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北宋小廚師 >> 目錄 >> 第一千八百九十章 追捕

第一千八百九十章 追捕


更新時間:2015年06月13日  作者:南希北慶  分類: 歷史 | 兩宋元明 | 南希北慶 | 北宋小廚師 
北宋小廚師 第一千八百九十章 追捕
·第一千八百九十章追捕

方才還熱鬧非凡的醉仙居,如今是一片狼藉,一道道經典菜式被扔的滿地都是,參雜著天下無雙的香味,但真不是很好聞,因為里面充滿了嗆鼻的煙霧。

不過,因為發現的早,再加上醉仙居員工在旁疏導,故此醉仙居里面的客人都及時跑了出來,只是有些人受了些輕傷,但目前并無人員傷亡,只可惜這么好的一個夜晚,就這么給毀了,讓不少人感到十分遺憾。

但是話說回來,這煙霧是挺濃的,可是鬧了半天,卻不見一點火光。

忽然,只見一個人用袖子捂住臉從里面奔跑出來,他一出來,外面兩個翹首以盼的壯漢立刻迎了上去,“里面情況怎么樣?”

那咳了兩聲,立刻道:“不好,我們中計了,根本沒有起火,是有人故意制造煙霧,而且那些人都不見了。”

“不好,他們要跑,快派人去告知少宰。”

“是。”

“那鳥廝藏哪里去呢?”

高衙內尋了半天,也不見推他那人,火冒三丈,雙手叉腰,舉目四顧,“直娘賊的,要是讓我尋到那人,非得揍死他不可。”

“哥哥,哥哥,你找到那人沒有?”

洪天九突然跑了過來,高衙內搖搖頭,罵道:“豈有此理,這一腳本應該是我踢的,卻讓柴聰搶了先,這若是傳出來,他們非得認為我不及柴聰厲害,對了,柴聰那家伙了?”

“哥哥,你還不了解柴聰么,他早就坐到邊上的茶肆看熱鬧去了。”

“不行,我得找那廝算賬去。”

高衙內轉過身,只覺眼前一晃,猛地一怔,目光呆呆得望著前方。

洪天九見高衙內突然呆住了,走了過來,目光往高衙內的看得方向望去,可是沒有看到什么奇特得東西,“哥哥,你在看甚么?”

“奇怪,奇怪。”

高衙內頭往東面一揚,“你看那個穿著黑色斗篷的人。”

洪天九定眼望去,因為是晚上,雖然這汴河大街是汴梁城非常繁華的地段,街道上有很多燈籠,但畢竟光亮有限,小九模模糊糊看得一個身材高挑、身著黑衣的人正快步往東面行去,但很快就消失在了黑夜當中,“看倒是看見了,怎么,那人有什么不妥么?”

高衙內道:“你看不出么?”

洪天九搖搖頭。

高衙內嘖了一聲,道:“那人可是封娘子,你咋就沒有看出來。”

洪天九一臉不信道:“哥哥,你是不是看錯了,這么遠,而且那人又穿著斗篷,這大晚上的根本看不出來,你怎么知道那人是封娘子。”

高衙內頓時急了,感覺自己的權威受到了質疑,“這要是別人,我興許會看錯,但是封娘子的話你知道的。”

“知道啥?”

洪天九茫然道。

高衙內道:“哥哥恁地仰慕封娘子,別說這里還有光,就算沒光,我聞都聞得出來。”

這么一說,洪天九倒還真有點相信了,畢竟衙內在這方面得能力,那真是天賦異稟,不能用常理去推斷的,嘀咕道:“可是這大晚上天,而且醉仙居還著火了,封娘子這是要趕去哪里?”

高衙內搓著下巴,掐指一算,“根據我的經驗,只有一種可能。”

“啥?”

“偷漢子。”

洪天九激動道:“怎么可能,封娘子怎么會是這種人,她決計不會做錯對不起李大哥的事,我才不信了。”

“那倒也是。”

高衙內眨著眼睛嘀咕道:“要偷也應該來偷我啊!”

得虧李奇不在,否則的話,絕交那是必須的。

洪天九越想越好奇,按耐不住了,道:“哥哥,與其在這瞎猜,咱們還不如跟過去看看。”

跟蹤別人,高衙內或許沒這興趣,但是封宜奴的話,“妙極!妙極!李奇是咱們的兄弟,咱們理應關心關心,該死的,沒花真是不適應。”

這種時候,不能撫摸自己的紅花,真是傷士氣啊!

正當這兩二貨偵探準備跟過去的時候,忽然邊上一小隊人馬從他們眼前疾馳而過,險些還撞到他們了。

什么情況!

還未等高衙內回過神來,那一小隊人馬突然又回了過來,只聽一人詢問道:“高衙內,你可曾看見樞密使的幾位夫人?”

高衙內抬頭一看,咦了一聲,“許指揮。”

此人乃是殿前司其中一個營的指揮使,名叫許磊。高衙內交游廣闊,自然也認識這人,還在一起喝過酒了。

但是許磊似乎挺著急,又問道:“衙內,你可否看見樞密使的幾位夫人?”

高衙內好奇道:“你找她們作甚?”

洪天九一瞧這些人面色不善,悄悄靠了過去,輕輕拉了下高衙內的袖子。

但是這一個動作卻沒有逃過徐磊的眼睛,道:“詳細的請恕我不能相告,但是樞密使的夫人非常危險,如果你見著了,還請告知我。”

“是嗎?”

