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北宋小廚師 >> 目錄 >> 第一千八百九十四章 想死夫君我了

第一千八百九十四章 想死夫君我了


更新時間:2015年06月14日  作者:南希北慶  分類: 歷史 | 兩宋元明 | 南希北慶 | 北宋小廚師 
北宋小廚師 第一千八百九十四章 想死夫君我了
·第一千八百九十四章想死夫君我了

“咚咚咚!”

“樞密使,樞密使,我們該出發了。∮∮,”

“樞密使。”

“咦?怎么沒人啊!”

前面七日將所有細節都談妥了,今日就是最后一步,交換兩國國書,等于就是一個交接儀式,這些跟著李奇來此的外交官一大早就起床了,總算是熬到頭了,大家心情都非常不錯,回去又能領賞了,可是他們在前院等了李奇半天,兀自不見李奇人影,于是就來到李奇房門前叫李奇。

可是叫了半天,里面是一點動靜也沒有。

正巧邊上一個臨時伺候李奇的小哥從旁走過,一名外交官急忙攔住那小哥,問道:“哎,你有沒有看見樞密使?”

這小哥搖搖頭道:“今日還未見過樞密使。”

“那馬橋呢?”

“也沒有見著。”

“這就奇怪了。”

這些外交官們是你看我,我看他,紛紛感到非常好奇,但是更多的是擔心,這不會出了什么事吧,幾人一合計,決定進去瞧瞧究竟。

可是進到屋內,里面的床被疊得整整齊齊,但是卻不見李奇人影。

半個多月后。

雖然在半個多月前那些外交官們始終沒有找到李奇,但是他們最終還是去古北口與金國方面交換了文書,簽訂了盟約,完顏希尹也好奇問了一句,為何不見李奇,那些外交官隨便找了一個理由搪塞過去,他們可不想在這緊要關頭另生枝節。

所以,長城之盟最終還是塵埃落定。

隨著長城之盟,也就徹底宣告此番戰事告一段落,宋金兩國百姓都同時松了口氣,雖然大宋打贏了。但其實宋朝百姓也不想在繼續打下去了,因為當國內的消耗無非滿足戰爭的話,那么勢必會引起瘋狂的漲價,這對百姓而言可是一個不太好的現象。

渤海海峽。

今日兀自是晴空萬里,陽光明媚,海面上更是風平浪靜,陽光照耀在海面上,金光閃閃。

在渤海海峽東南面的一個小海島上停靠著一艘大船,這個小島靠近海中間,但是卻又離航道非常遠。故此是一個非常偏僻的小島,在小島上那金燦燦的沙灘上站在十余二十人,而站在離海浪最近的三人紛紛帶著著急的目光遙望海面,似乎在等待著什么。

可是一個上午過去了,海面上只有海鷗飛過,連艘經過的漁船都沒有,充分證明一點,就是這里的確夠偏僻。

正午時分。

其中一人突然喊道:“樞密使,快看。好像是他們來了。”

“哪里,哪里。”

一個前額留著一縷發須的男子非常幼稚的蹦跶了幾下。

遠遠只見一艘大船正往這邊駛來。

“白癡,有高科技都不會用。”

他身邊一個俊秀的男子拿出一架千里眼往遠處看去。

而在他身邊的那位女子同樣也是拿著千里眼遙望遠方。

幼稚男這才醒悟過來,趕緊拿起千里眼看了起來。突然,他驚呼一聲,“我好像看到了封娘子,是他們。真的是他們,哎呦,我終于可以見到美美了。”

這三人正是在古北口失蹤的李奇、馬橋還有劉云熙。

不消多時。那艘大船漸漸往這邊靠了過來。

李奇放下千里眼,招著雙手,大喊道:“丈母娘,夫人,骨欲,宜奴。”

船上突然響起一個稚嫩的聲音,“爹爹,你為何不叫孩兒的名字。”

哎呦,糟糕了。李奇趕忙叫道:“兒子,兒子。”

說著又向身后的幾名護衛道:“你們還在這看什么,還不過去幫忙。”

“遵命!”

