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 目錄 >> 第四百十六章 潘帕(二十八)

第四百十六章 潘帕(二十八)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5日  作者:孤獨麥客  分類: 歷史 | 架空歷史 | 孤獨麥客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第四百十六章 潘帕(二十八)
第四百十六章潘帕(二十八)

“夏爾,你給我說說,那法蘭西朝廷到底怎么了你,非得孤身一人遠渡重洋逃到咱們這里來啊?”1692年1月2日,正是夏天最熱的月份,李正一邊熟練地剝著駱馬皮,一邊問著在旁邊幫忙的法國移民夏爾·莫羅。

夏爾·莫羅是前些年逃到東岸的,在巴西近海的伐木場過了幾年人不人鬼不鬼的日子后,他心下一橫參加了臨時組建的雜牌部隊佑國軍,深入到內陸叢林捕捉印第安人。一年半的服役期結束后,夏爾·莫羅幸運地辦理了轉正入籍手續,成了一名光榮的東岸國民。隨后,他選擇了發展前景較好的潘帕平原,在這里落戶定居。

夏爾·莫羅的身份證明文件上顯示他姓夏名爾,其實他原本想用自己的法國姓氏莫羅的音譯作為自己的名字的,不過辦理入籍手續的派出所警察白了他一眼,說了句“你也配姓莫”,然后便自作主張地將其名字登記為夏爾。

夏爾是一名胡格諾教徒,雖然法國的胡格諾教徒中手藝人、商人、技工、學者的比例很高,但夏爾卻是一個不折不扣的莊稼漢。在自家兄長被國王路易十四的龍騎兵抓走不知所終后,早已沒了父母的他便逃到了南尼德蘭,然后被東岸人設在當地的招募移民的機構收留,漂洋過海來到了新大陸。

其實夏爾本來可以選擇前往查科或濕潤潘帕地區的,但因為想多購買一些地(干燥潘帕的地很顯然要便宜不少),他最終還是選擇前往了忠興鄉定居,并用自己退伍得到的遣散費(包括大量戰利品分成),一口氣購買了五十畝旱田,一躍成了遠近聞名的田產大戶。

不過因為出身的緣故,夏爾在本地多多少少還是有些自卑,在面對那些土生土長的東岸青年時,他總是覺得低人一等,即便他已經上陣為東岸共和國廝殺一年半了,為國家做出的貢獻可能比那些人多得多。

李正是夏爾最談得來的本地人了,他們兩家挨得比較近,因此常有來往。這次李正在野外捕了一頭駱馬,便叫了夏爾過來,一切殺了嘗嘗鮮。其實,嚴格來說他們的這種行為并不怎么合法,蓋因對于駱馬這種生物,東岸農業部只允許持有牌照的獵人捕殺,一般人是不允許的。但這種事情又怎么可能禁止得住呢?民間沒有牌照而私下里獵殺駱馬的人一堆一堆的,正所謂民不舉官不究,也沒幾個人愿意真正來管,反正遍地都是這玩意兒,不是么?

“過不下去了。”夏爾坐在地上,一邊拿刀切著土豆、洋蔥等蔬菜,一邊用還算流利的漢語回道:“龍騎兵四處抓人,教堂都被毀掉了,很多牧師被監禁,日子沒法過了。”

“嗯哪,你們那國王可是個狠人啊。這說動手就動手,一點都不猶豫。你逃了也好,如果沒逃,怕不是也得被抓起來。”李正拿著雪亮的剔骨尖刀,在駱馬皮與肉之間的粘膜處輕輕刮著。駱馬毛不怎么值錢,但皮的價格卻還可以,雖然不是什么稀罕貨,但拿到集市上賣掉然后換點趁手的農具卻是可以的,因此李正此刻非常小心。

“我幫你扶著點吧。”夏爾站起身來,看著脖子被一根鐵鉤勾住掛在架子上的駱馬,說道:“吃飯的事情不急,反正今天也沒太多事要忙。”

“不用,不用幫!”李正擺了擺手,說道:“你就給我講講法蘭西國的事情就行,我挺感興趣的。”

“其實沒什么好講的,稅太重了,收入太少了,又趕上連年災荒,很多人吃不飽飯。”夏爾盡量用最精簡的語言解釋道:“為支付稅金和貸款,很多農民被迫出售了祖輩傳下來的土地。貴族們在這件事上玩弄了不公平的手段,他們將稅額基本都轉嫁到了普通的農民身上,而自己不負擔一分錢。沉重的稅收基本榨干了農民們的最后一份血汗,他們別無選擇,只能出售祖輩傳下來的田產來彌補虧空,支付國王的稅金。”

“這他娘的能忍?”李正一聽直搖頭,嘆氣道:“你說那個路易國王在弄什么呢?好好的日子不過,非要去打生打死的,就為了多占些田宅,多搶點錢?”

