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北宋小廚師 >> 目錄 >> 第一千八百八十一章 最后一計

第一千八百八十一章 最后一計


更新時間:2015年06月10日  作者:南希北慶  分類: 歷史 | 兩宋元明 | 南希北慶 | 北宋小廚師 
北宋小廚師 第一千八百八十一章 最后一計
正文第一千八百八十一章最后一計

目錄:

作者:南希北慶

類別:歷史軍事

“黃——黃龍府?”

趙楷有些反應不過來,困惑道:“此話怎解?”

難道我說的還不夠明顯嗎?李奇呵呵道:“微臣是說,其實在早些日子我們的大軍曾攻破了金國的黃龍府。”他還生怕趙楷會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聽,于是還特意強調了“黃龍府”這三個字。

“什么?”

趙楷驚呼一聲,道:“這怎么可能?”

說著,他忽然一怔,“難道——難道你說的是岳飛?”

算你反應快。李奇笑著點點頭道:“萊州傳來了消息,岳飛大軍原來是從草原迂回到了金國的黃龍府,并且一舉攻下黃龍府,將他們儲備十年的糧草燒的一干二凈,還斬殺了百余名金國的開國功勛,另外,我們在此之前不是一直在好奇,為什么金軍的援軍還未到嗎?那就是因為去圍捕岳飛了,而且,岳飛攻打黃龍府時,高麗錯誤的判斷當前局勢,以為我們已經打到了黃龍府,于是對金宣戰,舉國之力渡過了鴨綠江,如此才緩解了前線的壓力。”

李奇只是極為簡單的說了一遍,真是不能再簡單了,但是趙楷卻還是愣了好半天,“你——你說的都是真的?”他感覺好像是在聽故事。

就算是故事,未免也忒夸張了。

李奇點點頭道:“千真萬確。”

趙楷突然哈哈大笑起來,笑了好一會兒,一揮拳道:“岳飛這一戰真是太漂亮了,干得好,干得真是太好,實在太解氣了。”激動的手舞足蹈,他可是知道黃龍府對于金國的意義何在,能夠攻下黃龍府意義可不是那些糧草,更多是心理上的優勢。

李奇見趙楷如此興奮。突然似笑非笑道:“皇上,你前些日子不是還說要殺岳飛嗎?怎么如今就——呵呵。”

這家伙真是討厭。趙楷輕咳一聲,道:“當時的情況,朕又不知道,難道朕當時說錯了嗎?”

李奇搖搖頭道:“皇上沒有說錯,而且宗知府也覺得皇上沒有錯,故此兀自不敢罷休,他認為雖然岳飛立下奇功,但是同時岳飛也嚴重違反了軍紀,沒有遵從總參謀部的計劃行事。曾一度陷大軍于險境,應該軍法處置,決不能姑息,否則總參謀部的威望何在。”

趙楷了愣了愣,稍稍點了下頭,他非常能夠理解宗澤,岳飛當初那么一走,而燕云地區的機動勢力又損失過半,害得宗澤束手束腳。熬白了不少頭發,雖然當時宗澤還在幫岳飛說話,但那只是安慰趙楷,誰人都知道宗澤心里是非常怪岳飛的。如今雖然大勝,但是不代表宗澤就會這么算了,思忖半響,一臉為難的向李奇問道:“你以為呢?”

李奇雙手抱胸。笑吟吟道:“皇上應該知道微臣在侍衛馬上任的第一天就提倡什么吧?”

趙楷當然知道,就是軍紀,李奇不會帶兵打仗。也不會操練軍隊,他對于宋軍做出最大的貢獻就是提高了士兵們的基本素養,簡單來說就是軍紀,要不然這鬼見愁從何說起,還就是因為這軍紀,在李奇的治軍下,沒有敢違抗他的命令,否則會死的很慘,宋軍的戰斗力提高這么多的原因就在于軍紀,以前的宋軍一見金軍立馬就跑,那么李奇的意思就非常明顯了,趙楷道:“你也覺得應該將岳飛軍法處置?”

