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回到過去變成貓 >> 目錄 >> 第四一四章 我跟你說

第四一四章 我跟你說


更新時間:2014年11月17日  作者:陳詞懶調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陳詞懶調 | 回到過去變成貓 
回到過去變成貓 第四一四章 我跟你說
(類別:都市小說

作者:陳詞懶調)

第四一四章我跟你說

雖然知道卓小貓今天有些不對勁,小小年紀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鄭嘆卻沒想到會是這樣的事情。

說起來,他確實有段時間沒關注過卓小貓和小卓了,畢竟卓小貓不像小柚子當初,小卓可是有空就過來接他的,就算小卓來不了,還有小卓以前的師弟師妹們來幫忙。

現在小卓已經在物理學員擔任教師了,卓小貓放學了不回家就會去物理學院那邊,反正那邊院里的人早就認識卓小貓,畢竟,這小家伙身后可站著佛爺,就算是一些不茍言笑的老師看到卓小貓也會難得地憋出點笑來。卓小貓去那邊,雖然不能算是橫著走,但也差不多了。再加上卓小貓人小鬼大,小心思多著,聰明得很,正因為這樣,鄭嘆一直都沒怎么擔心過他。

可現在聽到這話,鄭嘆也不知道該怎么來應對。

這是到底算是喜事還是煩惱呢?

卓小貓還沒出生的時候血緣上的父親就扔下他們母子跑了,戶口本上的“父親”身份是假的,還是烈士,是小卓申請到的一種保護手段。不管怎么說,卓小貓從小就沒爹在身邊,連媽也離開好幾年才回來,鄭嘆還擔心過他會不會跟其他孩子一樣對這個傷心,事實上,這小子一直心態很好,鄭嘆就以為他對這個并不在意,可現在看來,不在意是不可能的。

照卓小貓剛才所說,難道小卓現在終于找對象了?以前佛爺介紹過不少人。可惜一直沒成,現在這是說明,有了進展?

鄭嘆看向卓小貓,這孩子吃完羊肉串就仰著頭看天,說完剛才的那句話之后,卓小貓看了看手里兩根吃完肉串剩下的竹扦,跳下椅子,走到不遠處的垃圾桶那邊扔掉,又回來,繼續坐著。一點都沒有要離開的意思。

鄭嘆也不能說話。不可能跟他交流下。

要不,到時候偷偷去瞧瞧那位到底是個什么樣的人?

“黑哥。”卓小貓看著鄭嘆道。

鄭嘆看向他,揚了揚頭,表示自己在聽。繼續說。

“我跟你說。”

鄭嘆:“……”

卓小貓這一說。就說了一個小時。

那個人叫岳程。是今年物理學院新來的老師,還是個教授,小卓并沒有正式跟卓小貓介紹。只是卓小貓在物理學院見過那人幾次,而且小卓不在的時候,小卓的師弟師妹們開玩笑對卓小貓說的,岳程可能會成為卓小貓的爸,而卓小貓經過觀察,覺得確實很有可能。佛爺也看好他們,物理學院跟小卓關系好的人還打趣說來個“卓岳”組合,聽著就很般配。

這事擱誰身上都會有想法,何況是比同齡人更知事的卓小貓。對于這個可能成為家人的陌生人,說排斥吧,也不絕對,說接受吧,突然加入這么個人,頗有些不情不愿的,有種生活節奏被改變的不安。

鄭嘆沒見過岳程,不過,佛爺既然都支持,對方的人品應該算不錯,就是不知道岳程對卓小貓是個什么想法,小卓到現在還沒話,估計就是顧慮卓小貓的心情。

說完小心思,卓小貓的心情好了不少,書包里的手機響,小卓打來的。

小卓打電話給西區大院那邊的門衛,現卓小貓還沒回家,便直接一個電話過來了。

“我請黑哥吃羊肉串了,待會兒就回去……嗯……好,媽媽再見。”一副乖寶寶的語氣跟卓小貓打完電話之后,電話還沒放進書包,卓小貓就換了個苦悶的表情對鄭嘆道:“黑哥,我又聽到那個人的聲音了,他就在媽媽旁邊,黑哥,我是不是真的要多個爸?”

糾結成這樣也無濟于事,只能走一步算一步,鄭嘆能幫的只是去看看對方到底是個什么樣的人,如果是當面一套背地里又一套的虛偽人士,鄭嘆肯定得插手,如果對方人還不錯,鄭嘆就不打算摻合進去了。

將卓小貓送到家門口之后,鄭嘆才出來,也并沒有立刻就回家,現在還沒到六點,他打算去物理學院那邊看看。

物理學院認識鄭嘆的也有些,尤其是佛爺手下的帶過的研究生們,對鄭嘆比較熟悉,看到鄭嘆之后還叫了一聲,鄭嘆沒理會,跳到物理學院門前的一棵樹上蹲著,剛才小卓跟卓小貓打電話的時候還在院里,說半小時后才回家,從打電話到現在也沒半小時,鄭嘆在這里等著,總會見到人。

果然,沒等多大會兒,鄭嘆就看到小卓出來了,而在小卓身邊的,并不是平日里跟她一起的幾個年輕女老師或者學生,而是一個看上去四十出頭的男人,個子也不高,一米七多一點點的樣子,比小卓高不了多少,長得也不怎么地,不算太丑,過得去而已,比較平凡,不過,整個人看上去有些病態感,不是很明顯,但還是能看出來些。

這樣的人……

小卓怎么看上的?佛爺是怎么同意的?

