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刑名師爺 >> 目錄 >> 第580章 綠色繩索

第580章 綠色繩索


更新時間:0001年01月01日  作者:沐軼  分類: 歷史 | 兩宋元明 | 沐軼 | 刑名師爺 
刑名師爺 第580章 綠色繩索
李鑫:“干爹,兒子說的是真的,那個宋巧有什么好,又刁蠻,有任性,而且還一大堆的毛病。”

李公公冷笑道:“那你又好到哪里去?你該不會重蹈當年的覆轍,給我娶一個青樓女子回家為妻吧?”

李鑫:“干爹,那個愛奴……”

“你給我閉嘴,想都不要想,如果你執意要娶那個妓女也不是不可以。”

李鑫一聽頓時欣喜若狂,道“干爹,您說,只要您讓我將愛奴娶回家,您讓我做什么都可以。”

李公公看著李鑫,道:“果真?”

李鑫馬上點了點頭。

李公公淡然一笑,道:“好啊,既然你這樣喜歡那個愛奴,干爹也不忍拆散你們。”

李鑫恨不得跪下來感謝李公公,這時聽李公公冷言說道:“你也不要高興得太早。”

李鑫不解,只聽李公公說道:“你可以娶那個女人,但是有一點……那就是你李鑫從此就和我們李家沒有任何的瓜葛了。”

李鑫愕然,驚訝地看著自己的干爹,只見李公公正襟危坐,看也不看李鑫一眼,道:“你自己好好地想一想吧,如果還是選擇那個愛奴,你就立刻下車,如果你還想繼續做李家的二少爺,李家唯一的繼承人的話,你就給我乖乖地娶了宋巧。”

李鑫絕望地說道:“干爹。您……可不可以給我一個轉圜地余地。我可以娶宋巧。但是……能不能讓我將愛奴也一并收房?”

李鑫呵呵兩聲。道:“你去問巧兒吧。如果她不介意。我也不難為你。”

“停車!”

“鑫兒。你要做什么?”

“干爹。我去找宋巧。”

說完。馬車停下了。李鑫已經跳下車去。李公公眼看著李鑫很快地消失在自己地視線里了。

“李處。”

“老爺。”

“叫人跟著鑫兒,我擔心他做出失禮的事情來。”

“是,老爺。”

宋巧前腳進門,后腳李鑫就跟來了。

宋巧聽見管家說李鑫找來了,卻也不急,而是讓丫鬟們伺候著自己洗了一個澡。換了一身干凈的裙子,精心打扮了一番,這才婀娜出場。

李鑫在前廳里不安地來回走著,宋巧在他身后輕聲地說道:“李公子,有何貴干啊?”

李鑫轉過身去原本愁眉苦臉的他努力擠出一絲微笑,趕緊迎上前去。微笑著對宋巧說道:“巧兒,我來找你有事要說。”

宋巧一怔,這時第二次李鑫這樣喊自己,第一次是他們酒后亂性那一次,也就是那一次李鑫將她壓在自己的身下喊著自己的名字,也就是那一次,宋巧成為了李鑫的女人。

宋巧不動聲色,微笑著說道:“李公子請坐,趕緊給李公子換上新茶來。將上午佃戶送來地新鮮水果給李公子洗了端上來。讓李公子嘗嘗鮮。”

宋巧現在是一點也不著急了,君為刀俎我為魚肉的日子已經徹底顛覆了,現在宋巧可以隨意的拿捏眼前這個男人,自己想怎么收拾他都可以。

李鑫見宋巧漫不經心的樣子,自己卻著急得不行,連忙說道:“你們都下去吧。我有事情找你們三小姐商議。”

下人們都知道這個李鑫是自己家三小姐未來的夫君,誰也不敢招惹,趕緊退下了。

李鑫走到宋巧面前,討好地看著宋巧,然后柔聲地說道:“巧兒,之前是我不好,是我李鑫有眼不識金香玉,你大人不計小人過,原諒我。好嗎?”

