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鄉村少年 >> 目錄 >> 第三千三百三十六章 風飄絮悟道

第三千三百三十六章 風飄絮悟道


更新時間:2016年05月03日  作者:逍遙夫子  分類: 都市 | 校園生活 | 逍遙夫子 | 鄉村少年 
鄉村少年 第三千三百三十六章 風飄絮悟道
第三千三百三十六章風飄絮悟道

第三千三百三十六章風飄絮悟道

漆黑的石洞之內,發出一聲聲如野獸般的嚎叫,兩側的石壁碎裂崩塌,魑魅赤身**,沾染著血污,憤怒的揮舞著自己的手臂。

唐蘭太陰毒了,下手又狠又快,魑魅連做出選擇的機會都沒有,就喪失了一個做男人的尊嚴。

修真一途,想要有所成就,一定要克制所有**。這么多年來,魑魅不近女色,修為突飛猛進。可是,作為男人,難免有些時候會對異性產生一些想法,在修真者這并無大的過錯。

從認識唐蘭以來,魑魅一直保持著謙謙君子的風度,雖然偶爾流露出一些愛慕之意,但那也是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

唐蘭召喚魑魅進入石洞,并讓魑魅脫去衣服,魑魅以為自己的機會來了,哪里想到,結果會是這樣。

“唐蘭!我必殺你!”唐蘭是大乘期高手,此刻,也許就在附近,魑魅拳頭砸進石壁,憤怒的發誓,但又不敢聲音過大。

“懦夫!”漆黑的石洞口,傳來冰冷的男子的聲音。魑魅扭頭,朱也那張鄙夷的臉。

“是你——”魑魅下意識的想去遮擋自己的襠部,轉瞬間又羞臊的停住了手,也,魑魅想找個地洞躲藏起來。一邊詢問,一邊快速拿出一道嶄新的道袍套在身上。

“虛偽!”對于魑魅的下場,朱也一點兒都不同情,“像你這樣的男人,真不應該活在世界上。為了活命,你居然什么事情都做得出,一點兒操守都沒有!”

“哼!”朱也的冷嘲熱諷讓魑魅異常惱怒,大聲咆哮著,石洞之內靈力鼓蕩,兩側堅硬的石壁簌簌作響。

“原本我想殺了你!現在的樣子,我又改變了主意!”魑魅雖然是合體期了,但只不過是初期而已,朱也絲毫也不把他放在心上,冷眼掃視著石洞說道,“當然,如果你不配合,我也會盡快幫助你解脫!”

結仇科地情后恨戰月我艘毫

朱也的警告讓魑魅情不自禁的打了個寒戰,雖然很憤怒朱也的尖酸刻薄,但魑魅心里清楚,自己絕對不是眼前這個老者的對手。

死亡的危機再次籠罩住了魑魅,如果不收斂,萬一惹惱了朱也,死無葬身之地那幾乎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朱也是什么樣的任務,魑魅一清二楚。可以毫不夸張的講,五大宗門被滅,跟朱也有著直接必然的關系。朱也的身邊,一般都會跟誰很多黑衣人,他出現在哪里,哪里就會有災禍發生。

只是,讓魑魅奇怪的是,朱也今天居然一個人出現在自己面前。這荒郊野嶺的,朱也怎么會找到自己?

結仇仇科酷后恨陌冷陽秘最

結仇仇科酷后恨陌冷陽秘最“滾!想得美!”被甄誠目光直勾勾的凝視,風飄絮羞愧的想找個地洞。剛剛靠近的身軀趕緊移開,順勢氣憤的推了甄誠一把。在風飄絮想來,甄誠一定會抓住自己的手臂的,稍稍一拉,自己就順勢倒在甄誠的懷里,然后雙手環住甄誠的脖子,嘴唇動一動,身體稍稍扭動一下,甄誠肯定就會像狼一樣把自己吃了。

為了活命,魑魅什么事情都做過。如今,男人的尊嚴都被唐蘭剝奪了,魑魅還在乎什么呢?

“只要能弄死唐蘭,我什么都配合你!”兩腿之間,依然一陣陣的疼痛,那空蕩蕩的感覺,無時無刻不折磨著魑魅。既然朱也來了,而且他身后還有高人,那讓他跟唐蘭斗個你死我活有什么不好呢?

魑魅恨唐蘭,也恨朱也,恨甄誠,也恨妹妹影,此刻的魑魅誰都恨,誰都可以出賣。

“唐蘭?”魅,朱也稍稍愣了愣,“詳細說一說最近發生的事情,越詳細越好!”

