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刑名師爺 >> 目錄 >> 第585章 十全十美(大結局)

第585章 十全十美(大結局)


更新時間:0001年01月01日  作者:沐軼  分類: 歷史 | 兩宋元明 | 沐軼 | 刑名師爺 
刑名師爺 第585章 十全十美(大結局)
孟天楚看見宋玉帶著宋河、茉兒還有管家跌跌撞撞地幾乎算是沖到了自己的書房,趕緊起身,耳朵正要解釋,孟天楚說道:“你去給宋家小姐和少爺端茶來。”

宋玉走到孟天楚身邊,孟天楚見宋玉好像哭過的樣子,宋玉道:“孟大人,您一定要為我們做主啊!”

孟天楚“慢慢說,到底怎么啦?”

宋河走上前來,道:“孟大人,我**讓酥紅樓的愛奴給害死了。我們是來報案了。”

孟天楚一聽,以為自己是自己聽錯了,一旁的管家說道:“大人,是千真萬確的,我家小姐懷了李家的骨肉,那個愛奴妒忌,于是將我家小姐從悔過崖上推了下去。”

孟天楚緊皺雙眉,道:“什么時候的事情?”

宋河:“一個時辰前。”

正巧耳朵進門,孟天楚道:“耳朵,你去叫屠龍和差猛,我們要去靈隱寺一趟。”

耳朵將茶放下,趕緊出門去叫去了,孟天楚在他身后說道:“讓小諾和迥雪也去。”

孟天楚帶著宋玉他們一行人走到門口,見小諾和慕容迥雪已經在門口等候,只見曉唯也一旁站著,小諾噘著小嘴十分不高興的樣子,看來是沒有將曉唯甩掉才會這樣。

小諾果然走上前來,對孟天楚說道:“天楚,你看姐姐嘛,她非要跟著去。”

孟天楚:“曉唯。今天可能李公公也在。你還是不去地好。”

曉唯笑著說道:“誰是李公公。可怕嗎?”

孟天楚哭笑不得。心想這個時候了。你還裝傻。便道:“還是挺可怕地。”

曉唯歪著腦袋想了想。還未說話。宋玉已經等不及了。道:“大人。您趕緊地吧。我**還生死不明呢。”

曉唯看著宋玉呵斥道:“大人做事需要你來教嗎?真是一點禮數都不懂。哼。天楚。我們不去了。反正死地也不是你和我地**。再說這件事情也不是你八府巡按去管地。不是還有縣令和知府地嗎?”

宋玉知道這件事情直接找孟天楚確實有些說不過去。但是自己潛意識就覺得只有這個男人才可以幫助自己。所以想都沒有想就來了。現在見曉唯這樣一說。自己便什么都不敢說了。

孟天楚見曉唯執意要去的樣子,不知道她葫蘆里又賣的是什么藥。不過知道以她的性格不會亂來,于是只好同意讓她跟著自己一起去了。

等孟天楚他們趕到的時候,靈隱寺已經讓蔡釗的人圍住了,香客們已經散去,出了衙門地人和寺廟的人之外,就只剩下李公公派去搜找宋巧的侍衛了。

蔡釗老遠就看見孟天楚來了,便屁顛屁顛地迎了上去,道:“大人,您來了。您看真是的,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孟天楚邊走邊問道:“李公公和李家地人呢?”

蔡釗:“他們才走,將愛奴也帶走了。”

孟天楚:“你去悔過崖看過了嗎?”

蔡釗:“還沒有,本來要去的,但是王譯上去看過之后說沒有什么跡象,于是我想還是等您來了再同您一起上去看看。”

孟天楚抬頭看了看面前的臺階。道:“好吧,那我們現在就上去看看吧。”

曉唯:“不是說那個愛奴將宋巧推了下去嗎?為什么不講愛奴押到牢房去,而是帶回家里去了?”

蔡釗笑著說道:“娘娘說的是,但是李公公說了,如果真是愛奴殺了宋巧的話,那么他會用家法處置,不要我們管。”

孟天楚冷笑一聲,什么多沒有說,心想。你李公公再大也大不過國法吧。

好容易爬上了悔過崖。只見幾個衙役已經將四周圍了起來,王譯見孟天楚來了。趕緊上前。

孟天楚:“說說當時的情況。”

王譯指著懸崖前,道:“就是這個位置,聽李家宋巧的丫鬟說,當時只有宋巧和愛奴在這個地方,她看見愛奴起身將宋巧推了下去,宋巧是身體朝后倒下去地孟天楚走上前,王譯連忙拉住,道:“大人,小心,我看過,那個地方有青苔,很滑的。”

孟天楚抬頭一看,果然有一些青苔和劃痕,像是鞋子劃過的痕跡。

孟天楚:“人找到了嗎?”

