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刑名師爺 >> 目錄 >> 第570章 巧施心計

第570章 巧施心計


更新時間:0001年01月01日  作者:沐軼  分類: 歷史 | 兩宋元明 | 沐軼 | 刑名師爺 
刑名師爺 第570章 巧施心計
宋巧:“第二件事情,你是不是要納妾了?”

李鑫一想到愛奴,不禁微笑了,道:“是。”

宋巧見李鑫一點也不避諱,竟然這樣爽快就承認了,心里更加難過了,強忍著心中的怒氣,心想你將我一個黃花大閨女變成了一個真正的女人,以后我興許會面對未來丈夫的責難,甚至是休妻,你卻可以置若罔聞,在我面前這樣理直氣壯地說什么要納妾?我宋巧也不是好欺負的,你若是真將我對你的感情視為一種負累的話,小心我讓你這一輩子都擺脫不了我帶給你的負累。

想到這里宋巧嫣然一笑,道:“那你什么時候娶妻呢?”

李鑫想都沒有想就回答道:“這個我著什么急啊,再說了,娶妻和納妾自然是不一樣的,我納妾他不管,娶妻我干爹他做主。”

說完看了看宋巧,在宋巧看來,李鑫的眼神里帶著鄙夷和不屑,甚至有些戲謔在里面,這讓宋巧幾乎忍不住要發飆了,不過她還是忍住了,她有自己的計劃,她不會讓李鑫笑到最后的。

宋巧聽李鑫這樣說,知道蝴蝶說的沒有錯,李鑫還要指靠著那個死太監給自己錦衣玉食的生活,所以李鑫就是辜負和得罪全天下的人,也不會和自己的這位衣食父母過不去的。

李鑫見宋巧不說話,便道:“你如果沒有什么事情,我就走了。”

宋巧輕聲說道:“且慢,我還有第三件事情要說。”

李鑫:“那就趕快說,我還忙著呢。”

宋巧長嘆一聲,道:“李鑫,你就這樣討厭我宋巧嗎?”

李鑫沒有說話,不過表情已經讓宋巧知道了答案。宋巧頓了頓,道:“算了,這第三件事情我還是不說了。好了,我走了。”

李鑫倒也不客氣,直接說道:“不送。”說完轉身就要走人,宋巧在李鑫的身后說道:“祝你幸福。”

李鑫的腳步停頓了一下,并未回頭而是繼續朝前走去。

宋巧看了看李鑫干爹的房門,嘴角露出一絲冷笑。

宋家。

宋玉兩天都沒有好好的睡覺了,顯得十分憔悴。茉兒在一旁焦心地望著宋玉,手里端著一碗燕窩,卻不敢上前。

“茉兒,巧兒回來了沒有?”

茉兒還未啟口,突然身后有人說道:“姐姐我回來了。”

宋玉從躺椅上起身,突然覺得天旋地轉,差點暈倒,好在宋巧連忙將她扶住,然后說道:“姐姐,你怎么啦?”

宋玉勉強一笑。道:“不礙事。”

茉兒在身后說道:“三小姐,您勸勸大小姐,她已經兩天不吃不喝沒有睡覺了,這樣下去,身體受不了的。”

宋巧將宋玉扶到躺椅上躺好后,轉身看茉兒的手上還端著燕窩。便知道是給宋玉端來的,于是接過。對茉兒說道:“去給姐姐弄些吃得來,這里有我就行。”

宋玉:“我什么都不想吃。河兒一天不回來,我就什么都吃不下。”

宋巧:“你們先下去吧,我和姐姐有事要說。”

茉兒帶著丫鬟下去后將門輕聲地關上了。

宋巧對宋玉說道:“姐姐,你這樣不是辦法,你先吃東西,我有事情和你商量。”

宋玉很少見自己這個一天只知道游山玩水不務正業的妹妹這樣一本正經地和自己說話,想來是真地有要緊的事情和自己商量,便說道:“你先說。”

宋巧將碗遞給宋玉,道:“不。你必須養足了精神。才有精力給我拿主意。”

宋玉見宋巧堅持,便只好將碗接過。三兩個喝完后,道:“好了,你說吧。”

宋巧將碗接過放在一旁的桌子上,然后并未坐回位置上去,而是直接跪在了宋玉的面前,宋玉大吃一驚,連忙說道:“巧兒,你這是做什么?”

宋巧看著面容憔悴的姐姐,再一想那個無情無義的男人,心一橫,說道:“姐姐,我要嫁人。”宋玉一聽,頓時泄氣,失望地說道:“巧兒,不要給我找事了,好嘛?你哥哥還在牢房里呆著,你不想著怎么救你哥哥出來,你居然在這個時候說什么……什么嫁人,你……”

宋巧見宋玉氣得說不出話來,趕緊解釋道:“姐姐,你聽我將話說完。”

宋玉揮了揮手,道:“我什么都不想聽,你出去吧。”

宋巧見宋玉不聽,急了,便道:“姐姐,只有我嫁給了他,二哥才有可能出來。”

宋玉一聽覺得不對,起身看著宋巧,道:“巧兒,你說的那個人是誰?”

