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回到過去變成貓 >> 目錄 >> 第四零四章 各個擊破

第四零四章 各個擊破


更新時間:2014年11月16日  作者:陳詞懶調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陳詞懶調 | 回到過去變成貓 
回到過去變成貓 第四零四章 各個擊破
·第四零四章各個擊破

這效果真顯著。

鄭嘆跳下樹,來到灌木叢旁邊看了看,將那只鳥提下來,抓著鳥腿還抖了兩下,羽毛抖掉幾根,鳥頭被抖得兩邊甩。

沒其他反應,但鳥好像也沒死。至于過會兒會不會咽氣,鄭嘆也不知道。這麻醉彈的效果鄭嘆還在探索中。

鄭嘆突然覺得再也無法直視自動鉛筆了,估計以后一看到自動鉛筆,就會想到現在手上拿著的這玩意兒。

鄭嘆的技術不好,如果離得遠,估計就打不中了。就像這只鳥,剛才離鄭嘆不到三米的距離,雖然打中了,但有些偏,再偏一厘米就浪費子彈了。好在鄭嘆的真正目標是人,靶子大。

鄭嘆將鳥身上的那顆子彈拔出來,觀察了一下。子彈射出后,頂端有個針狀的東西,打中目標的時候刺入目標的身體,就算目標穿著衣服,只要不是那種防護性好的,應該都能刺穿,而且,起麻醉效果的也是這根針。

不管鄭嘆的技術過不過得去,也就只能探索這么一次了。一共七顆子彈,消耗了一顆,還剩六顆,那邊還有六個人,鄭嘆現在可不能再浪費,消耗不起。這可是鄭嘆應付突變事件的秘密武器,不然,徒手搏斗鄭嘆絕對沒勝算。

整體上來講,鄭嘆對于這支特殊的筆還是很滿意的,唯一不滿意的就是,每次只能安裝進去一顆子彈,再要發射的話還得重新安裝,子彈也是一次性的。用完一次,就不能重復利用了。

鄭嘆再次安裝了一顆麻醉彈,然后扯了根藤蔓,將裝子彈的圓筒和這只特殊的筆都綁了背在背上,這樣比較好爬樹,對于現在的鄭嘆來說,樹上比地面上要安全一些,躲樹上也不容易被人發現。

不敢離開太久,鄭嘆再次接近那幾人駐扎的地方。

六人現在沒爭執了,但氣氛不怎么好。而且。鄭嘆還看到有兩個人拿著大包在收拾東西。這對于鄭嘆來說不是個好現象。

鄭嘆原本打算著等大山搬救兵,但看現在這些人的行為,似乎有要馬上離開的意思。

如果他們離開的話,布棚里的動物會被帶走嗎?裴杰會被帶走嗎?被帶走還有一條活路。就怕這些人嫌麻煩。不打算帶。而這一種情況的話,不管是那幾只動物還是裴杰都不會有活路。

鄭嘆捉急了。現在也不知道二毛他們到底在哪里,還有多久才能到這兒?就怕二毛他們來的時候。六人已經離開了,那樣一來,裴杰的處境更危險。

那邊的六個人,兩人在帳篷那邊收拾東西,兩人拿著一張地圖在說著什么,大概是在計劃下一步逃去哪里,一人靠著樹抽煙,最后一人,背著獵槍,進入樹林子里。

鄭嘆想了想,跟著那個進入樹林子里的人過去。

雖然不想打草驚蛇,但現在這情形,也由不得鄭嘆了,再等下去,鄭嘆怕事情有變,當然,這些人也肯能不會動裴杰,但鄭嘆賭不起。

只能先下手了!