王譯搖了搖頭,道:“還沒有,我下去看過,這個懸崖中間是一些松柏和竹林,崖下是水流湍急的河流,樹林很茂密,按照那個丫鬟說的位置,落下后,應該不是落在樹林就是落在河里了,如果是河里,恐怕就……”

曉唯走上前去,小諾趕緊將姐姐拉住,曉唯看著崖下,道:“我想這樣掉下去,應該是必死無疑了。”

曉諾強行將姐姐拉了回來,孟天楚:“活要見人,死要見尸,王譯,你們沒有發現尸體,難道連血跡也沒有發現嗎?”

王譯:“大人,我們也正在納悶兒呢,您說這么高的地方掉下去,怎么就一點血跡都沒有呢?”

孟天楚回頭看了看四周,然后說道:“宋巧的丫鬟呢?”

王譯:“正巧,知道您大概要問她,于是就讓她留下了,我去讓她過來。”

孟天楚見王譯走了,然后對屠龍說道:“這么高的懸崖,如果是你,你會不會摔死?”

屠龍笑了,道:“大人,您大概忘記了,屬下從四歲就開始練功,莫說懸崖了,就是比這個高的,屬下也不會受傷地。”

柴猛:“大人。您是在懷疑宋巧并沒有死嗎?”

孟天楚:“一個這么大的人,而且摔下之后立刻就派人去找,除非是落入河中,否則一定不會一點傷都沒有受,而且人也一定可以找到啊。”

柴猛:“大人,要不我再下去看看。“

曉諾:“天楚,我和柴猛一起下去看看。”

柴猛:“夫人,您就不要去了。”

曉唯:“讓她去吧,她雖然別地不如你。但是輕功你未必可以比過她的。”

孟天楚笑著說道:“曉唯說的是,就讓曉諾一起去吧,**畢竟細心一些。”

柴猛見孟天楚都這樣說,也不好再說什么。只要讓曉諾跟著自己去了。

誰想曉諾走到懸崖前,柴猛趕緊說道:“夫人,您要做什么?”

曉諾:“我想從宋巧摔下去的地方下去,這樣我就更加清楚她可能落到什么地方了。”

柴猛一聽,連忙阻止,道:“夫人,萬萬不可。這可是不能開玩笑地,我們還是從小路下去的好。”

柴猛和曉諾正爭執不下,孟天楚突然腦子里閃過一個念頭,道:“這樣,曉諾說的對,柴猛你先下去,王譯,從這里到崖下大概需要多長的時間?”

王譯:“以柴猛的腳力不到一炷香地功夫就到了。”

孟天楚:“那我們就以一炷香的時間為限,然后曉諾從這個地方躍下。柴猛可以隨時觀察,還可以隨機應變,關鍵的時候可以搭救曉諾。”

慕容迥雪:“天楚,這樣是不是太危險了?還是我去吧”

曉唯笑了,道:“就你啊?還是算了吧。”

慕容迥雪有些窘迫,孟天楚勸慰道:“迥雪。我知道你是擔心曉諾,不過她畢竟會些功夫,沒有關系,不要擔心她。”

柴猛下去了,這時書兒讓一個衙役帶了過來。

孟天楚:“書兒,你說你看見愛奴將宋巧推下山崖下了?”

書爾低著頭說道:“是的,大人。”

孟天楚:“你確定嗎?”

書兒:“奴婢親眼看見地。二夫人知道我們大夫人壞了少爺地孩子,心里嫉妒所以就想殺了我們大夫人。”

孟天楚:“你怎么知道?”

書兒連忙說道:“我肯定知道的,因為只有二夫人知道我們大夫人有了身孕。”

孟天楚笑了道:“你不覺得二夫人就算是想害你們大夫人也沒有必要當著你們老爺和少爺地面煞費苦心地到悔過崖來做這件事情吧?”

書兒囁嚅道:“那……那奴婢就不清楚了。大概是之前沒有這樣好的機會吧。”

孟天楚看著書兒。道:“你抬起頭來。”

書兒一聽,身體一顫。身后突然有人拍了自己一下,嚇得書兒差點跳了起來,嘴里大叫一聲,回頭一看,只見是曉唯正微笑的看著自己。

曉唯:“光天化日之下,你有什么好怕的?”

書兒支吾道:“奴婢……沒有……沒有怕啊。”

曉唯:“白天不做虧心事,夜里不怕鬼敲門。”

書兒趕緊說道:“奴婢哪里有做什么虧心事啊。”

曉唯冷笑道:“誰知道呢,我不過只是這樣一說罷了,如果你們小姐沒有死還好,如果死了,小心另外一個人找你索命。”

書兒:“誰……誰啊?”

曉唯:“愛奴啊!”

書兒一聽,臉色頓時大變,道:“她……她找我做什么?”

曉唯:“因為你有可能冤枉她啊。”

書兒嚇得跪在地上,道:“沒有地事情啊,奴婢哪里敢冤枉主子呢?”

