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刑名師爺 >> 目錄 >> 第575章 真相

第575章 真相


更新時間:0001年01月01日  作者:沐軼  分類: 歷史 | 兩宋元明 | 沐軼 | 刑名師爺 
刑名師爺 第575章 真相
玉明聽到這話,這才唯唯諾諾地說道:“這……這個玉佩是姐姐給我的,奴才不……不知道。”

孟天楚:“你當真不知道?”

玉明偷偷地看了看玉琴,搖了搖頭。

玉琴一聽,頓時惱了,指著玉明生氣地說道:“玉明,你怎么能這樣說呢?若不是為了這塊玉佩,你也不會和徐海打起來,你怎么現在怪到我的頭上?”

孟天楚:“現在先要弄清楚,徐海到底是活著還是死了?”

玉琴欲言又止,看著玉明,玉明則趕緊低頭,沉默不語。

孟天楚:“好吧,既然你們不說,那我就找兩個人來告訴你們,來人啦,將人給我帶上來。”

兩個家丁帶上兩個人來,玉明和玉琴轉頭一看,頓時驚訝地不約而同地張大了嘴巴。

孟天楚指著來人,道:“你們兩個應該是認識他們的吧。”

玉琴嘴里支吾道:“叔叔,嬸嬸。”

來者不是別人,正是徐海的爹娘。

婦人走到玉琴的身邊,呸了一口,道:“誰是你的叔叔嬸嬸,我呸!我們家徐海真是瞎了眼了,找你這么個破鑼貨,還當個寶貝似的。”

男人:“你竟然還說什么我們家徐海活著,你要和我們家徐海成親,你到底是什么**啊,我真是不搞不清楚,你竟然還可以拿一個已經死去兩年多的人開這樣的玩笑,你不覺得你實在是太多分了嗎?”

孟天楚示意他們老兩口坐在一旁,然后說道:“徐海死前和玉明起過爭執,為什么事情使得你們兩個大打出手?”

玉明趕緊說道:“老爺,不關奴才的事情,是她……她勾引了奴才,逼迫奴才娶她,奴才無奈之下。這才去找徐海商量,其實我們也沒有打,不過是彼此推搡了兩下。”

玉琴打斷玉明的話,氣急敗壞地說道:“你怎么可以在老爺面前這樣說我呢?明明是你……”

玉琴還沒有說完,玉明就搶著說道:“好了。既然事情已經這樣了,奴才就實話給老爺和幾位夫人說了吧,她并不是我的什么親生姐姐,她大我兩歲,是我繼母帶來我家的。老爺你們想,我怎么可以喜歡一個比我的女子。”

玉琴正要說話,孟天楚示意她不要說。然后對玉明說道:“徐海死后為什么你和玉琴就雙雙離開了家出來做事了?”

玉明:“我爹早就死了,后來徐海死了幾天后,我繼母,也就是玉琴的娘也得了瘟疫死了,于是我們就出來了。”

孟天楚:“就在徐海死地前一天,這塊玉佩還在他的脖子上,我就想問問,這塊玉佩你是怎么得到并且一直掛在自己脖子上的。”

玉明指著玉琴。道:“是玉琴給我的。”

玉琴忿然。道:“你胡說,是你從徐海的脖子上**來地。”

孟天楚:“玉琴,你處心積慮地想要玉明當上我孟家的管家,但是如今看來,就算是他當上了,你以為他會給你一個妻子的名分嗎?”

玉琴聽孟天楚這樣一說,傷心起來,道:“老爺。奴婢知道錯了。”

孟天楚:“知道錯了?好,那你就告訴我,案發當天,也就是徐海和玉明打架的那一天,到底是為了什么事情兩個人打架,當時你在不在場?”

玉琴哭著說道:“老爺,奴婢承認自己是真的喜歡玉明。但是家里已經給我和徐海說親了。我不愿意嫁給徐海,一心想和玉明好。就找我娘去回了這門親事,后來我聽我娘說,徐海的爹娘要五兩銀子做賠償,可是我們哪里有那么多的錢呢?于是就和玉明商量著出來做事,早點湊錢將銀子還給人家,但是我娘還在病中,我們走不成,所以就說等我娘好些了,我們再走,后來我就給玉明說,既然我和徐海不能好了,就想將那塊送給他地玉佩拿回來,那是奴婢賣了五十斤蓮藕換回來的,他們家的人對我們這樣的無情,我們也不能心軟,所以就去找徐海了。”

孟天楚:“這么說,當時你在場?”

