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回到過去變成貓 >> 目錄 >> 第四零零章 突變

第四零零章 突變


更新時間:2014年10月07日  作者:陳詞懶調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陳詞懶調 | 回到過去變成貓 
回到過去變成貓 第四零零章 突變
第四零零章突變

目錄:

作者:陳詞懶調

類別:都市言情

大山好奇心也很強,為了將那個火機玩會,它每天一大早就去找鄭嘆,嘴里還叼著那個打火機。

鄭嘆只在無人的時候才會教大山怎么玩火機,有人的時候他是絕對不會教的。

不得不說,大山的學習能力跟它的好奇心一樣強,雖然不能和鄭嘆相比,但相比起其他貓或者貓亞科的其他動物來說,大山已經算是相當聰明的了。

大山學會之后也不再纏著鄭嘆,自己一個叼著火機就出去找地方練習去了,鄭嘆只希望這家伙別玩火機玩得將樹給燒掉。

沒了大山在,鄭嘆便有空跟著二毛他們去村子里看龜。

來這里這么久,鄭嘆還沒怎么在村子里逛過。前天二毛他們去看一戶人家家里的母豬生小豬,鄭嘆也想去看看,這里養殖戶比較多,聽說那戶人家養的是小香豬,鄭嘆只吃過,卻沒見過生崽的,想跟著去瞧個新鮮,誰知道被大山堵住了,要教它玩火機,錯過了看豬崽的時間。

今天二毛他們要去看金錢龜,鄭嘆正好跟著過去。

別看這里偏僻,看著也不像是個富饒之地,但實際上,這里很多人家里都是百萬千萬資產的,房子建得跟豪華別墅似的。

就比如今天這戶,家里在監控防盜上就花了百萬元,而里面養殖的金錢龜,總價逾千萬。

只是,在鄭嘆看來,那些單只售價二三十萬的金錢龜也沒什么特別,看了兩眼就沒興趣了,在旁邊蹲著無聊得打哈欠。

二毛他們在參觀了養殖場所之后,便被帶到休息的地方,在二樓的一個大陽臺那里坐著喝茶。

帶著二毛他們參觀的是個跟二毛年紀差不多的人,二毛他們叫他大豪,這里的人似乎很喜歡在人名前面加個“大”字,即便都只是二三十多歲的青年。

此時,那個大豪正在跟二毛他們三個吹噓自己這幾年的發家史。這人跟二毛他們比較熟,以前在這里的時候一起玩過,養龜其實是二毛早先提出的一個建議,后來這家伙竟然越做越火了。現在也是個身家千萬的小富翁。

“那人是誰?”衛棱突然道。

大豪止住話,順著衛棱所指,往樓下看過去。

這邊的陽臺已經在大豪家的后面,能看到后門外那條走道,此時,有個人從這條道上經過,衛棱所指的人就是這位經過的路人。

而在衛棱他們這幾個朝樓下看的時候,經過的人也抬頭看向樓上,短暫地對視了一眼之后,那人便又看向前方。繼續走,依然維持著剛才的速度和步調。

鄭嘆莫名感覺,剛才那人的眼神有些古怪。

大豪在那人抬頭時看了看,然后搖頭:“不認識,估計是誰家過來拜訪的親朋好友吧。”

說著大豪打算繼續說自己的發家史。二毛卻先一步道:“大豪,那邊是誰家?”

大豪看了看二毛指的方向,道:“哦,大康家的,那可是我們這里有名的蛇王家。大志大康兩兄弟是養蛇的,大志曾經被請去動物園,大康倒是一直在養蛇。不過前些年大志出了點事。聽說動物園那邊照顧不周死了好幾條大蛇,然后我就沒怎么看到大志了,聽說他離開動物園之后被人高薪聘請專門給人養蛇,估計現在在哪里發財吧,你看他家的樓現在都蓋得這么漂亮了。”

二毛三個師兄弟相互對視一眼,然后二毛道:“大豪。你跟大康熟不?我對蛇挺感興趣的,他家有沒有那種大蛇?大蟒蛇啥的。”

大豪賊兮兮地道:“有!”

因為很多養殖行為嚴格意義上講并不符合當地的一些規矩,所以大豪并沒有太大聲地張揚,要不是跟二毛他們熟,他也不會說太多。

“他家很多蛇都有。我見過他家一條巨蟒,這么粗!聽說是從別的地方高價購買過來的。”

大豪比了比,鄭嘆目測了一下,好像跟自己前些天在林子里見過的那條差不多粗。

“不過以前出過事,那條大蛇跑出來吃了幾戶人家的家畜,差點出人命,后來村里有規矩,不準他們養那么大的蛇了,也不準養毒蛇,不然人心惶惶。只不過……”大豪壓低聲音:“我覺得他們還在私下里養著,只是沒讓人瞧見。”

大豪帶著二毛他們往那戶所謂的“蛇王”家走,那里離大豪家也不算遠,順著道走個百來米拐個彎就到了,從二樓陽臺能看到“蛇王”家的屋子。

來到門口后,大豪便開始拍門:“大康!大康你在不?”