孟天楚示意曉唯不要說話,對書兒說道:“好了,你去吧,我沒有什么要問你的了。”

書兒起身,孟天楚發現她朝宋巧摔下去的地方瞄了好幾眼,孟天楚心里想著什么,這時曉諾已經走到了崖前,對孟天楚說道:“天楚,我下去了。”

孟天楚還未說話。只見一個輕盈的身影縱身一躍,頓時不見了。

一個時辰后。

柴猛和曉諾回來了,大家趕緊迎上前去,這才發現曉諾走路一拐一拐的,孟天楚趕緊上前問道:“曉諾,你是不是受傷了?”

曉諾微笑著說道:“先扶著我去涼亭下坐著吧,我和柴猛很有收獲。”

柴猛歉意地說道:“夫人不讓我扶著,堅持她自己走,我看過了。好在只是腳踝崴著了,沒有大礙,回去讓三夫人看看應該就可以了。”

孟天楚和慕容迥雪趕緊扶著曉諾到涼亭下坐下,然后曉諾這才說道:“這個腳其實是剛才在跳下去的時候不小心踩到青苔了。所以才沒有站穩,好在半空地時候落在了一個松樹上。”

孟天楚聽了汗水都出來了,道:“都怪我,早知道就不該讓你去冒險了。”

曉諾笑著說道:“好在我摔在了那個樹上,要不就發現不了那塊突出的青石板了。”

孟天楚:“什么突出的青石板?”

柴猛:“后來夫人叫我上去,我按照夫人呼喊地聲音尋著上去,真的發現了一塊大概一塊比懸崖本身突出兩米左右的石板。而且我們還在石板上發現了一樣東西,大人您看。”

孟天楚見柴猛從懷里掏出一塊帶血的**的香帕,曉諾道:“天楚,你看,上面還繡著一個巧字。”

孟天楚接過一看,果然上面繡了一個巧字。

孟天楚:“難道是宋巧跌倒那個青石板上,然后落入了河里?”

柴猛:“不會的,當時我也這樣想過,但是到了石板上一看。夫人也說了,那個位置,就算是繼續往下跌,但是絕對不會落入河中,因為下面是一塊草地。”

孟天楚狐疑地問道:“草地?”

曉諾點了點頭,道:“是地。而且是一塊很平坦的草地,我和柴猛去看過,那塊草地上也有零星的血跡。”

孟天楚趕緊說道:“走,我們趕緊去看看。”

曉諾:“天楚,你不要著急,還有事情給你說。”

孟天楚:“怎么,還發現了什么嗎?”

柴猛:“我們在草地上發現了和李家兇案現場一樣的一截綠色地繩子,而且繩子上也有血,我們給您帶回來了。”

孟天楚趕緊從柴猛的手中接過。曉唯:“不會這么湊巧吧。是不是這個宋巧想欲蓋彌彰,故意放上這些東西影響我們的視線呢?”

孟天楚:“曉唯說的不是沒有道理。不過這個繩子是宋家鏢局特有的,如果說在現場發現這個東西也不會奇怪,我們先去下面看看再說。”

與此同時。

靈隱寺不遠處郊外地一家農舍。

宋巧躺在**還沒有醒來,身邊坐著一個男人,緊皺雙眉,正目不轉睛地看著**地宋巧,眼睛里**默默深情,這個**他已經深愛了將近十年,從第一次見到她,他就深深地喜歡上了,但是他自己不可能,因為尊卑有別,她是主子,而自己只是個奴才,雖然自己很努力,終于可以坐上宋家鏢局總鏢頭地位置,但是他明白,就這樣宋家大小姐還是不會讓自己和這個千金大小姐在一起地,更何況,在宋巧的眼里,自己不過是個奴才,她愛的人是李鑫,而不是自己,但是就這樣,他還是愿意為宋巧,自己心愛的**做任何的事情。

這時門打開了,一個鏢師走了進來,低聲說道:“車鏢頭,我去查過了,那個孟天楚和知府大人已經過去了,大小姐傷心都暈過去了。嚷嚷著一定要將愛奴繩之以法。”

車源的眼光沒有離開宋巧,只淡淡地點了點頭,道:“一切按照三小姐的吩咐做就是了,記住,消息一定不能泄露,知道嗎?”

“是,小的明白。”

門關上了,車源見宋巧地黛眉緊皺,貝齒緊緊地搖著嘴唇,便趕緊問道:“小姐,你怎么啦?”

宋巧無意識地說道:“疼,好疼。”

車源憂心地問道:“小姐,你醒醒。你告訴我,到底是哪里疼?”

宋巧不說話了,車源長嘆一聲,起身順手一摸,這才發現自己腰間仿佛少了一樣什么東西,臉色頓時大變,趕緊蹲下身來在床下和四周找了起來,但是他找了半天也沒有發現,他趕緊走出門去。叫了兩個人過來,道:“你們好好地給我看著小姐,我出去一趟,馬上就來。”說完。疾步離開了。

孟天楚再次回到悔過崖,將一樣東西遞給宋玉,道:“這個腰牌,你見過嗎?”