玉琴點了點頭,道:“是的,我在場。

孟天楚:“你還記得當天的情況嗎?”

玉琴:“記得。”

孟天楚:“那你就仔仔細細一五一十地說給本官聽。”

玉琴:“是,老爺。那一天我和玉明去找徐海,將他約到他們家屋后的竹林前,徐海好像是病了,有些精神不振,見到我們也愛答不理,我就說讓他將玉佩還給我,他一聽就惱了,指著我和玉明的鼻子就大罵起來,什么難聽地話都說了出來,玉明擔心讓周圍干活路過地村民聽見了不好,就上前去捂住他的嘴,就這樣,他們兩個就扯打了起來。”

孟天楚:“當時你還記得他們有沒有動過木棒什么之類的東西毆打過對方?”

玉琴想了想,還未說話,玉明道:“老爺,我不過就扯了他的衣領,趁機將他脖子上的玉佩扯了下來而已,沒有打過他的。”

孟天楚呵斥道:“沒有讓你說話,你也給我閉嘴。”

玉明見孟天楚發火了,不敢說話了。

孟天楚:“玉琴你接著說,我告訴你,如果你有半句假話,我就將你關進大牢里去,受盡女子的十八般酷刑。”

玉琴聽罷,趕緊點頭說道:“老爺,奴婢不敢,奴婢為這個男人做了這么多的事情,他竟然有負與我,奴婢怎么還會幫他?”

孟天楚:“你知道就好,你接著說。”

玉琴:“是,老爺,奴婢想著那天他們沒有動過什么家伙,真地也只是兩個人揪扯了幾下,奴婢見玉明已經將玉佩拿到手上了,就拉著玉明走了。”

孟天楚看著玉琴。見她不說話了,便道:“你沒有記錯嗎?”

玉琴肯定地說道:“沒有記錯。”

孟天楚:“好吧,既然這樣,本官就知道了,你先退下吧。”

玉琴起身。看也沒有看玉明就走了,玉明連忙對孟天楚說道:“老爺,您也聽見了,奴才沒有殺害徐海,真的沒有。”

孟天楚:“好了,這件事情我們暫且不說了,但是你也知道我們孟家的規矩。你看是用家法對待,還是你卷鋪蓋走人。”

玉明連忙說道:“老爺,奴才以后再也不敢了,奴才不想離開孟府,奴才愿意接受家法。”

孟天楚起身說道:“那也好,來人啦,將玉明拖到院子中央將他吊到門口那棵大柳樹上,用馬鞭抽打三十下。以儆效尤。讓家中所有的下人和丫鬟統統到院子里給我看著。一個人也不許少。”

玉明被拖下去了,徐海的爹娘走到孟天楚身邊,道:“大人,您就這樣放過這對奸夫**了嗎?明明就是他們將我的海兒殺死的,你卻就這樣就放過他們了嗎?”

曉諾:“大人辦案,還需要你們教大人該怎么做嗎?大人心里自然有數,你們只需一旁站著看就是。”

孟天楚:“曉諾,不可對他們這樣。你們放心,我一定會給你們地兒子討一個說法。”

徐海地娘還想說什么,只見徐海的爹道:“算了,孩子他娘,本來我們也沒有報什么希望,走吧,我們回去吧。”

左佳音上前。微笑著說道:“你們還是等等吧。既然已經來了,不如等玉明地這三十鞭子打完了再走也不遲。”

徐海的爹悲憤地說道:“就算是他被你們活活地給打死了。我們家地兒子也已經死了,算了,我不想看了。”

誰知這時徐海的娘卻說道:“不,他爹,這位夫人說的對,既然我們都已經來了,就算是不能將他們繩之以法,看著他挨著三十鞭子,我心里也痛快一些,我不走,我一定要看了他被打過之后再走。”

孟天楚笑了笑,道:“好了,走吧。”

