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超級靈氣 >> 目錄 >> 第六百三十五章 大教堂

第六百三十五章 大教堂


更新時間:2013年05月16日  作者:爬泰山  分類: 都市 | 異術超能 | 爬泰山 | 超級靈氣 
超級靈氣 第六百三十五章 大教堂
第六百三十五章大教堂

第六百三十五章大教堂

來人赫然是自由聯盟之人,為首的便是比爾,須臾間便到了眾人面前,掃了一圈在場的所有人,帶著那種高高在上的氣勢,仿佛他要高人一等一般,等他到地上血腥的尸體,臉色一凝,深深的了眼拓跋,待到和德拉等人的時候,臉色微變,臉上浮現出厲色:“真主權杖!”巴氏兄弟在聯盟里,三人聯手即便是自己也不是對手,卻死在了真主權杖之手。(,小說更快更好)

比爾沉吟一番,了眼與和德拉等人在一起的楊天等人,嘴角勾起一道冷笑,沖著和德拉喝道:“出來受死!”那種頤指氣使的態度,仿佛真主權杖等人就是他手中的一般。

和德拉臉色一變,正欲跨出,易辰卻是攔住了,慢悠悠道:“人貴自知之明,可不要因為狂妄喪了自己的性命!”見比爾一臉茫然,易辰面色一滯,努嘴對雷諾道,“翻譯給他聽!”

雷諾原話翻譯,頓時把比爾氣得要死,陰沉著臉,今日說什么也要把真主權杖給留下,否則自由聯盟的臉面將盡失,而且,比爾臉上閃現過一絲獰色,屠殺世界異能者便從真主權杖開始。

不同于楊天的心情,岡田卻是對于比爾的到來很高興,從剛剛的交手來,他不得不承認,自己低估了敵人的實力,高估了自己的實力,對方要殲滅己方是易如反掌。

比爾強忍住殺人的沖動,轉首對岡田道:“我們不妨聯手?”

岡田臉上大喜,點頭:“正有此意!”

比爾向離得最遠的圖坦,圖坦迎上比爾那冰冷的目光,猶豫了一下,重重的點頭,今天若是不答應的話,估計第二天自由聯盟就會殺到埃及去。

“很好,既然你們找死,那么我便成全了你們,中國的第五部隊,也該受受挫氣了!”比爾冰冷的聲音從牙縫里崩出,冷厲的眼神如刀子。

“哈哈,那便動手!”

拓跋揮動著手中鐵劍狠狠的朝著比爾暴沖過去,帶著兇猛的勁風劈斬而下。

“我來!”

岡田正憋著一股氣呢,主動找上拓跋,武士刀一連劈斬三道,與拓跋戰到了一起去,拓跋的劍鋒寬厚,氣勢雄厚,攻擊猛烈,而岡田卻一改硬碰硬的作風,身體猶如泥鰍一般,竟是只守不攻,一時間二人倒是不分勝負。

“我們來較量一下,大言不慚的家伙!”

比爾陰厲的盯上了易辰,大手一揮,兩道冰箭憑空出現,并且呼嘯的朝著易辰激射而去,帶著生冷的寒氣。

易辰臉上還是那副淡淡然,面對兩道冰箭,身體竟是避也不避,待冰箭臨近之時,一掌拍出,強悍的氣勁自掌心暴掠而出,生生將堅硬如鐵的冰箭拍成了碎片。

比爾臉色鐵青,怒喝一聲,身前陡然出現了十幾根冰箭,箭頭閃爍著湛藍的寒光,展現出這些冰箭的鋒利。

“咻!”

在比爾的掌控下,這些冰箭化作劍影呼嘯而出,速度之快較之剛剛竟是快了不止一倍,而威力,更是何止增強了十倍,其威力,足可以開山裂石。

“咦?”

易辰這次沒有露出輕蔑的態度,多了一起凝重,也是,能夠成為自由聯盟副隊長的哪里會是易于之輩,這等實力,即便是楊天也稍稍不及。

而另一頭,楊天對上了圖坦,兩個人都是火屬性,倒是棋逢對手。雷諾也是怒吼一聲,沖殺向自由聯盟,真主權杖的五人隨著雷諾一起沖殺出來,與自由聯盟和日本武士站在了一起。

雷諾一個人獨占二人且占上風,后來加入了一個日本武士才堪堪將其壓制住,塞瑪法也是一人獨占二人,不過卻也危急。

“嗤啦!”

和德拉手中不知何時多了一柄軍刺,對著面前的一個武士身側刺去,而那武士也是奇怪,竟然用自己的身體迎了上去,然后在其不可思議的表情下,和德拉的軍刺狠狠的插入了其胸口。

是的,預知異能,他到了那名武士下一秒會朝著那邊移去,一連兩下,便又有一名自由聯盟成員喪命于其手,不得說,相對于這些實力不強的人來說,和德拉是他們的克星。

混戰,是的,就是混戰!

