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鄉村少年 >> 目錄 >> 第三千三百三十章 你想殺我?

第三千三百三十章 你想殺我?


更新時間:2016年04月27日  作者:逍遙夫子  分類: 都市 | 校園生活 | 逍遙夫子 | 鄉村少年 
鄉村少年 第三千三百三十章 你想殺我?
正文第三千三百三十章你想殺我?

異空間之外,層層疊疊的黑云倒掛天際,雷聲、閃電突然間停止了,周圍的天地能量,也在這一刻凝滯。言情八一

一道光亮閃過,莫滄瀾和林玉峰出現在天地之間,片刻之后,蘇以南、黃子玉也顯出了身形。

“快逃!九九天劫!”遠處,唐蘭神色大變,突然意識到了什么,也顧不上顏面不顏面了,大聲吼叫提醒。

“快逃啊!快逃啊!”念慈、念善等人,現那黑云堆疊之下,閃現出莫滄瀾等人的時候,還挺開心,可是,當聽到師姐唐蘭大聲吼叫的時候,其他五人才意識到危險。

“轟!”聲音到底傳出了多遠,沒人知道。在唐蘭等人聲提醒的同時,遠處那連接天地的黑云瞬間變成白色的光柱,天空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窟窿,天地能量連成一線,瞬間將莫滄瀾等人包裹。巨大的聲浪將唐蘭等人推出很遠很遠,周圍的靈力像開閘的洪水一般,向著莫滄瀾等人出現的地方涌動。只是片刻的時間,原本寧靜的天空變得天翻地覆。

大乘期以前的修士渡劫,都是六九天劫;大乘期以后的修士,則要渡九九天劫。站在這里的十位大乘期高手,都經歷過那毀天滅地的九九天劫,按理來講,莫滄瀾等人應該有豐富的渡劫經驗。看到周邊這詭異的云層,就應該意識到危險。

可是,莫滄瀾等人四人從異空間里逃出,驚魂甫定的還未來得及反應,便感覺到周圍天色很暗,還未感覺到任何不同,身體周圍就涌來浩瀚的威壓,四人瞬間明白了什么,可是一切都晚了。

甄誠在異空間里突破到大乘期,可以欺騙任何人,但卻沒有辦法欺騙老天。天道運行,不會錯過任何一個細節,甄誠想躲開九九天劫,又怎么可能呢?只是,老天不認識甄誠長什么樣子,只能憑借氣息捕捉,莫滄瀾等人的突然出現,而且又是大乘期修為,那老天還猶豫什么呢?

真龍之血,戰帝、丹帝傳承,又擁有仙殿和烏金盤龍爐這樣的天地異寶,泥丸宮里還有青色龍魂,修為提升這么快,老婆還那么多,老天要是不給甄誠來個大禮,怎么對得起這妖孽呢!

只可惜,莫滄瀾等四人成了幫助甄誠渡劫的頂包人,替罪羊!

從甄誠突破開始,天地就在醞釀著九九天劫,準備在甄誠出現的時候奉上一份大禮,劈死這丫的。一九天劫到**天劫,都轟隆隆的錯過了,這九九天劫則一直等著甄誠,隱忍不。

此刻,九九天劫就像等待情人一夜的蕩婦,春藥吃了,天都快亮了,情人才慢悠悠出現,蕩婦不狠狠的泄一下,不來幾個觀音坐蓮,那又怎么泄心中的憤怒呢?

天地威壓之下,萬物皆是芻狗,即使大乘期高手也不例外。進入大乘期的修士,最怕的不是對手,而是天道運行。一旦違逆天道,那懲罰之重,絕對不是人類可以承受的。

不管莫滄瀾等人愿意不愿意,九九天劫都在那里,不管莫滄瀾等人如何怒吼天道不公,白色的光柱還是將四人牢牢罩住。言情

渡過劫的修士,都明白一個道理,一旦找人幫著渡劫,那后果是非常嚴重的。在修真界,知道自己即將要渡劫的時候,往往會經過長達幾年甚至數十年的準備,才敢去捅破那層窗戶紙,渡劫成功,那是千難萬難的事情。

莫滄瀾等人從小就生長在仙族,突破到大乘期的時候,都有師尊長輩幫著準備。這么多年來,仙族渡劫的弟子有很多,但還是有些年輕的弟子在渡劫的時候隕落。

大乘期渡劫,要請前輩高人準備法陣,渡劫之人則要凈身九九八十一天,然后端坐在法陣之中。渡劫之人要準備充足的丹藥放在身邊,準備大量的晶石放在觸手可及的地方甚至身體之下。這還不夠,有時候還要邀請大乘期以上的道友或前輩幫忙。

