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北宋小廚師 >> 目錄 >> 第一千八百八十九章 花枯人亡

第一千八百八十九章 花枯人亡


更新時間:2015年06月13日  作者:南希北慶  分類: 歷史 | 兩宋元明 | 南希北慶 | 北宋小廚師 
北宋小廚師 第一千八百八十九章 花枯人亡
·第一千八百八十九章花枯人亡

少宰府。£∝頂點小說,.

“老爺,城防將士已經全部更換了。”

一個老持穩重的中年男子,恭恭敬敬的站在秦檜面前。此人名叫秦安,是秦檜的一個遠方親戚,現在是秦檜身邊的大管家。

秦檜閉著雙目,淡淡道:“光這些還不夠,樞密使在軍中的勢力遠比我們想象中的要大,誰也無法保證,皇上身邊就沒有樞密使的人。”

秦安道:“老爺請放心,我還將我們的人安插其中,只要他們敢出現,就一定逃不了。”

“嗯,這還差不多。”

秦檜滿意的點點頭。

秦安又道:“不知老爺有沒有聽說,今日醉仙居晚宴免費,并且還送禮物,搞得十分隆重。”

“聽說了。”

秦檜道:“你怎么看?”

“要是往常,這也非常平常,但是這等關鍵時候,咱們不能放松緊惕,而且樞密使一家人可都去了醉仙居。”

秦檜突然睜開眼來,“都去了?”

秦安點點頭,道:“我們的人親眼見到的,不會有錯。”

秦檜瞧了秦安一眼,又低眉沉思了一會兒,道:“不錯,他們應該是打算今日行動,你可有在醉仙居增派人手?”

秦安道:“老爺請放心,我已經增派了不少人在醉仙居附近監視。不過老爺,有個問題,我一直弄不明白。”

“說。”

“我們何不直接抓人。”

秦檜搖搖頭,嘆道:“雖然我們在全局上是握有主動的,但是唯獨這一方面我們是處于被動,如果他們沒有任何動作,我們就沒有任何權力去抓他們,因為關鍵不在他們,而是樞密使,我們無法及時知道燕云的情況。故此,我們只能等,等他們行動,然后再將他們一網打盡。”

“小人明白了。”

秦安點點頭,又道:“老爺放心,除非他們插上翅膀,否則覺得出不了城。”

秦檜道:“你莫要小看她們了,那白娘子本相了解的很,她絕非等閑之輩,而且她后面還站著樞密使。我們還是謹慎點好,你立刻去吩咐下面的人,讓他們今晚一定要給我打起精神來,千萬不能讓他們溜走了,尤其是白家七娘,這可惡的女人屢屢讓我難堪,這一回我一定全部還給她。”

“是。”

醉仙居。

如果你叫高衙內去背什么詩詞,恐怕一天下來,連一句都背不全。但是你讓他去背三國演義,那真是不在話下,好在只是三國演義,如果是金瓶梅的話。估計衙內都能倒背如流。

聲情并茂的說書還在繼續當中,在椅子上留下了一個又一個的腳印。

不得不說一句,這三國演義的故事就是精彩,雖然聽過無數遍了。但是在這種懷舊的氣氛中,聽著懷舊的故事,兀自讓這些醉仙居的老顧客感到如癡如醉。其中還夾帶著一絲莫名的傷感。

而在三樓的包間里面,同樣也是老淚縱橫,傷感連連。

醉仙居今日雖然免費,唯獨上面的包間沒有開放,此時上面四個包間皆以坐滿,其中包括王家、白家、李家三大家子人,另外還有阿南夫婦、魯美美等人。

“白兄,老弟真是舍不得你啊!”

感性的王叔叔喝得已經是滿面通紅,一手搭在白時中的肩上,一對小眼睛使勁的擠著,可惜他的眼睛太小了,就擠了一點“貓尿”出來。“遙想當年,我們二人初入仕途,那是何等的意氣風發,可是眨眼間我們都老了,當年的許多好友死的死,貶的貶,剩余的也都反目成仇了,唉.,你若走了,我可是連個說話的人都找不到。”

白時中望著多年的老友,嘆了口氣道:“是啊,同在朝中為官,還能跟咱們一樣保持初入仕途的友情,從古至今也沒有多少人能夠做到,但是仲陵,你也應該明白,我們白家與你們王家不一樣,我們白家能夠保全下來,全靠李奇,李奇若走,我們是不得不走,否則,他日可能造滅門之禍。”

在當初那場政變當中,王仲陵從最開始就站在趙楷這邊的,而且如今王仲陵成為墨學的掌門人,最為重要的是,他的數學造詣比較高,這數學在當今屬于冷門學業,但是現在得到了空前的發展,故此,只要他不做什么大逆不道之事,趙楷肯定不會動他的,但是白時中不同,白時中是太上皇的舊臣,是跟著太上皇南下的人,趙楷沒有貶他,全因李奇,但是現在朝中的那些大臣很多都與他們這些舊臣有仇,如果沒有李奇保他的話,一旦有機會,那他一家可能都得遭殃。

王仲陵聽得連連嘆息,突然一巴掌排在吳福榮的肩膀上,“老吳啊,今后就剩咱們兩人。”

