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刑名師爺 >> 目錄 >> 第582章 女人的斗爭

第582章 女人的斗爭


更新時間:0001年01月01日  作者:沐軼  分類: 歷史 | 兩宋元明 | 沐軼 | 刑名師爺 
刑名師爺 第582章 女人的斗爭
李得福和杜琴一聽,立刻起身,趕緊將門打開,果真見孟天楚和兩個他的屬下在門口站著,李得福恭敬地說道:“大人,您……您來了。”

還是杜琴畢竟見過世面,微笑著上前施禮,然后說道:“大人,趕緊進來做,小四去給大人沏壺我們前兩天才買回來的好茶,讓小翠給準備一些桃酥和點心來。”

孟天楚進門,見桌子上擺放著算盤和一些賬簿,笑著說道:“不會耽擱你們吧?”

杜琴笑著說道:“怎么會,大人趕緊坐。”

孟天楚他們坐下后,方才的伙計將茶水沏好端上來之后,將門關上了,孟天楚對杜琴說道:“很長時間沒有來看你們了,你們過得可好?”

杜琴:“感謝大人還惦記著我們,我們都挺好的,不知道大人這一次來……”

孟天楚笑著說道:“你不會有占卜的本事嗎?猜猜看今天本官來找你們有什么事情?”

杜琴笑了,道:“大人就不要取笑奴家了,不過是一些雕蟲小技罷了。”

孟天楚:“切不可這樣說,有的時候有了你這樣的本事是一件好事。”

杜琴看了看孟天楚,然后再看看屠龍和柴猛,道:“難不成有什么案件和我們得福綢緞莊有關系?”

孟天楚還沒有來得及說話呢,就聽李得福惶恐地說道:“大人,自從上次之后,我和琴兒發誓好好過日子,經營好我們這個綢緞莊。本本分分地過我們的小日子,我們沒有……”

孟天楚:“你瞧你。我還什么都沒有說呢。”

杜琴笑著說道:“得福。你不要著急。這件案子應該和我們沒有直接地關系。孟大人。我想既然你深夜來訪。定然不會是小事。這樣吧。您就直說吧。奴家一定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地。”

孟天楚:“還是杜琴爽快。”說完就將宋家腰牌地事情給他們說了一遍。

杜琴聽罷。道:“確實有這樣一回事情。”

屠龍:“不過是就是一個繩索。為什么一定要到你們綢緞莊來做?”

杜琴:“本來是不用地。但是聽說是他們宋家上一輩定地規矩。而且他們做地這種繩索在我們制作地過程中加了一種熒光粉。這種熒光粉在夜間可以發出一些微弱地光。他們有地時候押貨會走夜路。這樣也方便如果路上有人走丟可以及時讓同伴發現。”

孟天楚:“難怪之前我在宋家的時候發現他們的繩索有些不一樣。”

柴猛將懷中的繩索拿了出來。遞給杜琴,道:“你看看這條繩索是不是你們得福綢緞莊做的?”

杜琴看了看,點了點頭,道:“是地,沒有錯。”

孟天楚:“我發現這條繩索好像看不出有什么熒光粉啊。”

杜琴笑了,道:“他們鏢局一般是一年換一次,時間長了,熒光粉自然就磨光了。”

孟天楚馬上說道:“那從前的繩索呢?”

杜琴:“那我們就不清楚了,可能是他們扔掉了。或是繼續留在身邊用吧。”

孟天楚心里有了一個數,想了想,道:“你知道在杭州的綢緞莊里有幾家和你們一樣是給鏢局做專用的這樣地繩索的?”

杜琴:“應該有好幾家,但是只有宋家鏢局用這種顏色,各家鏢局為了有所區別所以不會出現相同的顏色。”

孟天楚:“那是不是你們一家給宋家做,有沒有可能別的綢緞莊也會給宋家鏢局做?”

杜琴:“熒光粉是他們給我們提供。所以不排除這個可能。”

孟天楚明白了,看來這個宋家鏢局還是有疑點地,而且李謙扯下的這個繩索很有可能是他們鏢局其中一個鏢師沒有丟棄繼續在用的。

杜琴看著孟天楚,道:“大人,您是懷疑宋家鏢局的人?”

孟天楚笑而不答。

杜琴:“您這次遇到的案子大概比從前的幾次都會棘手一些。”

孟天楚:“你怎么看出來的?又是你的感覺?”杜琴笑了,道:“不,如今我有了身孕,什么感覺都沒有了,不過我只是這樣一說罷了。”

孟天楚笑了。道:“怎么有了身孕嗎?”

杜琴羞澀一笑。孟天楚:“好啊,這是好事。那你們早些休息。我就不打擾了。”

杜琴和李得福將孟天楚他們送出大門,杜琴道:“大人,不知道為什么,奴家突然有些不安,請一定注意安全。”

孟天楚笑了,道:“你不是說你已經沒有什么感覺了嗎?”

