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刑名師爺 >> 目錄 >> 第581章 宋家鏢局

第581章 宋家鏢局


更新時間:0001年01月01日  作者:沐軼  分類: 歷史 | 兩宋元明 | 沐軼 | 刑名師爺 
刑名師爺 第581章 宋家鏢局
李公公見宋巧如此善解人意,贊許道:“如今想你這樣通情達理的姑娘真是不多了,伯父一定不會虧待你的,你在李家永遠都是李鑫唯一的妻子,沒有人可以動搖你的位置。宋巧心里苦笑道,妻子的位置有什么好的,他一天不進你的房,不看你一眼,你還不是和守活寡差不多。

宋巧:“伯父,巧兒有個不情之請。”

李公公:“巧兒你講,有什么要求伯父全部都答應你。”

宋巧仰望天空,悵然一笑,道:“伯父,我的要求就是……”

三天后。

李鑫已經穿好了新裝,按照李公公的吩咐,他必須親自去迎娶宋巧,因為這個才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他想著這次宋巧也幫了不少忙,如果不是宋巧愛奴也進不了門,所以考慮到這一點,他還是心甘情愿地騎著棗紅大馬帶著迎親的隊伍去了宋家將宋巧接了回來。

所有的儀式都已經結束,宋巧被送進了洞房,李鑫這才趕緊對李公公說道:“干爹,現在我可以去酥紅樓接愛奴去了吧?”

李公公微笑著擺了擺手,道:“你不用去,我已經讓人去接了。”

李鑫詫異,道:“干爹,為什么不是我去?”

李公公看著李鑫,道:“你認為李家的少爺去一個窯子門口去接一個妓女有什么好看呢?”

李鑫著急了。還要說話。李公公打斷他地話。道:“好了。我想人大概都已經要回來了。”

正說著。只見李處急匆匆過來。道:“老爺。少爺。二夫人已經接回來了。”

李鑫一聽。頓時高興起來沖到門外。卻不見人。正要納悶。只聽李處在身后說道:“少爺。二夫人已經從后門進來了。馬上送到房間去。”

李鑫憤懣。道:“為什么要讓愛奴從后門進?”

李公公淡然一笑。道:“本來是可以從前門進地。但是你一天就要迎娶兩位夫人。讓街坊鄰居見了。一個是大家閨秀。一個是那種地方出來地女人。不是讓人笑話。所以還是讓她從后門進吧。”

李鑫無奈。道:“干爹。您這樣。愛奴會受委屈地。”

李公公大笑,道:“我們用五千兩銀子將她贖回就已經是給了她最大地面子了,她受什么委屈啊?委屈的是巧兒!哼”

說完,李公公拂袖而去,李鑫見李公公走了,趕緊朝愛奴的房間跑去,誰想到了門口。門口的兩個老媽子將李鑫攔住了。

“少爺,老爺吩咐過,今天是您和大夫人的洞房花燭,二夫人按輩分應該是在明天,所以,請少爺到大夫人那邊去吧。”

李鑫更加生氣了。只聽得屋內有嚶嚶的哭聲,自己更是心急如焚,一掌推開說話的老媽子,就要往里沖,這時身后有人說道:“李鑫,你若是硬要沖進去,后果你自己負責。”

李鑫轉頭一看,原來是自己的干爹,便著急地說道:“干爹。愛奴她……”

李公公冷冷地說道:“你若是不顧李家規矩。執意要先進二夫人的洞房,那我也可以讓二夫人背著不守李家家法的罪名將她拖進李家祠堂受罰。你自己看著辦吧。”

就在這時,屋子里愛奴說道:“李鑫,你去吧,不要讓……干爹為難。”

李鑫痛苦地跺了跺腳,道:“好,我去!”說完,忿然離開。\\\\

李公公冷笑地看著李鑫地背影,然后對那老媽子低聲說道:“讓你們給少爺和大夫人準備的東西,你們準備好了嗎?”

老媽子趕緊恭敬地說道:“老爺您放心,一切都是按照您的安排進行的。”

李鑫被兩個老媽子幾乎是強行地扯到了宋巧地房間門口,宋巧的丫鬟趕緊將李鑫扶進門去,李鑫煩躁地推開丫鬟,見宋巧鳳冠霞帔坐在床前,頭上還蓋著紅蓋頭。

一個老媽子走到李鑫面前,正要說話,李鑫道:“好了,蓋頭我自己可以掀起,你們都出去吧。”

老媽子也不畏懼,而是柔聲說道:“合歡酒還是要喝得,喝了奴才就退下。”說完示意另外一個老媽子端來兩杯酒來,李鑫正要發火,見老媽子正微笑地看著自己,便端起其中一個杯子一飲而盡,兩個老媽子彼此對視了一眼,不動聲色將剩下的一個杯子遞給了宋巧,宋巧接過也喝了,老媽子笑著說道:“好了,少爺和大夫人歇著吧,奴才們告退了。”