十幾個護衛立刻沖了過去,其中還包括馬橋,幫助大船靠岸。

又過了大約一刻鐘,大船終于靠岸了。

“夫君,夫君。”

甲板上的封宜奴、季紅奴一邊看著李奇,一邊招著手,一邊留下了激動的淚水。

“大公子小心。”

“馬叔叔。”

“哎,正熙真乖,小心一點,馬叔叔抱你下來。”

第一個下來就是李正熙,這小子直接跳進水里,把一邊的護衛還嚇出了一身冷汗。

“爹爹,爹爹。”

李正熙邁開腳丫子,張開雙手往李奇這邊跑來。

“乖兒子。”

李奇張開雙方一把將李正熙抱了起來,望著兒子的小臉蛋,那是別提多開心了,狠狠的在李正熙的小臉蛋上面親了一口,道:“乖兒子,又長高了不少啊!”

李正熙興奮道:“孩兒可是聽爹爹的話,每餐至少吃兩碗飯,孩兒現在比金毛還要高了。”

“是嗎。”

李奇笑道:“兒子,第一回出遠門,累不累啊?”

李正熙搖搖頭道:“不累不累,孩兒第一次看到海,這海真是好漂亮,比汴河大多了,還見到了許多許多的大魚,爹爹,那些魚好大一個哦。”

李奇呵呵道:“改日爹爹捉一條給你打打牙祭。”

李正熙小嘴一撇,“爹爹為何要捉它們,讓它們在海里自由自在的游動不是很好么?”

暴汗!差點忘記,我這兒子還是一個動物保護主義者。李奇訕訕一笑,他總不可能告訴李正熙殺生是對的吧,忽覺身下濕乎乎的,低頭一看,下半身都濕透,這個兒子啊,一來就讓你老子濕身,這如何是好啊!笑道:“你看看你,弄渾身都濕透了。”

李正熙嘻嘻道:“孩兒是太想爹爹了。”

李奇笑著哼了一聲,“你個小滑頭分明就是想玩水,還拿我做借口。”

李正熙一對機靈的眸子一轉,突然朝著一旁的劉云熙張開手來,道:“十姨娘,爹爹怪我弄濕了他的衣服。”

劉云熙伸出手來接過李正熙,道:“好好好,姨娘抱。”

“夫君!”

過了一會兒。季紅奴、封宜奴、耶律骨欲、王瑤快步走上岸來。

“我的乖紅奴。”

這先挑軟的捏,李奇上前一把先抱住季紅奴,在紅奴的嘴唇上重重吻了一下,“真是想死夫君我了。”

季紅奴臉色還掛著淚珠,可被李奇親的又羞澀難當,低聲道:“我也想夫君。”

這妮子真是一點也沒有變,還是這么害羞。李奇哈哈一笑,松開紅奴,又一把抱住骨欲,重重吻了一下。大手在她那豐滿細膩的腰肢輕輕捏了一下,嘻嘻道:“骨欲,你真是越來越豐滿了。”

耶律骨欲臉上微紅,輕輕一推,嗔道:“去。”

李奇嘿嘿一笑,目光旁移,只見一個大美女正羞答答的望著他,“宜奴。”剛準備抱時,突然注意到封宜奴懷著的嬰兒。登時一愣,激動道:“這這是我女兒么。”

封宜奴含淚的點點頭。

李奇急忙上前,低頭凝視著.....“呃,宜奴啊。你生了孩子以后好像更加豐滿了哦。”

“什么豐滿---你這下流胚子。”

“騷蕾,騷蕾,不過這也不能怪我,實在是太大。擋住了我的視線。”

醒悟過來的李奇一頭大汗,眼見封大美女要發飆了,趕緊轉移視線。看著躲在襁褓里面的小嬰兒,粉嘟嘟的,雖然現在還看不太出來,但是這一對眼睛真是像極了封宜奴,仿佛透著魔力一般,睜著閃亮的大眼睛,卻只是瞟了李奇一眼,然后又去吸允自己的手指去了,李奇輕輕刮了下她的小臉蛋,突然搖頭一嘆。

封宜奴緊張道:“夫君,你不喜歡女兒么?”