但幫忙的人不能喧賓奪主,否則天劫的威力會加大到數倍之多。渡劫之人,承受可以承受的天劫雷罰,實在不行了,也要自己承受雷罰的第一波攻擊,然后幫扶之人才敢插手。

如果幫助之人,取代了渡劫之人,那結果會怎么樣,可想而知。

當然,如果大乘期高手幫助金丹期修士渡劫,那就沒什么難度了,只是,這樣一來,結成金丹的修士,以后元嬰期的時候,可能就會變得很麻煩。

突破到大乘期的時候,甄誠就預感到會有天劫,可是,異空間里風平浪靜的。這就好比外面下暴風雨,而水里的魚感受不到一樣,等腦袋露出水面的時候,才會知道暴風雨的猛烈。

異空間波動,常人感受不到,但天地可以。當莫滄瀾等人出現在雷劫黑云之下的時候,老天怒了!

變態般的提升修為,渡劫了卻請幫手,太不把老天當回事了!丫的,不劈你,還有天理嗎?

九九天劫的威力再次加成,莫滄瀾等人慘了!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天地能量,莫滄瀾等四人不會坐以待斃,抬起手臂抵擋,拼盡全力保命。只是,醞釀這么長時間的九九天劫,哪里會那樣容易對付呢!

“轟——”

最先沖出異域空間的林玉峰,反應度稍稍慢了一下,威壓之下,瞬間化成飛灰。

莫滄瀾、黃子玉、蘇以南三人,快了一些,依然被雷劫轟飛出去很遠。

白光籠罩之下,三人就像驚濤駭浪里的小船,雖然拼盡全力想要抗衡天地能量,但卻杯水車薪,難以讓身體恢復平衡。

“師姐,我們怎么辦?”數千里之外,剛剛穩住身形的念慈,有些慌亂的詢問唐蘭的意見,同門師弟危在旦夕,如何解救,需要盡快拿出辦法。

“能怎么辦?”千里之外,向前一步都很困難,那雷劫的中心是什么樣的天地能量,可想而知。唐蘭很想幫忙,可是,想想九九雷劫的天威,也不敢造次。正所謂,死道友不死貧道,唐蘭可不想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

“轟——”遠處,黃子玉的身體瞬間膨脹,轟的一聲,自爆隕落。前前后后,也就幾個吐納呼吸的時間,兩個大乘期青年才俊隕落。

念慈的臉色瞬間變得蒼白難看,想想自己剛才愚蠢的詢問,念慈目光望向遠方,心里默默的為莫滄瀾、蘇以南祈禱。

“轟隆——轟隆——”

天道無情,不管是誰,一旦忤逆,最終都會落得個形**滅的凄慘下場。想想這么多年的修煉,最終換來如此結果,唐蘭等人心中感慨萬千。

天地撕裂一般的轟鳴著,片刻之后,蘇以南也像黃子玉一樣碎裂,只有莫滄瀾還在苦苦支撐。收割了三個大乘期高手的性命之后,九九雷劫的威壓減緩了不少。

“救人!”感受到身前的能量減緩,唐蘭哪里還會有絲毫猶豫。如果莫滄瀾有事,回去又怎么向族長交代呢?

莫滄瀾是族長的弟子,年紀輕輕,就已經進入大乘期,在仙族的年輕弟子之中,也是當仁不讓的翹楚。如果就這樣隕落在修仙大6,族長會暴怒到何等程度,唐蘭想想就感覺可怕。

雖然都是仙族人,但族長一脈的弟子,無論是修煉天賦,還是修煉資源的使用都比其他弟子優厚得多。

莫滄瀾已經快筋疲力盡了,但為了活著,莫滄瀾必須堅持住。目光所及的范圍,唐蘭等人正疾馳而來,只要再堅持一會兒,莫滄瀾就成功了。

“甄誠,我必殺你!”鋼牙咬得咯吱咯吱響,莫滄瀾低吼著,咆哮著,大聲咒罵甄誠,為自己打氣。

“誰叫我?”距離莫滄瀾不遠的地方,一道青光閃爍,甄誠鬼魅般的矗立在天地之間,看著莫滄瀾的狼狽樣子,甄誠的聲音輕松而又悠揚的問道,“你想殺我?”