與此同時。

孟天楚帶著一行人等再次來到了宋家。

宋玉聽說救命恩人駕到,趕緊攜全家出門迎接,到了門口,看見孟天楚,馬上笑臉相迎,道:“孟大人,不知道您要來,真是失禮得很,趕緊屋里坐。”

孟天楚笑著說道:“今天是令妹大喜的日子,本想也去討杯喜酒喝,不過忙著去看一家鏢局地人比武招親,竟然給忘記了。”

宋玉笑著將孟天楚迎到前廳,好茶伺候著,宋河道:“大人,一直和姐姐商量著去感謝您呢,卻因小妹的婚事給耽擱了,真是過于不去。”

孟天楚用手一擋,道:“先不要謝謝我,今天我在比武招親的現場發現一件和李家血案有關的事情,所以才先來找你們商議。”

宋玉和宋河面面相覷,宋玉見孟天楚臉上的笑意也沒有了,心里一緊,小心問道:“大人,您的意思是……我們宋家不是和這件事情沒有干系了嗎?”

孟天楚拿出一段繩子,道:“這個可是你們宋家鏢局的東西?”

宋玉湊近一看,因為屋子里的燈光有些昏暗,仔細辨認之后,才點了點頭。

孟天楚:“這就好了。在案發現場,李謙的手上就拽著這么一個繩子。”

宋玉一聽,趕緊說道:“可是并不是只有我們宋家鏢局才有這樣地繩子?”

孟天楚淡然一笑,道:“說地也不是沒有道理,但是我今天去李家那里了解了一下,湊巧那幾天,你們宋家正好給李家押過貨,李家的管家說,那幾天宋家鏢局的人幾乎在李家是出入無阻,而一般的男人身上并不會配有這樣的繩索。另外,我還了解過,這個繩索一般地男人是掛玉佩的,但是一般的鏢局是掛自己鏢局的腰牌的。而且是沒人僅此一根。”

宋河:“大人,您地意思懷疑我們宋家的人在案發當天去過現場?”

孟天楚:“是的。”

宋玉連忙說道:“可是我弟弟從來不佩戴這個東西,因為鏢局的事情我一向不讓他插手。”

宋河也趕緊點頭。

孟天楚:“既然事情出來了,我想我們還是將這件事情弄清楚地好。我想既然這樣地繩索沒人僅此一根,那么如果你們鏢局其中一人的繩索留在了李謙地手上,那么他地腰間應該就不會再有這樣的繩索了,除非……”

宋玉:“孟大人,您稍等,我們鏢局的事情一向都是由車鏢頭負責的,我立刻讓人去叫他過來好了。”

孟天楚:“不用,既然如此,要不宋小姐和宋公子陪著本官走一趟如何?”

宋玉和宋玉趕緊點頭說好。

一炷香的功夫。孟天楚他們已經站在了宋家鏢局的門口。

門開了,顯然鏢局門房的人沒有想到是自己家的主子來了,先是吃了一驚,緊接著將他們迎進大門,院子很大,大概是為了方便這些人練功用的。院子里放置著十八般兵器,挺象那么回事。

孟天楚示意帶來地衙役將大門看好了,然后將門關上,門房的人見來者不善,兩位主子的神情也十分肅穆,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道:“大小姐,二少爺,你們這是?”

宋河:“把車轅給我叫來。”

門房的人趕緊去找車轅去了。很快孟天楚看見一個身材魁梧。五官剛毅的男人只穿一件白色短褂就大步流星地走了出來,見到孟天楚。那個男人遲疑了一下,但最終還是迎上前來,先給宋玉和宋河施禮。

宋玉指著孟天楚,道:“車鏢頭,這位是巡按大人車轅趕緊給孟天楚躬身施禮。

孟天楚將來意直接說了一遍,車轅聽罷,倒也爽快,立刻吩咐所有的人馬上全部到前廳集合,宋玉則讓車轅他們搬出椅子來,孟天楚一行人等就坐在了院子里等著。

為了使孟天楚看地清楚一些,車轅讓人在院子四周掛上了燈籠,一下院子里就亮堂了起來。

等人到齊之后,孟天楚數了數大概有將近四十來個,應該算是一個規模不小的鏢局了。

宋玉一旁說道:“車轅的父親從前是這個鏢局的鏢頭,后來車轅的父親去世之后就是車轅接管了,這個小伙子十分能干,而且聰明辦事穩重,是個不錯的幫手。”

車轅走到孟天楚面前,躬身說道:“大人,請您過目,人都到齊了。”說完還交給孟天楚一個簿子,上面是鏢局全部人的花名冊。

孟天楚自己沒有起身,而是讓柴猛和屠龍去看,兩個人一左一右很快就檢查完了,并未發現任何人身上的腰牌和繩索一樣都不缺。

這樣宋玉和宋河大大地松了一口氣。

宋玉:“大人,您看,我說不是我們鏢局的人嘛。”

孟天楚笑了,道:“不是就好。”說完,看著車轅,道:“車鏢頭,你地呢?”

