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刑名師爺 >> 目錄 >> 第574章 美人計

第574章 美人計


更新時間:0001年01月01日  作者:沐軼  分類: 歷史 | 兩宋元明 | 沐軼 | 刑名師爺 
刑名師爺 第574章 美人計
府衙大牢。

宋河一個人爬到**,站在窗前,這時門口有人說話,他不用回頭就知道是誰來了,他趕緊跳下床去,才穿好鞋子,就聽見門哐當一聲打開了,他抬頭一看,笑了,只見宋玉和宋巧走了進來,宋玉從袖子里拿出一兩銀子塞給開門的獄卒,獄卒笑著接過,然后走了。

宋玉幾乎是沖到了宋河的面前,一見自己的弟弟好像瘦了,不禁心里一酸,眼淚就落了下來。

宋河:“大姐,您不要難過,我在這里吃的好睡得好,一切都挺好的。”

宋玉一聽更是不好受了,緊緊地握著宋河的手,道:“河兒,你到底有沒有殺人?你實話告訴大姐!”

宋河立刻說道:“沒有,我當然沒有殺人了。”

宋玉這才放心了,但又立刻說道:“那你告訴我,案發的那個時間,你到底去了哪里?”

宋河一聽,坐回**去了,宋玉緊跟著過去,宋巧說道:“二哥,你要急死大姐嗎?你一天不說,你就出不去啊!”

宋河:“小妹,我不會去殺人的,李鑫家里的四個人也不是我殺的。”

宋巧:“那你倒是說說,到底那天二更左右的時候你去了哪里?”

宋河沒有說話,宋玉道:“河兒,如果你沒有殺人,你是不是有什么難言之隱不好給別人說的,那你告訴大姐,好不好?”

宋河搖了搖頭,道:“大姐,您就別管我了,反正我沒有殺人就是,我聽說那個叫孟天楚的巡按是個破案高手,等他抓到真正的兇手。我不是就可以出來了嗎?”

宋玉見宋河這般固執,著急地說道:“你到底有什么事情,連你自己的大姐都不能說嗎?”

宋河偷眼看了看宋玉,欲言又止,宋玉氣得恨不能重重地打自己弟弟一拳,但是手到空中還是停下了,最終落在了自己的腿上。

宋河見宋玉這般失望和難過有些不忍,道:“大姐,你不用我為擔心,這里的獄卒對我都很好。反正我也不想面對家里那幾個**,整天就知道爭風吃醋的,我一個人在這里反倒清凈了。”

宋河地話倒是提醒了宋玉,宋玉道:“河兒,你是不是在外有有了相好的了?如果是,大姐給你做主,接回家來就是,好不好?”

宋河淡然一笑。道:“大姐,沒有,如今我對誰都沒有興趣了。”

宋玉長嘆一聲,道:“我在想辦法救你出去,你等我,好嗎?”

宋河點了點頭,道:“大家,你不用擔心我,真的,反正人不是我殺的。我總會出來的。”

正說著,突然聽見門外有人說道:“宋河,我看你未必就可以出去了。”

宋氏三人轉頭一看。只見孟天楚和他的兩個隨從屠龍和柴猛站在門外,宋玉聽罷,先是一驚,隨即站起身來,只見獄卒將門打開,孟天楚走了進來,宋玉趕緊上前,道:“孟大人,您這是什么意思?”

孟天楚沒有理會宋玉,而是走到宋河身邊。道:“宋河,你是不是在五年前已經成親,并且相繼有了一妻兩妾,對不對?”

宋河趕緊起身,恭敬地回答說是。

孟天楚:“那你為何到現在還沒有一個兒女?”

宋玉走到孟天楚身邊,道:“孟大人,這也不能怪我們河兒。那是那三個**不爭氣。”

孟天楚笑了。\\\\\\道:“是嗎?我看未必。”

宋玉不明白,只見孟天楚走到宋河身邊。對宋河說道:“宋河,本官問你,你和你的三位夫人感情如何?”

宋河:“還好。”

孟天楚:“那你更加沒有理由五年來一個孩子都沒有吧。”

宋河:“大人,草民實在不知是什么原因。”

孟天楚轉身看了看宋玉和宋巧,然后說道:“好了,你們出去吧,我有些事情要問宋河。”

宋玉憂心地看著宋河不愿意走,宋河勸慰道:“大姐,你放心吧,孟大人不會難為我的,你們先回去吧。”

宋玉見宋河幾天不見仿佛長大了不少,心里卻更加沉重,她看了看孟天楚,孟天楚微笑著看著她,這時宋河說道:“至于她們……,大姐,你不要讓她們來了吧,我想一個人靜靜。”

宋玉點了點頭,宋巧道:“二哥,你放心,我們一定會想辦法救你出來的。”

宋河對宋巧笑了笑,揮了揮手,道:“走吧,不要耽誤孟大人辦案。”

宋玉帶著宋巧走了。

孟天楚發現宋河的眼角濕潤了,走到床前坐下,孟天楚跟著過去,道:“后天李公公要求對你過堂公審。”

宋河身子微微地顫動了一下,小聲說道:“知道了。”

孟天楚:“你就沒有什么要給本官說地嗎?”

