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我的女友是喪尸 >> 目錄 >> 第一千三百三十九章 我的名字是:鄭……

第一千三百三十九章 我的名字是:鄭……


更新時間:2015年05月22日  作者:黑暗荔枝  分類: 科幻 | 末世 | 危機 | 黑暗荔枝 | 我的女友是喪尸 
我的女友是喪尸 第一千三百三十九章 我的名字是:鄭……
科幻靈異

第一千三百三十九章我的名字是:鄭……

鮮血……嘶吼……五分鐘后,這里再度恢復了平靜。然而幾具支離破碎的新鮮尸體中,卻只有一個人影掙扎著慢慢站了起來。

他的一條胳膊已經沒了,臉上也少了一塊皮肉。看了一眼身邊的尸體后,他那雙剛剛還在流淚的雙眼頓時變得茫然起來……

“很好。”那只喪尸再度飛了下來,滿意地說道,“你叫什么名字?”

人影有些恍惚地想了想,然后張了張嘴巴,從喉嚨里擠出了一個字來:“鄭……”

“鄭?不錯,你是目前這批活到最后的一個異能者了,接下來只要讓你吃下真正的喪尸,你就能變異成為我們中的一員了。”喪尸說道。

“我是……最后一個?”鄭的身體搖晃了一下,問道。

其實他不需要答案……在提完這個問題后,他突然抬起眼皮看了這只喪尸一眼,然后猛地撲了上去。在他撲上去的一瞬間,他的雙眼中閃過了一絲異色,而本該扇動肉翅飛起來的喪尸卻像是僵住了一樣,仍舊留在了原地。接著它眼中的警惕之色也消失了,甚至主動地抬起了脖子,亮出了自己的咽喉。

直到鄭的牙齒撕開它的喉嚨時,它也依然還帶著笑容,嘴里還在低聲說道:“吃吧,吃了我,哈哈哈哈……”

“你是說……那些中部營地的人,其實都是被喪尸抓走了?”奇跡基地內,凌默聽完了林亂秋的敘述,表情凝重地問道。

林亂秋鄭重地點了點頭:“是的。很多人都以為他們是當初死亡了。不過實際上。在混戰中我曾經看到過一個剛剛被攻擊過的幸存者。他沒有死。他只是被喪尸打暈了。這不符合喪尸的攻擊習慣,它們什么時候開始變得這么和平了?但這還不是最重要的,我觀察了一下,被打暈的都是異能者。雖然喪尸們是傾巢而出的,但是重點被‘照顧’的目標都是異能者。”

“所以你認為它們不光是將這些人帶回去做食物,而是有著更重要的用途?”凌默皺了皺眉頭。蝙蝠告訴他這是為了讓喪尸們的異變能力得到更好的進化,但從林亂秋的神情來看,顯然事實不僅如此。

他們兩個都不會撒謊。那么也就是說……

“那些喪尸們需要的是少量的、特殊的異能者,剩下的那些才是血食。那么血食和這些異能者之間的區別究竟在哪兒?”突然間,凌默又想起了實驗室里的那具尸體,他一下子站了起來,說道,“我想我知道他們是想干什么了,你跟我來。”

同樣呆在實驗室的還有葉戀她們……自從松鼠主動開口邀請后,這些女喪尸們就對他們的研究產生了強烈的好奇心。不過松鼠和那位黃主任顯然分不清好奇心和興趣之間的區別,因此在感動之余,他們幾乎是十分配合地滿足了女喪尸們的大部分要求。

而之所以不是全部。則是因為……

“那是一只變異猴子。”

“能吃嗎?”

“這個是從一只異變喪尸身上摘下的器官,看。它已經和人類同一器官完全不同了。”

“能吃嗎?”

所以當凌默進入實驗室內,看到了一個巨大的警示牌“實驗品均不可食用”的時候,他倒是毫無驚訝之感。一旁的林亂秋倒是愣了一下,捂著嘴道:“我聽說特意警示出來的事情,都是曾經發生過的。”

“獵鷹的錯。”凌默將問題推給了上家。

“你來看這個,這是一只非常完美的喪尸的尸體……”凌默一邊說著一邊推開了房門,然而屋內卻已經有了一個人影。一看到這個人影,他頓時愣了一下。

“丫頭?”

葉戀正一動不動地站在冰棺旁,當凌默走到她身邊的時候,她那雙大大的眼睛正安靜地盯著冰棺的尸體。凌默的表情也再度一變,因為從葉戀的情緒變化中,他沒有感應到任何想要吞噬掉尸體的沖動。她此時所想的,并不是吃……

那么,純觀察?不對,喪尸不會做這樣的事情。它們觀察某樣物體,前提必然是和進化有關的。例如食物,例如攻擊的沖動。

然而讓凌默感覺奇怪的是,這些他都感覺不到。

“丫頭?”凌默又低聲在她耳邊喊了一句。

葉戀的耳朵動了動,她轉頭看了凌默一眼,然后又回頭看向了尸體:“她失敗了。”

“什么?她怎么失敗了?”凌默心中一動,連忙問道。葉戀如今很少會主動開口說話,不過隨著時間推移,她的茫然程度的確要比當初好了不少。

“她應該變成真正的……”葉戀說到這里,卻又搖了搖頭,“我不知道。”

凌默卻在這一瞬間突然捕捉到了她的感情變化:“你想和她一樣?不,是和成功后的她一樣?”