吳福榮差點沒有被他這一掌給拍散去,連連點頭,話都說不出來了。

而白夫人也在和王夫人惜惜道別,二人一邊聊著,一邊逗著白夫人懷著的小嬰兒,但是她們的聊的內容都跟今日的主題差不多,就是懷舊。

王瑤也是跟著她的那些弟弟妹妹作別。

而封宜奴、季紅奴、耶律骨欲則是站在窗口,目光不斷的掃視,這里充滿了太多甜蜜的回憶。

過了一會兒,白淺諾突然走了進來,道:“爹爹,娘,時辰差不多了,我們得去后院準備一下。”

“仲陵,老吳,弟妹,我們告辭了,但愿今后還能再見。”

白時中站起身來,微微拱手。

封宜奴、季紅奴、王瑤、耶律骨欲也紛紛起來,向幾位長輩行禮道別。

隨后一行人立刻匆匆從三樓后側的樓梯下去。

此時夜已經完完全全的黑了下來,但是醉仙居兀自是人滿為患,黑夜中的衙內總是那么興奮,都已經從椅子上站到了桌子上,手舞足蹈的,各種添油加醋,不就是一個三英戰呂布么。他硬是把這些人的武力屬性從頭到尾分析了一遍,其中注重強調了劉備拖后腿的原因,因為他畢竟崇拜關二哥嗎。

但是那些老顧客卻一點也不在意,故事的內容他們都能倒背如流了,他們只是單純的喜歡這一夜的氣氛。

扎扎實實半個時辰過去了,終于該是結束了,高衙內一腳重重踩了下桌面,砰地一聲,大家一怔,什么個情況。

但是很快就明白過來了。原來高衙內是把自己的腳當響木用了。

只聽高衙內的撫摸了下已經略顯干枯的紅花,道:“欲。”

“什么東西燒焦了。”

他才剛說了一個字,就有一個人打斷了他的話。

高衙內有點發怒,竟然敢打斷他結束語,正欲找尋那人算賬,忽聽一人指著醉仙居后面道:“你們快看。”

只見濃濃黑煙涌入了進來。

“起火了,起火了。”

“快跑啊,起火了。”

方才還非常安靜的醉仙居,突然變得大亂起來。這些顧客們紛紛往店外涌。

此時,在醉仙居邊上的一處茶肆外面坐著二人,這二人見到醉仙居的客人紛紛往外面涌,登時站了起來。

“出什么事呢?”

“你先去告訴總管。我去看看。”

“嗯。”

同時間,在醉仙居附近都有不少身影往醉仙居跑去。

在一干閑漢的簇擁下,高衙內跌跌撞撞的擠出門來,好不容易才穩定住身形。轉過身去,呆呆的望著醉仙居,一臉郁悶:“好好的。怎么突然著火了嗯,幸虧本衙內有先見之明,開始就把結束語給說了。”說話時,他又習慣性的去撫摸鬢上紅花,可這一摸,花不見了。

這人在花在,花枯人亡啊!

“我的花了!”

高衙內慌了神,就跟丟了隱形眼鏡似得,低頭就去尋,這時候忽然感覺被人從后面推了一把,“讓讓,讓讓。”

衙內本就慌了神,被這一推,差點沒有栽倒在地,釀蹌幾步,猛地一回頭,揪住一個身材魁梧的男子,“你娘的找死啊!”

那男子轉目一瞪,兇光閃現。

咱衙內可是專治各種不服,見這人推了他,還敢瞪他,連句道歉的話都沒有,這暴脾氣著實忍不住了,二話不說,一拳揮去。

那男人原以為可以嚇退這廝,還竟然動手,左手稍顯慌亂的一揮,擋開了高衙內的這一拳,顯然是一個練家子,高手獨有的冷冽眼神。

“哎呦!”

這個練家子裝逼不到一秒鐘,就被人一腳踹得險些摔倒。

高衙內轉頭一看,見柴聰突然出現在他面前,紙扇輕搖,而且還斜瞥他了一眼,微微一嘆,別看這廝道貌岸然,謙謙君子,其實這廝比誰都陰,干架的時候專門從后面補刀。

裝逼沒有錯,但是在柴聰面前裝逼,那就是大錯特錯了,畢竟柴聰的裝逼之王絕非浪得虛名。

衙內自尊受到了傷害。

又聽一人喊道:“糟糕!那廝想走,快點抓住他,我可是許久沒有干過家了。”

話應剛落,洪天九不知從哪里冒了出來,直接往醉仙居里面沖去。

高衙內轉頭一看,只見方才那練家子突然往人群中擠出,似乎想擠進醉仙居里面。

“直娘賊的,哪里跑哎呦。”

高衙內咆哮一聲,正欲去追,突然被人從后面拉了一把,整一屁股坐在地上。

一道身影飄了過去。

高衙內指著那身影大罵道:“柴聰,你個王八蛋,老子與你拼了。”蹦跶起來就追了過去。

要是讓李奇看到這一幕,非得氣得吐血不可,還整天稱兄道弟,老子的店都著火了,你丫就沒有一個想過救火么?(未完待續。。)r527北宋小廚師 第一千八百八十九章 花枯人亡


上一章  |  北宋小廚師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