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紈绔足球經理 >> 目錄 >> 第82節 回家

第82節 回家


更新時間:2013年01月27日  作者:黑白丁  分類: 競技 | 足球運動 | 黑白丁 | 紈绔足球經理 
紈绔足球經理 第82節 回家
正文第82節回家

正文第82節回家

“喂,你怎么樣?聽到了就說句話……”

站在事故警車的窗外,約爾迪.貝納通用力拍打著車窗,可不管他如何叫嚷,車內還是沒有反應,那個被氣囊包圍的長發女警依舊趴在方向盤上面。

“不會是真死了吧?”貝納通有些不確定的自語。

貝納通心有些疑惑,他的車是滑行狀態撞過來追尾,不該有這么大的力度才對。

繞著警車走了一圈,貝納通發現那銀灰色的菲亞特前后都有不同程度的變形,尤其正前方有著很嚴重的撞擊痕跡,前擋風玻璃粉碎,就連左側車輪都斜斜地偏在一旁。

不對啊,沒聽說過撞車還能撞出來傳說隔山打牛的效果,自己明明只是追尾,悍馬質量再好,也不可能讓警車前面出現大面積撞傷,更不會撞得滿地碎片。

也就是說,在自己追尾之前,警車曾與別的車輛正面撞擊過,另外一輛車事后逃逸,所以這銀灰色的菲亞特才會停在路間?

猜測出真實情況的貝納通,先是撥打了急救心和交通事故處理的電話,然后他回到自己的悍馬車上,翻出扳手等修車工具,用力敲打已經變形的菲亞特車門,想要盡快把車上不知生死的女人救出來。

費了好大得勁,忙出一身大汗的貝納通終于把車門弄開,努力把氣囊的女警拽了下來。

女人的肩膀上插著大小不一的玻璃碎片,不時有鮮紅的血跡順著創口滲出。不過好在她呼吸雖然微弱,但是始終還有生命的跡象。

“喂,你怎么樣?快醒醒……”

把受傷的女警抱到路邊,顧不得品味手傳來的軟綿綿觸感,貝納通摟著對方上身用力搖晃,可臉上尤帶血跡的女警卻全無反應,回應呼喊聲的只有那不時滴落的血滴。

急救第一課。人工呼吸!

大口吸入新鮮空氣,貝納通湊到女警身邊,通過親吻把空氣呼入對方口。曾有過花花公子記憶的他還習慣性地用舌頭與對方糾纏在一起。

吸吮著口的美味丁香,貝納通腦浮現出一個古怪的念頭,技巧真生澀。這妞該不會沒有接吻經驗吧?不過摸她身體的手感倒是不錯。

接吻也能出汗?貝納通疑惑地抬起頭,看到有幾滴鮮血正從女人前額滴落,他這才意識到現在是為救人而采取的人工呼吸,不是激情纏綿的前奏!

終于想起自己所面臨情況的貝納通,趕快停止親吻動作,他發現自己的雙手正在不知不覺,持續著揉捏女人胸臀的動作。

花花公子、趁人之危、禽獸不如……

把一連串的貶義詞匯從腦趕走,貝納通放棄人工呼吸,開始試驗另一種急救技巧。

急救第二課,胸部擠壓法!

把女警平放到路邊。貝納通雙手交疊放在女人胸部,按照記憶的方法用力向下擠壓。

75B!這個尺碼放在亞洲還行,在歐洲女人身上就是貧乳!

花花公子的天賦特長,很快讓貝納通對女警胸部尺寸做出評判,順便他還從那柔軟帶有硬核的觸感判斷出女人沒有生育歷史。即使有性.經.驗次數也不會很多。

看著女人好像有些熟悉的美麗面孔,貝納通的心思忍不住又拐了個彎。

嗯,今天艷福不錯,這顯然不是那種與無數人有過溝通經驗的放蕩女人,或許可以邀請她一塊燭光晚餐,然后渡過一個美妙而浪漫的夜晚……

變擠壓為揉捏的動作讓貝納通更為心猿意馬。手的動作也在不知不覺變得大了起來,直到他發現女人身上的創口不斷淌出鮮血時才止住遐想。

“啪,”用帶有血痕的右手給了自己一個重重地耳光,貝納通強迫自己清醒。

沒想到有一段時間沒真正碰過女人的自己,定力是如此之差,居然在一個陌生女人受重傷的情況下,產生名為浪漫實則下流的想法。

一定是過去那個花花公子的主意識在做崇!把下流動作推諉到那個好色家伙的性格上面,貝納通停止了手上動作。

急救第三課……

忘掉那該死的急救課,自己的三腳貓功夫根本無法起到正面作用,只能讓傷者死的更快,必須立刻想辦法把這個女人送到醫院去才行!