杜琴嫣然一笑,道:“身邊多一些人手保護著還是好的。”

孟天楚:“不會有事,有他們兩個就足夠了。好了,走了,你們也早些休息吧。”

杜琴:“大人,還記得那個我女兒喜歡地習撿嗎?”

孟天楚:“自然記得,他怎么啦?”

杜琴:“聽說鄉試高中三甲。”

孟天楚一聽,甚是高興,道:“我知道那個小伙子會有出息的。”

杜琴點了點頭,道:“我也是這樣認為的。”

李鑫從睡夢中醒來,已經是第二天晌午了,他睜開眼睛望了望四周,這才反應過來,到處都是火紅的顏色,原來是在新房里,扭頭一看,旁邊已經沒有了人,他坐起身來,這才發現已經渾身赤裸,且腰膝酸軟,他狠勁地拍了拍腦門兒,大叫了一聲,很快門開了。一個丫鬟走了進來,大叫一聲捂住了眼睛,李鑫趕緊將被子拿過蓋在身上,丫鬟這才送來了手,小臉兒已經紅撲撲的了。

“給少爺請安。”

“我這是在誰的房間里?”

丫鬟偷偷地笑了,道:“少爺,您自然是在大夫人地房間里了。”

李鑫卻一點都不記得了,不過他明白一點,就是昨夜,他和一個女人瘋狂了一夜。這一夜他幾乎沒有歇下來過,所以才會出現如今這種狀況。

李鑫無趣地說道:“你們大夫人人呢?”

“回少爺的話,陪著老爺去后花園散步去了。”

李鑫一聽,自己豈不是可以趁機去找愛奴了嗎?于是趕緊下床。突然覺得頭暈目眩,丫鬟見狀趕緊扶住李鑫,李鑫知道那個女人昨天晚上肯定恨不能抽干了自己,想到這里。李鑫抑郁不已。

丫鬟給李鑫穿好衣服,李鑫來不及洗漱,便道:“讓二夫人房里地丫鬟伺候我就是了,你退下吧,我要去找愛奴。”

李鑫急匆匆地來到愛奴的門前,見大門敞開著,他高興地走了進去,卻不見愛奴的身影,他的心一沉。見一個丫鬟在屋子里收拾房間,便道:“你們二夫人呢?”少爺,二夫人和大夫人陪著老爺在后花園呢。”

李鑫一聽,心里還是多少有些高興的,至少宋巧和干爹沒有難為愛奴,還讓她和他們一起散步。這應該就是一個好的開端。

李鑫又趕緊到了后花園,老遠見愛奴一個人捂著臉朝自己走了過來,趕緊迎上前去,這才發現愛奴原來在哭,便趕緊問道:“愛奴,你怎么啦?”

愛奴見是李鑫立刻撲到他的懷里傷心地哭了起來,李鑫心疼得不行,先是安慰著,等愛奴情緒平復了一些。將愛奴帶出后花園來到愛奴地房間。將門關上之后,這才好聲說道:“乖。不要哭了,是不是宋巧欺負你了,我去找她去。”

愛奴趕緊搖了搖頭,道:“不要,不要去找大夫人,不怪她,是奴家自己地錯。”

原來在愛奴和宋巧陪著李公公在后花園里散步的時候,李公公地給她們說一些宮中的趣事,宋巧自然會迎合李公公去說一些討他歡心的話,誰知愛奴卻一直不言不語,李公公不高興,便讓她也說話,她不說還好,一說竟然讓李公公勃然大怒,說她竟然鄙視宦官,愛奴的一句其實太監在宮里也宮女也沒有區別,這一下李公公就揮手扇了她一個耳光,她受不了就跑走了。

李鑫知道干爹最忌諱地就是別人說自己不男不女之類的話了,沒有想到愛奴第一天就讓干爹這樣生氣,自己只好安慰道:“以后你看宋巧怎么說,你就跟著說好了,干爹沒有別的意思,他只是忌諱這個,好了,不哭了,乖。”

這邊李鑫的話還沒有落下,門突然被打開了,李鑫正要發火,以為是哪個不知趣地丫鬟擅自闖入,這時見干爹和宋巧走了進來,干爹一臉怒氣的樣子,不禁讓愛奴給嚇壞了,連李鑫都心里一沉,趕緊拉著愛奴起身。

宋巧走到李鑫身邊躬身施禮,柔聲喊了一句相公,李鑫身子一顫,雖然頭一天晚上和這個女人一夜不眠不休顛鸞倒鳳,但是他知道那是那杯合歡酒在作祟,如果自己是清醒的,自然不會和這個讓自己不喜歡的女人那樣激情一夜的。

李鑫鼻子里嗯了一聲,然后走到李公公身邊,道:“給干爹請安。”

李公公沒有做聲,而是走到愛奴面前,冷冷地說道:“給我跪下。”