“放心!我不會讓你失望的!”黑暗之中,魑魅的目光之中閃爍著歹毒,轉而恭敬的講述關于唐蘭的事情。

漆黑的石洞之中,風飄絮失望的口,天色漸漸放亮了,但甄誠卻未曾出現。這期盼男人的感覺,稍稍想想,風飄絮就一場的羞愧。

甄誠回到丹宗,風飄絮雖然也很高興,但那魅惑蒼生的笑容遮掩了內心的忐忑。

跟甄誠結成雙修道侶,就發生在幾個月前,可是,不知為何,風飄絮卻感覺像是過了幾年一樣,是那樣的漫長。

結成雙修道侶的時候,甄誠還是合體期老祖,可如今,甄誠已經成了大乘期高手。

如果沒有唐蘭等女人的出現,甄誠就是修仙大陸頂尖的存在了。但即使這樣,甄誠也是風飄絮眼中的神,一個可以在半年不到就從出竅期提升到大乘期的變態。

“變態!”風飄絮伸了個懶腰,站起身,低聲咒罵發泄自己內心的不滿。甄誠居然有那么多女人,而且每一個都長的天香國色的,年輕也就罷了,每個人還都給甄誠生了兒女。從甄誠的女人出現,甄誠就像夜貓子一樣的寵幸那些世俗女人,自己這個大美人卻不理不睬的。

展夢兒和夏蝶舞住在一起,相互之間,還有個交流的對象。風飄絮最是無聊,一個人住這么大的洞府,忍受著孤獨,渴盼著甄誠出現。

甄誠沒回來之前,丹宗的事情都由風飄絮來處理。為了展現自己的威嚴,風飄絮穿了一身男子的道袍,從后面望過去,英氣逼人。

“想我了?”道口傳來了令風飄絮屏住呼吸,渾身顫抖的聲音,如夢似幻,是那樣的不真實。

這是做夢嗎?風飄絮停住了腳步,不敢動一下手腳,甚至連眼皮都不敢眨一下。甄誠,是甄誠的聲音。難道是因為自己太想甄誠的緣故,耳邊出現幻覺了?

“想!”風飄絮很想罵人,可是,嘴巴卻很不爭氣的說出了令自己臉頰發燙的言語。

風飄絮突然轉身,甄誠居然已經到了身后,那熟悉的男人的味道,讓風飄絮迷醉,兩腮滾燙,風飄絮揮舞這粉拳砸在了甄誠的胸脯之上。

“想得美!”風飄絮抑制著內心的興奮,心如鹿撞般的快速后退。杏眼圓瞪,又恢復了往日那兇巴巴對待甄誠的表情。“宗主大人深夜來到晚輩的洞府,是有重要的事情商談嗎?”

“晚輩?哈哈……”飄絮那嬌俏的樣子,甄誠吞咽著口水,“你不說,我還真忘記了!對!對!我不僅僅是你的前輩,也是風如花的前輩!這樣來們之間的確不應該結成雙修道侶!”

“你敢!”風飄絮當然知道甄誠是在說笑,但還是嚇得心砰砰跳,拋了個媚眼給甄誠,示意甄誠坐下,然后趕緊泡上靈茶,拿出最新鮮的瓜果。

從甄誠回來開始,風飄絮每天夜里都想象著甄誠出現在自己洞府里情景,自己應該怎么做,應該準備什么招待甄誠,風飄絮都計劃的清清楚楚。可是,當甄誠突然出現在面前的時候,風飄絮徹底凌亂了。

從第一次相見,就被甄誠占了便宜,肌膚相親那已經是很久遠的事了。可是,想到雙休,風飄絮就緊張的手心冒汗。放在以前,雙休是絕對不可能的。因為風飄絮修煉的功法,不允許她輕易的將身體呈現給別人。

可是,面對如今的甄誠,風飄絮有些迫不及待,這么優秀的男人,一旦放跑了,這輩子都會后悔的!

甄誠咔嚓咔嚓的吃水果,放下水果,又閉上眼睛美美的喝靈茶,對眼前的風飄絮卻視而不見。

王八蛋!跟我裝是不是?在修真界,風飄絮算是性格潑辣的。對于自己的姿色,風飄絮還是很自信的。孤男寡女共處一室,甄誠居然像個謙謙君子一樣,風飄絮可不相信。細膩暗罵一句之后,風飄絮挪了挪嬌軀,坐到了甄誠身邊。

“你干啥?”甄誠有了反應,而且是很激烈的那一種,飄絮說道,“難不成,你想跟我雙休?”

“滾!想得美!”被甄誠目光直勾勾的凝視,風飄絮羞愧的想找個地洞。剛剛靠近的身軀趕緊移開,順勢氣憤的推了甄誠一把。在風飄絮想來,甄誠一定會抓住自己的手臂的,稍稍一拉,自己就順勢倒在甄誠的懷里,然后雙手環住甄誠的脖子,嘴唇動一動,身體稍稍扭動一下,甄誠肯定就會像狼一樣把自己吃了。

可是,甄誠再次讓風飄絮失望了,甄誠身體歪斜了一下之后,恢復剛才的坐姿,繼續美美的喝茶!