他這話是直接在葉戀腦海中說的,而葉戀同樣給出了反應。

她盯著冰棺里的尸體看了好一會兒,然后低聲道:“很難的……我,我只是有可能……”

有可能?!凌默感覺自己的心跳似乎瞬間卡頓了一下。他感覺自己突然明白了很多東西……葉戀之所以情況特殊,是因為她有可能成為完美的喪尸?!

可是這是怎么發生的?一瞬間,凌默的腦海中回憶起了許多的細節……葉戀的日記,她在各種小事情上的表現……不不,這些都不一定是原因。真正知道這一切是為什么的,大概只有葉戀自己了。

“怎么了?”林亂秋知趣地在門口等了一下,卻見凌默不說話,只是愣在原地,便有些疑惑地開口問道。

凌默這才想起了自己來這兒的原始目的,他看了葉戀一眼,在她腦海中說道:“有我在,不會很難的。而且我們也不會像她這樣,一定會成功的,明白嗎?不過,我現在需要搞清楚它到底是什么。”

“好。”葉戀乖巧地點了點頭,然后伸出手來撫摸了一下凌默的臉頰。

這只是她一個表示依賴和親近的動作,但女喪尸那純粹的眼神和溫柔的動作,卻讓林亂秋看得愣了一下。

等到葉戀走出去后,林亂秋便對著凌默笑了笑:“你們關系還真是一如既往地好,真是令人羨慕。”

不過說完之后,她就立刻走到了冰棺旁,仔細地觀察了起來。

“這……”剛看了幾眼,林亂秋的表情就變得鄭重起來。

“這是一只完美的喪尸。”凌默主動幫她把剩下的話說了出來。

林亂秋吸了口氣,道:“嗯……”

“而且雖然是躺在冰棺里,可是她看著卻真的像是睡著了一樣。這說明她的身體機能已經達到了一個非常高的狀態,即便是不使用冰棺,都不會在短時間內出現腐爛的情況。”林亂秋不愧是個思維鎮定的女孩,她很快就從震驚中清醒了過來,并快速地分析道。

不過分析完情況后,她卻又帶著一絲詢問之色看向了凌默。很明顯,凌默將她帶到這里來,必然不只是讓她見識一下這具尸體這么簡單。

只是讓她意外的是,看到她這樣的反應,凌默反而露出了一點淡淡的失望神色,追問道:“你是第一次看到這樣的喪尸嗎?”

“是……”林亂秋也不可能在這種問題上騙他,只好點頭道,接著又反問道,“你是想說這只喪尸跟中心城有關嗎?”

“不能完全這么說吧……”凌默很快就調整好了情緒,說道,“準確地說是和出了城市之主的喪尸區域有關。那些喪尸和我們不同,它們是真正地形成了一個社會。我之前聽到的說法時,人類會被飼養起來,當做一種‘家畜’,但是結合你的說法來看,這明顯是片面的情況……不好意思,我有些混亂了,我從我目前知道的兩個線索說起吧。”

“線索?”林亂秋還以為自己說的情況就是唯一的線索了……實際上她說那些,也只是想讓凌默從喪尸們的真實目的入手,更好地進行防范,可沒想到凌默竟然還有著其他的線索。

她頓時覺得自己對凌默的了解還是太少了,看來他在這段時間內所接觸到的情況可能比她還要深入。

“嗯,一條是關于蜘蛛女皇的,你聽說過嗎?”凌默提到了絲黛拉,他其實一直覺得這蜘蛛女皇會找上他,只是到目前對方都沒出現,這讓他感覺有些意外。不過現在他已經有了整個奇跡基地做后盾,只要他還在這里,就不擔心對方不出現。

林亂秋則有些嗔怪地看了他一眼……他還真覺得人人都是他啊,這一聽就是什么可怕的存在,哪有那么容易聽說到的?

凌默其實也只是隨口一問,因為不等林亂秋回答,他就已經接著說道:“那個小女孩安安,她肚子上的‘繭’,和蜘蛛女皇的‘種子’幾乎是一模一樣的性質。另外,還有一只喪尸,她和這只剛成了完美喪尸就死亡的類似,應該說,她很可能就是一只這樣的一只殘次品。”

“她叫楚楚,前不久,我剛見過她。”(未完待續。。)

我的女友是喪尸 第一千三百三十九章 我的名字是:鄭……


上一章  |  我的女友是喪尸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