“李鑫!”

宋玉一聽頓時驚愕,道:“你說什么?”

宋巧:“姐姐,你不要著急,妹妹我也是沒有辦法地辦法了,李鑫的干爹從京城來了,專為李鑫死去的四位家人辦后事的,你也知道李公公是萬歲爺身邊的紅人,一直貼身伺候著萬歲爺,于是我就想如果我可以嫁給李鑫的話,我們的二哥不是也有救了嗎?”

宋玉一聽,道:“巧兒,你給姐姐說實話,你和這個李鑫是不是早就好上了?”

宋巧見實在是瞞不過精明十分的姐姐,便只好點頭承認。

宋玉:“那你怎么不早說呢?既然你和那個叫李鑫的兩情相悅,姐姐我提親去就是,我想你們成親后,你二哥就是李鑫的舅子了,他不會視而不見地。”

宋巧:“但是現在案子還并未水落石出,我想李公公未必愿意讓自己的干兒子迎娶嫌犯的親妹妹。”

宋玉:“可是你又說只要這樣才可以救出你的二哥啊?”

宋巧:“所以我就想,如果讓他干爹先一邊喜歡上我,然后我們一邊找出二哥不是殺人兇手的證據,這樣的話,他干爹不是就不會阻止我和他地婚事,然后二哥不是也可以出來了嗎?”

宋玉看著宋巧,這一眼看地宋巧多少有些心虛。但是她知道此時她若是低頭,那宋玉一定會起疑心,這個姐姐是多少個男人都比不上地干練和聰慧,宋巧了解,所以她勇敢地迎著自己姐姐的目光,幾秒種之后,宋玉終于嘆氣。道:“如果沒有別地更好的辦法,也只有這樣了。”

宋巧這才暗自松了一口氣,道:“姐姐,可是我還是沒有想好如何接近李鑫的干爹。”

宋玉想了想,道:“這件事情不能讓太多的人知道,這樣吧,你讓人去鏢局將車轅叫來,我們一起商量一下。”

宋巧見姐姐終于肯幫自己了,高興地點了點頭,起身走出門去。

酥紅樓。

孟天楚沒有進去。而是讓玉明進去接愛奴去了,自己坐在馬車上,然后讓屠龍將馬車停在酥紅樓后巷,不一會兒,就見一個女子從后門出來,粉紅玫瑰香緊身袍袍袖上衣。下罩翠綠煙紗散花裙,腰間用金絲軟煙羅系成一個大大地蝴蝶結。鬢發低垂斜插碧玉瓚鳳釵,顯的體態修長妖妖艷艷勾人魂魄。

屠龍低聲說道:“好端端一個妙人兒。竟是這樣的出身,真是糟蹋了。”

孟天楚偷笑道:“你如今快和柴猛一樣了。”

屠龍也笑了,這時愛奴走近了,給屠龍一個迷人的微笑,屠龍禮貌地笑了笑,然后放下凳子,讓愛奴走上車去,孟天楚對玉明說道:“好了,你回去吧。不用跟著了。”

玉明趕緊點頭退了一步。讓馬車從自己身邊經過。

愛奴坐下后,孟天楚微笑看著愛奴。道:“姑娘今天打扮的這樣漂亮,哪里是進香去,分明是要去寺廟引出一番香客地騷動嘛。”

愛奴莞爾一笑,道:“讓公子笑話了。”

孟天楚:“其實不過是個玩笑話,云袖輕擺招蝶舞,纖腰慢擰飄絲絳,娉娉裊裊十三余,豆蔻梢頭二月初。姑娘本是妙齡,如今不穿地好看些,難道要等到沒有人看的時候才用衣服來引人注意嗎?”

愛奴笑了,道:“公子說話實在有意思,不過勞煩公子陪著愛奴去寺廟進香,真是不好意思。”

孟天楚:“姑娘不必客氣。”

馬車行進在路上,愛奴掀開車窗地布簾看著窗外熙熙攘攘的行人,道:“公子,愛奴有件事情要請求公子給我一個答案。”

“姑娘請講。”

“人死了,真地有輪回嗎?”

孟天楚愕然,道:“姑娘此次進香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愛奴淡然一笑,道:“公子還未回答奴家的話。”

孟天楚:“那在下倒是想知道姑娘到底是希望有呢,還是希望沒有?”

愛奴抬頭望著天,道:“若是有,那奴家來生定然不希望再是女人。”

“為什么?”

“做一個浪跡天涯的男人多好,沒有牽絆,沒有憂愁,沒有顧慮。”

“但凡是人,都是有你說的這些不快的。”

“那就不要變成人了,做一只蝴蝶,一只小鳥,也好。”

“歸根結底,姑娘還是希望有輪回來生的,是嗎?”