大豪還打算拍門,被二毛止住了。

二毛拿出一根細鐵絲就開始搗鼓,數秒鐘的功夫,門鎖便開了。

大豪:“……功夫不減當年啊。”

二毛對大豪走了個“噓”的手勢,衛棱和裴亮已經悄聲進去了。

雖然大豪不太明白為什么二毛他們要這樣,也感覺到不對勁,不過他相信二毛,因為他知道,二毛他們幾個,比自己要有錢得多,根本不會眼熱自己和大康那點資產,既然不是利益方面的問題,那就可能是真出了事。他知道二毛他們還是很有點本事的。

鄭嘆跟在后面,在裴亮和衛棱進屋找人的時候,他跟大豪都站在門口,沒亂走亂動。

過了會兒,屋里傳來衛棱的聲音:“二毛,你們進來吧。”

“出什么事了?”大豪跟著二毛進去,問道。

他們進屋的時候,在一個房間里看到了這屋子的主人,也就是大豪口中的那個叫“大康”的年輕人。這人看上去二十出頭的樣子,此刻正脫力地躺在地上,艱難喘著氣,像是剛被人扼住喉嚨過。

“大康你怎么了?!”大豪趕緊過去,擔憂地問道。他跟大康的關系雖然不算鐵,但也過得去,見到大康這樣子,有些憂心,因為大康現在不僅呼吸困難。眼睛也像是沒焦距似的。

“沒事,過會兒就好。”衛棱說著,在二毛看過來的時候,抬手比了比脖子那兒的幾處地方。

二毛恍然。

“頸動脈和頸靜脈被掐住之后。大腦的供血會被阻斷,大腦缺氧,導致幾秒內就會失明。別擔心了大豪,他過會兒會緩過來的。”頓了頓,二毛看向衛棱和裴亮:“看上去很專業。”

“這么說,大康跟人結仇了?”大豪問。自從腰包鼓起來之后,他的見識面也廣了,接觸過很多人,也遇到過很多事,因此。聽到二毛的話之后也不至于太驚懼。“這么說來,剛才那個人……”

大豪說著看向二毛,見到二毛點頭之后,大豪也不禁深吸一口氣。那樣一個恐怖的人,竟然剛才就從自家后門經過。他自己還一點都沒發覺不對來。要不是二毛他們過來,大康現在是不是連呼吸都沒機會了?也或許剛才就被人帶走?

等大康終于緩過來之后,大豪也忍不住問:“大康,你究竟遇到什么麻煩了,竟然惹上那種危險人物,他這是想著要你的命吧?”

“命?是啊,他們就是在要我們的命!要它們的命!!”大康看上去有些瘋狂。

大豪看到這樣的大康。忍不住退了一步。而二毛他們的注意點則放在后一句上。

“它們?”二毛問。

大康站起身,看向旁邊桌子上放著的一個蛇的雕塑,抬手輕輕撫上去。

“它們這么美,這么令人著迷,那些人怎么能……怎么能……”

鄭嘆見狀也忍不住抖了抖,身上都感覺冒起雞皮疙瘩了。那種冷血的連眨眼都不會的恐怖生物。這人竟然說很漂亮!

這世上,有人喜歡毛茸茸的貓狗等動物,也有人喜歡無毛的冷血爬行類,并且深深迷戀。

顯然,大康兄弟就是這樣的人。

大康簡單說了下事情發生的原因。

關鍵點其實并不在大康身上。而是在大康他哥大志那里。

大志當年在動物園里因為照料蛇出了問題,其實問題并不出在大志身上,真相是,那幾條被認為因照料不當而“死去”的蛇,其實是被人弄走了。

“當年大哥被動物園的人冤枉指責的時候,他說‘公道自在人心’,事實是什么樣子,動物園的人很多都知道。”說著大康嘲諷一笑,“呵!公道自在人心,其實就是一句毫無用處的屁話!不說出來的,永遠都只是冤屈!我大哥他被人冤枉了五年!也被人利用了五年!!”