宋巧裝出一副很驚訝的樣子。道:“李公子,小女子已經按照您的吩咐去給你干爹說了。你還要我怎樣?”

李鑫自己給自己臉上抽了一個耳光,然后說道:“都是我不好,都是我犯賤,我知道我錯了,特意來找你賠禮道歉,今后李家你就是當之無愧的女主人了,所以……”

宋巧終于聽見這話從李鑫自己地嘴里蹦了出來,她心里樂開了花,可是李鑫不是那種輕易服軟的人,而且還這樣好聲好氣地討好自己,應該是有目的的,他到底想讓自己為他做什么呢?

宋巧淡然一笑,道:“李鑫,說吧,你來找我,到底想干什么?”

李鑫一愣,立馬笑了,甚至輕輕地握著宋巧的手,宋巧身體明顯地顫抖了一下,但很快鎮定了下來。

李鑫:“巧兒,還是你了解我的心思,我知道我干爹十分喜歡你,你說地話,我干爹一定會聽的,所以我才來找你。”

宋巧越發不安起來,她淡然地說道:“好吧,你說吧,有什么事情。”

李鑫小心翼翼地說道:“你看能不能在你和我成親的當天,讓愛奴也進門。”

宋巧腦子嗡地一下,她極力地克制自己,她知道她現在不能發火,她一天沒有進李鑫家的門,她就還必須忍住這口氣,她將手從李鑫的手里抽出,緊緊地將雙手放在椅子扶手處握著手柄,半天后,她才微微一笑,輕聲地說道:“這時你干爹的意思?”

李鑫咬咬牙,點了點頭。

宋巧笑了,道:“既然是你干爹的意思,那你不必來找我商議,一切都是干爹說了算。”

李鑫趕緊說道:“那你的意思就是不反對了,是嗎?”

宋巧對李鑫嫵媚一笑,道:“是的,好了,你回去吧,我有些累了。李鑫簡直沒有想到事情會這樣簡單就解決了,他恨不得摟著宋巧親上一口,但是他沒有,面前這個女人,他一點興趣都沒有。

李鑫前腳出門,宋巧就在后面爆發了,她狠狠地將前廳地茶碗碟子摔了一地,丫鬟下人們嚇得站在一旁不敢出聲。

宋玉聽見聲響和宋河趕來了。見宋巧還在一股腦兒地砸著東西,示意丫鬟下人退下,然后宋玉說道:“我給你說過,越是讓自己生氣地事情,越是要讓自己冷靜下來,因為生氣是不能解決任何問題的。”

宋河:“小妹,大姐說的對,智者與常人不同之處。就是他總是可以在逆境中找到出路,在困頓中尋求釋然。”

宋玉贊賞地對宋河點了點頭,然后見宋巧已經沒有什么可砸的了,這才走到她身邊,輕輕地拉著她的手,說道:“告訴我。到底出了什么,我和你二哥一起幫你想辦法。”

孟天楚在房里冥思苦想,藍雨體內的精液不是李謙地,之前懷疑是宋河地,但是后來發現也不可能是他的,雖然自己攜帶的儀器查不出來是誰的,但是當時他就發現應該不是宋河的,后來證實宋河也沒有作案的時間。那會是誰的呢?兇手的?很有可能是,但是那截綠色地腰繩還是沒有查到線索。案發當天。李家門廳地下人并未發現有陌生的人出現,難道兇手就是府中之人?誰是最大地嫌疑呢,按理說,從動機來講,只有李鑫了,但是那天他一直在愛奴的房間里。這一點孟天楚含沙射影地問過愛奴,確實證明那天晚上李鑫和愛奴徹夜未眠,真是一刻值千金,他們忙著行樂去了,哪里還顧得上別的什么,那還有誰會想家里地人全都死光光呢?孟天楚茫然了。

孟天楚想來想去沒有一點兒頭緒,就出門去透透氣,見曉諾和溫柔在院子里手舞足蹈地比劃著什么,便上前去問道:“你們說什么呢。這樣高興?”