走到門口,孟天楚低聲給屠龍說了些什么,屠龍點了點頭走開了。

月亮悄悄從云層里探出臉來,孟府整個都籠罩在一層的淡淡的光暈之中,三更過后,院子里徹底地靜了下來,連孟天楚書房的燈也徹底地滅了,護院在經過一次徹底的巡查之后回到了門廳里將門關上了,這時,下人院子聽見了一聲很細微地聲響,一扇門輕輕地打開,然后又關上了,接著便是一個身影在月光下輕手輕腳地朝著長廊的一頭走去,還不是四處張望,顯得十分詭異。

走到拐角的柴房前,門口沒有人守著,門微微地開著,之前來過一個送水給玉明的下人,走的時候大概是忘記關門了。

門輕輕地推開了,那個身影走了進去,然后迅速地將門關上,月光透過窗戶照進房間來,只見一個男人趴在一張木**,像是睡著了,等那人走近了,他才警覺地問道:“是誰?”

身影走到床前坐下,輕聲地說道:“我。”

玉明聽到聲音這才松了一口氣,繼而想起了什么,冷冷地說道:“怎么,過來看我的慘狀?今天在院子里你不是已經看見了嗎?”

“玉明,你就真的這樣的狠心嗎?”

“好像狠心地不是我。”

“可是你……你怎么可以背著我去和別地**?”

“哼!于是你就告狀了?”

“好了,以后我們各不相欠,你走吧,我也不想看見你了。”

“玉明,今天我什么都沒有說,你難道真的就不能顧及一下我的感受嗎?”

“哼!感受?我看你最好的歸宿還是那個叫耳朵的,他是名正言順的管家,你若是嫁給他,不正好是名正言順的管家太太嗎?”

“玉明,你怎么可以這樣說呢?你知道嗎?我……我今天為什么對老爺撒了慌。”

“你的意思是我該謝謝你?你不要忘記,當年你也有份幫忙地,看看你地左手無名指吧。那就是鐵證。”

“玉明!”

“好了,玉琴,我們真的是完了,今天老爺說的對,就算是你看不見耳朵對你的好。你處心積慮地趕走了他,成全了我,但是我也不能娶你,因為如果我娶了你,我們就必須離開孟府,可是你要知道在杭州城里最有權有勢最有錢的不是知府大人,也不是什么布政使大人。\\\\而是這個巡按大人,對不起,玉琴,我今天為什么堅持挨了這三十鞭子就是為了日后我可以繼續在孟府待下去,請你……請你成全我。”

“玉明,可是,可是你答應過我,會娶我地。我們曾經說過。以后我們會永遠在一起,我會給你生好多地孩子,我們會……”

“夠了!”

“玉明,你……”

“唉!玉琴,面對現實吧,如今有一個男人明明知道你和我行了茍且之事,依舊不計前嫌愿意給你一個家,給你一個名分。你為什么就不愿意呢?你連續害他兩次,他都沒有埋怨過你,這樣地男人才是你可以依靠的。”

“可是玉明……”

“好了,你不能在這里呆地時間太長,以后你就只是我的姐姐,我是你的弟弟,什么都不要說了。”

“不。你讓我說完!”

“我讓你不要說了。”

“那云村地事情怎么辦。徐海的事情怎么辦?”

“你想威脅我?”

“玉明,你不該出爾反爾。我告訴你,如果你不娶我,我就去告訴老爺和夫人,那一天你用鋤頭……”

“玉琴!夠了,不要再繼續說下去了,為什么,為什么你就一定要逼迫我呢?”

“我沒有逼迫你,當年你趁著我睡著的時候,**了我,你要知道一個**還沒有結婚就失去了貞潔,自古女子都是要從一而終的,你也這樣說過,可是現在你說你不要我了,你讓我跟誰去過日子?”

“玉琴,你的意思是如果我不娶你,你就會毀了我在孟家的前程,對嗎?”

“是!”

“好吧,但是如果我娶你,你就必須離開孟家,因為老爺和夫人是絕對不允許我們兩個同時在孟家做事的,你愿意嗎?”

