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刑名師爺 >> 目錄 >> 第576章 另有隱情

第576章 另有隱情


更新時間:0001年01月01日  作者:沐軼  分類: 歷史 | 兩宋元明 | 沐軼 | 刑名師爺 
刑名師爺 第576章 另有隱情
耳朵趕緊上前抓住玉琴的手,含情脈脈地看著她,道:“不要責怪自己,因為我根本就沒有怪過你。”

玉琴見耳朵握著自己的手,于是趕緊掙脫,但是耳朵將玉琴的手緊緊地抓住,道:“玉琴,我在劉家就已經喜歡上你了,你知道的。”

玉琴:“耳朵,我求你了,如今我已經是個不干凈的女人了,你讓我走吧。”

耳朵哪里肯聽,依舊緊緊地抓住玉琴的手,道:“什么叫不干凈?我都聽見了,是他不珍惜你,就讓他去后悔好了,不過我是不會放手的,除非……”

玉琴:“除非什么?”

耳朵:“除非你從來都沒有喜歡過我,甚至是真的討厭我,不愿意讓我來照顧你和你肚子里的孩子一生一世。”

玉琴一聽,腦子嗡地一下,驚訝地看著耳朵,只見耳朵正看著自己,便道:“耳朵,你……你說什么?”

耳朵柔聲地說道:“老爺讓我回來了,我還是孟家的管家,你愿意做孟府管家的老婆嗎?”

玉琴眼淚刷地一下就出來了,淚如泉涌一般,哽咽地說道:“耳朵,你可以找一個干凈的女子,你不該找我,別人一定會恥笑你的。”

耳朵微笑著說道:“瞧你,你是我耳朵的老婆又不是別人的老婆,我管別人怎么說呢?”

玉琴一聽,感動萬分,道:“可是……”

耳朵:“你只需要告訴我,你想不想嫁給我。”

玉琴沒有說話,耳朵:“這樣,我是認真的。我給你三天的時間,三天過后,我再來問你,好嗎?”

玉琴想了想,點了點頭。

李公公第三天遇到宋巧,是在集市上,這一次宋巧并沒有存心和李公公“偶遇”,她甚至之前并沒有發現李公公已經看見了她。她和隨行的丫鬟在一個胭脂攤子前挑選胭脂,誰知讓一個小偷給瞄上了,假裝和她相撞,然后將她的荷包給摸走了,但是她很快就發現了,趕緊追了上去。和那小偷爭吵了起來,一下圍上很多人看熱鬧,李公公也在人群之中。

“把我的荷包拿給我。”

小偷嬉皮笑臉地說道:“姑娘,你可不要血口噴人,你那只眼睛看見我拿了你地荷包?”

宋巧從小在家里就是專橫跋扈的,受不得一點委屈,見這個小偷竟然耍賴,自己常常去車轅的鏢局和車轅也學過一些防身之術。便伸手將那小偷一掌打到。那小偷沒有想到這個姑娘竟然還會些功夫,畢竟心里有些心虛,便裝出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說什么自己偷錢也是無奈,家中有什么七十歲老母,還有嗷嗷待哺的嬰兒,說的是一旁的人不明真相的人都有些心軟了,大家紛紛議論。宋巧自然不信,正要再打,突然在人群里看見了一個熟悉地身影,宋巧心生一計,突然蹲下身去,對那小偷柔聲地說道:“你說的是真的嗎?”

小偷見宋巧上當,連連點頭。宋巧假意可憐地看了小偷一眼。道:“這樣吧,我見你可憐。你將荷包里的銀子拿走,但是你要將荷包還我,因為那是我娘留給我的。”

圍觀的人沒有想到這個姑娘這么容易就上當了,不禁紛紛感慨,有些人自然說宋巧心地善良之類地話,宋巧心里暗自得意,不用看,也知道李公公是個什么表情,小偷見宋巧不追究了,也將荷包拿了出來,將銀子倒在自己的袖管里,然后將荷包甩給宋巧就匆匆溜掉了。

宋巧的丫鬟正要說話,宋巧暗暗地抓了一下她的手,然后微笑著說道:“走吧,我們該會店鋪去了。”

圍觀的人嘖嘖稱贊,宋巧帶著丫鬟穿過人群走了,李公公看著宋巧的背影,道:“多好的姑娘啊。”

身邊的侍從道:“那個小偷明明就是在說謊。”

李公公笑了,道:“現在這樣地女子不多了。”

“可是公公,她可是那個叫宋河地男人的親妹妹。”

李公公笑著說道:“哥哥是哥哥,妹妹是妹妹,再說了,事情還未水落石出,不一定就是宋河所為。”

“那公公的意思?”

