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鄉村少年 >> 目錄 >> 第三千三百四十三章 三位師叔祖

第三千三百四十三章 三位師叔祖


更新時間:2016年05月12日  作者:逍遙夫子  分類: 都市 | 校園生活 | 逍遙夫子 | 鄉村少年 
鄉村少年 第三千三百四十三章 三位師叔祖
正文第三千三百四十三章三位師叔祖

“哼!”天都峰上,甄誠還未開口,一聲冷哼在唐蘭身后響起,“仙族的使者,什么時候變得如此不堪了?唐蘭居然向一個年輕人哀求,這樣事情如果傳回瀛洲,一定不會有人相信的,唐家的老祖也肯定臉上無光!”

聽到聲音的瞬間,唐蘭的臉色變成慘白,迅疾轉身,躬身下拜。

人未到,聲音先起。一股雄渾的威壓如潮水一般向甄誠碾壓而來,只是片刻的功夫,甄誠后退數十里。

“蓬蓬蓬!”空氣爆裂的聲音連成串,甄誠只感覺氣血翻騰,胸口滯悶的難受。人還未看到,就有如此駭然的攻擊力,甄誠的一顆心立刻變得躁動起來。

原本空蕩蕩的空氣之中,緩緩呈現出三位一身皂衣老祖。居中的一人,身材高大魁梧,那如蒼鷹一樣的目光,鎖定甄誠。

“大乘中期,不錯!只是,殺我仙族十二位使者,你必死!”

死字的余音還未散盡,三位皂衣老祖就成品字形將甄誠圍在中間。對于唐蘭,三人視而不見,也沒有絲毫開口詢問緣由的意思。

想要逃離,已經來不及。憑直覺,眼前的三位皂衣老祖,修為都在大乘中期以上,剛才那講話的老祖,修為已經達到了大乘后期。

孫科科地鬼后察所陽恨毫

一個可以讓唐蘭嚇得渾身顫抖,連大氣都不敢喘的老者,肯定不是一般人物。

孫科科地鬼后察所陽恨毫修煉許久的仙劍對一個修真之人意味著什么,在場的所有人,沒有一個不清楚的。

“三位道友如此咄咄逼人,難不成是想殺人滅口嗎?即使想殺人滅口,是不是也應該讓我死個明白?”

來人是敵非友,甄誠也懶得客氣,一邊尋思著拖延之法,一邊嘗試著溝通異空間。讓甄誠心里稍稍安慰的是,雖然身體周邊的空間被鎖死,但聯系異空間很順暢。甚至異空間里修煉的幾人,甄誠都能清晰的感知到情況。只是,如果子躲進了異空間,龍鳳仙牌會不會被這三個老者發現,甄誠就不得而知了。

“唐蘭,難道你連自己現在做什么都忘記了?”唐蘭站在原地,神情木然,為首的皂衣老者很不滿,冷哼呵斥提醒。

“知道!知道!”唐蘭的聲音顫抖,哪里還敢有絲毫怠慢,身體一晃,快速向甄誠的方向靠近。

“去把甄誠拿下,尚可饒你不死!有我們三人在,甄誠跑不了!”

“是!是!”唐蘭硬著頭皮答應,心里一陣陣犯難。如果甄誠好對付,自己早就動手了,哪里會說那么多廢話。

突然出現三位師叔祖,唐蘭不敢有絲毫造次,更加不敢反抗。自己跟甄誠的談話被偷聽了多少,唐蘭心里沒底。抓捕甄誠,唐蘭只能成功,不能失敗,否則,即使自己回仙族,也必定會遭受重罰。

唐蘭左右為難,很快,目光又變得異常堅定,兇狠的眼神釋放殺意,為了活命,唐蘭管不了那么多了。

“承影!”唐蘭低呼一聲,一把精致優雅的仙劍飛升到高空,散發萬丈藍光突地一聲大響,猶如猛獸狂吼,聲震四野,剎那間藍光大盛,那仙劍如破天而出,狂龍出淵,方圓十數丈內的所有云氣竟在片刻間全部被逼得消散開去,無影無蹤。

敵地仇科情孫術接陽吉秘所

只見在萬道藍光之中,在那最深處藍得如天際藍天一般的地方,仙劍如從天邊飛來,疾射而至,沖向甄誠,聲勢之猛,一時無兩。

敵地仇科情孫術接陽吉秘所一個可以讓唐蘭嚇得渾身顫抖,連大氣都不敢喘的老者,肯定不是一般人物。

面對甄誠,唐蘭不敢有絲毫保留,更何況還有三位師叔祖圍觀。說是圍觀鎖定空間,其實是在試探唐蘭,如果唐蘭不全力出手,那三位皂衣老者很可能會將唐蘭和甄誠一起滅殺。甄誠是丹帝的后人,這三位皂衣老者是否清楚,唐蘭賭不起。如果這三人受人指使,一旦自己留下口實,唐家就會招惹無窮無盡的麻煩。

面對承影仙劍的進攻,甄誠面色凝重,顯然是震驚于唐蘭這柄藍色承影的莫大威勢。在一個瞬間,那仙劍已沖到面前,甄誠雙手翻飛,打出數個掌印凝結成冰墻防御攔截。

“咔,咔,咔!”