“當然不是,你想哪里去了,只要是你生的,男孩女孩我都喜歡。”李奇又道:“我只是為她將來的婚姻大事感到著急。”

封宜奴聽著好奇,什么婚姻大事,她還不到一歲,你操心也操的忒遠了吧。茫然的望著李奇。

李奇道:“你沒有看見么,連這么大一個帥哥站在她眼前,都只是瞟了一眼,今后她還能看的上誰啊!唉---。”

封宜奴額頭上登時冒出三條黑線來。

李奇又和自己的女兒打了幾聲招呼,但是小嬰兒吃手指正吃的津津有味,都沒有搭理李奇。

尷尬呀!

李奇撓撓頭,訕訕道:“我女兒叫什么名字?”

封宜奴道:“你個做爹的都不在,我們怎好幫她取名字。”

李奇尷尬道:“關于這一點,你們完全不用顧忌我的感受,呃...簡單來說,夫君我實在是才疏學淺,這事還真干不來。”

自從上回聽到李見素、李師師、李清照她們名字的由來后,李奇就決定不再幫自己的兒女取名了,免得讓人看笑話,這事還是交給這些才女去解決吧。

難道見李奇這么誠實一回,封宜奴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卻是美麗動人。

弄咱李師傅心里癢癢的,“乖女兒,親一個先。”他輕吻了女兒的小手一下,沒辦法小公主在吸允手指,親不到臉。但這不是關鍵,關鍵還是大的,他親吻了下小的,突然抬起頭就快速的親吻了下封宜奴那性感的嘴唇一下,“夫君我可不會厚此薄彼。”

封宜奴啐了一聲,道:“拿自己女兒來當幌子,也就你做的出來了。”

“那是。”

李奇突然眼眸一轉,轉身就朝旁邊抱去,“夫人---。”

“干什么?”

王瑤在一旁淡淡道。

該死的,差點忘記夫人還是一個運動健將,蹴鞠、秋千樣樣精通。李奇偷襲不成功,一臉尷尬,哈哈道:“夫人的身手真是越來越矯健了。”

王瑤嘴角抽動了幾下,兀自淡淡道:“沒辦法,誰叫我的夫君是你。”

什么意思?李奇憋著嘴瞧著王瑤,雖然多日不見,但是夫人風采依舊,淡黃色的長裙,還是那么的典雅高貴,看著看著,李奇臉色的委屈就消失了,走上前去。

“你想干什么?”

王瑤還是那么的害羞。顯得有些害怕。

但是李奇卻只是握住她豐潤的柔荑,關心道:“夫人,對不起,讓你跟著我受苦了。”

王瑤一怔,柔聲道:“其實其實我不覺得苦,反而反而更期待將來的日子,離開汴梁雖多有不舍,但是對我而言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只是未能在爹娘面前盡孝。”

李奇問道:“王叔叔,王姨他們都還好吧。”

王瑤點點頭。

李奇道:“要是有機會。咱們就接他們過來住上幾年。”

王瑤笑著點點頭,“謝謝。”

“我們之間,還說什么謝,親一個就是了。”

說著,李奇閃電般的親了過去。

但是一山還有一山高,王瑤頭一偏,又躲了過去。

呀呀呸的,你這是在防狼啊!李奇懊惱道:“夫人,這荒山野嶺的你害什么羞。”

這是荒山野嶺不假問題是這里還站著這么多人。王瑤翻了下白眼。轉身就朝著劉云熙走了過去,“十娘。”

正當李奇懊惱時,忽聽得前面傳來噗嗤的笑聲。

李奇轉頭一看,只見李師師牽著李見素走了過來。這就是更久未見了,但是鳳之師師絕非浪得虛名,縱使出了那片地,她還是一直鳳凰。美麗動人的臉龐真是傾國傾城,急忙走上前去,一把抱住李師師。

李師師倒是仍由李奇抱著。淚中含笑的說道:“你呀,欺負不了三娘,就跑來欺負我。”

“嗚嗚嗚你知道就好,那你讓我欺負不。”

“少胡說,女兒還在這里了。”

說到女兒,李奇突然直起身來,往左邊一看,咦,小素素了?探過頭去一看,發現李見素躲在李師師的背后去了,這嘴都還沒有笑,李見素又躲在李師師的右邊去了。

“素素,是爹爹啊。”

不管李奇再怎么說,李見素始終在跟李奇玩躲貓貓。

李師師微微一嘆,道:“你也別怪她,素素她。”

說到這里,不爭氣的淚水又落了下來。

李奇緊張道:“你別哭,我怎么會怪她,這都是我造成的,是我們對不起你們母女倆。”

李師師忙道:“不,是我連累了你。”

李奇拉住她的手,道:“你放心,不管怎么樣,一切都過去了,我們都可以重新開始,我一定會讓素素好起來了的,相信我。”

封宜奴也走了過來,道:“是啊,姐姐,你也別太擔心了,一切都會慢慢好起來的。”

不知什么時候,李正熙走了過來,一副大哥哥的模樣,道:“妹妹,我們去那邊玩沙子好不?”

