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極品相師 >> 目錄 >> 247 照葫畫瓢

247 照葫畫瓢


更新時間:2013年10月30日  作者:鯤鵬聽濤  分類: 都市異能 | 鯤鵬聽濤 | 風水 | 相術 | 堪輿 | 風水師 | 國學 | 極品相師 | 鯤鵬聽濤 | 極品相師 
極品相師 247 照葫畫瓢
247照葫畫瓢

這一晚上,徐卓跟唐振東師徒兩人,手捧著《本經陰符七術》入睡,唐振東又把帛書中的內容,強化記憶了一番,最后確定這些東西都印在腦海里為止、

上一遍記憶,只是死記硬背,這次唐振東又查漏補缺了一把,直到這些東西再也不會忘記為止。

呼呼大睡,一直到八點多,兩人才起床,在這寬大的二米二的席夢思大床上睡覺,讓這幾天一直睡在山旮旯里的兩人,睡意大增,把這幾天缺的覺給補了過來。

“師父,咱去哪里找人給看看這上面的字,我們在這里也不認識人。”

“找個高校歷史系或者古董店,這些人都可能會認識。”

“那還是找個古董店好了,現在的高校誰還搞學問,都忙著創收去了,不如古董店,人家創收就是創收,毫不遮掩,但是這高校是扯著搞學問的遮羞布,行的卻是創收的勾當。”

徐卓看唐振東一副憤青的模樣,“怎么有高校老師得罪你了。”

“不是,不是,誰敢得罪我,我就是一說,說說而已。”現在的社會真的跟唐振東入獄前不一樣了,以前教師是真的教育育人,現在,還是不說了,以前的小姐是大家閨秀,現在,也不說了。

“好,就聽你的,咱去找個古董店,找人幫忙看下。”

黃山一帶自古文化底蘊豐厚,想當年軒轅黃帝來山煉丹的故事流傳千年,黃山山名,本身就與黃帝煉丹之說有關,軒轅峰、容成峰、浮丘峰等這些都是由傳說演變來的。

另外,佛教在南朝劉宋時傳入黃山,唐玄宗信奉道教,在歷史上對黃山進行了多次擴建,歷代先后修建寺庵近百座,在所有的寺廟之中,祥符寺、慈光寺、翠微寺和擲缽禪院,號稱黃山“四大叢林”,黃山歷代僧眾也出了許多能詩善畫之人,也在黃山一帶留下了諸多的墨寶,詩畫,如黃山畫派的創始者漸江、雪莊等。

所以,在黃山一帶流傳的民間好東西,著實不少,這里的古文化一條街也非常興盛。

經過一番打聽后,兩人來到黃山市里的古文化一條街,這里有的是古玩,詩畫,墨寶等等,而且安微黃山一帶本身也出文化珍品,像聞名天下的徽墨和歙硯,這些都是當地的文化產物。

“宋徽宗親自用過的徽墨,您二位不來看看。”一個擺攤的小販吆喝道。

“二位,這邊看,我這里有聞名天下的端窯精品,保真。”

“齊國刀幣,民國大頭洋,一百一件,不講價。”

“古越陶罐,件件精品。”

唐振東和徐卓走在這古文化一條街,街面很多擺攤的小販,都向兩人吆喝,兩人一看就不像是搞古玩的,這些街邊擺攤搞古董的一雙眼睛賊著呢,他們的眼睛分出真品贗品似乎差點,但是要看凱子和肥羊,倒是一等一的準。

這些人當然不是兩人要找的目標,他們最需要找得是一個古文字畫的小店,這樣專門搞古文字的人,文化底蘊深厚,知道的多,認識的字也多。

其實唐振東本來打算是回海城再找人給翻譯這些字,但是徐卓只問了一句,“你能等到回去嗎。”

唐振東的確有些等不及,他跟師父一樣,也迫切想知道這鬼谷祖師爺的帛書里面都寫的什么,兩人的錢只夠從鷹潭到黃山,這就是緣分,那就說明在黃山這里,他們能取得某種突破。

這種迫切想破解的感覺,唐振東跟師父的心情一樣。

唐振東之所以提議回去,是因為他這幾天心頭有種不好的感覺,但是這種不好感覺很淡,說不好到底是心慌還是怎的,反正這種感覺很不舒服。

昨晚,唐振東打了個電話回去,問及一切沒有什么異狀,他這才安下心來在黃山先破解這鬼谷遺書再說。

在一家名為“雅文軒”的店鋪,唐振東和徐卓信步走了進去。

這小店的店員在柜臺后面看著兩人進店,也不起身,更不招呼,只是由著兩人隨便看。

唐振東轉了一圈,墻上沒有跟他帛書一樣的作品,他敲敲柜臺,“我想找副字畫。”