“我也不知道。”夏爾有些茫然地說道:“我只知道即便是天主教農民家庭,日子也難過得很。國王要打仗,不斷加稅,壓得人幾乎要斷氣。有些人沒自己的土地,租種的貴族或教會的,一年要交30利佛爾的租金,同時還要承擔20利佛爾的稅。而土地又能有多少產出呢?能耕地的馬被國王征走了,地里也沒有多少肥料,種不出多少糧食,而葡萄酒的價格多年來也不怎么景氣,日子實在是太艱難了。很多人沒辦法,要么去當兵,要么當水手,要么就去海外殖民地發展,總之留在法蘭西的日子都不好過。”

“真是作孽喲。”李正同情道:“以后就好好過日子吧。你扛了兩年槍,算是腦袋別在褲腰帶上,如今是苦盡甘來,以后就等著享福吧。你看咱們這邊的地,多好啊,上等的小麥地呢,都不用怎么施肥,地里就能長出還多麥子、大豆和玉米,一年收入個幾十塊錢不成問題。等手頭攢下一點錢了,就去合作社那里報名,想辦法買幾頭小牛犢子回來,那樣可就都齊活了。”

“誰說不是呢?”夏爾聽到這人也咧嘴笑了,道:“不過我希望那些戰爭販子們全部倒臺,他們都是惡魔,殘害老百姓的惡魔。前陣子我去鹽城港見以前的老長官,長官和我說,路易十四的特使來到了我國,想和我們談談進口先進的武器、機械設備、糧食及其他商品的問題。據說國內很多商人對此有興趣,他們迫不及待地想打進擁有2300萬人的巨大市場。”

話說法國人的特使前陣子確實來到了東岸。他們的目的其實不單單是想到東岸采購商品,他們想要的很多,其中就包括請求東岸撤回對聯合省的支持,包括軍事和貿易方面的支持。很顯然,法國人的這種“無理要求”被東岸人干脆利落地拒絕了,他們拿不出任何能夠用來交換的條件。就憑一個已經打得財竭民窮的法國市場,難道能與荷蘭商人主導的更為龐大的市場相比嗎?

再說了,遏制所有陸權大國,本來就是東岸的基本國策。在你路易十四擺明了發動兼并領土的戰爭的時候,難道我們東岸人就干看著嗎?你路易十四剛上臺時領土是什么面積?現在六邊形的新領土又是什么面積?兼并了阿爾薩斯、洛林、弗朗什孔泰、斯特拉斯堡、南尼德蘭部分城鎮、意大利部分領土、西班牙比利牛斯山以北領土的法蘭西王國,在中國大陸也是幾個省的地盤了,且多是精華平原地帶,降水不少,溫度適宜,日照充足,附近漁業資源也很豐富,這要是再不遏制,什么時候遏制?

所以,法國人是注定在東岸人這邊要不到什么承諾的。甚至于,東岸人還會加緊援助聯合省,強力推進北意大利聯邦的組建,甚至放寬英格蘭的貿易限制,允許他們進口更多的工業設備——對英格蘭,東岸人現在已經非常有自信了,根本不擔心其造成多大的威脅——想盡一切辦法給法國人造麻煩,以削弱法國人口、體制給其帶來的戰爭加成。

舊大陸國家全部打起來,才有利于新大陸國家虹吸其人口、資金、技術和資源,不然的話,你都統一自己玩了,還有我東岸人什么事?當世界孤兒的感覺很好玩么?

“商人很多時候都是很短視的,他們會為了多賺一塊錢而做很多無下限的事情。”李正剝完了駱馬皮,將刀一扔,然后坐到了地上,摸出腰間裝滿了劣質土釀燒酒的牛皮水囊,猛地喝了一口后,才舒服地說道:“別管他們了,那是老爺們要操心的事情。你我兩個泥腿子,想那么遠干什么。夏爾你還是多考慮考慮怎么娶媳婦的事情吧,呵呵。其實以你當過兵的身份(雖然不是正兒八經的兵……),其實并不難娶到老婆。但你要求太高,居然想娶個東方媳婦,這就有些麻煩了。停,我知道你的意思,但這事不好弄。你個傻貨,大部分錢都拿去買地、買材料蓋房了,現在比我手頭還緊。你若是沒折騰這些,就憑手頭這幾百塊錢,使勁砸下去,未必就娶不上東方媳婦了,但現在沒錢,那可就難了。”

“這事還是慢慢來吧,急不得,反正我會幫你留意的。”李正說道:“現在嘛,先別管那些破事了。咱先把這些肉清理一下,然后來個大鍋燉肉。多吃點、吃好點才能積攢力氣,過兩天咱們可就都要去工地上工了。老爺們規劃的這條公路看樣子是要動真格的了,也不知道會不會超期服役,唉,地里的事情也很多呢。”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m.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第四百十六章 潘帕(二十八)


上一章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