宋玉不過接,這個腰牌,她是在是太熟悉了,她看著孟天楚。平靜地說道:“認識,我們宋家鏢局總鏢頭車源的腰牌,大人您要說什么?”

孟天楚:“我就是有些奇怪,他的腰牌怎么會在悔過崖,也就是發現宋巧,你**出事的地方?”

宋玉:“大人,您地意思是這件事情和車源有關?”

孟天楚淡然一笑,道:“這個我就不清楚了,我想還是見到車轅。親自問問就知道了。”

宋玉無奈,道:“也行,既然大人懷疑車轅,那我們就去宋家鏢局一趟好了。”

孟天楚:“不用,我們就在這里等著,我想在天黑之前。我們應該可以等到他的。”

宋玉地眼睛里閃過一絲憂郁,她道:“大人,我想不過是湊巧,車轅怎么知道巧兒要來悔過崖,而且怎么可能有先知先覺知道巧兒會出事呢?”

孟天楚:“謝謝你提醒了我。”

宋玉不解,道:“孟大人,您什么意思?”

孟天楚對王譯說道:“你趕緊去給下面的弟兄說,就說看見車轅或是宋家鏢局任何一個人都不要打草驚蛇,跟著他們走就是了。”

宋玉一聽。這才發現自己說錯話了。更加不安起來。

天終于黑了下來,山谷里的鳥兒都棲息了下來。山里寂靜極了,仿佛人與人之間彼此的呼吸聲都可以聽見一般,月亮從樹梢間隙探出頭來,斑駁地灑落在地上,照在人的臉上顯得有些黑白不均勻,有些滲人。

王譯走到孟天楚身邊,低聲說道,宋玉一旁看著,仔細地看著王譯臉上的表情,孟天楚見狀,便對宋玉說道:“宋小姐,你現在不用擔心了,我們發現了你**,她沒有死,活的好好地。走吧,我們一起去看看。”

宋玉一聽,道:“什么?你們真的找到巧兒了嗎?”

孟天楚點了點頭,道:“是,我們已經通知李公公和你妹夫他們了,走吧,我們現在趕過去。”宋玉站起身來,差點摔倒,宋河趕緊將姐姐攙扶住,關心地說道:“姐姐,你沒事吧”

宋玉看了看孟天楚,發現他也正好在看著自己,連忙扭頭看著宋河說道:“沒事,別擔心,我們走吧。”

宋巧終于醒來了,她看了看四周,發現身邊坐著地車轅,她笑了,看來一切都在計劃之中,她沒有死,她還活著,車轅在懸崖下等著救她呢。

車轅見宋巧睜開了眼睛,趕緊湊上前去,關切地說道:“三小姐,你還好嗎?”

宋巧微微地點了點頭,道:“我地腳好疼!”

車轅:“是,只是腳,別地地方都沒有問題,你放心吧。”

宋巧:“愛奴他們呢?”

車轅:“已經找人去打聽了,李公公聽說你懷了李家地骨肉,然后被愛奴推下山崖,自然氣急敗壞,聽說將愛奴五花大綁帶了回去。”

宋巧滿意地點了點頭,車轅憂心地說道:“只是大小姐她……”

宋巧:“車轅,你是不是怪我不該瞞著姐姐?”

車轅連忙說道:“哪里的事情,奴才怎么敢這樣想呢?”

宋巧拉著車轅的手,車轅身體顫抖了一下,宋巧:“不要說什么奴才,我一直當你是我的哥哥,讓你叫我功夫,這一次要不是你之前一直叫我輕功,我恐怕不會只是腳傷了,所以還要謝謝你。”

車轅還是掙脫了宋巧的手,甚至有些羞澀地說道:“三小姐。您別這樣說,這些都是車轅應該做的。”

宋巧見車轅掙脫了自己,也不勉強,道:“不知道書兒地話有沒有起到作用”

車轅:“三小姐稍安勿躁,我想等過了今夜,大概就可以見分曉了。”

突然門外一陣嘈雜之聲,車轅連忙走到門前打開一個門縫看了看,宋巧:“這個地方應該不會有人知道地,你不會太擔

這時車轅趕緊將門關上。吹滅了屋子里的燈,宋巧正要問,突然聽見門外一個熟悉的聲音,宋巧頓時大驚失色。

“孟大人。這么晚了,你帶我和干爹到這里來做什么?”

“李公子,你不要著急,等會兒你就知道了。”

“小五,你好大的膽子,竟然敢瞞著我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大小姐,您千萬不要生氣。小的也是沒有辦法。”

“快說,巧兒和車轅的人呢?”

腳步由遠而近,正當孟天楚他們正要闖入的時候,門突然打開了,月光下,宋玉看見車轅站在門口,趕緊上前說道:“車轅,我**呢?”