小心翼翼地把上衣略顯凌亂的女警放在副駕駛位置,貝納通啟動悍馬車,趕往距離出事地點最近的米蘭公立醫院。

雙眼緊盯著前方路況,貝納通一手操控著方向盤,一手輕柔地把女警的上身摟在懷里。

這時候的貝納通已經完全恢復冷靜,他絕沒有趁對方昏迷占便宜之類的想法,之所以這么做的原因,是他怕車輛顛簸讓那些插有玻璃碎片的創口加重。

緊踩住油門,一門心思只想著救人的貝納通,硬著頭皮控制悍馬成為八車道上唯一的逆行車輛。

由于路央欄桿的存在,他無法把車開回正常行駛的方向,只能盡量貼邊迎著正常行駛的車輛向回開,好在隨著太陽的升起,霧氣已經逐漸散去,公路上的可見度也變得高了起來,才沒再次出現撞車事件。

饒是如此,偶爾與別車近距離交叉而過的險情也讓他驚出一身冷汗,幾次都讓他想過把車停在路邊,等待醫療救援,不過每次這個念頭都是一閃而過,人命關天,女警猶在滲血的傷口讓他無法考慮太多,前不久無意識地下流動作,更讓他內心里對這個女人產生了無盡愧疚。

“車號為3456c的悍馬,請立刻靠邊停車接受檢查……車號為3456c的悍馬,請立刻靠邊停車接受檢查……”

悍馬車在逆行路上橫沖直撞的狂奔很快遇到了干擾。兩輛與前不久車禍現場的銀灰色菲亞特樣式差不多的警車從后方追上來,一個年警察的聲音從擴音喇叭傳出。

有意放慢車速等待警車追上,貝納通把兩側的車窗放下,讓對方看清車內的情況。

貝納通急匆匆沖著警車大喊:“對不起,給你們添麻煩了,我車上有個受傷的警察,現在她情況很危險。我要立刻把她送到醫院,麻煩你們在前面幫我開路。”

“立刻把車停放在路邊,受傷人員我們會接手處理。”雖然幾名警察看到了車內有個穿著警服的受傷女人。但他們并不愿接受貝納通的建議。

什么時候輪到一個普通市民來指揮警察工作了?把我們當什么,又把自己當什么了?開個五萬歐元的悍馬就想得到警車開路,在逆行線上橫沖直撞的待遇。換成限量版蘭博基尼還差不多……

停車檢查證件、敘述事情經過、勘察事故現場、等待醫療救護……

用屁股想也猜得到那些警察的處理方式,貝納通估計等他們走完正常流程后,悍馬車上的傷者就算不死也得沒半條命。

潛意識里對女人充滿愧疚的貝納通懶得繼續和他們商討,干脆左腳猛踩油門,悍馬車轟鳴著向前竄了出去。

“喂,伙計,現在怎么辦?要不要向局里請求支援,在前面的岔路口把他攔下來?”

“還是算了吧,那個年輕人車里確實有個穿警服的傷者,只不過看不清是誰。既然他也沒有要逃跑的意思,干脆我們跟著他到醫院以后再抓人。”

“等下非要好好收拾那小子,他居然敢把我們當保鏢。”

“我覺得那個年輕人有點面熟,只是一時想不起來,等到了地方看情況再說吧。”

兩輛警車內的警察。用車內配置的通話器進行了短暫溝通,隨后兩輛警車同時鳴起警笛,保持一前一后的隊形,幫悍馬車開路。

有了警車開路,悍馬車的速度自然而然提升起來,等到不遠處岔路口轉到正常行駛的車道。貝納通的車速更為提升。

大約用了不到二十分鐘,三輛車先后來到米蘭市立醫院。

一個箭步竄下車,貝納通打開副駕駛車門,連車鑰匙都顧不得上拔,他就抱著受傷女警跑進醫院大門。

從兩輛警車上走下的四個交通警察兵分兩路,兩人圍著悍馬車拍照記錄車牌,另外兩個人急忙趕進醫院幫忙,順便監視他們心目的肇事嫌疑者。

“醫生,急救室在哪?這里有受重傷的患者!”

