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天才紈绔 >> 目錄 >> 第1993章 亂葬地

第1993章 亂葬地


更新時間:2019年05月16日  作者:陌上豬豬  分類: 升級扮豬吃虎后宮熱血爽文 | 陌上豬豬 | 天才紈绔 
天才紈绔 第1993章 亂葬地
第1993章亂葬地

《》

第1993章亂葬地

“白癡!”

將江楓的身影納入眼中,戎前低低說道,在他看來,江楓是在制造出風頭的機會,太過愚蠢,步步為營方才能走的更遠。

剛才伏昂可是說過,路線出現了偏離,這意味著,接下來的一段路,會出現無法預知的風險。

說不定,無尺河只是一個開始。

江楓如此著急表現,無疑是有著自尋死路的嫌疑。

江楓當然不會認同戎前的說法,所謂出風頭更是無稽之談,這時候,一抹劍光朝著前方橫掠,轉瞬便是出現于那萬米之外。

虛空之上,江楓抬起眼眸望向前方,浩瀚的水面之上,煙波淼淼,一眼望去,只能看到一道平行于水面的地平線。

“不愧是無尺河!”江楓輕語道。

無尺的本意就是無距,無法丈量,想要擺脫其困制,除非破壞這件法寶。

只是無尺河最為詭異的一點就是,誰也不知道破綻在哪里,根本無從下手,這也是為何伏昂等人,會深感忌憚。

江楓則不同,持續朝著前方橫掠,橫跨數十萬米,緊接著,一枚天印自江楓丹田飛出,無上的鎮壓力量,傾瀉而出。

“轟!”

平靜的水面爆開,水柱沖天如龍,天印直接鎮壓其本源力量,瞬息間水面恢復平靜,一如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這時,江楓看到了彼岸,身影一動,江楓電射而去。

“這?”

一眼掃視過去,江楓瞳孔不由微凝,那里,是更為怪異的一幕。

不久之后,江楓返回,見江楓毫發無損,戎前有些失望,反倒是那車侯毅,面色沉寂如水,不露半點端倪。

“無尺河破損嚴重,數十萬米之外,就是彼岸。”江楓說道。

諸人眼前微微為之一亮,而后便是動身,進行橫渡。

一路順利到達彼岸,禹傲嘿嘿一笑,說道:“一條小破河而已,差點就上當了。”

“小破河?”伏昂笑了笑,沒有多說什么。

繼而,諸人都是被眼前的那一幕震住了。

“要不,我們回去?”禹傲說道,饒是他,都是忍不住頭皮發麻。

沒有人回應他的建議,所有人的臉色都不好看,盯著前方,一動不動。

“江楓,你是故意的?剛才為何不說?”戎前質問道。

“閉嘴,我做什么何需向你解釋?”江楓冷冷說道。

此人第一次針對也就算了,如此不識好歹,江楓可不會有半點客氣。

“心虛了?”戎前笑呵呵的說道。

“我可以殺了他嗎?”江楓詢問虛鳳華。

“可以!”虛鳳華點頭。

得到虛鳳華的回應,江楓一步往前,朝戎前走去,戎前臉色變幻不定,意外于江楓的強勢。一言不合便要殺人,分明是沒有將他放在眼里。

“殺人之事不急,你且退去!”卻是這時候,沉默寡言的祖洪擺了擺手,驅逐道。

“哦,現在來做好人了?”江楓瞇眼說道。

“退去!”

祖洪不屑解釋,聲色一厲。

江楓竟是膽敢忤逆于他,不可饒恕。

(本章未完,請翻頁)

非是眼下時機不對,江楓的那句話,就是他殺江楓的理由,誰也阻止不了。

“滾!”

江楓當仁不讓,區區古來有之家族的身份,就想將他驚退,只能說,祖洪太自以為是了。

他江楓要殺人,也不是這祖洪能夠阻止的。

“你——”

眼底深處,迸射出一抹厲光,祖洪更加意外了,一個連入他法眼資格都沒有的小家伙,居然敢在他面前放肆,是活的不耐煩了嗎?

“嘖嘖——”

禹傲大搖大擺走了過來,搖頭晃腦說道:“一個個火氣這么大嗎?真是令人擔心,是不是前邊那鬼東西影響了你們。”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伴隨著禹傲說出這話,江楓和祖洪都是為之一怔,陷入沉默。

“戎前的挑釁不過微不足道的小事,以我的心性,無視便是,如何會殺心熾烈?”江楓默默說道,隱約感覺不對勁。

戎前的所作所為,宛如小丑跳梁,不值一提,偏生,他動了殺心,一發不可收拾,如果不是被前方那東西影響的話,無法解釋。

祖洪也是在沉思,但他一路走來,本就言語不多,諸人也就不曾過多關注。

諸人視線前方,是一片亂葬地。

原本,一片亂葬地還不足以讓諸人驚疑不定,可是,這種地方,怎么會出現亂葬地,在那亂葬地之內,葬下的又是何人的尸骨?