“什么字畫,哪個朝代的,誰的作品,從先秦到近現代,我們這里應有盡有。”店小二說話很懶散,很顯然,這里平日里顧客不多,他的這種態度正是這種情況的反應。

但是這種態度卻對進入這里的人有種遐想:他是不是因為這里的東西好,根本用不著主動招攬顧客,想買就買,不買拉倒。

“哦,我寫個字,你看你認識不。”唐振東接過店小二遞來的筆,在紙上寫了一個字,這個字正是帛書中的一個字,而字無論外形還是結構,他都臨摹的一絲不差。

如果是個不清楚唐振東記憶力好的驚人的人來看,還以為他本來就是個大師呢,就連這個小店員,在書畫店工作時間長了,眼力也驚人的好,他一見唐振東的這個字,是很少見的先前文字,而且筆力驚人,力透紙背,他本來那半睜半閉的眼睛,突然一下子瞪圓,“你有這樣的字畫。”

唐振東搖搖頭,“我是問你有沒有,不是你問我。”

“這是先秦古篆,春秋戰國時期雖然國家眾多,但是戰火頻繁,很多東西都遺失了,那個時代的東西不好找。”小店員坦白道。

“哦,沒有的話就算了。”

唐振東恰到好處的表現出了他的失望,然后跟徐卓,轉身就走。

不料,小店員趕緊從后臺繞了出來,“等等,二位等等。”

“還有什么事。”

“二位,是這樣,我家老爺子是這個店的老板,我算是少東家,老爺子他最近不知道怎么迷上了這種先秦古篆,一直想多多研究一下,如果您二位有這方面的東西,請盡管開口,價格不是問題。”小店員,哦,也就是雅文軒的少東家,口氣著實不小。

“我想你是不是搞錯了,是我想要這方面的東西,不是要給你。”

唐振東一聽他沒有,就作勢要走,不料店小二卻依舊攔住他們,“二位稍等,稍等。”

“怎么你們這是黑店,要搶外地人還是怎的。”唐振東裝作一副害怕的樣子。

“不,不,二位別誤會,我家老爺子特別喜歡這方面的東西,我想請二位稍等,我上去叫老爺子下來,可以嗎。”

唐振東看了徐卓一樣,像是在跟他交流一樣,徐卓點點頭,“那好吧,不過我們還有事,不能久呆。”

“好的,好的,謝謝二位。”

小店員打了個電話,讓他的父親出來,說是有兩個懂得先秦古篆的人來了,要跟他交流交流。

電話打完時間不長,一個五十歲左右,身穿綢緞唐裝,梳著大背頭的中年人,從樓上走了出來。

“二位好,我是這家雅文軒的老板,我叫周子聰,這是犬子周四海。”

“周老板好,我是唐龍,這是我的師父。”唐振東也沒據實以告他的真名姓,對徐卓也只是以師父相稱。

“唐先生,聽小兒說你寫的一副好古篆,能否讓周某我開開眼界。”

“開眼界就不必了,還是大家共同交流吧。”唐振東抱抱拳,“我們就在這里。”

“哦,不,不,走,咱們上去聊。”周子聰似乎是剛想起待客之道,接著就招呼唐振東上去聊,然后吩咐周四海,“小海,倒茶。”

周子聰上面的辦公室寬大,明亮,這種明亮不是窗戶營造出來的效果,而是日光燈的效果,寬大的紅酸枝板臺,一套完整的花梨木桌椅,雕工細致,非常有層次感,一看就不是凡手作品。

周四海也過來給三人倒上了茶,順便把剛剛唐振東寫的那個篆字拿了上來,擺在幾上。

“這是唐兄弟寫的。”周子聰也看出了這個字的不凡之處,這樣的字可不是人人都能寫出來的,這修正的字體中見風韻,工整中見筆力,雖然寫法有些可以模仿的生硬,但是總體來說,這個字寫的非常好,就算在先秦時代,也不是每個文人大夫都能寫出來的。

“還請周老板指正。”

“指正不敢當,我只是對那個時代的東西特別感興趣,咱們還是互相交流下。”

“哦,周老板收藏了不少那個時代的東西。”

“說不少那只是我的希望,呵呵,你也知道,那個時代都是竹簡,保存不易,每片竹簡都可以說是寶貝,我也只是收藏了十幾塊竹簡而已,雖然只是十幾塊,但是內中的內容可真是豐富,讓人有無限遐思,拿著竹簡,就仿佛感覺自己再跟古人對話一樣,恩,這種感覺很好,很好。”

能看的出來周子聰是個古篆迷,是真心喜歡研究這些東西。

唐振東抱抱拳,“既然周老板如此精通,那我這里有些字,我寫出來,希望周老板給予指正。”

“不敢當,不敢當。”

唐振東在紙上,把他記憶中的帛書《本經陰符七術》中的一段照葫蘆畫瓢、默寫了出來。極品相師 247 照葫畫瓢


上一章  |  極品相師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