“愿意。”“好吧,你先回去吧,你在這里呆的時間太長,讓別人看見了不好。”

“嗯,那我走了。”

“去吧。”

門開了,玉琴緊接著聽見背后一聲慘叫,正在詫異,回頭一看,只見玉明已經倒在了地上,這時門口有人說道:“玉琴,你太大意了。”

話音剛落,玉琴看見孟天楚走了過來,身后跟著他地兩個貼身護衛屠龍和柴猛,他們都提著燈籠,這一下屋子里一下明亮了起來。

孟天楚對玉琴說道:“你回頭看看。”

玉琴再回頭一看,甚是吃驚,只見玉明地一只手已經滿是鮮血,地上有一根木棒,正坐在地上**。

屠龍:“我們若是晚了一步,他手上的木棒應該打在了你的頭上了。”

玉琴愕然,沖到玉明面前,大聲問道:“玉明,你……你想殺我?”

玉明冷冷地看了一眼玉琴沒有說話。

玉琴這一刻才是徹底地絕望了,她狠狠地給了玉明一記耳光,道:“畜生,我的肚子里已經有你的孩子了,你怎么可以?”

玉明一聽驚訝地看著一臉絕望的玉琴,一把抓住玉琴的手,然后慌忙地說道:“玉琴,我只是一時糊涂,你原諒我,你真的原諒我,我錯了,我娶你,我們離開孟府,走地遠遠的,帶著我們的孩子。”

玉琴狠狠地甩開他的手,道:“晚了。”

玉明看了看孟天楚,然后繼續哀求道:“不晚,玉琴,我是愛你的,真的,剛才我不過是身體到處都疼,心情不好這才一時糊涂了,對不起,你原諒我,看在你的肚子里已經有了我地骨肉地份兒上,原諒我。”

玉琴站起身來,走到孟天楚身邊緩緩地跪在地上,道:“老爺,對不起。”

孟天楚:“我明白,你是不想你肚子里的孩子一出生就沒有了爹,對不對?”

玉琴點了點頭。

孟天楚:“你剛才說玉明用鋤頭對徐海做了什么?”

玉明大聲說道:“玉琴,求你了!”

玉琴回頭冷冷地看了玉明一眼,然后對孟天楚說道:“當時徐海將玉明按在地上,玉明就用身邊地鋤頭敲了徐海的頭一下,當時徐海的頭就流血了,我將徐海從玉明身上推開,然后想拉著玉明離開,誰想徐海當時手上拿著一把鐮刀他沖了上來,我用手一擋,我左手的手指就被他削去了。”

孟天楚:“你繼續。”

玉琴:“當時玉明見我痛苦地蹲在地上,一時氣憤,就用手中的鋤頭劈頭蓋臉地朝徐海打了過去,當時打在了徐海的腰間,徐海當時就蹲下了,我擔心出事,所以就帶著玉明走了,就這樣。”

如此說來就和徐海身上的兩處傷對上了,看來徐海的死真和玉明有關,孟天楚走到玉明身邊,道:“看來你在我們孟府是呆不下去了。”

玉明見玉琴將事情全部都說了出來,知道自己已經完了,便說道:“完了,一切都已經完了。”

屠龍和柴猛帶著玉明走了出去,孟天楚看著一臉絕望的玉琴,道:“有個人想見你。”

玉琴默然地看了看孟天楚,道:“老爺,玉琴罪孽深重,也不想在孟府繼續待下去了,我誰也不想見,我就想離開了。”

這時一個人走到門口,玉琴一看,頓時大驚,道:“耳朵,你怎么回來了?”

孟天楚笑著說道:“我派人讓他回來的,你們好好談談吧。”說完,孟天楚就走了。

玉琴走出門去,見耳朵正看著自己,便低下頭去,說道:“對不起。”

耳朵搖了搖頭,道:“我沒有怪你,你也不知道我有病。”

玉琴不解,道:“你有病?”

耳朵:“是,之前其實連我也不知道我是有病的,三夫人說,我這個病叫什么燈籠病,不過可以治好的。”

玉琴一聽,更是慚愧了,道:“耳朵,真的對不起,害得你在劉家的時候二小姐還懷疑你。劉老爺也責怪你,到了孟家,我還這樣,真是……”說完就給了自己一個耳光。刑名師爺 第575章 真相


上一章  |  刑名師爺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