曉諾見是孟天楚來了。便趕緊笑著說道:“天楚,剛才我們經過集市。看見居然有一個鏢局的鏢頭的女兒要比武招親,覺得挺有意思的,于是想去看看。”

孟天楚也覺著新奇,道:“這確實挺有意思的,什么時候,我們一起去看看。”

溫柔笑著說道:“曉諾最壞了,說什么自己要男扮女裝,上臺比武呢。”

孟天楚嗔怪道:“我看你是閑得發慌了,如果你真的得了第一名,我看你怎么和人家姑娘交代。”

曉諾卻無所謂地說道:“我才不會得什么第一呢,天楚,我若是得了第一,那杭州這些個習武之人都該剁了自己的雙手雙腳,從此躺在家里不要出來丟人好了。”

孟天楚笑了,道:“你就是這樣,好吧,我看你就不要做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了,不過我們去湊湊熱鬧,看看也挺有意思的。”

曉諾高興地說道:“看吧,天楚都要去,走吧,我們現在就去。”

溫柔攔住孟天楚和曉諾,道:“鳳儀姐交代過,誰也不讓去。”

孟天楚不解,道:“為什么?”

溫柔解釋道:“鳳儀說,那都是一些無聊地人弄出來地一些噱頭,一個大姑娘家的竟然拋頭露面搞什么比武招親,讓那些男人為她一個人打得是頭破血流,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家的女

孟天楚笑了,道:“鳳儀說的也對,不過我們就是看看,我已經有你們幾個了,我也不會上臺去。走吧。”

溫柔見孟天楚執意要去,自己也按捺不出好奇的心,于是也趕緊跟著孟天楚和曉諾走了。

還真是和電視上看得不一樣,這個比武現場可真是不一般,場子大,各有四個大柱子支撐著,大約一米多高的樣子,四周并未搭設梯子,看來比武地人都需飛身上去,臺子上放著幾口大缸,還有一些必備的比武的家伙,再無別的東西,臺下已經是人潮涌動,看熱鬧的人將場子圍擠的是水泄不通,幾乎全是男人。

這時一個老者飛身上了臺子,臺下一片歡呼,老者微笑著先是給大家作揖施禮,客套一番之后,然后說了一些比武的規矩,大家一聽竟然是這位姑娘的三位師兄先出來和人打,通過了她的三個師兄之后,才有資格和這位姑娘過招,看來那些有些三腳貓功夫只想來揩油地男人大概是沒有機會了。

孟天楚三人站在人群中。孟天楚笑著說道:“看來這位姑娘是猶抱琵琶半遮面了,還吊著大家地胃口。”

旁邊一個男子說道:“聽說還長得有幾分姿色,就怕沒有幾個男人有那個本事連過三關哦,這家鏢局在我們杭州城里算得上是赫赫有名呢。”

孟天楚:“果真是這樣,可不要讓我們看了一天連那個姑娘的面都見不著呢。”

正說著,只見一個男子已經飛身上臺,臺下又是一陣歡呼聲。

只見那男人一把標準地鞋拔子臉,還有些地包天。眼睛不大,眉毛有些倒八字,曉諾嘀咕道:“怎么長得跟倭瓜似的。”

孟天楚忍住笑,輕輕地拍打了一下曉諾,道:“人不可貌相地。”說話間從擂臺左側飛上來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長得是眉清目秀。目光炯炯,給臺下的人拱手施禮后,自我介紹說是姑娘的三師兄,名字叫什么沒有聽清,不過很快那個“鞋拔子”就和三師兄交起手來,十招不到,鞋拔子被三師兄一掌打到了臺下,臺下一片唏噓聲,這時又有一人飛身上去。也顧不得介紹自己。猴急著就出手和三師兄過招起來,溫柔小聲說道:“是南派的招式,十分刁鉆,我看那個三師兄恐怕要……”話還沒有說完,只聽啊的一聲慘叫,三師兄已經被那人舉起來摔下抬去。幸虧臺下有人接著了。