車轅看著宋玉,愧疚地說道:“大小姐。對不起。”

說話地功夫,孟天楚已經帶人進了屋子,將屋子里地燈點燃了。

宋玉沖了進去,只見宋巧躺在**,趕緊上前問道:“**,你怎么在這里?你還好嗎?”

宋巧見李公公和李鑫一臉狐疑地走了過來。趕緊大哭了起來,說道:“姐姐,我也是沒有辦法,因為我怕回去之后愛奴還要害我。”

李公公上前,道:“巧兒,你沒有什么事情吧?到底是怎么回事?”

宋巧幾乎是撲到李公公面前,哭著說道:“干爹,救我。”

李公公自然最關心的是肚子里孩子,便道:“巧兒乖。我自然會收拾那個賤貨的。你告訴我,你肚子里的孩子沒有事情吧?”

宋巧臉色明顯一變。頓了頓,道:“我……我不知道,但是就是肚子隱隱作疼。”

李公公一聽這才了得,趕緊轉身對李鑫說道:“你還杵在這里做什么?還不趕緊把巧兒給我帶回去找個最好地先生給看看?”

李鑫哪里敢說不呢,正要上前,只聽孟天楚說道:“公公且慢!”

李公公:“孟大人,對了,您瞧我一高興就忘記了感謝你了,這一次真地多虧你了。”

孟天楚笑著說道:“李公公不用謝我,應該感謝車轅,車總鏢頭才是。”

車轅臉色一變,看了看宋巧沒有說話。

孟天楚:“李夫人,有件事情我不是很明白,你出事,車總鏢頭是如何得知的呢?”

宋巧辯解道:“我想是上天知道我不該死,讓車轅來救我的吧,我醒來的時候發現就在這里了。”

孟天楚笑了笑,對車轅說道:“那你和宋小姐還挺心有靈犀的嘛。”

宋巧:“孟大人,奴家已經是李鑫的夫人,你這么說,什么意思?”

孟天楚笑了,道:“對,對,我還不能這樣說,只能說是車轅地一廂情愿感動了上蒼,所以冥冥中還會指引你去悔過崖救你家三小姐?”

車轅:“隨便大人怎么說,草民無話可說。”

孟天楚從懷里掏出一樣東西遞給車轅,車轅一見趕緊低下頭去,不接。

孟天楚笑著說道:“你還是接著把,你們家大小姐都說了是你的東西,再說了,若不是你回來找你的東西,我們又怎么可能知道你們在這里等著李家地好消息呢?”

宋巧:“孟大人,你什么意思?”

孟天楚:“沒有什么意思,你認為我會有什么意思?車轅,在李家案發當天,晚上二更十分,你去了哪里?”

宋玉:“孟大人,你什么意思,你之前懷疑過我家宋河,現在又來懷疑車轅,您是不是覺得李家血案一定就和我們宋家有關啊曉唯:“宋玉,你找什么急啊。我看當時天楚抓你弟弟地時候你還那樣這樣著急吧,不過是問話,再說了,你**和車轅的事情我們還沒有問呢,你以為真地就那么湊巧,你**讓愛奴給推下去,然后車轅在懸崖下找蘑菇,誰想從天而降自己地主子?”

孟天楚:“好了,曉唯你先不要說。”

曉唯哼了一聲退了下去。

孟天楚:“車轅。你還沒有回答我呢。”

車轅:“不記得了。”

孟天楚:“好啊,你若是不記得了,我來幫你記。就在案發的前幾天宋巧來找你,告訴你說是李鑫喜歡上了一個窯子地妓女。其實你一直很喜歡宋巧,不過……”

孟天楚的話還沒有說完,車轅打斷孟天楚的話,道:“孟大人,請不要含血噴人,剛才三小姐已經說過了,她已經是李公子的夫人了。您這樣不是影響他們夫妻感情嗎?”

孟天楚:“我之前也不愿意這樣想,直到我的人在你房間里發現了一副宋巧的畫像。”

車轅愕然,道:“那不是三小姐。”

孟天楚:“之前我也不相信那么老土地故事,奴才愛上了自己地主子,有一天,我派去你們鏢局學習的人告訴我說,你曾經有一段時間常常帶著三小姐去郊外學習功夫,是這樣的嘛?而且就在宋巧出嫁的那天晚上你醉地不省人事,還是我們的人將你從酒館里抬了回來。你喊了一夜宋巧的名字。”

車轅憤然說道:“你……你瞎說,怎么可能?”

孟天楚:“我出現場有個習慣,就是喜歡將我平常給人做血液檢驗的東西順便帶上,今天還真是湊巧了,我們在你遺留在草地上地繩子和腰牌上地血跡和當時李謙手上的繩子做了一個比對,發現……”

車轅再一次搶過話頭。道:“不是我殺地,我去的時候,他已經受傷了。”

宋玉:“車轅你……”

車轅看著宋玉,愧疚地說道:“大小姐,對不起,那天我真的去過李家,因為之前我們鏢局和李家有生意上的往來,我去找李謙要我們押貨的最后一筆款,當時我去的時候。看見他們家的小少爺躺在門口一身是血。當時我覺得很奇怪,就直接去找李謙。誰想見房門沒有關,走進去一看就發現了他,他讓我救他,當時我也給嚇壞了,于是慌不擇路就跑了。”

孟天楚指著車轅說道:“你說謊!當時已經是二更了,你去人家要錢?你覺得這個謊說的像嗎?”