“——”莫滄瀾愣住了,突然出現在不遠處的青年是甄誠,居然比自己年輕那么多。那釋放著大乘期老祖的氣息,危險而又凌厲的年輕人,怎么會是甄誠呢?莫滄瀾很想抽自己的嘴巴確認一下,很想閉上眼,不相信這是真的。

“轟隆……轟隆……”原本已經散開的九九天劫,突然快聚攏,滾滾雷聲碾壓而來,一道巨大的閃電劈向甄誠。

莫滄瀾的臉色變了,蒼白而又毫無血色,天空之中,那翻滾的云層,像一把黑色的砍刀,向甄誠和自己的方向砸來。

“不——”莫滄瀾太累了,否則,以莫滄瀾的本事,完全可以逃離。

“爾敢!”趕來救援的唐蘭,冷聲呵斥,將前行的度提到極致。

“慢慢享用!我閃了!”對于莫滄瀾的絕望和唐蘭的警告,甄誠直接無視了。壞笑掛在臉上,青光閃爍,甄誠消失了,亦如先前出現的時候一樣干脆而又突然。

“啊——”一道白亮閃過,莫滄瀾出了響徹天際的凄慘叫聲,趕來救援的唐蘭等六人,身體像被海浪拍打的小魚一樣,很是不甘的翻滾著向來路退去。

莫滄瀾隕落了,天空的黑云滿意的翻滾著,歡快的消散。

看著那空蕩蕩的天空,唐蘭憤怒的吼叫,念慈等人也臉色蒼白,目光之中透著憤怒。

六個瘋狂的女人對著甄誠出現的地方,揮舞著手掌,一道道毀天滅地的手掌砸在空氣之中,可是,甄誠卻沒有出現。

天空之中,雷聲滾滾,黑云慢慢消散著,唐蘭等人不甘心,時而聚攏,時而分開,在甄誠出現的區域尋找。

遠處,數萬米的高空之上,幻化成黑色的核動力飛機,此刻正停在空中等待著機會。

電子屏幕上,六個光點,時而聚在一起,時而分開,整個作戰室里鴉雀無聲。

循著雷聲和閃電追趕過來,度足夠快,可是,核動力飛機這龐然大物太嬌氣,面對前方的能量波動,電子屏幕不停的抖動,鎖定目標變得很困難。

如果在世俗,不要說幾千里的距離,就是幾十萬里的距離,核動力飛機里的儀器也可以清楚的呈現唐蘭等人移動的軌跡。

可是,要偷襲六個大乘期高手,這對現代的現代武器學家來講是一個大課題。

大乘期高手,可以瞬息數百里,抬抬手可以毀滅一座小山,也可以輕松撕扯開空間躲避。常規武器,肯定解決不了大乘期高手。即使導彈的爆炸威力,也是杯水車薪。想要消滅唐蘭等人,除了核彈,沒有其他適合的武器。

可是,不管釋放什么武器,如何鎖定六人都異常困難。前一刻剛剛鎖定,下一刻,六個光點又消失了。有很多次,南宮婉兒都已經張開了最準備下達指令,可是,到了最后一刻,又不得不吞咽著口水咽下唾沫。

偷襲還是其次的,萬一失敗,如何擺脫唐蘭等人的追蹤,這也是一個問題。以唐蘭等人的變態度和實力,撕扯空間追上核動力飛機不是不可能。核動力飛機雖然有強大的防御系統,可是,如果遇到可以輕松站在核動力飛機上的人,這防御系統還是否管用,沒人說得清楚。

修真界的大能,到底有哪些逆天的神通,南宮婉兒等人說不清楚。可是,這六個變態的女人,是甄誠的敵人,她們現在做的,就是找出甄誠并滅殺,南宮婉兒沒有第二種選擇。

“聚在一起了,射!射!”六個光點聚在了一起,吳昕揮舞著拳頭大呼小叫,可是,操作員盯著屏幕,一動不動。

作戰室里,只有一個指揮官,這是戰斗前就已經確定過的。吳昕聲音再怎么大,依然難以取代南宮婉兒指揮員的命令。

吳昕氣憤的瞪圓了眼睛,想張嘴埋怨的時候,那六個光點又迅消失了。如果剛才按照吳昕的命令射,那結果就是一無所獲。

南宮婉兒抬了抬手,稍稍理了理耳邊的頭,閉上眼說道,“準備射!”

“是!”操作員的眼里只有屏幕,雙耳只有南宮婉兒的命令。如果他們此刻回頭,一定會目瞪口呆,因為南宮婉兒居然閉上了眼。

吳昕想罵人,可是,想想自己剛才出丑丟人,有忍住了。心里暗暗祈禱,最好南宮婉兒也失敗一次,那樣自己就可以好好嘲笑一下南宮嬤嬤了。

操作室里,靜寂的針落可聞,是否可以用核彈消滅大乘期老祖的實驗就要開始了。對于這些寒芒的老部下來講,這件事意義重大。成功了,他們對丹宗還有價值,如果失敗了,又怎么追隨如日中天的甄誠呢?鄉村少年 第三千三百三十章 你想殺我?


上一章  |  鄉村少年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