李奇點了下頭,又長嘆一聲道:“其實我很明白岳飛為什么這么做,就當時的情況而言,如果他選擇回援的話,可能會在半道上遭遇完顏宗翰的伏擊,這是非常危險的,其次,他必須得從河套地區繞到朔州,再從朔州回云州,這樣一來,他就只能跟在完顏宗翰屁股后面,而且也只是緩得一時,金國的援軍還是能夠在毫無壓力的情況下援救云州,這援軍不斷,那就不知道要打到何年何月去,只有向金軍后方施壓,遲緩他們的援軍,截斷他們的糧草,方能最快消滅云州的軍隊。

而且我也能夠理解,為何岳飛當時不據實以告?這很簡單,因為岳飛自己都不知道能否取得成功,如果當時告訴我們,那我們必定會對他報以幻想,從而錯誤的預判局勢,所以才沒有說,當然這只是我估計的,具體的還是要問岳飛才知道。”

說到這里,他頓了頓,話鋒一轉道:“不過縱使如此,也不是他違反軍命的理由,若是日后人人效仿,那我大宋軍隊還有何軍紀可言,所以微臣也贊成宗知府所言,決不能姑息這種現象,一定要給予岳飛處罰。”

“這一點朕也非常認同,無規矩不成方圓,但是若真按軍法處置的話,是不是有些太重了,朕可不想失去這么一員良將,而且岳飛畢竟是領著大功回來的。”

趙楷略顯的有些猶豫,因為這軍法處置那就是要判處死刑的,出征的時候不管是他還是宗澤都已經再三提到過,每個統帥必須嚴格執行總參謀部的戰略方案,否則,殺無赦。

“死罪可免,但是活罪難逃。”

李奇當然也不會贊成就這么把岳飛給殺了,那不是自斷一臂么,這岳飛可以要從宗澤身上接過這面大旗的人,道:“而且這一定要給予重罰,奠定一個非常好的基調,所以微臣建議免除岳飛的一切官職,讓他告老回鄉。”

“啊?”

趙楷驚訝道:“免除一切官職?”

這跟殺了岳飛又有什么區別。

李奇點點頭,又笑道:“皇上,如今戰事已經結束了,未來兩三年的重心還是國內的發展,所以就算這期間岳飛在職,也沒有太多的用武之地,等到了需要岳飛的時候,再度啟用他就是了,這時間長短不就是皇上的一句話么,我相信岳飛也會明白皇上的用意。”

趙楷猶豫了下,道:“你真的覺得有必要這么做嗎?”

李奇點了點頭。

趙楷微微皺眉道:“可是你有沒有想過,如果一切都太過于死板,事事都唯命是從,這反而會讓領兵出征的將軍束手束腳。缺乏靈動和創造,其實你應該了解朕,朕不是很低處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李奇笑道:“皇上,總參謀部只是制定戰略和戰略目的,具體戰術是由大將根據當時的情況而設定的,但是岳飛不同,岳飛是完全不顧他的戰略任務,這是很明顯的違抗命令,若不重罰。何以服眾,不過此罪岳飛一力承當便是,他身邊的將士并沒有錯,因為他們得服從岳飛的命令,非但如此,他們還立下了奇功,所以朝廷必須賞罰分明,重罰岳飛,重賞他身邊的將士。”

這樣倒是非常不錯。趙楷嗯了一聲。道:“宗澤也是這意思?”

李奇點了下頭。

趙楷道:“既然朕當初封宗澤為大元帥,這賞罰自然也由他去決定,此事就交給宗澤去處理吧。對了,那你的壞消息呢?”

李奇哦了一聲。道:“吳玠那邊傳來消息,原來他并不是帶著鎮西軍來的,而是帶著回鶻兵,如今高昌回鶻已經歸降我大宋。”

不等他說完。趙楷就道:“這是好事啊,怎又是壞消息?”

李奇嘆了口氣,道:“這本是好事。但是皇上可不要忘記,如今高昌回鶻還占領著沙、瓜等地,而這二州原本是西夏,這筆賬該如何算呢?”

趙楷瞇了瞇眼,略帶一絲愁悶道:“這倒是一件麻煩事啊?”

片刻,他突然雙眼一睜,瞧了眼李奇,“你這家伙是不是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李奇露出了一絲壞笑,道:“彼此,彼此。”

說罷,二人都哈哈笑了起來

“誰若捉住完顏宗望,賞黃金千兩,土地千畝。”

這老將李定邊也是老夫聊發少年狂,在呼和浩特的草原西北邊,領著大軍,策馬飛奔,疾聲怒吼。而在他們前面不遠處還有一支殘余部隊,也是埋頭飛奔。

這完顏宗望在如今的黨項人眼中,還真就值這個價,甚至于更高,千兩算什么,千斤都行啊。

當李定邊大軍追上完顏宗望的殘余部隊后,是窮追猛打,其實李定邊還打著一個主意,就是將完顏宗望逼入臨潢府,趁機一舉拿下臨潢府。

但是夢想總是美好的,現實總是殘酷的,李定邊正一步一步邁向萬丈深淵。

“吁——!停,都停下來。”