異能者之間的混戰較之接頭混混的砍殺還要血腥,不到一分鐘,就有五六人倒了下去,其中二人是真主權杖成員,三人是自由聯盟與日本武士。真主權杖一共來了五人,此時,只剩下和德拉,塞瑪法以及精神異能者艾卜,艾卜沒有沖殺上去,而是利用精神異能遠攻干擾,讓得一名日本武士成了癡呆。

這一場混戰開始的有些莫名其妙,不過結束的也快,岡田率領著一名長老中途就落荒而逃了,比爾被易辰擊殺,剩下的自由聯盟成員也是一一被易辰輕松宰殺,至于圖坦,被拓跋一劍劈成了兩瓣,死狀和巖崎一般無二。

己方這邊,雷諾重傷,不過還好沒有性命之憂,真主權杖這邊只剩下塞瑪法與和德拉,兩人一無例外的身上帶傷,不過塞瑪法身體恢復力驚人,他的傷勢比和德拉重,但是卻跟個沒事人一樣,得易辰楊天等人嘖嘖稱奇。

原本以楊天的意思,是要尋著逃跑的兩個日本武士追上去的,易辰也同意,但是,這個山崗卻是來了一群不速之客,一群身穿神袍的教堂神父,見到為首之人時,拓跋滿面驚訝:“竟然的你?”

易辰也是微微奇怪,這個隱居在中國的異邦人竟然會出現在這里,他的實力,可是連他也是極其忌憚的。

修斯也是微微驚訝,不過等他到滿地的尸體的時候,卻是駭然,眼神陰晴不定地了面前這些人,隨后揮揮手,帶著一群神父離去。他有自知之明,若是自己硬要出手的話,不說能不能敵得過,至少,死傷慘重的肯定的。

和德拉與塞瑪法悲痛的收拾己方損失的三名隊友的尸體,告別楊天,離去,威尼斯已經不宜久留,他們聯系了回國的飛機。楊天諸人沒留多久,便消失在了山崗之上,也是幸好這里人跡不多,否則定然會引起軒然大。

半個小時后,又有一群人趕到,為首的兩個人,其中一人赫然是地獄王座三大巨頭之一的暗夜雄獅巴克達斯,臉上濃密的毛發,長得猶如雄獅。他的腳邊始終緊跟著一頭壯碩的雄獅,也不知道他是如何將其從英國運到威尼斯的。

他的身旁,站立著一人,全身包裹在漆黑的鎧甲之內,頭上也戴著頭盔,冰冷的眼神從鐵疙瘩里射出,渾身散發著冰冷的金屬氣息,手中拄著一柄寬厚長劍,足足有一米五長。

眼神掃了一圈地面,巴克達斯皺眉:“自由聯盟,日本武士,埃及法老會,難道是教廷的人動的手?在意大利也只有他們有這等實力!”

“不是他們!”鎧甲人那金屬質感的聲音響起,只見他掃了一圈,道,“他們的傷口上沒有絲毫的傷口,不過在空氣中倒是彌漫著些許的圣力氣息,來教廷的人也來過這里!”

“不是他們的話,會是什么人?”巴克達斯沉聲,晃了晃腦袋,想不到,這等費腦細胞的活計不是自己擅長的,向旁邊的鎧甲人,“菲特,你說會是什么人?”

“不清楚,不過那群人肯定是往那邊離去的!”菲特生冷道,同時伸出金屬手指,指向前方,赫然是楊天等人離去的方向。

“那我們追不追?”巴克達斯問道。

“不用,我們的目標就是讓威尼斯混亂,還有,擊殺教廷的兩位前圣官!”菲特道。

巴克達斯道:“以我們的實力,似乎力有不怠,那兩位可是修斯和米諾亞啊,而且,旁邊肯定有副裁判長以及精銳的圣堂執事相助!”說起這兩個名字的時候,他的眉頭緊皺,可見對二人忌憚之深。

“首領自有安排!”菲特生冷道,旋即轉身大步走去,那沉重的鎧甲負在其身,似乎根本就沒有影響,走的極其輕松。

巴克達斯晃晃頭,拍了拍身邊的雄獅,道:“走吧,伙計!”

雄獅低吼一聲,跟著巴克達斯一起離去,那些地獄王座成員紛紛跟上。

威尼斯,市區中心,一座宏偉的大教堂矗立著,門口,石鐘昂著頭望去:“布雷克大教堂,一百二十三年歷史,每天人流量這么多,想來信仰之力也不少了。唔,這是最后一個教堂了!”

帕克給了石鐘七處有名的大教堂地址,這些天石鐘一直奔赴與這幾個地點,所獲頗豐,鬼丸的身體不再如以前那般虛幻,多了一分凝實。

大步走進去,此時正有一位神父在布施,帶著眾人祈禱。石鐘也有樣學樣的坐在了下邊,靜靜的等待禱告結束人群里去。

就在石鐘快要睡著的時候,忽然,石鐘聞到了一股血腥味撲面而來,隨后就是自己旁邊坐下了一個人,石鐘轉頭望去,一個年輕人,中國人,面容堅毅,眉頭緊皺,身穿風衣。盡管此人掩藏的很好,石鐘還是第一時間就發現了他的腰部在流著血,那股血腥味就是從此人是身上傳來的。


上一章  |  超級靈氣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