一路飛奔到急救室門口,貝納通在幾名醫護人員的幫助下,把依舊處于昏迷狀態的女警推進手術室。

本來還有一名四十多歲的女醫護人員冷著臉準備攔阻貝納通,向他講解醫院收費流程,可在貝納通匆忙扔下金卡丟下一句:“麻煩你幫我辦好所有手續,順便從卡里提出一萬歐元當做辛苦費。”的時候,刁鉆刻薄的詞匯立刻消失的無影無蹤,年婦女以比見到情人還親的態度,幫著忙前忙后張羅起來。

“先生,這是你的金卡請收好,所有醫療手續我已經幫你辦完,順便還以親戚的名義幫你女朋友請了醫院里最好的醫生主持手術,有什么事的話可以隨時再找我,很樂意為你效力。”帶著滿臉討好的笑容,女醫護人員把金卡遞給貝納通,剛剛在財務收款的時候,她把一萬歐元紅包揣在懷里后,無意看了一眼銀行賬戶上的余額,那一長串數字幾乎閃瞎她的雙眼,由此她確定眼前這個年輕人一定是個了不起的大人物,屬于只能巴結絕不能得罪的那一類人。

面對年婦女諂媚的笑臉,貝納通相信只要付出一定數額的歐元,就算向對方提出性.要求也不會遭遇拒絕,只不過有那個必要嗎?如果兩人間真的發生點什么,哭哭啼啼討要紅包的該是貝納通才對……

“很感激你的幫助,如果有需要的話會再找你幫忙。”

努力保持著笑臉,貝納通隨口說出幾句表示感謝的場面話。然后揮手讓這名醫護人員離開。

忙忙碌碌折騰了半天,貝納通總算把傷者事情弄完,接下來就是等待手術結果的時間了。

把臉上沾染的血跡洗掉,貝納通靠在走廊過道的墻壁上,從懷掏出手機。

“很抱歉,媽媽,我要晚一點才能回去了。在路上遇到了一起車禍,我剛把傷者送到了米蘭醫院。”

菲麗擔憂的聲音從電話聽筒傳出:“約爾迪,你有沒有受傷?要不要我派車去米蘭接你?”

菲麗的話讓貝納通覺得心里很溫暖。他很享受這種被人關心的感覺,“放心吧,媽媽。我只是見義勇為幫助救護傷者,把醫院這邊事情處理完就會回家。”

掛斷電話,貝納通才發現也不知道是由于緊張或是因為忙碌,自己的襯衣已經被汗水打透,現在濕搭搭貼在身上很不舒服,而外套上面也染滿血跡。

等下要找個服裝店,把全套衣服換掉,免得讓家人看到產生不好的聯想,貝納通仔細想了想,他覺得受傷女警可以由警察通知家屬來醫院陪護。順便調查具體事故原因,自己根本沒有等待結果的必要,反正又不打算討要那在自己看來數額不多的醫療費用。

慢慢走到兩名警察身邊,貝納通笑著說:“尊敬的警察先生,我很感激你們幫忙開路的舉動。這為搶救傷者贏得了寶貴的時間,現在那名女警已經送進了手術室,我想她一定能得到及時治療,盡快康復。”

貝納通清楚自己違反了數條交通規則,起碼逆行、追尾、超速行駛這幾項就絕對跑不掉,現在還是先客氣一下。爭取點印象分再說。

兩名警察神色古怪地對望了一下,又把頭扭過來看著貝納通,他們顯得有點疑惑。

被警察灼熱的目光看得很不舒服,貝納通聳聳肩,說:“兩位警察先生,我知道剛才自己犯了很多錯誤,希望能給我一個改正的機會,你們有什么問題請盡管問,我一定知無不答言無不盡。”

個子稍高的警察有些不確定地問:“你是貝納通先生?國際米蘭的主教練約爾迪.貝納通?”

早在公路上交叉而過的時候,他就覺得這個年輕人看起來很面熟,到了醫院他終于想到國米主帥身上,只不過現在對方身著意大利本地品牌貝納通集團出品休閑服的樣子,看起來與以往國米主帥那長袍馬褂的吃貨形象,有很大差異。

伸手拍了下額頭,貝納通終于想到,這里是米蘭,身為國際米蘭主帥的自己,勉強可以算是這座城市的名人。

在以足球為最受歡迎體育項目的意大利,隨便拉過來一個人就是對歐洲足球了如指掌的球迷,在繁華的米蘭城更是如此,幾乎整個城市里面的成年男人,都是支持米蘭雙雄的球迷,唯一的區別就在于他們喜歡的顏色是紅黑抑或是藍黑。

主動和兩人握手,貝納通笑著說:“你們好,我是約爾迪.貝納通,很高興見到你們。”

兩名警察的目光變得無比熱切,他們爭先恐后的說話,“我是古瑟爾。”

“我是羅比尼。”

介紹完自己,兩名警察迫不及待地發問,“貝納通先生,我們國際米蘭能把聯賽冠軍獎杯捧回榮譽陳列室嗎?”