車轅:“我不知道是什么時辰,但是我當時真的是去要錢。”

孟天楚:“慌不擇路?你十五歲地時候就隨著你父親到處去押鏢,你現在看見一個未死之人你竟然說嚇壞了,慌不擇路?”

宋玉:“車轅,你到底哪天晚上去李家做什么,你趕緊給孟大人說啊,他不會冤枉你的。”

車轅看了看已經心急如焚的宋玉,道:“好吧,我說,那天晚上,我是去找李鑫的,想去好好地收拾一下他。”

一旁的李鑫一聽,頓時惱了,道:“好啊,你竟然不知死活,敢找老子,來啊,來啊,現在我就站在你面前了,你來收拾我啊。”

車轅不屑地看著李鑫,道:“我就不知道我們家三小姐到底看上你什么,倘若不是為了三小姐,我才不會搭理你這樣的紈绔子弟。”

李鑫沖上前去被屠龍一掌推了回去,孟天楚道:“好了,現在還不是你們鬧地時候,車轅你繼續說,你為什么要去找李鑫,為宋巧出頭嗎?”

車轅:“是,三小姐很傷心,說什么生是李鑫的人,死也要做李鑫的鬼,可是我也聽說李鑫正和李謙同時喜歡上了愛奴,于是替三小姐不值,就去找李鑫理論。”

孟天楚:“你繼續。”

車轅:“我說的是實話,不過不是害怕,而是不想救李家的人罷了。”

曉諾:“那你怎么解釋在李謙的手上有你腰間的繩子?當時你為什么會走的這樣地著急,只拿走自己地腰牌,卻連掛腰牌地繩子都不愿意拿走?”

孟天楚:“如果不是你殺的人,為什么你跑地那么快?”

車轅:“當時我并不知道我的繩子在哪里。只是出門的時候發現腰牌不見了,回去找的時候,在門邊發現了拿了就走了。”

孟天楚:“你沒有接觸過李謙和他的夫人藍雨嗎?”

車轅:“我沒有。”

孟天楚:“不過有一件事情只要一查就知道你有沒有接觸過他們。”

宋玉:“怎么查?”

孟天楚:“你們都出去,一會兒你們就知道了。”

宋玉憂心地看著車轅,曉唯:“走吧,一會兒不就知道了,去把你**扶出去吧,我們都要出去。”

宋玉無奈只好將宋巧扶著出門去,突然聽見宋河說道:“難道真地是車轅?”

宋玉扯了宋河的袖子。示意他不要亂說,然后走了出去。

門關上了,宋玉走到宋河面前低聲說道:“你說什么?”

宋河:“孟大人給我說過,在李謙老婆的身體里發現了一個出了李謙之外的男人地那個東西。不是我。難道是車轅?”

宋玉狠狠地揪了一把宋河的胳膊,宋河疼的皺起眉頭,宋玉低聲說道:“你怎么可以這樣說?不會是車轅的,他絕對不會是兇手的。”

宋河嘟囔道:“你怎么知道的,他那么不喜歡李家的人,看不見李鑫,還不將氣撒到李家別地人身上?”

這時李公公走到宋巧身邊。嚴肅地說道:“巧兒,你老實告訴我,你和那個車轅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鑫指著宋巧說道:“不要讓我查出你肚子里的孩子是那個下人的,否則我送你進李家祠堂。”

宋巧見李鑫這樣說,李公公也不幫著自己了,這才可憐兮兮地說道:“干爹,相公,我和車轅真的什么都沒有,我一點都不知道他喜歡我。真的。再說我的心理之后相公,真的。”

李鑫不耐煩地說道:“我不想聽你說這些,我就想知道是不是你和車轅合謀害愛奴?”

宋巧還想狡辯,道:“不是的,真的不是地,是我不小心聽見愛奴說她要害我的。于是我就讓車轅一直在暗中保護我。”

李鑫:“看來在你心里還是車轅比我這個當相公的重要的多了。”說完拂袖離開,宋巧趕緊說道:“相公,不是這樣的,真的,是因為我擔心你根本不相信我。”

李鑫扭過頭來對宋巧說道:“你不要再說了,如果說你真地知道愛奴要傷害你,你不一定告訴我,但是以你的性格你一定會去告訴干爹的,你不會這樣冒險寧可讓她害了你。再說。去悔過崖是你自己要求的,愛奴事先并不知道。”

宋巧一時語塞。不知道說什么好,李公公:“如果說你肚子真的懷了我們李家的孩子,那我可以,如果沒有,哼,休怪我翻臉不認人。”