如果沒有背后背著的這支筆,鄭嘆還會繼續琢磨辦法,可現在有工具了,鄭嘆打算盡力試一試。他有身形優勢,在山林這種地方比較好隱蔽,當然,如果是夜里就更好了,他這一身“黑皮衣”更適合晚上行動。

林子里響著一些零星的鳥叫聲,遠處偶爾傳來幾聲野獸的叫喊。

天空太陽高懸,有鳥叫,有蟲鳴。

進入林子里的人在離開駐扎地一定距離后,拿著槍,警惕地看了看周圍。在這里看不見駐地那邊,同樣,駐地那邊也看不見他。

確定附近沒人之后,他將槍重新背到背后,然后打開一個褲兜,將里面的東西掏出來。這是他私藏的一小瓶“藥”,最近因為事情發展不理想,精神緊張,在林子里這地方還總要保持高度的警戒,其實早就疲憊,他想借用一些藥物來醒醒神,當然,他也早就想這玩意兒了,只是在駐地那邊的時候,不能讓其他幾人看到自己的私藏品,所以他一直忍著沒用。現在,只有他一個人了,趕緊用一點,然后才有精神收拾東西開溜。

而就在他打開瓶子,大部分注意力全部放到瓶子里那些對他吸引力相當大的藥丸時,突然聽到“咔”的一聲輕響,后背一痛,視野很快模糊起來,再接著,便失去意識了。

鄭嘆看著那人倒下,等了幾秒,見對方沒有后續的反應之后,先在“筆”里加了一顆新的子彈以防萬一,然后才慢慢接近倒在地上的那人。

小心湊過去,使勁踹了對方的腿一腳。

沒反應。

再踹。

依舊沒反應。

很好,應該是中招了。

確定對方真被放倒而不是裝的,鄭嘆將對方的槍和匕首都拖過來,然后藏到高高的樹上去,專門選擇那種枝繁葉茂的容易藏東西的樹,就算這人再醒過來也未必能想到他的武器被藏的地方。

至于剛才這人手里的藥,鄭嘆猜測可能是那些違禁物品,也不敢多碰,將瓶子蓋好,藏到樹上,說不定事情結束后會有用。

藏好武器和藥之后,鄭嘆抽出對方的褲腰帶,將對方的雙手綁在背后,然后把人拖進草叢,高高的草叢將人遮擋得很好。

搞定一個,鄭嘆想著怎么再將那邊的人吸引過來一兩個。他現在只能選擇各個擊破,不可能一挑多。

剛才這人被放倒的時候沒叫出聲,帳篷那邊的人應該也沒聽到聲響。

怎么弄出點聲音將那邊的人吸引過來一兩個呢?

鄭嘆跳上樹,站在高處看了看周圍。

左前方沒有太高的樹擋著,鄭嘆能看到那邊有個小土坡。而在那里,有一些鳥活躍著。

有些鳥喜歡吃果子,而有些鳥,則喜歡吃腐食。

鄭嘆跳下樹過去看看情況,和他猜測的一樣,那里有十幾只鳥,有烏鴉,也有其他鄭嘆叫不出名字的鳥類,此刻,他們正在啄食一只已經看不出樣子的動物。大概是那些人獵殺了扔這兒的。成了這些鳥的盛宴。

這些鳥并沒有因為鄭嘆的靠近而退縮,野外的動物,很多都會為了食物而拼殺,即便是一些看上去很溫和的物種也不能小覷。

校園里的鳥。跟野生壞境下的鳥。畢竟是不同的。

有兩只鳥看到了鄭嘆。但鄭嘆沒從它們眼里看到退縮,反而帶著點兇光,再加上它們啄食的樣子。渾身透著一股子兇殘意味。

這讓原本打算撲騰過去嚇一嚇這些鳥的鄭嘆頓住了。安全起見,鄭嘆找了一根長點粗細合適的斷樹枝,然后掄著樹枝就沖了過去。不能直接上拳頭,棍棒總行吧?不想挨抽就趕緊起飛!