孟天楚對這樣的比武甚是不趕興趣,臺上是打得熱火朝天,孟天楚卻無趣起來,四處張望著,發現就在擂臺對面竟然有一處茶樓,于是便對自己的兩位夫人說道:“走,我們到對面茶樓坐著看,太熱了,受不了。”

曉諾正看地興起。不愿意走。溫柔拉著曉諾的手硬是將她拽出了人群。

陸陸續續地臺上的三位師兄已經打到了不少人,孟天楚半天也沒有見誰可以連過三關見到那個比武招親的女子。頓覺無趣,見溫柔和曉諾倒是饒有興致一直目不轉睛地望著對面的擂臺,現在坐在茶樓上視線很好,可以將臺上的一切看地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所以他也不忍讓她們走,她們兩個畢竟都是會功夫的,所以看著也有意思,一個勁兒地評頭論足,眉飛色舞的樣子,孟天楚只好自己一個人打起瞌睡來不知道什么時候,孟天楚聽見曉諾大聲地說道:“天楚,快看,這個人連過三關了。”

孟天楚揉了揉依舊睡意朦朧的雙眼,抬眼望去,果真見擂臺上一個和自己年齡相仿的男子身材魁梧,一身青布褂子,腰間一根腰帶系著,看起來十分干練精神,果然臺下已經躺著三個男人,人群中有人大聲呼喝著,感情大家和孟天楚一樣好容易等到那個姑娘出來了,所以就喝喝了起來。

孟天楚也精神了,索性起身站在窗戶前看,溫柔和曉諾也趕緊跟上前去。

只見臺下飛身上來一個一身翠綠衣衫的女子,曉諾探出頭去仔細看著,興奮地說道:“天楚,快看,那個姑娘出來了!”

溫柔:“長相平平,我還以為至少還有幾分姿色吧。”

臺下的人大概和溫柔的想法一樣,見那女子出來,頓時有不少人立刻搖頭晃腦地離開了,臺下頓時冷清了不少。

那女子話也不說,上臺就和那男人過起招來,溫柔看了幾招之后,不屑地笑道:“膽子還真是大,就她那點三腳貓的功夫竟然還好意思比武招親,也不嫌寒顫。”

曉諾:“就是,真是讓人失望。”

突然溫柔發現了什么,也來不及和孟天楚還有曉諾說什么,就一躍而起,飛身跳出窗戶,直直地朝臺上飛去,大家都還沒有回過神來,只見溫柔已經穩穩地落在了擂臺之上,一把揪住那女子地右手,狠狠地抖落了一下,立刻從袖管里落下一枚暗器來。

曉諾也要飛去湊熱鬧,孟天楚立刻拉住她,道:“你就不要去,你也幫不上什么忙,你說溫柔地眼睛還挺尖,我都沒有發現那個女子的袖管里有暗器。”

這時。臺下有人大聲說道:“你這個姑娘怎么這么不光明磊落,你到底是招夫君呢,還是想殺人呢?”

女子被揭穿了,面子上一下過不去,對著溫柔一掌就打了過來,對擂的那個男子一把將溫柔推開,然后和那女子對掌同時擊出,那女子料想也不是男子的對手。竟然被那男人擊打得差點掉下擂臺去。

男人見溫柔的裝扮,就知道溫柔已經是婦人,便拱手說道:“多謝這位夫人出手相救。”

溫柔莞爾一笑,道:“不必客氣。”

那女子沖到溫柔面前,溫柔對那女子一笑,道:“你就不用和我打了。你打不過我的。再說你是比武招親,你沒有必要傷人,你這樣做是不是太過分了?”

女子大聲地對溫柔說道:“我不要你管,你是什么人,到這里來多管閑事。”

溫柔:“我是誰并不重要,重要地是,我不能不管,你想暗箭傷人。”

女子狡辯道:“你哪里眼睛看見我用暗器傷他了?”

溫柔淡然一笑,道:“你之前已經甩出暗器。不過見我飛身進場。你飛快地將暗器收進了袖管,你地暗器上有一根細細的鋼線,不是嗎?”