宋巧聽李公公這樣說,頓時覺得絕望,癱坐在地。

過了一會兒,門開了,大家都涌上前去,宋玉焦急地看著車轅,只見車轅微笑著對宋玉說道:“大小姐,你放心,我說過,不是我干的。”

宋玉一聽,情不自禁地撲到車轅懷里,一旁的人都看呆了。

孟天楚笑著說道:“宋大小姐,你也不要高興的太早,我們還要帶車轅到李家去見一個人才可以確定。”

車轅勸慰道:“小姐,不用擔心我。”

孟天楚對宋巧說道:“至于你和愛奴地事情,我想不用我再問了,以后你們**之間地事情我看還是不要這樣冒險去斗了,愛奴給我說過,她很害怕你,因為她知道你并不喜歡她,但是她很愛李鑫,她和你一樣,李鑫都是你們的第一個男人,**把自己地貞潔看的比什么都重要,我希望你還是好自為之吧。”

宋巧什么話都沒有說,看著孟天楚他們出門去。

宋玉追上前,道:“孟大人,我可以一起去嘛?”

孟天楚微笑著點了點頭。

李家。

孟天楚帶著車轅來到李家。管家李處見一下來了這么多人,還沒有反應過來,李鑫給李處說明了來意,李處聽了,這才趕緊帶著孟天楚來到了那個已經被自己毒啞的丫鬟葉子的房間門口,敲了敲門,很快門打開了,孟天楚發現葉子打開門看了看門口的車轅很漠然地樣子,然后畏懼地看了看李處。李處微笑地對葉子說道:“孟大人就是帶這個人過來給你看看,你見過他嗎?”

葉子連連搖頭,然后又是擺手。

李處對孟天楚說道:“葉子說她沒有印象了,我想應該不是車鏢頭吧。”

孟天楚見葉子是真的不知道。只好帶著車轅離開,這時老遠見蝴蝶從面前經過,便將蝴蝶叫住。

蝴蝶顯然也被眼前這么多人給嚇了一跳,但是看見宋巧時,臉上明顯有些意外。

孟天楚:“你以為你家大夫人死了?”

蝴蝶連忙說道:“沒……沒有啊。”

孟天楚:“你見過這個人嗎?”說完指著車轅。

蝴蝶想了想,道:“就在老爺和大少爺死的那幾天,這個人好像常常去找大少爺。我聽大奶奶說好像是為了押貨的事情。”孟天楚:“案發當夜,你見過他來李家嗎?”

蝴蝶搖了搖頭,道:“不記得了。”

車轅對孟天楚說道:“大人,我真的沒有殺害他們,你現在還想查什么呢?”

曉諾:“我們大人查案不需要你來教。”

慕容迥雪:“對了,案發當天晚上,李家上下都說沒有見過什么陌生人,難道兇手就是自己人嗎?”

李鑫:“干爹,既然這件事情和愛奴沒有關系。請求干爹還是將愛奴從柱子上放下來吧。”

李公公見事情已經明朗,也不好再說什么,只好同意了,李鑫趕緊去救愛奴去了。

孟天楚對車轅說道:“那你為什么二更才去李家?之前你去做什么去了?”

車轅:“大人,這個和這個案件應該沒有什么關系了吧?我可以不說嗎?”

這時宋玉說道:“大人,那個時候車轅和我在一起。”

大家一聽。更是愕然。

只見宋玉走到車轅面前,看著他,道:“對不起,為了讓大人不在懷疑你,我不得不說了。”

車轅:“大小姐您……”

宋玉:“孟大人,我愛車轅,我不在乎他愛的是不是我,那天晚上他在我的房間里,大概二更的時候離開的。我可以作證。”

沒有事情突然會變成這樣了。孟天楚地思緒一下很亂,他看了看四周的人。道:“好吧,既然不是車轅,大家都散去吧。”

孟天楚走出李家大門,突然聽見身后有人叫自己,回頭一看,只見是李鑫扶著愛奴追上前來,便停下腳步。

愛奴顯得有些虛弱,李鑫攙扶著她,愛奴:“孟大人,謝謝你救了我。”

孟天楚:“不要感謝我,是宋巧自己說了。”

愛奴:“我剛才聽李鑫說了,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情來,不知道可不可以幫你。”

孟天楚:“什么?”

愛奴看了看李鑫,李鑫道:“說吧。”

愛奴:“從前李鑫的哥哥常常去酥紅樓聽我彈奏,時間一長,我和李謙的關系近了,就常常聊天,有一天他喝醉了,說自己老婆愛地人不是他而是李鑫,他很難過,還說李家的管家李處是他和李鑫同父異母的哥哥。”

這個消息對孟天楚來說可真是晴天霹靂,孟天楚趕緊讓李鑫扶著愛奴走到一個涼亭下坐下。

愛奴:“這件事情李鑫也知道的,但是他覺得和這件沒有關系就不讓我說,但是就在前天,我聽見李處跟那個啞巴丫鬟說話,我才覺得奇怪。”

孟天楚:“他們說什么?”