宋河搖了搖頭。

孟天楚:“案發當天你去過李家,對嗎?”

宋河還是淡淡地搖了搖頭,道:“大人,我說過,我沒有去過。”

孟天楚:“你真的沒有去過的話,我想在你身體上取一些東西帶走,你介意嗎?”

宋河不安地說道:“取什么?”

孟天楚轉身對屠龍說道:“把我帶的小瓶子給我。\\\”屠龍從懷里拿出一個瓶子來,孟天楚道:“你若是想證明你是清白的,那么,你就必須要配合我。”

宋河點了點頭,道:“草民明白。”

玉琴已經三天沒有見過玉明了,她知道他自從接替耳朵的位置之后,一直是很忙,就連她給他偷偷在廚房里做得銀耳蓮子羹,第二天她去他房間的時候發現還原封不動地放在桌子上一口也沒有喝過。

此時,玉琴正在自己的房間里坐著,大晌午地。主子們都在休息,丫鬟和下人借機也喘口氣,她更是清閑了,本來事情就不多,現在就更加無聊了。

突然有人敲門,玉琴慵懶地問了一句:“誰啊?”

“姐姐,是我。”

玉明在人前一直這樣叫玉琴,這讓玉琴有些喜出望外,甚至還不及穿好自己的鞋子就跑去將門打開了。

只見玉明一進門就將門關上了,玉琴以為玉明和從前一樣會急不可耐地將自己抱起**。正要阻止,畢竟是大白天的,讓人知道就完了。誰想玉明并沒有這樣做,而是顯得有些心不在焉地坐在椅子上,這樣玉琴多少有些失望,不過他終究還是來看自己了,想到這里,玉琴微笑著走過去。說道:“你怎么來了?”

玉明看著玉琴,道:“你給我的玉佛我弄丟了。”

玉琴一聽,先是有些驚訝,繼而見玉明已經有些不快了,便安慰道:“算了,不過是個玉佛,于是等我們有錢了,再給你買就是了。”

玉明:“你聽說了嗎?”

“什么?”

“前幾天老爺帶著衙門地一些人去了我們村子里。”

玉琴一聽,道“去我們村子做什么?”

玉明搖了搖頭,道:“不清楚。”

“不要多想。大概就是順便去看看,老爺想去哪里還不是隨他高興的嗎?”

玉明起身,道:“那好吧。我走了。”

玉琴沒有想到玉明這樣就走了,道:“你過來就是想給我說玉佛的事情嗎?”

玉明顯得有些心事重重的樣子,沒有注意到玉琴不高興,便道:“是,最近你知道我很忙的。”

玉琴失望地說道:“那好吧,你走吧。”說完轉身走到床前,玉明直接開門出去了,玉琴以為玉明會和從前自己生氣時一樣,趕緊走到自己身邊哄自己開心,沒有想到。玉明竟然說走就走,玉琴的心也一下像是跌倒了谷底一般。

玉明走到前院,一個門廳地下人見玉明來了,趕緊上前說道:“玉明,有人找你。”

玉明朝門口看出,臉上頓時露出了一絲高興的笑容,連忙走上前去。只見門口站著一個衣著艷麗。裝扮妖艷的年輕女子,長得倒還有幾分姿色。

只見那女子見玉明朝自己走來。便嫵媚地一笑,道:“明哥,奴家還以為你不在呢。”

“胭紅,你怎么來了?”

女子也不忌諱身邊有人看著,嬌滴滴地朝著玉明地身上輕輕地打了一拳,說道:“人家想你了,不可以嗎?”

一旁地下人偷笑著,玉明趕緊拉著那女子往門外走,女子道:“明哥,我大老遠來看你,你都不請我去你那里坐坐?”

玉明將女子拉到門外的巷口,這才停下,見四處無人,摟著那女子就在她的嘴上狠狠地嘬了一口,然后色迷迷地湊近了說道:“心肝兒,你好香啊。\\\\”

女子**地笑了兩聲,然后將自己的小手曖昧地放在玉明的肩膀上,然后說道:“人家想你了,晚上你來看我嗎?”