李見素雖然沒有回答,但是也沒有躲開。

李正熙上前拉著李見素的小手,道:“妹妹,別怕,有大哥保護你,絕不會讓人傷害你的。”

說著,就拉著李見素往沙灘上走去。

李見素倒也沒有拒絕。

這小子!李奇呵呵笑了起來。

李師師也道:“正熙真是惹人喜歡。”

李奇道:“素素更加惹人疼愛,將來一定是一個大美女。”

忽聽一個聲音,“他們兩個都非常可愛,這一路上幸虧有他們兩個小娃陪著我這個老太婆解悶。”

李奇轉頭一看,驚喜道:“清照姐姐!”

來人正是李清照。

“你不會怪我跟了過來吧。”

李清照上前來,嘴角含笑,才女氣質始終如一。

“怎么會,清照姐姐,你是知道的,每每見到你,我都會覺得這是上天的恩賜。”

李奇說著又是一笑,道:“我在給師師的信中也隱隱提到過,就是怕害了清照姐姐,那樣的話,我可就是罪大惡極了。”

李清照輕輕將掉在眼前的幾縷發絲撥至腦后,“其實我也有想過,但是我實在是舍不得妹妹她們,還有我的干女兒,于是決定一塊來了。”

“那真是再好也沒有。”

興奮的李奇又道:“還有,方才是誰說清照姐姐是老太婆了,我看清照姐姐最多也就是二十五六了,真的不能再多了,要是再讓我聽見這等話,我非饒不了他。”

又來了。李清照一陣頭疼,苦笑不已。

忽聽得她后方傳來一聲冷哼。

封宜奴、李師師等人臉上的笑容立刻消失了,都是一臉哀傷。

“丈丈母娘。”

李奇顫聲道。

只見白夫人滿面怒氣,憤怒的指著李奇道:“李奇,你真是太令我失望了,枉我女兒為了你連性命都不顧,可是你卻凈顧著在這里親親我我,連我女兒的名字都沒有提到,你究竟有沒有將我女兒放在心上。”

白夫人非常憤怒,在來的路上她就已經猜到七娘可能被抓了,這一路上不知流了多少眼淚,可是方才他見李奇從未提到過七娘,這火就再也壓不住了,我女兒可是你的第一個妻子,你好歹也問一句吧,可是你卻一句都沒有提到,這讓白夫人很憤怒,但是更多的是傷心,覺得自己所托非人,要知道她來的時候,可是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李奇身上。

李奇一怔,行大禮道:“老丈人,丈母娘,對不起,我虧欠七娘太多了,恐怕下輩子也還不來,但是你們放心,不管怎么樣,我一定會救出七娘來的,哪怕是拼了我這條性命,也在所不惜。”

正當這時,馬橋突然急匆匆的跑了過來,“哎,封娘子,你們有沒有見到美美,她好像不在船上。”

封宜奴為難道:“美美,美美保護七娘去了。”

“哦。”

馬橋又道:“那七娘呢?我好像也沒有見到她。”

李奇正欲開口,白夫人眉頭一皺,道:“等下,我記得我并沒有說七娘被抓,馬橋也不知道,那也就是說余莊并沒有派人通知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李奇沉默了少許,“因為這都是我和七娘事先計劃好的。”

“什么?”

眾人紛紛大驚失色。

“等等下!”

還在狀況外的馬橋恐懼道:“七七娘被抓了,那那美美了。”

李奇干脆道:“應該也被抓了。”

“什什么?啊!”

聽得一聲悶哼,馬橋直接暈倒了過去。(未完待續。。)u北宋小廚師 第一千八百九十四章 想死夫君我了


上一章  |  北宋小廚師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