追了一個時辰,李定邊突然一勒韁繩,戰馬長嘶,他舉目四顧,只見這道路越發狹隘,四周石壁峭立,不禁心中一驚,恐懼在雙目中漸漸聚攏。

這里就是鬼谷,是一個非常具有欺騙性的山谷,南面入口極為寬大,你遠遠看去,甚至都不知道這是一個山谷,還以為這是一條大道,可越往里面,道路就越發狹隘,北面的出口更是只能容一車一人并肩而過。

李定邊沒有來過這里,方才追擊時,還以為這是通往臨潢府的大道,結果就貿貿然的率領大軍沖了進來,可是當他來到谷中的時候,才發現情況有些不對勁,他畢竟是經驗豐富,一看這地形,這里太適合伏擊了,而且四周靜悄悄的,心中不妙,急忙調轉馬頭,“先不要去追,出谷再說。”

他也不敢說中計了,害怕擾亂軍心。

可這鬼谷是出了名的進來容易出去難,他話音未落,四面八方傳來殺聲,震天動地,而南面的入口一下子多出數十輛火車來,將路口堵得是嚴嚴實實,熊熊烈火直沖天際,怕也有兩丈來高,簡直就是一道火墻,在黨項人的眼中就如同鬼門關,出口倒是沒有什么人把守,可是就那狹隘的路口,完顏宗望隨便派十個刀斧手埋伏在那里,你就是有幾萬人你也沖不出去啊。

在北邊的石壁上一面承載無數榮耀的戰旗突然豎立起來,迎風招展,抖動著發出啪啪的聲音。

這面戰旗黨項人是再熟悉不過了,正是完顏宗望的帥旗,一時間黨項大軍是驚慌失措,軍心大亂,因為完顏宗望給他們黨項人留下了太多的陰影。

這么多人窩在這狹隘的山谷間,李定邊是喊破了嗓子。也沒有人搭理他,別說人了,戰馬馬蹄踢打地面的聲音就可以掩蓋李定邊的叫聲了。

嗖嗖嗖!

突然間,山谷的四面八方投來無數的黑影。

黨項人已經是驚弓之鳥,紛紛舞動兵器,可是擋來擋去,發現敵人扔過來的不是箭矢,而是枯草干木。

李定邊看到這些枯木干草,不禁面色發紫,冷汗涔涔。那白白的胡須都在抖動著,這要是對方再施放火箭的話,那他們真的會被活活燒死。

可這個念頭才剛剛冒出來,站在石壁上面的女真弓弩手就已經舉起了火箭。

事到如今,可以這么說,只要這火箭一放,李定邊的大軍必將全軍覆沒,除非他跟司馬懿一樣走運,天空突然下起大雨。但是如今這天空是萬里無云,等到烏云飄來后,恐怕他們都已經成為干尸了。

眼看這黨項最后的精銳就要面臨絕境時,山坡上突然推出一輛木車來。就停在完顏宗望的帥旗下面,在車上坐著一個老人,滿頭白發,只是偶見黑色。嘴唇干枯,面色蒼白,雙眉低垂。雙目無神,倒是他的右手還握著一根沒有箭頭的箭矢。

此人正是完顏宗望,而推車之人不是別人,正是他的四弟完顏宗弼。

“二哥,只要你一聲令下,這里就是他們黨項人的墳墓。”

完顏宗弼冷冷的望著下面密密麻麻的人影,殺戮的目光在他眼中閃現。

完顏宗望一語不發,緩緩舉起左手來,士兵們一見老大要發號司令了,立刻進入待發狀態,李定邊一見,心臟病都差點犯了,生死皆在旦夕之間。

過了片刻,完顏宗望突然左手一揮,用一種非常微弱的語氣道:“放他們離開吧。”

“啊——?”

完顏宗弼渾身一怔,仿佛沒有聽清楚,趕緊問道:“二哥,你說什么?”

