到有些束手無策。

“我們早就識破了你的詭計,受死吧!”刑天揮舞起干戚對著顓頊就是一斧,四周的巫族也仿佛早有默契,瞬間將四周的刀斧手制服。一直平靜的外城也爆發出震天的喊聲,另一部分巫人發動了當地的群眾竟然強行突破厚厚的城墻向大殿殺來。黑龍靜靜的看著這一切,發動群眾,相信群眾,進行人民戰爭,后世的理論被黑龍用活了,雖然他是巫族,可對顓頊的恨讓兩個種族沒了隔閡。

“原來你們對寡人早有圖謀,大膽,難道你們就不怕天尊降罪嗎?”顓頊看著外面聲勢浩大的起義軍,面色不由的一滯,然后色厲內荏的怒吼道。

“是嗎?今日是有個小朋友想要要我們巫族的性命,我們只是被迫反抗而已!”剛才還是爛醉如泥的九鳳不由嬌笑著說道。

“九鳳,你可是寡人的愛妻啊,這只是一個誤會,誤會!”顓頊見到九鳳清醒不由面色一喜,然后強笑說道。

“小朋友,醒醒吧,老娘都能做你祖母了!”九鳳帥也不甩顓頊,將身上的嫁衣一撕,露出里面一身的戰衣,兩把寶劍被綁在大腿之上。其他巫族也從隨身帶來的彩禮車里抽出趁手的兵器,大戰一觸即發!

顓頊面色陰沉的看著眼前的巫族,手也慢慢的按上腰間的寶劍,刑天,相柳和九鳳也都拿起武器怒吼著向顓頊撲去。顓頊的孫兒重和黎,天生神力,見三巫圍攻顓頊,不由怒吼一聲撲了上去,分別對戰九鳳和相柳。

顓頊也拔出了寶劍,花影主生,騰空主死。于是各人都使出渾身力量,恨不得能將對方一下殺死。顓頊到底是久經沙場,又得到元始天尊的教導,便比刑天多些心眼,覷個破綻,一劍向刑天的頸脖砍去,只聽“咔嚓”一聲,刑天的那顆巨大頭顱,便從頸脖上滾落下來。刑天一摸頸脖上沒有了頭顱,頓時驚慌起來,忙把斧頭移到握盾的左手,伸出右手在地上亂摸亂抓。他要尋找到他那顆不屈的頭顱,安在頸脖上再和顓頊大戰一番。

顓頊怕刑天真的摸到頭顱,恢復原身又來和他作對,連忙舉起手中的寶劍向大地用力一劈,隨著“轟隆隆”“嘩啦啦”的巨響,大地被劈為兩半,刑天的巨大頭顱骨碌碌地落入地中,大地又合而為一,把刑天的頭顱深深地埋葬起來。這過程看似很慢,卻是在一瞬間完成的,就連一直觀敵陣的黑龍都來及反映。黑龍不由怒吼一聲,不再顧及身份,開天神斧帶著七彩的光輝對著顓頊就是一斧。顓頊大驚,堪堪躲了過去,可他身后的盤龍柱就沒這樣的運氣了,咔嚓一下被砍成兩節。顓頊也不由自主的出了一身冷汗,風一吹涼颼颼的!

刑天聽到這異樣的響聲,感覺到周圍異樣的變動,刑天停止摸索頭顱。他知道狠毒的顓頊已把他的頭顱埋葬了,他將永遠身首異處。他呆呆地立在那里,就像是——座黑沉沉的大山。想象著黃帝那洋洋得意的樣子,想象著自己的心愿未能達到。他憤怒極了。他不甘心就這樣敗在黃帝手下。突然,他一只手拿著盾牌,一只手舉起大斧,向著天空亂劈亂舞,繼續和眼前看不見的敵人拼死搏斗起來。

看著無頭刑天還在憤怒地揮舞盾斧,顓頊心里一陣顫栗,不由自主地害怕起來。九鳳和相柳的戰斗也結束了,顓頊最疼愛的兩個孫子全部變成了刀下之鬼。顓頊心如刀絞的看著沒有生命的孫兒,不過老奸巨猾他明白現在不是傷心的時候,虛晃一招,顓頊就像一顆出膛的炮彈,帶著尖銳的破空聲向天上飛去,越飛越遠,最后竟然打碎天地屏障,去了浩瀚的外空間。刑天和他有斷頭之仇豈能讓他如愿,大吼一聲也化成一縷流光向外空間追去。九鳳和相柳滿臉擔憂的看著遠去的刑天,黑龍不由嘆了一口氣,“爾等速去協助刑天,他一人不是顓頊的對手!”

九鳳和相柳領命也不多言,化成兩道亮光也去了外空間黑龍嘆息了一聲,這是一場艱苦的拉鋸戰,三人想要殺死顓頊,也許是十年,也許是百年,也許是千年

3Z全站文字,極致閱讀體驗,免費為您呈現。重生之我是后羿 104 三巫戰顓頊,刑天舞干戚!


上一章  |  重生之我是后羿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