要知道,這里是尊者避退之地,因此一來,那一片亂葬地的出現,想不讓人多想,都是很難很難。

“能不能繞過去?”虛鳳華問道。

“我們現在遇到的,仍舊在考驗的范圍之內。”伏昂說道。

“太不靠譜了吧,到底是哪個老家伙成心捉弄我們,區區小考驗罷了,有必要弄的這么血腥嗎?”禹傲不滿的嘟囔道。

“未必是刻意的安排,我認真想過,如果路線沒有偏離的話,我們所遇到的又會是另外的情況,只是有一點很奇怪,在路線偏離之后,沒有辦法糾正。”伏昂沉吟說道。

“你的意思是,這里的考驗設置,有可能是針對其他的人?”聽出了這番話的弦外之音,虛鳳華的臉色變得怪異起來。

“不知道。”伏昂搖頭,線索太多,并無頭緒。

不過既然這些仍舊是考驗,那么便是表示,不能回避,只能硬闖。

“出發!”伏昂無心多說,示意道。

這一片亂葬地規模極大,樹著一面面無字碑,那無字碑盡顯斑駁,顯見亂葬地的存在,有著一段極為久遠的歷史。

“我有種感覺,此地的歷史,追溯起來恐怕能夠比肩我等所在的家族。”前行之中,禹傲忽然說道。

他這一說,伏昂三人盡皆意動,似乎是有所聯想。

“或許,比我等家族,更為久遠。”禹傲又是說道。

“斷然沒有可能,莫非你不知道,什么叫古來有之,說的什么胡話?”伏昂大聲說道,聲量倏然抬高了八度不止。

禹傲聳了聳肩,說道:“你知道我最擅長的是什么,我禹家和你們可不一樣。”

于是瞬間伏昂又是沉默下去。

“你是不是想起了什么?”虛鳳華好奇問道。

“想不起

(本章未完,請翻頁)

來,有些秘密既然已經塵封了,那就永世塵封吧。”禹傲砸吧著嘴巴說道。

他似乎知道一些什么,只是沒有打算多說,虛鳳華原本并非好奇心重的人,可是此地太多詭異,按耐不住那份好奇。

“禹傲,你別逼我動手!”虛鳳華惱火呵斥。

禹傲嘿嘿笑著,說道:“你就算是動手我也不會說,反正盡快走出去就對了,這是是非地,我們的那些保命手段,恐怕不夠看。”

禹傲沒有危言聳聽的意思,他一直在笑,可是笑的很是陰森冷峻。

江楓直覺禹傲應該是知道一些,但他不說,卻不知道是怎樣的因由,但有一點禹傲所言沒錯,因為自進入這片亂葬地后,江楓能夠感知到,天印有些躁動。

“比古來有之家族更久遠的存在?”江楓在心中說道。

禹傲沒有多說,只言片語卻也是留下了一些信息,古來有之家族之所以被稱之為古來有之家族,正因四大家族古來有之,存在的歷史,不可追溯。

禹傲不是在胡言亂語,他發現了一些端倪,才是會有那樣的感慨,這讓江楓驚奇不已。同時亦是明白過來,對于此地,或許要重新估量。

或許是禹傲所言,過于驚人之故,諸人一時間都是有些沉默。

直到一聲異響傳出,將所有人的目光吸引過去。

在那里,一面無字碑碎裂了,伴隨著無字碑的碎裂,地底之下,傳出異動,像是有什么東西要破土鉆出。

禹傲第一個沖了過去,他的手中多了一張符箓,一口精血吐出,噴在那張符箓之上,抬掌就是將那張符箓按了下去。

異動就在這一個剎那消失,禹傲臉色略顯蒼白,他長長吐了一口濁氣,繼而大聲叫嚷道:“還不快走,難不成想死在這里。”

一語驚醒夢中人,走在最前方的伏昂速度陡然加快,其余之人效仿之,等到諸人走出亂葬地之后,都是有些狼狽。

“噗!”

禹傲最后一個走出,張嘴又是吐出一口血,他也不在意,掏出一把丹藥,一股腦塞進嘴里,大口嚼著,跟吃豆子似的。

“不用謝謝我。”禹傲嬉皮笑臉的說道,恢復了玩世不恭的原貌。

“那是什么?”伏昂沉聲問道。禹傲隱瞞了太多,讓他很是不悅。

“那里應該是一處鎮壓地,地底鎮壓著什么,就不是我所能知道的了。”禹傲含糊其辭的說道。

“哼!”

伏昂自然不滿意這個答案,可也沒辦法逼迫禹傲。

諸人稍微整頓之后,繼續前行,好在,接下來的一段路,勉強算得上平靜,一天之后,一座孤峰橫亙,映入諸人的視線之內。

那是一座絕峰,壁立千仞,以一種甚為詭異的方式拔地而起,就像是憑空冒出來的一樣。

整座山峰光禿,不見一棵樹,也不見一株草,黝黑的山體在陽光的照射之下,便是那光線都被吞噬了,留下一團團的暗影。

“逃!”

伏昂猛然爆發出一聲冷喝,抽身就是朝著后方極速遁去,其他之人反應過來,也是快速行動。

“唳!”

就在這時候,一道尖銳的聲響傳來,震破耳膜,震散神魂……

(本章完)

。_手機版閱讀網址:

作品庫

小說排行

小說推薦天才紈绔 第1993章 亂葬地


上一章  |  天才紈绔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