“很好喝嗎?”風飄絮氣的雙眼冒火,言語之中明顯透著憤怒。越越生氣,榆木疙瘩一個,這樣的男人,居然有那么多女人喜歡,真是見鬼了!

“嗯!好喝!”半杯茶一口氣喝光,甄誠繼續慢悠悠的倒茶,“好茶需要慢慢品,如果時候不到,或者喝得太急,那靈茶的味道全無。飄絮,你覺得我說得可否有道理?”

甄誠的話外有話,冰雪聰明的風飄絮心里不由一驚,想想最近自己心浮氣躁的情景,低下頭,沉默著不說話。

“熱茶有熱茶的好,但我卻喜歡涼茶。在世俗的時候,我就喜歡一個人喝涼茶,而你給我準備的卻是熱茶!算起來,我們認識也有一年了,但你不了解我,我也不了解你。你是女中英豪,天賦絕佳,又有遠大的志向,我不想你因為兒女私情毀了自己!”

“飄絮知道錯了!”風飄絮皓齒咬著朱唇,緩緩抬起頭,誠,目光澄澈的說道,“如果不是你三言兩語點醒,我依然會泥足深陷。說來慚愧,我從小在修真界長大,對于情愛該比你通透才對。可是,你剛才說的那番道理,我卻未曾悟透!慚愧!慚愧!”

修真之人做的,就是存天理,滅人欲,很多事情,情愛是修道之人最大的魔障。一旦沉溺于情愛,就會變成**。如果沉溺于**的深淵,那一個人就毀了,特別是女人。

面的風飄絮這樣的尤物,是個男人都想盡快得到。可是,甄誠不能那樣做。不是甄誠假清高,而是時機不到。

甄誠身邊的女人,對甄誠的情感都很純粹,風飄絮雖然也喜歡甄誠,但心中更多的是**,一種想借助甄誠功成名就,一種想借助甄誠快速提升修為,一種想通過雙休道侶實現自己所有愿望的心境支配之下,迫使風飄絮想快速的跟甄誠木已成舟。

這是修真界女子的特點,這也是甄誠不想過早跟修仙大陸女子糾纏的原因。在一個弱肉強食的世界里長大,在一個每時每刻都想著提升實力的世界里長大的風飄絮,有這樣的想法一點兒都不奇怪。可是,甄誠不能接受。因為甄誠身邊的女人太多了,一個**膨脹,甚至過度的女人,那會跟甄誠家人帶來巨大的傷害,這是甄誠不允許發生的。

“你會我嗎?”風飄絮慧根不錯,被甄誠點醒之后,后背隱隱發冷。想想自己這些天的想法和算計,這哪里是什么真正的情愛,那分明是一場陰謀。如果自己真的得手了,那日后自己會做出什么事情,真的難以想象。如果自己做出對甄誠家人不利的事情,以甄誠的性格,自己將來會是什么下場,可想而知。到那時,不單單自己毀了,也會傷害甄誠。

此刻,風飄絮頭腦清醒了,誠,羞愧之色退去,臉上呈現的更多是敬佩。

甄誠能這么快提升修為,絕對不是偶然的。很多時候,越是簡單的道理,越是難以理解。

“不會!”甄誠直視著風飄絮,嘴角掛著笑意,毫不掩飾自己對風飄絮的欣賞和喜愛,“發乎心,止乎禮,這才是最純粹的情愛!敢進入蠻荒大陸的時候,對于修真界的雙休之法,我很是不屑。總是覺得,只有世俗的那種情愛,那種肉欲的滿足和占有,才是真正的男女之情!現在想來,可笑至極!”

“心在一起了,身體必然會在一起;如果心離得太遠,即使同床,也會做著別樣的夢!”險些跌入**的泥淖,此刻,再探討情愛,風飄絮心平氣和,沒有絲毫的旖旎激蕩。

“我喜歡你的性格,勝過喜歡你的容貌!你的豪爽直接,才是本性,可是,因為這修真世界,因為你生長的宗門環境,你的本性丟失很多年了!修煉一途,關鍵在于修心,心不純,則功法不純,即使你每天都修煉,也難以突飛猛進!”

甄誠話音剛落,噴薄而出的朝陽刺破了黑暗,一道光亮照在風飄絮的俏臉之上,顯得那樣慈祥而又端莊,只是片刻的功夫,風飄絮就進入了一種忘我的境界,這難得的悟道機會,風飄絮可不想錯過!

洞府之內,又恢復了安靜,甄誠離開了,洞口卻多了一道防護法陣。很多時候,愛不需要可以雕琢,自然而然的流露,那才是真正的情愛!

本書來自鄉村少年 第三千三百三十六章 風飄絮悟道


上一章  |  鄉村少年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