大志離開動物園之后,被人高薪請去幫著照料蛇了,而他們兩兄弟當年買回來養了好幾年的那條大蛇也被一并高價買走,一直都是大志在那邊照料著。前幾天,大康收到了他哥的一條短信。

大志發現請他過去照料蛇的人將蛇當做一個掩人耳目的運輸工具,而這個“工具”最終的下場,必死無疑。大志不忍,便偷偷在籠子里做了手腳,希望那條大蛇能夠在中途自己逃掉。而大志,則找了機會離開,到現在大康也沒跟大志聯系上,直到今天那個人上門來詢問大志的蹤影,沒想到,那人剛來不久,二毛他們就過來了,那人在聽到門外的動靜之后便立刻越窗離開。

二毛幾人心里也有了底。如果事情真如大康所說,很顯然,大志確實是被人利用了,從動物園那件事開始就有人在下套。

而在二毛幾人思量著大志大康兄弟的事情的時候,鄭嘆則想著,自己前些天在林子里見到的大蛇估計就是大康所說的那條被他們兄弟寶貝得很、大志不惜冒著危險也要幫一把的那條蛇。

只可惜,大康兄弟不會知道,那條大蛇早已經被那些人給剖了。

正說著,二毛手機響了,幾乎在同時,衛棱和裴亮的手機也響了。

院子那邊出了事。

確切地說,是裴杰出了事。

裴杰不見了。

今兒裴杰帶著二元和衛小胖子在院子附近玩,他趁鄭嘆外出,偷偷將鄭嘆那個一直放在二毛車后備箱的小箱子提了出來,說是要探秘,結果怎么也整不開。

院子里有兩位媽媽在,裴杰不好直接在院子里嘗試開鎖,便將箱子提出院子,還攛掇著倆小孩幫他,可惜,二元和衛小胖都不知道這箱子的密碼。

“你們黑哥的生日是什么時候?”裴杰問。

“不知道。”二元和衛小胖搖頭。

“你們黑哥家的電話號碼是多少?”裴杰再問。

“不知道。”二元和衛小胖再搖頭。

“那你們兩個知道什么?”

“不知道。”

裴杰:“……”

而就在他們嘗試著密碼開箱的時候,有個陌生人朝他們過去了。

等院子里的兩位媽媽聽到聲音出來的時候,幫忙看著三個小孩的林叔被人打昏在地上,二元和衛小胖子躲在車后面,而裴杰不見蹤影。

二元和衛小胖說,裴杰是被那個陌生人帶走了。

而在林叔醒過來之后,二毛他們通過林叔對那人的描繪才知道,帶走裴杰的人就是他們半小時之前見過的那個人。

暫且不說裴亮這邊是如何著急,那邊,被帶走的裴杰醒過來的時候,發現面前有兩個陌生人,其中一個是將自己抓來的那人,另一個沒見過。

裴杰用了一分鐘的時間來反應思考,然后哭喪著臉對面前的兩個人道:“兩位大叔,我家里很有錢的,你們在拿到錢之前不要撕票啊!!”

裴杰面前的兩人:“……”這小屁孩怎么連撕票都知道?不對,這小屁孩的反應不應該是在醒過來的時候就哭著喊著要爹媽嗎?現在的小孩都這么早熟?

然后,在這些人面前一點反抗之力都沒有的裴杰被拎著扔進了一個布棚子里,里面濃濃的臭味讓裴杰差點將早上吃的雞蛋餅吐出來。

關著裴杰的是一個籠子,不知道以前裝過什么動物。

也不知道爸爸他們什么時候能找過來。裴杰暗自嘆道。

裴杰曾幻想,有一天自己像超人一般,懲惡揚善,拯救弱小,就好像今天,他在發覺情勢不對的時候就先想著怎么讓兩個弟弟妹妹逃脫,然后自己去應付壞人。而今天的經歷告訴他,不是誰都能當超人的,敵方等級太高,我方出師不利。平時自以為很牛逼,真正遇上事兒了才發現束手無策。裴杰覺得自己就像一個異想天開的逗比。

雖然害怕,但裴杰還是強制讓自己冷靜下來。

裴杰很小就知道怎樣用合作來達到目的,所以在村子里,他雖然調皮,但每次惹事總會聰明地拉上很多同伙,成功率高不說,被家長懲罰的時候還會分擔憤怒,不會讓那些大人們的怒氣全部集中在他這個始作俑者身上。

現在,沒有小伙伴的幫助,就他一個肯定逃不出去,可是,這里能找到什么合作伙伴呢?

適應黑暗環境之后,裴杰借著布棚邊上不大的小窗戶那里透過來的光線看了看身周。

離他稍遠的地方看不清楚,不過近距離范圍內還是能看到點。

旁邊籠子里關著一只小熊貓,相比起另一只趴籠子里沒什么精神的同類,這只的精神稍微好了那么一點,此刻,這只小熊貓一邊好奇地看著裴杰,一邊抬著爪子搓臉。

裴杰更想哭了。

看這家伙一臉的蠢樣就知道靠不住,要是齊大大在就好了。唉。

原本打算更兩章,現在看來高估了自己的碼字速度,抱歉,更不出來了,四千字送上。

如果您對《》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發表個人觀點。回到過去變成貓 第四零零章 突變


上一章  |  回到過去變成貓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