鄭嘆回想了一下卓小貓的親生父親,搖搖頭,不記得了。但不管怎么說,這個男人也太平凡了吧?難道是人格魅力?教授頭銜,再加上這樣那樣的榮譽,那該就能加持不少光環。

看著那兩人走到物理學院的停車場,過了會兒,小卓騎著電動車出來,那個男人也騎著個電動車。

鄭嘆瞪眼。我去,連四輪的車都沒有?!

鄭嘆到物理學院的停車場看過,那里可有不少的數十萬甚至百萬級別的車,尤其是教授頭銜年紀四五十歲在院里說得上話的那些人,基本上人人一部車,即便不是什么豪車,經濟點的四輪轎車也是個基本配置吧?

兩人騎車都不快,鄭嘆在后面跟著。直到一個岔路口才見他們分開,一個回西區大院,另一個往正大門那邊過去。

鄭嘆蹲在草叢里,琢磨著剛才小卓的表情,看上去,小卓似乎挺聽滿意,笑容也不是那種敷衍的笑,還帶著點羞澀。

接下來幾天,鄭嘆每天都去物理學院那邊蹲點,也聽到了不少關于小卓和岳程的八卦。學校里。不僅是學生。老師們也是很八卦的,有時候還能見到兩個五十多歲的人端著茶杯站在學院門前的草地旁聊天,說著說著就會說起小卓的事情。

聽了那么多八卦,鄭嘆才知道。岳程其實只有三十五六歲。有過一場婚姻。不過很早就離了,原因是這人總忙實驗,沒時間陪老婆。也并沒有子女。離婚后沒再談對象,且現在身體不太好,剛經過一段休養期,以前在國家科學院那邊工作,后來出國遇上小卓,兩人才認識,比小卓遲一年回國,現在岳程為了小卓,跑楚華大學來了。

“聽說他們兩人在出國的這幾年一直同事。”一人說道。

“真的?難怪看他們像是很熟悉的樣子,一點都不像剛剛認識的。”另一人驚訝。

鄭嘆在旁邊的樹上思索,小卓什么時候出國幾年?想著想著,鄭嘆突然一怔,小卓加入那個項目之后,離開的那幾年時間,佛爺給的借口就是出國研究啥的。難道,岳程也是那個項目的成員之一?

這樣一想,也就能解釋為什么岳程本來只有三十多歲,看上去卻像四十來歲,而且還帶著點病態感了。當初小卓回來的時候就是這樣。

如果是這個原因的話,鄭嘆覺得那個岳程其實也不錯,能夠被國家選上去參加那樣項目的人,絕對是精英中的精英。

鄭嘆又觀察了幾天,并沒現岳程這人有做什么太出格的事情,物理學院的老師和學生們八卦的時候也沒有說這人負面新聞的,鄭嘆琢磨著,這事還是不摻合了。

可在鄭嘆打算著不摻合這事的時候,卓小貓一個電話打到焦家,說明天請鄭嘆過去吃飯。那邊經常請鄭嘆過去吃飯,焦家的人早就見怪不怪了,對此焦爸焦媽也沒其他反應,可鄭嘆就琢磨開了,這頓飯肯定跟岳程有關。

第二天,鄭嘆過去的時候,穿著圍裙的小卓過來開的門。

“黑炭快進來,想吃什么自己拿,小貓在陽臺那邊。”說著小卓又趕緊過去廚房了,菜還在鍋里。

因為是周末,卓小貓沒去上學,小卓也暫時放下了院里的事情,岳程顯然也是如此。

這屋子里有兩個陽臺,一個是主臥那邊的,那里能夠看到大院休閑的大場地,視野比較開闊,而另一個陽臺很小,平時小卓只用來晾衣服的,并不怎么往這邊走,這里也看不到什么風景,只能看到對面的樓,卓小貓平時都不往這邊來。

不過現在,卓小貓和岳程都在這里。

鄭嘆走到陽臺的時候,卓小貓正帶著小手套在岳程的幫助下忙活著,架起了一個機械架子,高度高出欄桿,往外伸出的機械臂上有兩個凹槽。

看到鄭嘆,卓小貓招招手,“黑哥快來,我昨天看隔壁那個四年級生的語文書,上面說到兩個鐵球同時落地,我準備做個實驗。”

鄭嘆沒什么興趣,就這么個破實驗搞這么復雜干什么?