甄誠凝成的數道冰墻竟如豆腐一般,被那柄藍色承影仙劍視若無物地沖了進來,撞得粉碎。

甄誠倒吸一口涼氣,這唐蘭的兇狠霸道,甄誠早有在準備。可是,以自己大乘中期的實力,并非不能凝結更多冰墻作為防御,以甄誠本意三道冰墻就已足夠,不料這唐蘭道行竟是如此高深,那柄藍色承影仙劍更是出乎意外的厲害,轉眼間就到了跟前。

結地地科獨結球陌月鬼陌帆

結地地科獨結球陌月鬼陌帆承影是上古十大名劍之一,唐蘭有幸得到當年鍛造承影的一塊材料,經過多年搜集,在家族長輩幫忙之下,煉制了本命法寶,因為想不出好的名字,所以就用承影名之。即使在修仙大陸,唐蘭都很少使用承影攻擊。

甄誠如果知道,這承影仙劍是唐蘭的本命法寶,就不會這么驚訝了。為了而盡快殺死甄誠,唐蘭哪里還敢有絲毫保留。動起手來,就祭出了本命法寶——仙劍承影。

承影是上古十大名劍之一,唐蘭有幸得到當年鍛造承影的一塊材料,經過多年搜集,在家族長輩幫忙之下,煉制了本命法寶,因為想不出好的名字,所以就用承影名之。即使在修仙大陸,唐蘭都很少使用承影攻擊。

本命法寶與持有者心神相連,一旦本命飛劍受到損害,持有者也會遭受重創。本命法寶最大的好處,就是可以收發由心,上古傳說的千里之外取人首級,所說的飛劍就是本命法寶。

如今,唐蘭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發動本命法寶飛進攻擊,甄誠一時大意,立馬被唐蘭壓制住,落入下風。

生死比試,甄誠穩住心神,青黑色的砍刀泛起黑色的光芒,率先守住身前,祭起五色光盾。片刻之后,唐蘭的藍色承影已然與這五色光盾硬生生撞在一起。

“轟!”

巨響聲如天際狂雷,隆隆而至,巨大而無形的沖擊波以兩人為中心,迅速向四周擴散開去,三位皂衣老者,相互對視,后退數里為兩人的打斗留下充足空間。三位老者微微變色,盯著甄誠的青龍砍刀,眼神之中閃爍著震驚和疑惑。

甄誠又大乘中期的修為,這已經足夠妖孽了。甄誠手上的青黑砍刀,沒有釋放絲毫仙氣,丹那殺意和冷漠,即使站在幾十里之外都能感受到。

這個年輕人,不能留,必須殺!三位皂衣老者不敢有絲毫大意,鎖死周圍空間,連一只小鳥都不放過。

“轟!”“轟!”“轟!”

片刻驚嘆過去之后,三位皂衣老者的目光又回到了甄誠身上。數聲巨響之后,甄誠和唐蘭身影分開,唐蘭臉色變得異常難看,嘴角扭曲流出鮮紅的血液,那柄承影仙劍已飛回到她的手里,藍光漸漸散去,臉色如死灰一般。

只見唐蘭緩緩抬起頭來,指著甄誠,聲音不知為何變得嘶啞,嘶聲道:“你——”

三位皂衣老者驚疑,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忽然間異變發生,從剛才開始就一直停在甄誠身前的那柄承影仙劍,忽然在劍身上起了幾聲悶響,之后,在三人目光注視之下,劍身上突然起了一到裂縫,然后迅速擴大,片刻之后,承影仙劍發出了痛苦的一聲,“咔嚓”地一下斷為兩截,像斗敗的公雞一樣,垂下頭,向數千米的地面落去,轉瞬間變成一個黑點,發出輕微的撞擊地面的響聲。

數十里的區域之內,一片寂靜,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修煉許久的仙劍對一個修真之人意味著什么,在場的所有人,沒有一個不清楚的。

“哇”,空中,唐蘭噴出了一口鮮血,手撫胸口,臉露痛苦之色,再也支撐不住,身體搖晃一番之后,軟綿綿的倒下,向數千米的地面落去,去追趕那已經變成廢鐵的承影!

甄誠神色淡然,對于下落的唐蘭看都不看一眼,目光掃視,漠然道,“你們三位一起上吧!免得麻煩!”

天地之間,涼風習習,月光靜寂的照射在三位皂衣老者身上,充滿了挑釁和嘲諷!鄉村少年 第三千三百四十三章 三位師叔祖


上一章  |  鄉村少年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