從這個問題可以輕易猜出對方所支持的球隊,貝納通笑了笑,自信地說:“當然,我還記得自己在賽季初對球迷說過的話,國際米蘭會爭取所有榮譽并至少得到一座獎杯,聯賽冠軍是一定要履行的承諾。”

“那歐洲冠軍杯呢?我們會在那個賽場走多遠?”已經多年沒品嘗過歐洲稱雄滋味的國米球迷,不敢奢望收獲冠軍獎杯,只能小心翼翼地提出問題。

“現在我們已經進入了四強,我的目標是再贏三場。”貝納通毫不掩飾自己的野心,婉轉地表示出目標。

四強再贏三場?那就是說……贏得歐洲杯冠軍?

被貝納通的野心嚇了一跳,靜下來的兩名警察滿臉驚喜,“貝納通先生,從我爺爺那輩開始,我們全家就是忠實的內拉祖里,我衷心希望國際米蘭能重新輝煌。登上歐洲足球的巔峰。”

與兩名把身份轉職成球迷的警察講述了一番國際米蘭目標及目前隊內情況,貝納通笑了笑,提醒說:“兩位,我們是不是應該去看看車禍現場,順便給我做做筆錄什么的。”

叫羅比尼的高個子有點不好意思,近距離接觸自己喜歡的足球俱樂部主帥,讓他忘記了自己的本職工作。“車禍現場那邊已經有同事去看過了,我們正在全力追查肇事逃逸車輛的下落,貝納通先生是在霧天追尾吧?你的責任不大。違反交通規則也是為了救人,逆行和超速也都情有可原,只要你把具體情況講述一遍。就可以開車離開了。”

古瑟爾接口說:“對了,傷者的身份我們也已查清,她是羅馬城的交警波琳,首都的同事正在趕向醫院,他們委托我向你表示衷心的謝意,并報銷你所支付的醫療費用。”

“那就麻煩你們了。”貝納通覺得自己幸好遇到的是國際米蘭球迷,如果現在面前的是兩個紅黑支持者,即便自己救了一名女警,恐怕也免不了被刁難,少不了去事故現場及警局配合調查的程序。不過這樣挺好的,可以讓自己省去不少麻煩。

“大約四十分鐘前,我開車行駛在通往羅馬的公路上,由于下霧的原因,可見度很差。在我發現路央停放一輛銀灰色菲亞特轎車的時候,立刻踩下剎車,不過我的車還是和那輛車撞到一塊,等我下車看時,發現……”

把事情經過詳細向兩名警察描述一遍,貝納通在筆錄上簽了字準備離開。

“請等一下。”一直說話不多的古瑟爾從懷掏出一個小本子,“麻煩貝納通先生幫我在這個本子上簽名,順便寫上祝福,我也是一名流淌著藍黑色血液的忠實內拉祖里。”

拿起筆,貝納通想了想,在記事本第一頁寫下祝古瑟爾永遠開心幸福,你的朋友約爾迪.貝納通。

謝過主動幫自己把車送到熟悉的修理廠,并表示絕對全程監控讓對方把車修得像新車一樣的古瑟爾,貝納通叫了一輛計程車,先回居住地換了身衣服,然后再次趕往羅馬。

這次貝納通沒再遇到什么突發情況,一個小時后,計程車穩穩地停在羅馬別墅的門口。

一走進別墅院子,約爾迪.貝納通就看到正等在門口,臉上寫滿焦灼的菲麗和那個記憶頗為熟悉的年男人。

“媽媽,我回來了,爸爸,好久不見。”

順嘴說出的稱呼讓貝納通自己都感到吃驚,原本在他想象尷尬的會面實際上卻十分平和。

可能是對方臉上的擔憂觸動了自己內心深處最柔軟的地方,或許是這具身體與面前的男人血脈相連,也許是內心深處花花公子的意識為主導,他并沒有對那句爸爸感到絲毫的突兀。

這個世界的薛峰依舊生活在國,他是大型外企的高級管理人才,以他的性格一定會努力改善居住在農村的父母生活環境,而我的身份,是出身于貝納通家族的國米主帥約爾迪.貝納通。