玉明連忙點頭,道:“來的,來的,我一定來看你。來,再讓我親親……”

女子欲拒還迎,一直放蕩地笑著,這讓玉明快要把持不住,一把抓住那女子的手,道“心肝兒,跟我來。”

女子:“到哪里去啊,我可是不和你鉆什么樹林地。”

玉明已經給那女子**到了亢奮地頂點,他抓住女子的手朝孟府后門跑去,一路上只留下那女子的笑聲,就在他們走進后門的那一瞬間,一個身影在他們的身后一閃而過。

玉明拉著那女子以最快的速度到了自己的房間,門一關上,就將那女子抱在了自己**,然后湊到那女子地耳朵邊氣喘吁吁地說道:“心肝兒,誰叫你勾引我,看我今天不吃了你。”

“咯咯咯咯,我還怕你了不成,來啊。來吃我啊。”

“我……我這就來了。”

就在屋子兩個人正顛鸞倒鳳之時,突然門外有人在敲門,玉明先是不理,后來門外地人說話了,玉明一聽不要緊,差點從那女子地身上掉下來,因為來人不是別人,是孟府地大夫人,夏鳳儀。

玉明趕緊翻下床去,并不著急著穿衣。而是小心翼翼地問道:“大夫人,您叫奴才有事嗎?”

夏鳳儀在門外冷冷地說道:“開門再說。”

玉明無奈,只好自己趕緊穿衣,然后讓身后那個還未盡興的女子也趕緊穿衣。

門終于打開了,玉明一看門口地人頓時愣了,原來不光是夏鳳儀還有二夫人、三夫人和十幾個家丁。

溫柔見玉明企圖關門,便一掌將門推開了,大家就看見一個只穿著一件褻衣的女子坐在**。瞠目結舌地看著他們。

左佳音冷冷地說道:“先將人給我捆了關起來。”

玉明一見陣勢知道三位夫人要來真的了,趕緊跪在地上求饒,夏鳳儀道:“你是我們孟府的奴才,你難道不知道我們孟府的規矩嗎?”

玉明回頭看了看那個女子,想了想,突然說道:“大夫人,這是我的媳婦兒。”

溫柔看了看那個女子,那個女子反應到還很快,連忙說道:“夫人,我真的是明哥的媳婦

夏鳳儀笑了笑。道:“玉明,她是你的媳婦兒嗎?”

玉明趕緊點頭說是。

這時從人群后面走出一個人來,讓玉明頓時大驚失色幾乎癱倒在地。

左佳音指著那人說道:“如果屋子里的人是你媳婦兒。這個**是你地什么?”

玉明語塞,半天才回過神來,苦笑道:“三夫人,誰不知道,她……她是奴才的姐姐。”

只見玉琴沖上前去對了玉明就是一個耳光,然后捂著臉大聲哭了起來。

夏鳳儀示意家丁將玉明捆了起來,然后關在了柴房里,那個女子見玉明已經帶走了,這才趕緊起身,左佳音走上前去。道:“你就是酥紅樓里的胭紅?”

女子邊穿衣服邊點頭。

溫柔:“你的膽子好大,竟然敢到我們府上來找奴才尋歡作樂!”

胭紅將衣服穿好后,道:“夫人,不是奴家要來的,是有人要我來的。”

玉琴沖上前去,左佳音拉住玉琴,玉琴指著胭紅說道:“你騙人!”

胭紅到底是見過世面的。自然不會因為玉琴地張牙舞爪就自己先亂了手腳。便淡然一笑,道:“我不會騙人地。來人也是你們府上的,而且我還知道名字呢。”

夏鳳儀:“你說,是誰!”

胭紅:“屠龍。”

孟天楚坐在大廳地正位上,兩側則坐著自己的六位夫人和曉唯,屠龍已經從云村趕了回來。

玉明被五花大綁地扔在地上,玉琴也跪在一旁,用哀怨的眼神看著玉明,玉明則看著站在門邊還在搔首弄姿的胭紅,理也不理一旁的玉琴。

孟天楚:“玉琴,你說你和你們村子里的徐海從小青梅竹馬,很快就要成親了?”

玉琴看了看玉明,咬了咬自己的嘴唇,微微地點了點頭。

孟天楚:“可是我怎么聽說徐海在兩年前已經死了呢?”

玉琴和玉明一聽,頓時大驚失色,誰也沒有敢說話。

孟天楚對屠龍說道:“屠龍,你將你去云村的情況說說看。”

屠龍:“我去問了,那塊玉佩確實是從前玉琴送給徐海地。”

玉明和玉琴一聽玉佩這個詞,更是嚇得面無人色,身體瑟瑟發抖。

孟天楚看著他們兩個,道:“說吧,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誰也不說話,這時左佳音道:“你們若是在這里不說,我們就將你們兩個拖到衙門去,讓衙門的人來問你們。”刑名師爺 第574章 美人計


上一章  |  刑名師爺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