完顏宗望道:“我說放他們離開。”

二哥這是病糊涂了吧。完顏宗弼不禁想到,道:“二哥,就是他們追得你如此狼狽,如今他們的性命已經在我們手中,為什么要放他們離開。”

完顏宗望嘴角稍稍扯動了一下,艱難的露出一絲笑意,“宗弼,你是不是以為我已經病糊涂了,唉,其實我也很想屠之而后快,但是我們不能這么做,因為我們的敵人是南朝,而不是西夏。如今南朝已經拿下了燕云十六州,實力大增,他們可以憑借長城擋住我們鐵蹄進關,而我們去無任何東西攔住他們入侵我大金。

而且,此番出征慘敗,宗翰與一干大將相繼戰死,這對于我們大金國而言是難以彌補的,而現在南朝的國力已經強于我們,這就好比我們當初起兵時,所遇到的困難,我們必須要聯合西夏,一同對抗南朝,而且,一旦我們與西夏聯合,便可從他們國家借道進攻南朝,如果我們在這里消滅西夏主力,那么西夏恐怕難以再恢復,但是我們卻無力吞并西夏,那么南朝遲早有一日會吞并西夏的,到時候,我們大金必敗無疑,咳咳咳——你——你明白嗎?”

“我。”

完顏宗弼萬萬沒有想到完顏宗望設計在此埋伏黨項大軍,不是為了消滅他們,而是想賣給他們一個人情,化干戈為玉帛。

完顏宗望沒有理會完顏宗弼,朝著身邊的大將道:“吩咐弟兄們,放下他們手中的武器,讓黨項人離開這里。”

“遵命。”

那人立刻道:“都統有命,全部放下武器,放他們離開。”

這軍令如山,雖然女真勇士都不清楚是什么情況,但是他們可不敢違抗,紛紛放下武器,而堵在路口的士兵也往兩邊撤走,那一道火墻也隨之露出了一道小口。

連女真人都看不懂,黨項人更是云里霧里,李定邊雖然不明白是一個什么情況,但是任何情況都比他們大軍全部忙葬于此要好,立刻率軍撤退,數萬黨項人就如洪水一般涌出谷去。

完顏宗望看著黨項人倉皇逃竄的背影,道:“有此一劫,相信他們不敢在犯境了。”又道:“宗弼。”

“二哥,我在。”

完顏宗弼急忙蹲下身來。

完顏宗望甚至轉頭的力氣都沒有了,只是微微斜瞥了他一眼,“宗弼,我已經不行了,將來我大金國可就全靠你了,你一定要記住一點,不要輕視任何一個對手,我和宗翰就是犯了這不可饒恕的錯誤,我們要將自己看成一個弱者,我們要聯合其它的弱者來對抗強者,高麗、西夏、回鶻、以至于蒙古草原上的部落,這些人雖然與我們有著莫大的仇恨,但是我們要把對他們的恨隱藏起來,要想盡辦法籠絡他們,如此我們還有打敗南朝的機會,父皇當初就是先孤立遼國,才覆滅了遼國,我們要向父皇一樣,一定要學會隱忍,切記不可沖動。”

完顏宗弼忙道:“是,二哥,我記住了。”

完顏宗望又道:“還有,陛下已經去世了,宗翰已死,我也回不去了,宗磐野心不小,你一定要小心,你可以聯合希尹、宗干、宗輔來震懾宗磐,讓他們不要做出傷害大金的事,只要他謹守本分,你就放他一條生路,我們大金再也經不起自相殘殺了,大家一定要同心協力,好好輔佐合刺管理好我們大金國。”

完顏宗弼含淚的點了點頭。

完顏宗望微微一笑,低目注視著手中的箭矢,喃喃念道:“遼以鑌鐵為號,取其堅也。鑌鐵雖堅,終亦變壞,唯金不變不壞,唯金不變不壞,不變不壞。”

啪的一聲!

只見他手中的箭矢斷成了兩截,而完顏宗望也終于垂下了頭。

“二哥(都統)。”

繼完顏阿骨打之后,金軍的第二位化身也終于離開了人世。

縱觀完顏宗望一生,雖然手中握有千萬尸骨,令敵人聞風喪膽,也在十年間接連遭遇兩次慘痛的失敗,這功過是非且不論,在女真人的心中完顏宗望兀自是他們的民族大英雄,這一點誰也無法抹去。

李奇的到來雖然讓他多活了十年,但是在歷史上,他是以一個勝利者而離去的,現在他卻是以一個失敗者而離開的,若是讓他選擇,相信他一定會選擇少活這十年。

伴隨著完顏晟、宗望、宗翰相繼離開,大金國也將進入了一個重組時期,究竟是重振昔日雄風,還是一蹶不振,這就不得而知了。

ps:近六千字大章,中午一更就沒有了,下午繼續,等于還是三更。未完待續……1292

如果您對《》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發表個人觀點。北宋小廚師 第一千八百八十一章 最后一計


上一章  |  北宋小廚師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