愛奴:“只聽李處說,如果那個丫鬟敢給別人說一個字,就讓那個丫鬟從此在人間消失,我當時也是無意路過聽見。后來見李處走了之后,那個葉子滿臉淚痕從廚房出來,后來我問了百合,才知道這個丫鬟從來是帶小少爺的,后來小少爺死了,她就將自己給毒啞了,所以我才覺得失去蹊蹺,于是和李鑫商量過了來找你。”

孟天楚:“屠龍,趕緊去將葉子和管家李處給我找來。”

李鑫:“孟大人。我也是想了半天才決定讓愛奴來告訴你的。”

孟天楚:“怎么想通了,愿意為藍雨報仇了?”

李鑫看了看愛奴,道:“我承認,雖然藍雨和我哥哥成親。但是我們一直沒有斷過,后來我也知道她也是被迫無奈才和我哥哥成親的。我愛她,她是我李鑫愛上地第一個**,以至于后來我在她面前發誓,一輩子也不會找一個和她身世一樣的**為妻,所以……”

孟天楚:“所以你就是再喜歡愛奴,也只是做了你的妾室。對嗎?”

李鑫歉意地看著愛奴,愛奴包容地握著李鑫,柔聲地說道:“我不會怪你的,只要可以和你在一起,我不在乎是不是你的妻子。”

這時,屠龍跑了過來,道:“大人,李處懸梁了。”

孟天楚:“想到了,救下了嗎?”

屠龍:“救下了。”

孟天楚:“好。我們也去看看。”

李處的房間,李處已經讓柴猛放在了地上,葉子在一旁嚇得瑟瑟發抖,不住地哭泣。

孟天楚走到李處面前,只見李處已經醒了過來。

孟天楚蹲下身來,道:“你這一上吊是不是我再問就顯得多余了?”

李處淡然一笑。道“我看見二夫人和少爺去找大人,就知道我的事情要被發現了,因為那一天二夫人偷聽我和葉子說話,事后家里的下人告訴我了,我還以為大夫人的計策有多高妙,反正想讓二夫人死地人不止我一個,所以我就沒有下手,早知道……”

孟天楚:“你殺害你的親爹,親弟弟。還有親侄子。你是為了什么?”

李處憤憤地說道:“這個家本來是我當家的,可是就是因為我是我爹和家里一個廚娘生的。所以我就永遠只能夠是個下人,我不服氣,我不服氣。”

孟天楚:“那你為什么還要**藍雨呢?”

李處露出一絲猥褻地笑容,道:“反正是人盡可夫,都要死了,讓我享用一下也未嘗不可。”

孟天楚:“你的侄子是在葉子地手上你砍死的,對嗎?”

李處點了點頭,孟天楚明白了,葉子的個子本來就高,孩子當時她舉著不想讓李處殺,所以李處的刀就是由下而上的,墻上噴濺地血跡也會是那樣出現。

事情已經明朗化,沒有想到宋巧的一個計策竟然讓李家血案背后的兇手浮出水面,看來還是好事吧。

宋巧的身孕自然是假地,但是這一次是愛奴求情,她才僥幸遭罪,逃過了李家地家法,李公公見案子已經破了,就決定走了,走之前和曉唯單獨談了談,不知道兩個人說了什么,不過好像是皆大歡喜,他進京去了,之后萬歲爺也沒有再找過曉唯,聽說是李公公說的曉唯一直瘋瘋癲癲,說地大概慘不忍睹,連萬歲爺來看看的心思都沒有了。

宋玉也終于肯將自己嫁出去了,嫁給了車轅,是宋巧地撮合,用她的話說,她由衷希望自己的姐姐幸福。

正當宋玉正在為宋河的事情為難的時候,茉兒主動找到宋玉,說是自己愿意主動勾引楊掌柜,反正楊掌柜一直都對自己垂涎三尺的樣子,她也有辦法,讓楊掌柜得了自己,然后休了婉熙,不過有個要求,那就是將那個玉器店當做嫁妝送給自己,宋玉也知道茉兒是犧牲了自己,不過將那個玉器店交給茉兒,她還是放心地,畢竟茉兒跟了自己這么多年,幫了自己不少的忙,于是也就答應了,一個月后,茉兒和宋河都如愿以償,在同一天一個娶一個嫁,宋家的玉器店那一天改成了楊家玉器店,掌柜聽說日后是個妻管嚴,當家的是個十分精干的**,將玉器店打理的是井井有條,當然這些都是后話了。

孟天楚最終還是贏得了十個美貌與智慧并存的女子的芳心,就在第二年的大年初一,孟府一下迎娶了八夫人曉唯,九夫人殷素素,十夫人林若凡,皆大歡喜收場。刑名師爺 第585章 十全十美(大結局)


上一章  |  刑名師爺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