愛奴搖了搖頭,道:“不,今生我有太多地罪孽,我不想死了之后下十八層地獄再去受苦,再說我就是投胎為人,因為今生的罪孽,來生我也不會有常人地幸福的,那還不如一了百了,不要在回到世間受苦了。”

“姑娘,不要想得太多,人生一世,草木一秋,我們應該珍惜眼前,過好我們地每一天,不要說什么罪孽,什么人是一輩子都不犯錯的,再說你的這個錯,也不是你自己愿意而為,而且,你很快不是就要從良了嗎?”

愛奴凄然一笑,道:“其實。在他告訴我,他愛我,要我和他共度一生一世的時候,我仿佛看見了一絲曙光,但是我真的不知道這樣是不是就意味著我就要開始幸福的生活了呢?”

孟天楚:“會的,姑娘,你一定會幸福的。”說道這里。孟天楚突然想起林黛玉地那一句:愿奴肋下生雙翼,隨風飛到天盡頭。

愛奴:“大概也只有公子才是誠心給愛奴祝福了。”

靈隱寺。

孟天楚和愛奴下車后,這個寺廟是一進門就要上九十九級臺階地,佛家講求地是九九歸一的說法,大概這個臺階和有這個韻意在其中吧。

好在天氣不熱,也沒有太陽,這樣地天氣最是適宜出游了。

孟天楚:“姑娘每個月都來的嗎?”

“是,一個月來四次,逢五必來的。”

“那這個臺階可是要走上一會兒了。”

“沒有關系地,公子若是不想走。就在這里等愛奴好了。”

“哈哈哈,姑娘小看在下了,走吧,既來之則安之,既然都到了菩薩門前,哪里有不拜的理呢?”

愛奴莞爾一笑。自己先走了一步,孟天楚趕緊跟上。

“今天好奇怪。怎么今天寺里的香客好少啊。”愛奴好奇地到處張望。

孟天楚自然是知道為了什么,頭一天愛奴找到了柴猛說讓孟天楚陪著自己去上香。柴猛就已經趕到這個寺廟里和主持商量了一下,在進寺十公里處設卡,不得任何人進入靈隱寺,并不是真的擔心什么香客騷動,不過就是不想讓一些熟識孟天楚的人看見他和酥紅樓的花魁一起上香而已,但是又怕愛奴疑心,這才叫了錦衣衛和東廠的一些人來假扮香客。

孟天楚:“就是,也真是奇怪了,大概是昨天下了大雨。今天香客都不愿意出門了吧。”

愛奴:“若真是這樣。就不是誠心向佛了。”

孟天楚笑了,沒有說話。跟著愛奴上到九十九個臺階之后,別說還真有一些喘氣了,愛奴倒是一點事情多沒有,看來還真是常常來,習慣了。

孟天楚對上香一向不敢興趣,于是借故讓愛奴一個人去了大殿,不過讓自己的兩個隨從陪著,見愛奴進了大殿,這才走到一個石凳前坐下,屠龍小聲說道:“我已經讓人跟著玉明了。”

孟天楚點了點頭,道:“和酥紅樓的媽媽說好了嗎?屠龍:“說好了,不過,大人,玉明他又沒有錢,而且不是還有玉琴嗎?他不會還去那種地方找姑娘吧?”

孟天楚淡然一笑,道:“他有沒有錢我是不知道,不過他第一次進酥紅樓就找了姑娘,這個我卻是知道的。”

屠龍:“這個小子,還真不是省油地燈。”

孟天楚:“我們就等著看好戲吧。”

最近一直是天一黑就開始下雨了,各家各院都早早地點上了燈籠掛在檐下,為路人照亮,李鑫忙了一天好容易將家人下葬,將客人送走,已經是累的不行了,安頓好干爹之后,這才拖著疲憊的身子往自己的房間去走。

這時李處走了過來,道:“二少爺,要不要奴才給你做些吃的來?”

李鑫搖了搖頭,道:“讓你今天去看愛奴,你去了嗎?”

“去了,愛奴姑娘還讓奴才給您捎了一封信了。”

李鑫一聽,疲憊感頓時減少了一般,伸出手來,李處會意,趕緊將信從袖管里抽出交給李鑫,李鑫走到檐下接著昏暗的燈光將信展開一看,只見上面寫著:自君別后,一日不見,兩地相思,三餐無味,如君思吾,請于子時一刻在虹橋客棧一聚,愛奴。

李鑫頓時欣喜萬分,道:“李處,現在是什么時辰了。”李處:“快到子時了。”

李鑫連忙將信收起,道:“你怎么才給我?”

李處不解,道:“怎么,二少爺,奴才耽擱了您地大事了嗎?”刑名師爺 第570章 巧施心計


上一章  |  刑名師爺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