李鑫:“干爹,愛奴她已經知道錯了,請您還是……”

李公公大怒,道:“你給我閉嘴,剛才巧兒也替她求情,但是我給你們兩個說,李家是要講規矩的,她冒犯了我,竟然還會負氣離開,你們兩個心疼她不愿意管教,那好,我就來替你們好好教教她。”

宋巧:“干爹,您別生氣,愛奴初來乍到,有些規矩還不知道,以后我會慢慢地教她的,她畢竟才過門第一天,請干爹息怒。還是不要為難她了。”

李鑫感激地看了宋巧一眼,道:“干爹,宋巧說的是,請干爹還是饒了愛奴吧。”然后給愛奴使了一個眼色。

愛奴:“干爹,媳婦兒錯了,以后再也不敢這樣了,請干爹饒了愛奴。”

李公公指著宋巧,道:“巧兒,你不能這樣心慈手軟,你是家中的大夫人。以后這個家還是你來管,你這樣縱容李鑫地妾室,小心日后你根本就管不住她,過了幾年之后。李鑫有可能還要納妾,你現在不拿出大夫人地樣子來給他們看看,他們日后還不騎到你的頭上拉屎?”

愛奴連忙說道:“干爹,愛奴不敢。”

李公公冷笑道:“我看你沒有什么不敢的。昨夜里,你讓你房里的丫鬟到他們門口偷聽,是不是?”

愛奴一聽臉色大變,支吾道:“愛奴只是有些頭疼,想讓下人們去找李鑫來。”

李公公:“哼!三從四德,看來你需要好好的學一學,今時不同往日了,你以為你還在酥紅樓里做你地花魁,給形色各一的男人賣笑嗎?我告訴你。李鑫不是你一個人的。”

宋巧暗自偷笑,但表面卻說道:“干爹,好了,我陪您去吃點心去,讓愛奴一個人好好地想一想就是了,走吧。我們走了。”

李公公:“你不要想辦法支開我,今天不用家法,她不知道厲害,來人啦。”

李鑫跪下哀求道:“干爹,愛奴確實有頭痛的毛病,請您饒了她。”

李公公:“我看這個毛病是可以治好的,這樣吧,既然你和巧兒都為她求情,死罪可免。活罪難饒。你不是擔心你地李鑫讓大夫人給搶了去嗎?那我就罰你一個月不能和李鑫同房。”

李鑫一聽,正要說話。只聽宋巧說道:“干爹,這怎么可以,這會讓下人說我這個大夫人霸道,占著李鑫不放,請干爹還是三思啊。”

李公公:“巧兒不說我都忘記了,我還補充一句,李鑫你給我聽著,這一個月內不但不能到愛奴的房間來,而且必須夜夜到巧兒房間去歇息,一晚都不能出門,不能留宿在外,如果讓我知道了,我不會難為你,但是我會找愛奴的麻煩的,你可以試一試,看我敢還是不敢。”

李鑫還想說什么,只見宋巧給自己一個眼色,然后李公公拂袖而去,宋巧走到李鑫面前小聲說道:“干爹正在氣頭上,你先什么都不要說,回頭我找干爹求情去。”

李鑫沒有想到宋巧竟然是一個這樣心善地女子,不禁對她另眼相看了。

宋巧跟著李公公走了,李鑫將愛奴扶起來,這時一個丫鬟站在門口說道:“少爺,老爺讓您去。”

李鑫長嘆一聲,愛奴:“你快去吧,不用管我。”

李鑫:“這樣吧,我去陪著干爹給他說說好話,你若是覺得煩悶就讓丫鬟陪你出去走走。”說完從懷里掏出一錠銀子遞給愛奴,愛奴:“不用,我有。”

李鑫:“你有那也是你從前攢下地,如今你是我李鑫的女人了,就要用自己男人地錢,知道嗎?”

愛奴只好收下了,李鑫匆匆在愛奴地額頭上親了一口,走出門去,愛奴望著李鑫的背影眼淚再一次奪眶而出。

孟天楚接到愛奴丫鬟送來的口信之后,正巧和左佳音從外面正要回家,那丫鬟好像一直站在門外等候著,見孟天楚的馬車一停,立刻走上前去。

問明情況之后,丫鬟匆匆離去,左佳音:“看來那個愛奴似有煩心的事情要給說。”

孟天楚:“應該不會,她一心想要從良嫁給李鑫,做個富太太,如今已經如愿以償了,怎么還有什么煩心的事情?”

左佳音笑了,道:“好了,你去吧。”

孟天楚:“要不你陪我一起去吧?”

左佳音:“人家只是想找你,我去算什么,再說了,好像你帶著我去向人家說明些什么似的,告訴你,這種女人的醋我才懶得吃。”望,麥兒黃;桃枝插在大門上,龍船比賽喜洋洋。祝大家端午節快樂!刑名師爺 第582章 女人的斗爭


上一章  |  刑名師爺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