沒興趣是沒興趣,但既然卓小貓說了,鄭嘆也不知道做啥,就蹲在旁邊看著這兩人忙活。

這一面下方都是草坪,機械架子往外延伸夠長,不會落到樓邊沿的水泥地,也偏出了陽臺所在的地方,避免了樓下有人伸出頭而砸到。

等架子搭好,計時器和幾個鄭嘆不知道做什么用的東西都裝置完畢之后,岳程看了看周圍,樓下沒誰在附近,便點點頭。

卓小貓看到后按了按手里的遙控器,機械臂上的凹槽打開,里面的一大一小的鐵球落下。

下方的落地聲音響了,卓小貓第一時間卻看的是一個計時器。然后拿著紙和筆開始寫寫畫畫。

岳程手里也有卓小貓遞過來的紙和筆,只是他并沒有像卓小貓那樣寫太多公式,而是在頓了頓之后。便直接寫了個數字,然后看著卓小貓計算。

“你那個公式是錯的。”岳程指著卓小貓紙上寫的公式,說道。

“嗯?!”卓小貓一臉的不服氣,大有你要是給不出合理解釋我就去我媽媽那里告狀的意思。

岳程也不在意卓小貓的怒視,笑了笑,拿起手上的紙筆,對卓小貓道:“你看的是以前的書吧?我推導一遍給你看……”

鄭嘆:“……”你們到底在說什么,我他瑪聽不懂啊!不是兩個鐵球同時落地嗎?你們現在又在計算什么啊?怎么說起了高度和經典物理?自由落體你妹啊!機械運動你大爺啊!公式推導你妹的大爺啊!

鄭嘆胡子抖,再抖,再再抖。還是轉身進屋里。在那里智商受壓制,自尊心受挫,還是去看電視算了。

下樓去撿東西的時候,卓小貓叫上了鄭嘆一起。岳程跟在后面一起下的樓。下樓的時候卓小貓就一直跟岳程介紹鄭嘆。岳程一直笑呵呵聽著,沒半點不耐煩。

雖然下方是草地,但卓小貓后來折騰又是自由落體又是平拋運動。往下扔的東西太多,還是有滾到遠處的。好不容易找全了,卓小貓將那些全放進自己的小盒子里面,其中還有岳程的兩個比較特殊的小磁球,卓小貓早就眼饞了。

岳程伸手想要幫卓小貓提東西,卓小貓邁著小短腿抱著盒子快走幾步,“不給不給!”

還沒等卓小貓走多遠,岳程就快步上前一勾手將卓小貓給撈了起來,還在空中掄了個圈。

緊抱著盒子的卓小貓尖叫。

小孩子也喜歡尖叫,只是,相比起大些的孩子以及成年人來說,他們尖叫時并不一定表示他們在驚懼恐慌,而是表示他心情激動,很高興。

鄭嘆以前從來沒聽卓小貓這么尖叫過,這孩子總比同齡人表現得成熟,就算在班里年紀雖小,很多時候遇到事卻比其他人都表現得穩重。格格不入,不像個小孩子。而現在,鄭嘆第一次覺得,這孩子真的只是個小屁孩而已。

“還有黑哥,黑哥!”

聽到卓小貓的叫聲,正想著事情的鄭嘆正打算看過去,就現自己被撈了起來。

岳程一手撈著卓小貓,一手撈著鄭嘆,“走嘍,上去吃飯!”

這頓飯,氣氛還算和諧,卓小貓很快就跟岳程混熟了,也沒有前幾天的糾結,鄭嘆在心里還是替這孩子高興。

一周后,岳程向小卓求婚,求婚遞出的盒子里面,有一枚戒指,一枚小金章。

每一枚小金章都證明了金章的主人對這個國家的貢獻,同時也代表著他們擁有一部分別人沒有的特權,屬于受到特殊保護的一類人。

小卓將兩個金章放在一起。

雙金章保護,卓小貓的保護傘又多了一個。

春暖花開的時節,萬物似乎都開始散活力了。附小的下課鈴聲響,一群小孩子背著書包往外涌。

鄭嘆蹲在一棵樹上看著朝外跑的小屁孩們,卓小貓也在其中,小卓和岳程都沒過來接,一個研究生帶著卓小貓往物理學院那邊走。

卓小貓顯得很激動,他今天能進實驗室旁觀一個實驗,一路上也問了很多相關的問題,那個研究生也耐心地解說。

抬頭看樹上花的時候,卓小貓看到了蹲在樹枝上的鄭嘆,臉上的笑咧得更大了。

“黑哥黑哥!”卓小貓招手。

鄭嘆猶豫了下,跳下樹,看這孩子想說啥。

誰知道接下來卓小貓張口就是:“我跟你說……”

鄭嘆轉身就跑。(未完待續。。)

ps:昨天在章節感言里說了完結的事情,沒想到會炸出這么多人在書評區帖。很高興大家喜歡回貓,也感謝一直支持著回貓的各位書友。總會完結的,一年了,對于這本書來說,夠久了,這個題材無法太長,太長就水了,再加上今年的和諧風,有些東西陳詞也不敢寫啊。還有最后幾天,希望大家能一直陪著回貓走到最后。

歡迎您訪問,


(:回車)

回到過去變成貓 第四一四章 我跟你說


上一章  |  回到過去變成貓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