高衙內眼眸滴溜溜轉了幾圈,道:“剛剛我倒是瞧見了封娘子。”

洪天九眉頭緊鎖,哥哥怎就這么糊涂,這些人明顯不懷好意,這可是汴梁,而且有酒鬼在,封娘子她們還需要他們這么群廢物保護么。

許磊忙道:“哦,她往哪里走了?”

高衙內指著東面就道:“往東面走了。”

“多謝。”

許磊立刻催馬離開了。

洪天九急得蹦了起來,“哥哥,你們全說出來了,這些人分明就是不懷好意。”

高衙內嘿嘿一笑,“懷不懷好意,待會就知道,你跟我來便是。”

說著他就拉著小九來到汴河大街南面的河岸邊,躲在一棵大柳樹后面,兩個腦袋左右張開。

過了一會兒,只聽見馬蹄聲響起,方才經過的許磊又去而復返,往西邊行去。

洪天九看得驚訝不已。

“果然是不懷好意。”

高衙內露出一副老謀深算的樣子。

洪天九驚訝道:“哥哥,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高衙內笑道:“你當哥哥蠢么,這也看不出來,我方才就是故意那么做的,咱們和李奇的關系,誰人不知,那可是生死之交,我們只會幫李奇,怎么會害李奇,方才我只是小露破綻,他們就上當了,我料定他們會以鳥人之心渡青天之腹,不會相信我的話,那他們肯定會往相反的方向去尋找。”

洪天九聽得滿臉崇拜,“哥哥,你什么時候變得跟李大哥一樣厲害了。”

高衙內老大不滿了,“哥哥一直比李奇那廝厲害好不,這點點微末手段,你多去勾搭幾回有夫之婦,你也會想得到了,算不得什么本事,哈哈。”

這兩者有關系么?

洪天九將信將疑的哦了一聲,又道:“可是許磊乃是禁軍,他們為何要害封娘子,李大哥可是樞密使啊!”

“對哦。”

高衙內撓撓頭,道:“這我也不知道。”

同時間,在醉仙居后面通往相國寺的路上。

“你們那邊有沒有?”

“沒有。”

“會不會是她們方才已經趁亂跑了。”

“這四周都有我們的人,她們這么多人怎么跑,走再往上面去看看。”

幾人立刻往醉仙居后面,也就是北面尋去,忽然其中一人指著前面,“你們快看。”

只見幾道身影快速的往邊上停著的幾輛馬車行去。

其中一個比較高大的身影低聲道:“白娘子,他們追來了。”

而她身邊一個身著白衣的女子,轉頭一瞧,低聲道:“敵人追來了,大家快上車。”

“是經濟使和那魯美美。快追。”

“追不上了。”

邊上突然走出一人來,帶著斗笠,打著哈欠。

“酒酒鬼。”

為首一人顫聲道。

兩道寒光閃過。

只見酒鬼左手一把匕首,右手一把巨劍,橫在路中間。

就聽得“嗖嗖嗖”的幾聲,這些人一溜煙全都跑了。

酒鬼茫然的望著那幾道倉皇逃竄的身影,匕首一收,抓著頭直嘆氣道:“真是沒勁。”

“頭,我們方才看到了白娘子他們。”

“在哪里?”

“往北邊去了。”

“那你們怎么不派人跟著。”

“呃...,我們也想,但是途中遇到了那酒鬼,我們不敵,所以。”

“別廢話了,快去告知少宰。”

“是。”

城北。

“駕!”

“駕!”

只見幾輛馬車在馬行街上往北奔馳,路上行人紛紛避開。

不到一頓飯功夫,這一支車隊來到了城門處。

“吁!”

魯美美突然拉住韁繩,急切道:“白娘子,不好了,城門是關著的。”

馬車里面一人道:“往西門去。”

就在這時,突然四周響起不少腳步聲,只見一大群禁軍從四面八方沖了出來,將他們團團圍住。

魯美美喝道:“大膽,你們是甚么人,可知這車上坐的是誰嗎?還不快讓開。”

那些士兵當然知道這里面坐著的是誰,這你望我,我望他,喉嚨里面發出一聲悶哼,都不說話,但也沒有后退。

“混賬!”

聽得一聲怒喝,只見白淺諾從車內鉆了出來,皺眉掃視那些士兵一眼,道:“我乃樞密使夫人,你們這些人是想造反么,還不快給我退下,否則,等我夫君回來,我要你們全部不得好死。”

為首一名軍官上前一步,抱拳道:“對不起,對不起,卑職也是奉命行事,還請經濟使見諒。”

“奉命?奉誰的命?誰敢這么大膽,你們是活得不耐煩了吧。”

白淺諾咄咄逼人,那些士兵都有些招架不住了,經濟使倒是不可怕,怕的就是他老公,這鬼見愁的名號可不是浪得虛名呀,禁軍中誰人不怕,你得罪鬼見愁或許還能善終,雖然終究是終,但前面至少有個善,如果你要是得罪了樞密使夫人,那別說善終了,死法決計是他們想不到的。

“是我。”

只聽后面傳來一個聲音。r1152北宋小廚師 第一千八百九十章 追捕


上一章  |  北宋小廚師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