“等等吧,我已經給萬歲爺寫信回去了,我再呆一段時間再走,鑫兒的事情不辦,咱家的心里也不踏實,到時候,我想宋河是不是兇手也就水落石出了。\\\“公公說的是。”

“對了,最近我見鑫兒天天都不著家,他到底在干什么呢?”

“屬下聽說……”

“有什么就說。”

“是,聽說二少爺最近喜歡上一個青樓的女子,所以……”

李公公微微地皺了皺眉頭,道:“宋巧這樣好的女子,他不喜歡去找什么青樓女子,他不知道,有句話叫,婊子無情,戲子無義嗎?當年藍雨就是這樣,他怎么還不知道呢?”

“公公不要著急,屬下想二少爺不過是心煩找個地方解悶兒而已。”

“你派人給我盯著點,有什么風吹草動隨時告訴我。”

“是!”

孟天楚到大牢將宋河接了出來,直接將他帶到府上,讓公孫琚給他把了把脈,宋河見孟天楚一直不說話,也不知道孟天楚地葫蘆里賣的是什么藥,也不敢問。

公孫琚檢查完之后,道:“大人,您猜想的沒有錯。”

孟天楚嗯了一聲,坐下,公孫琚:“大人是如何得知的?孟天楚微微一笑,道:“看了他的那個物件流出的東西得知的。”

公孫琚甚是驚訝,道:“大人,真是神奇,那樣就能看出什么嗎?”

孟天楚:“清入米水,無粘稠。不過也是我地猜測,所以還是找你來給我下個結論。”

公孫琚對宋河說道:“你平日里有無晚上睡覺,早晨起來地時候枕上有汗水浸濕的現象?”

“有地,一年四季都有。”

“有無稍微運動一下就覺得十分疲乏的現象?”

“有的,有的。”

“自小是不是身體就比較孱弱?容易感染風寒等癥?”

“是的,沒有錯。”

“房事比較頻繁?”

“這個……”宋河偷眼看了孟天楚一眼,孟天楚道:“知無不言,你不是想洗清你的嫌疑嗎?”

宋河不解。\\\\\道:“但是這和草民地身體有何關系?”

孟天楚:“你照實對先生說了就是。”

宋河訕訕地說道:“幾乎每天晚上都有吧。”

公孫琚點了點頭,道:“那事后有無什么特別不一樣的感覺?”

宋河想了想,道:“我想所有的男人和草民都是一樣的吧。”

公孫琚:“我現在問的是你。”

宋河悶悶地說道:“腰膝酸軟,有的時候還耳鳴。”

公孫琚:“你成親多年沒有一兒半女都沒有找人看過?”

宋河更是不解了,道:“這和草民有什么關系,都是我那三個女人不爭氣。草民已經很努力了。”

孟天楚忍住笑,只見公孫琚對自己說道:“大人,應該就是你猜測地那樣,他腎虛脾虛,需好好調理一段時間,配以藥物,針灸應該有希望。”

宋河:“大人,你們到底在說什么?”

孟天楚笑著說道:“好了。你就老實的說吧。那天晚上,也就是案發當天晚上,你到底去了哪里?”

宋河低聲說道:“我哪里也沒有去,就是從酥紅樓走到了城門口。”

孟天楚笑著說道:“你說的那條路,本官親自走了走,也是按照你說的那種天黑路滑的情況走了走,可是還有半個時辰對不上,我告訴你宋河。你若是執意不說,以后你想讓本官幫你,本官都幫不上你了。”

宋河一聽不對,趕緊問道:“大人,您什么意思啊?”

孟天楚:“我一再地拖延李公公要求對你過堂公審的時間,可是昨天他給我下了最后通牒,若是今天我還是不能查出兇手是誰的話。你這個唯一的犯罪嫌疑人將要過堂。由李公公主審你,到時候。要殺要剮,我想我真地不能幫你了。”

宋河見孟天楚鄭重其事地樣子,知道孟天楚不是和自己開玩笑的,便道:“可是您帶我回家然后找個老先生給我把脈,這和案子本身有關嗎?”