車轅先是一愣,繼而微笑著說道:“我這就去拿去。”

很快車轅出來了,拿了和大家一樣地腰牌和繩索遞給孟天楚看,宋河一旁說道:“大人,我想您現在應該相信了不是我們宋家的人干地了吧,再說。我和那李鑫不合,當時也只有我的幾個家丁知道,但是他們也都沒有作案地時間啊,車轅更是不知道我和李鑫的那些個無聊的事情,怎么可能是他呢?”

孟天楚見都已經查出來了,也不好再說什么,便道:“你們的繩索一般是自己做,還是綢緞莊定做?”

車轅:“都是固定在綢緞莊定做的。”

孟天楚:“哪一家?”

車轅:“得福綢緞莊。”

孟天楚一聽竟然是李得福的店鋪,原來是熟識,便起身說道:“好吧。既然不是,那本官就走了。”

宋玉和宋河趕緊起身跟著,宋玉道:“大人,如果還有什么事情。請隨時過來就是。”

孟天楚停下腳步,道:“你們這個鏢局除了押鏢,還有什么收學徒什么的?”

車轅:“收的,我們鏢局最近一些年邁的師傅嚷著要退了。我正著急著找一些新手來。”

孟天楚笑了,道:“這樣啊,那就算了,我的護院新進了一批,我發現都是只知道一些花拳繡腿地男人,關鍵時候哪里可以護院啊,以為你們可以教人武功呢,好吧,不說這件事情了。本官走了。”

宋玉朝車轅努了努嘴,車轅會意,立刻說道:“大人,您若是不嫌棄,可以帶過來十個人左右,在下愿意讓人教他們一個月。我想這樣的話,護院是絕對沒有問題的了。”

孟天楚一聽,高興地說道:“真的嗎?會不會耽誤你們地生意?”

車轅笑著說道:“不會,怎么會呢?”

孟天楚:“那就好,真是麻煩你們了。”

宋玉和宋河將孟天楚他們送出門外,見他們上車之后,這才轉回鏢局內。

車轅上前對宋氏姐弟說道:“主子,我看這個巡按大人還是懷疑我們。”

宋玉笑著說道:“好了,防人之心不能沒有。但是這個孟大人是河兒的救命恩人。若不是他,我們河兒興許就永遠都出不來了。他讓我們給他的護院教一些功夫,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我們盡力教人家就是了,一個月后他們就走了。”

車轅想了想,沒有繼續往下說,送走了宋氏姐弟之后,車轅叫來了兩個副鏢頭,三個人在屋子里嘀嘀咕咕了好長時間,這才各自回房睡覺。

馬車離開了宋家鏢局,徑直來到了得福綢緞莊。

下車后,屠龍對孟天楚說道:“大人,您讓家中護院去鏢局學功夫,我擔心宋家地人會誤會我們還是懷疑他們。”

孟天楚淡然一笑沒有說話,柴猛說道:“屠龍,你一向最是了解大人的心思,這一次你就說錯了,不是誤會,而是我們大人本身就懷疑他們有問題。”

孟天楚:“好了,前幾天溫柔說她叔叔的六十大壽想往京城送些東西去,既然有這樣方便的人手可以幫我們送貨,我想索性就將這件事情交給宋家鏢局好了。”

屠龍:“大人,屬下有一點不明白,既然他們每個人掛腰牌的繩索都在,為什么……”

柴猛對著屠龍的腦袋就給了一下,屠龍道:“你打我做什么?”

柴猛:“你腦袋讓漿糊給糊住了嗎?”

兩個人還在打鬧,得福綢緞莊的門打開了,開門的人沒有好氣地說道:“都什么時候了,還在門口嚷嚷,讓不讓人休息了?”

柴猛聽罷,上前惡狠狠地說道:“你瞎了你的狗眼了,你也不看看是誰來敲門。”

伙計定眼仔細一看,發現孟天楚在一旁微笑地看著自己,這才反應過來,之前因為杜琴一案,得福綢緞莊的人沒有不知道孟天楚的,伙計趕緊將門打開,躬身說道:“小得真是眼拙,真是狗眼,還請巡按大人原諒。”

孟天楚笑著說道:“不礙事,你們掌柜在嗎?”

“在的,在的,正在后院呢,小的帶大人過去就是。”

李得福和杜琴正在房間里算賬,聽見有人在門外說話,緊接著伙計在門口說道:“掌柜地,巡按大人來了。”刑名師爺 第581章 宋家鏢局


上一章  |  刑名師爺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