女子被溫柔給揭穿,一下覺得沒有了面子,支吾著不知道什么好。

溫柔:“好了,既然你沒有那個氣度。就不要擺出什么比武招親的臺子,本來是一件好事,到頭來,別讓自己在人前丟了顏面就不好了。”

女子忿然地說道:“不要你管。”說完就要走,這個男子也準備離開,正在這時,臺下有人說道:“且慢,不要走。”

女子停下腳步,只見臺下一個翩翩公子正微笑著看著臺上。女子道:“我認輸還不行嗎?這個比武招親我不比了。行不行啊?”

臺下的公子翩然一笑,道:“我沒有叫你。我說的是這位勇士,請留步。”

男子詫異地看著說話的公子,公子道:“勇士可否下臺說話,我可是不會什么功夫,所以只好請你下臺來了。”

男子突然臉色一變,理也不理那人,轉身就要躍身離去,只聽那公子大喝一聲,道:“溫柔,給我拿下!”

溫柔聽罷,趕緊追上前去,本來人群以為沒有什么好看的了,竟然冒出這件事情來,一個大美女去追那個男子去了,于是又停下繼續看了起來。

顯然那個男子不是溫柔的對手,不出十招,那個男子已經束手就擒,乖乖地被溫柔抓住帶回到公子身邊。

男子生氣地說道:“你是什么人,憑什么讓人抓我?”

公子笑了笑,道:“在下是八府巡按,孟天楚。”

人群里頓時一片驚嘆聲,有人低聲議論著這位巡按大人竟然是以為年輕地俊俏公子,還真是沒有看地出來。

男子一聽,立刻躬身施禮,道:“草民不知是巡按大人吩咐,還請巡按大人見諒。”

孟天楚笑著說道:“我只叫你下來說話,你為何見我說話反而要跑?”

男子支吾道:“這……這個,我還以為是那個姑娘家的人找茬呢、”

孟天楚指著男子腰間地掛著的墜子,道:“一般的男人都是掛黑色或是和衣服顏色相近地繩索來掛玉佩,你的衣服是淡青,為何要掛一段綠色的繩子,豈不是太顯眼了?”

男子:“這個……這個難道大人也要管啊?”

曉諾走上前去,厲聲說道:“大人問,你就老實地說。”

男子:“你……你是誰?”

曉諾:“我是孟大人的夫人,怎么還不不能問你了?”

男子一聽,趕緊說道:“可以,自然可以的,草民的這個繩索是我們鏢局的標志,但凡是我們鏢局的人都用這種顏色的繩索。”

孟天楚一聽,道:“你是哪個鏢局地?”

男人:“宋家鏢局。”

宋李兩家地婚事正緊鑼密鼓地籌備著,李公公一早就出門去準備到寺廟上香,最近他的心情還算不錯,雖然案件到目前為止位有半點進展,但是至少可以先將李鑫的婚事辦了,也算是了了自己的一樁心事。

李公公的馬車才出了巷口,這時一個侍衛說道:“公公,您看,那好像是宋小姐的馬車。”

李公公探出頭去一看,果真是宋巧地馬車,李公公:“過去攔下問問。”

侍衛去了,很快回來稟報,道:“公公,正巧了,宋小姐也去上香,也在靈隱寺。”

李公公笑了,道:“那好,那就一起去。”

靈隱寺后院的竹海。

李公公和宋巧在幽靜的小徑漫步,雨后的竹海空氣格外清新,但是李公公發現宋巧有些心不在焉,便道:“巧兒,是不是李鑫難為你了?”

宋巧趕緊微笑著說道:“伯父,沒有,他沒有難為我。”

“那你一定是為那個青樓女子?”

宋巧半晌之后,還是點了點頭。李公公長嘆一聲,道:“李鑫都是讓我和我哥給慣壞了,真是難為你了,如果你真是不樂意,我看我去給李鑫說,不讓那個女人進門就是了。”

宋巧趕緊說道:“不要,伯父,李鑫喜歡那個女人,如果不讓他如意,他也不會快樂的,我想讓他快樂。”刑名師爺 第580章 綠色繩索


上一章  |  刑名師爺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