孟天楚點了點頭,道:“有!在李謙夫人也就是藍雨的體內發現的男人的精液,我檢查過,不是李謙的,而你在案發當時沒有一個證人可以證明你沒有去過李家,而且最最重要的是,當時你在酥紅樓和李鑫搶女人搶輸了之后,你曾說過會讓宋河后悔一輩子之類的話。”

宋河一聽,忙不迭地說道:“大人,草民就是有一千個膽子也不過只是當著那么多地人出一口惡氣,說說氣話來挽回一些自己的面子而已,草民怎么也不會去動他的家人。”

孟天楚:“那你到底去了哪里?”

宋河:“我……我……”

孟天楚:“你如果真的不說,我怕我救不了你了。”

宋河:“好……好吧,我可以說,但是……草民有兩個要求。”

孟天楚笑了,道:“我是在救你,你還有要求?”

宋河囁嚅道:“大人,還請您務必答應草民。”

孟天楚:“好吧,你說吧。我答應你就是。”

宋河將信將疑地看著孟天楚,道:“真的?”

公孫琚一旁搖了搖頭,笑著說道:“老朽怕是還沒有見過第二個象大人這樣辦案的了,竟處處為他人著想,人家居然還不領情,還懷疑您。真是的,唉!

宋河被公孫琚說地有些不好意思了,只好說道:“好吧,草民相信大人,草民只是想說,如果草民告訴了大人,請大人一定不要告訴我地大姐,這是其一。其二,就是大人為什么要讓這位老先生替我把脈看病?我到底得了什么病了?”

孟天楚看著公孫琚,兩個人相視而笑,公孫琚:“好了,大人,老朽退下了。有什么事情在找老朽也不遲。”

孟天楚:“有勞先生了。”

公孫琚微笑著退下了

孟天楚:“好了,你說吧。你說完了,本官就告訴你。”

宋河:“大人是知道我們宋家在杭州城里是做生意地,而且只要是官府允許做地,我們也可以賺錢的生意,我們都在做,所以我們在杭州有很多的商鋪也有很多分號。”

孟天楚:“我知道,你繼續。”

宋河艱難地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孟天楚。然后說道:“大姐不讓我管家里的生意,是擔心我不但不能將我們宋家的家業發揚光大,還會敗家,所以,我只是幫著一些商鋪和分號盤點貨物和記賬,最近,草民常常去城西的玉器店里幫忙……”

孟天楚發現宋河的臉色都變了,汗水也從額頭前滲了出來。

孟天楚鼓勵道:“我聽著呢。你先喝口水再說。”說完給宋河到了一杯水,宋河趕緊接過,感激地對孟天楚笑了笑,然后一口喝完了,將杯子放在桌子上之后,繼續說道:“城西楊掌柜地娘子名叫婉熙,好好聽的名字。人也十分賢惠美麗。只可惜楊掌柜和草民一樣,都是個不珍惜人的主兒。放著這樣漂亮的女人在家里獨守空房,自己卻在外面尋花問柳,最最過分的是,他一喝醉了酒,就會打婉熙,打得婉熙遍體鱗傷,他真是……”

孟天楚見宋河說道這里,雙拳攥得緊緊的,咬牙切齒地樣子,恨不能將那個楊掌柜生吞活剝了一般。

孟天楚:“你的意思是,你和那個城西楊掌柜家里的夫人有

宋河趕緊擺手,道:“婉熙不是這樣的女人,大人切不可這樣說她!”

沒有想到宋河竟然還會袒護一個女子,孟天楚微微一笑,道:“那好,本官就不瞎猜了,你告訴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宋河穩定一下自己的情緒,然后說道:“一個月前,我在楊掌柜家里做客,恰巧在他們的后花園里遇到婉熙,當時我有些醉了,就想非禮她,大概是婉熙的叫聲驚動了楊掌柜還有我姐姐,那一天我姐姐去店里查賬,恰好也在,雖然楊掌柜什么都沒有說,但是我姐姐卻十分生氣,當著楊掌柜和婉熙的面就給了我一個耳光,然后讓我當著眾人地面發毒誓,以后不許對婉熙有非分之想,否則將我趕出宋家。”

孟天楚聽罷,笑著說道:“這個你也信,不過是你姐姐當著人家地面給人家一個交代而已。”

宋河苦笑道:“大人,您是不了解我姐姐,她是說到做到,而且還讓我當場立下字據,然后說如果我再犯,她一定不會再給我第二次機會的。”

孟天楚:“案發當晚,你就去了城西楊掌柜的家里?”