直到這一刻,貝納通終于把自己身份擺正了位置,整個人也變得輕松起來。

“快進來吧,你有一段時間沒回來過了,你的幾個堂兄妹都在大廳等你。”見到貝納通平安出現在面前,菲麗夫婦的擔憂立刻煙消云散。

跟在父母身后走進別墅,貝納通笑著問候說:“爸爸,你在南美那邊還好吧?這次回來多陪陪媽媽吧,我這兩年一直忙東忙西的,也沒找時間去阿根廷看你,希望你不要見怪。”

約爾迪的父親斯奇爾是一個很低調的人,他沒有出色的商業天賦,也不具備四處逢源的交際能力,而且受兒子前些年不好的紈绔名聲影響,他并不得老卡羅重視,所以被遠遠地安排在經濟狀況一般的南美,負責當地事務。

不過隨著貝納通集團與阿諾特、阿爾巴切特、維吉奧、費列羅等幾大財團展開的全方位合作,約爾迪.貝納通這一系的直屬親人在家族內地位水漲船高,斯奇爾也被調回接掌重要職務。

作為斯奇爾本人來說,與權力更大的職位相比,他更看重自己兒子身上的改變,由意大利國內出名的紈绔變成家族內同齡人的目標,這是多么值得驕傲的改變?

“約爾迪,你媽媽把你這兩年來所做的事都告訴了我,我很高興看到你的成長,希望你不要再走到過去那種錯誤的老路上去。”

“放心吧,爸爸,我長大了,知道以后該怎么做。”

欣慰地點點頭,斯奇爾說:“在兩年之前,有些人就曾發出過貝納通集團富不過三代,你這一代人全都是無能之輩的說法,現在誰還敢說這種話我就去打他的臉,拽他來看看我們家約爾迪是一個多么出色的小伙子。”

貝納通謙虛地說:“爸爸,你過獎了,距離你的成就我還差得很遠,我只是做自己該做的事,我不想躺在前人積攢的財富上面,庸庸碌碌過一輩子。”

“好了,你們爺倆就別互相吹捧了,那些話留到吃飯的時候再說,約爾迪,你今天打算給我們做點什么?”菲麗打斷了貝納通父子的寒暄。

貝納通大驚失色,“啊,媽媽,該不會是還讓我下廚做國菜吧?今天我可是一點準備都沒有。”

“食材都已經準備好了,缺的就是你這個大廚,難道你不想在大家面前露一手,讓你爸爸嘗嘗從國學來的美味佳肴嗎?”

話說到這樣,貝納通除了乖乖走進廚房,親自動手主勺之外,還能做些什么呢?

其實如果把現在的貝納通拉到國,進行廚師考核的話,他最多只能拿到二級證書,屬于只能在檔飯店擔當大廚,高檔酒店充當小工的水平,不過在整日與比薩、牛排、面條為伴的意大利人眼里看來,貝納通做出的菜肴無異于人間美味。

外焦里嫩的京式烤鴨、色澤鮮艷的紅燒豬蹄、清真風格的孜鹽羊肉、濃香四溢的山芋燉牛肉、色香味俱全的糖醋排骨、綠瑩瑩的欖菜肉碎四季豆、精心調制的醬燜海兔……

按照歐洲人喜歡肉類的飲食風格,貝納通準備了十二道在國很常見的菜肴,配上醇香四溢的紅酒和香噴噴的米飯讓餐桌上的幾人吃得食指大開,菲麗甚至還動了以照顧貝納通為旗號,搬到米蘭居住方便長期蹭飯的心思,幸好被斯奇爾及時打消。

結束晚餐后,斯奇爾坐在豪華沙發上,抽著雪茄說:“約爾迪,聽說你前段時間賺了些錢,我想告訴你,金融市場風險很大,投資一定要謹慎,不要盲目把所有資金都投入到沒經過嚴格調查分析的項目。”

“我一定牢記爸爸的忠告,謹慎處理每一筆投資。”

表面看上去嚴肅,實際貝納通在心里偷笑,自己可不正是把所有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里的代表?不過有著前世的經驗,那具有針對性的投資就算想虧都難。

“約爾迪,這些年我一直都沒有干涉過你的私人生活,愿意和我隨便說幾句嗎?現在你有多少女朋友了?十個還是八個?”

自己的女朋友嗎?有接收來的貝倫和瑪莎,還有尚未正式確定關系的莫嘉娜,全部算起來也不過三個,說來讓人臉紅,從數量上看還真的有點對不起過去那個花花公子身份……(。。)紈绔足球經理 第82節 回家


上一章  |  紈绔足球經理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