帳篷那邊,依然是剛才鄭嘆見過的樣子,只是,在聽到某處突然尖叫著飛起的十多只鳥的時候,五個人同時放下手里的活,眼神銳利地看了過去。

一般這種情況,除非有人或者其他動物去驚動那些鳥,不然那些鳥不會這樣突兀地齊齊飛起來。

五人相視一眼,拿起槍,其中一人朝著樹林喊了喊剛剛離開的同伙。

沒有回應。

簡單商議了下,他們決定派兩人過去那邊看看情況,另外三人留在這里。

進入林子的兩人朝著鳥驚飛的方向走去,可是,等他們到了那里,卻并沒有發現有人來過的痕跡。

“應該是動物吧。”其中一人說道。

另一人在仔細查看了一下周圍之后,點頭同意對方的看法。

耳機里傳來駐地那邊的人的問話聲,他們將這里的情況說了一下,離開后,并沒有立刻回駐地那邊,而是搜尋之前進入樹林的同伴。不管對方是遇險還是叛變,總得確定一下,這樣他們才能進行下一步的行動。

這次兩人沒有挨得很近了,搜尋的范圍比較大,所以,兩人之間隔著些距離。

鄭嘆藏在一叢灌木后面,看著那兩人之間的距離越來越遠,選了一個人,跟上。因為不能保證自己的跟蹤技術,所以,鄭嘆先預判了一下對方的行走路線,然后繞了個彎,等在對方的行走路線上某個地方。

雖然結果對方的行走路線與鄭嘆的預測有點差異,但好在偏差不大,鄭嘆還是逮到了機會,第三顆麻醉彈射中了對方的大腿。

這人似乎還想喊句什么,只可惜,沒能喊出來就暈過去了。

和前一個人一樣,鄭嘆將他的槍和匕首等都藏在一棵樹上,將人也拖進草叢里綁好。

換了子彈之后,鄭嘆對第三個人用了同樣的方法,對方的警惕心很強,鄭嘆差點就失手了,好在他有體型優勢,目標小,對方不容易察覺,不然,體型再稍微大點兒的話,估計就躲不開對方的視線掃描了。

還有三個人,三顆子彈。

帳篷那邊的人等了會兒,再次聯系了剛才進入樹林找人的兩個同伙,可這次,注定無人回應了。

天空的陽光有些刺眼,空氣中帶著點令人煩悶的燥熱感,明明是白天,明明氣溫尚可,卻讓留在駐地的三個人感覺,這比夜間帶來的寒意更讓人驚悚。

三個同伴,陸續進去就沒聲了。

悄無聲息。

究竟是什么人?

如果叛變的話,不可能三個人都這么不聲不響就自己逃了吧?這在之前一點征兆都沒有。

這件事仿佛一個催化劑,將原本就心態不穩的人內心的負面情緒瞬間誘發出來。

“一定是有人來了!不能繼續留在這里!離開,立刻離開!被抓到就玩了,就完蛋了!”剛才一直在收拾東西的人,背著包,拿著槍就要離開。

一聲槍響,背著包的人,還沒邁出幾步,就倒在了地上。胸口有個血洞。

開槍的人是剛才研究地圖的一個,也是將裴杰抓來的那人。

他們已經大致決定好了逃跑路線,也決定了下一個歇腳的地方,他不準有人擅自行動,如果有人不按計劃來,背叛自己透露了自己的計劃,那一切就功虧一簣了。所以,剛才在對方背著包就要獨自開溜時,他果斷一槍解決了可能存在的隱患。一個臨時同伙而已,死了就死了,死人嘴才緊。

“你看著點,我解決掉棚子里的東西就撤。”說著,那人將地圖疊好放進口袋,拿著槍往布棚里走。

留在外面的人并沒有多看那位躺在血泊里的同伙,也沒有任何同情或者可憐等情緒,在他看來,崩了對方是正確的選擇,就算剛才那一位不開槍,他也會開。自己的安全和利益才是第一位,至于其他人?算個屁。

不過,這也幫了鄭嘆一把,還替鄭嘆省了一顆子彈。

鄭嘆悄然接近帳篷那邊,看到了躺在地上的那個人,深呼吸平定一下情緒。

還剩兩個人,三顆子彈。足夠了吧?麻醉彈的效果尚可,就是不知道電擊彈怎么樣。這兩人中,總有一個要挨電擊。(未完待續。。)u回到過去變成貓 第四零四章 各個擊破


上一章  |  回到過去變成貓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