宋河:“是的,我去了,但是沒有進去,因為草民不敢,擔心讓他們發現,我就徹底完了,但是我從酥紅樓出門,讓下人回去駕車,自己就不知不覺地走到了他們家門口。”

孟天楚:“當時有人看見你嗎?”

宋河搖了搖頭。

孟天楚:“這么說,你還是沒有時間證人?”

宋河連忙說道:“但是我在婉熙的樓下看見她的窗戶看著,燈亮著,她在窗前走來走去,還和丫鬟說話,后來……”

孟天楚見宋河突然不說了,便道:“后來怎么啦?”

宋河的表情十分痛苦的樣子,久久不說話,最后才說道:“后來,楊掌柜回來了,我看見他好像是醉了,他一進門就將丫鬟趕了出去,然后竟然……”

孟天楚見宋河十分痛苦地樣子,大概猜出了點什么,便也不催促他,等他自己開口,過了一會兒,宋河才說道:“我看見婉熙在掙扎,在求饒,說自己身子不舒服,但是楊掌柜他真是禽獸不如,窗戶也沒有關,燈也沒有吹滅,竟然就當著我的面將婉熙給……”

孟天楚又給宋河倒了一杯水,宋河接過卻沒有喝,看的出來他很憤怒,手中的杯子在他的手里顫抖著,一些水也潑灑了出來,倒在他的手上。

孟天楚:“說完了?”

宋河點了點頭。

孟天楚:“正好你們也是從城西出門去的,這樣,我想楊掌柜和他地夫人可以為你做個時間證人了。”

宋河一聽,趕緊說道:“不要,不要讓楊掌柜知道我去過,他那天晚上就說婉熙長得太漂亮,所以才會招惹象我這樣地紈绔子弟,他對婉熙說了很多過分的難聽地話,我不想讓婉熙再受傷害。”

孟天楚:“看不出,你還是一個癡情公子哥。”

宋河苦笑道:“草民雖然有一妻兩妾,但是我和她們都不是真的相愛,可是草民喜歡婉熙,那是真的。”

孟天楚想了想,道:“你放心,在萬不得已的情況下,我不會讓他們知道這件事情的。”

宋河:“那大人如何讓他們為草民作證呢?”

孟天楚:“我自有辦法。”

宋河:“大人,草民說的句句屬實,事先不敢講,也確實因為害怕大姐傷心,還請大人見諒。”

孟天楚:“如果真是這樣,我也是理解的。”

宋河:“那第二件事情,大人是不是該告訴草民了?”

孟天楚淡然一笑,道:“公孫先生查出你的身體孱弱是導致你的三個夫人不孕的直接原因。”

宋河一聽,先是沒有反應過來,繼而詫異地說道:“大人,您的意思是……不是我家那三個女人的問題,而是草民自己的問題?”

孟天楚點了點頭。

宋河更是疑惑了,道:“可是,這生孩子不是女人的事情嗎?怎么和……”

孟天楚笑了,道:“我看你還是找公孫先生給你好好地調養一下身體,你繼續這樣荒淫無度下去,宋家可就指望不上你為宋家傳宗接代了。”

宋河一聽,這才慌了神,道:“大人,您該不會是嚇唬草民的吧?”

孟天楚看著宋河,道:“你看我會嗎?”

宋河不說話了,半晌才說道:“如果草民真的可以平安出來一定找公孫先生好好看看,宋家還指望我為宋家延續香火呢。”

孟天楚笑了,道:“好了,希望今天我就可以得出一個結果來,這樣你就至于在明天還要過堂受苦。”

宋河一聽,趕緊跪在地上道謝,道:“大人,草民真是不知該如何謝謝您了。”

孟天楚:“不用謝我,只要你不是在騙我就是了。”刑名師爺 第576章 另有隱情


上一章  |  刑名師爺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