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意外雙修 >> 目錄 >> 第232章 月經失調的老初女

第232章 月經失調的老初女


更新時間:2014年01月12日  作者:關山岳  分類: 科幻 | 末世危機 | 關山岳 | 意外雙修 
意外雙修 第232章 月經失調的老初女
后將能永久保存播放記錄

熱門分類:

神識察覺八樓大廳室里的變化,陳凡的臉色慢慢變得陰沉起來,對方應該是發現自己,看樣子,好像正準備下來……

沒想到剛離開紅甫不久,還真的立馬就碰上血武了!果然被那娘們說中,莫非是被她詛咒了不成?要不然怎么會這么巧?

血武的閉關地點向來都非常隱秘,只是這一棟不起眼的樓,居然還隱藏著一個血武!

藏有就藏有吧,可為何偏偏就讓自己給碰到上?才剛到這城市落腳,還沒有到一分鐘時間,就立即遇到了一個血武了!這緣分,是不是有些吊炸天了?

難道冥冥中自有安排?自己死活不想和血武扯上關系,因果關系卻偏生硬是要把自己扯進了這一潭混水中,非得要自己加入剿滅血武的大團隊當中。文館om

有了這樣的念頭,陳凡又開始萌發愚蠢的無知自戀心態了,心中想道:難道冥冥中的那個命理,知道自己是個修真者,很牛掰的修真者,非常牛掰異常牛掰的修真者,所以選定了強大的自己,去當人類的英雄,拯救這個陷入水深火熱的世界。就算自己想躲,血武也會很巧合地,很它媽地,很不知死活地,迎上來讓自己砍?

尼瑪個蛋!老子什么時候要做英雄了?老子自己的老婆都沒有了,還要去拯救水深火熱的世界?上帝你這個老頭是不是太無恥太不講道理了?!

要我做英雄也不是不可以,把我的嫵音還給我!我立即去找血武,專門去找血武,要我怎么剁他們都成,抽筋剝皮全部都是小意思,只要把嫵音原原本本的還給我!

很明顯,陳凡內心的牢騷不可能實現。

陳凡也知道這個愿望,或者說這個交易。是不可能實現的,所以他就生氣了,雖然找不到生氣的對象,那么樓上的那一個血武,很理所當然的就成了陳凡一腔怒火的發泄對象。

雖然兩人必定會交手,但以現在的情況來看,樓上的血武是很無辜,因為陳凡的舉動,是很不講道理的事情,偏偏是巧合遇到。也要被成為生氣發泄的對象……

太不講道理了!

看陳凡覺得自己很有道理,因為讓他一下車就遇到萬中無一的血武,本來就是一件很沒有道理的事情,所以他就覺得自己應該要占著道理。

沒錯,就是這么霸道。

血魂戰刀錚鳴,依然很生氣的陳凡,把刀抗在肩膀上,大步地朝著樓上走去。

這架勢,很莽夫。但也很霸氣。

血武沒有神識,但也知道有人闖了進來,而且那個人一定是一個武士,所以血武正在考慮要不要把那個人給殺掉。

只是血武還沒來得及尋思出答案。廳室的大門就轟然倒下,一個扛著一柄戰刀的青年,大咧咧地走了進來。

陳凡進門后,先是一愣。隨即立即破口大罵:你個月經失調的老楚女!找死不成!

站在血池中央的,赫然是一個老嫗。

不過說是老嫗有些過分了,比較這個婦女也就三十到四十之間的年紀。正是如狼似虎的年齡段,但此刻她一身的血線和凌亂的頭發,讓她顯得蒼老了不少。

老嫗愣了愣,她本以為來者,是那一個滿身正義感、以為自己是精神領袖的那一群人,但很明顯眼前這個青年不是,因為那一群自視甚高的死對頭,怎么可能會是渾身吊絲氣息,沒有丁點素質。

老嫗本來是有殺意的,但陳凡自己居然敢找上門來,而且還是單槍匹馬自信滿滿,她不得不慎重對待了。聽到陳凡莫名其妙的話后,她疑惑問道:這位武士,我哪里得罪到你了?

其實,老嫗也怕,雖然他們血武殺了很多很多人,但也是人,也會怕死。有一個看不出底細的人找上門來,遇到這中年情況,他們唯一想的,便是如何逃脫。畢竟這個世界追殺他們這一類人的武士,可是大有人在。殺了他們血武,可是有獎勵的!

所以陳凡今天遇到的情況和上次完全不同了,上次是意外遇到,再加上那個光頭血武實力很強悍,對上陳凡有足夠的信心,所以必然要殺他。

而這個老嫗卻認為陳凡是自行來找麻煩的,而且實力也不如光頭血武強大,作為見不得光的地下老鼠般的血武,首先想的是自保,而不是拼命。

聽到老嫗的話后,這次就輪到陳凡愣了,由于有過之前的遭遇,也聽了紅甫的一席話的描述,他早已把血武想象成了不可抗拒的大反派角色,此時心想血武不是一遇到異己就要拔刀相對的嗎?怎么這個老嫗這么客氣了?難道是被自己英俊瀟灑的容顏給迷到了?

陳凡趕緊擦了擦臉上的血跡,故作惱怒道:你怎么可以對我這么客氣?你不是一看到我就應該沖過來和我一決生死的嗎?難道你是一個饑渴的老女人?對我有想法不成?!

老嫗被陳凡的話問得滿臉的疑惑,足足沉默了很久,也沒有明白陳凡想表達的中心在哪里,因為只要是一個正常的武士,遇到她這種嗜血的血武,都會先講一大堆非常正義的言辭,然后再大喊一句:為了人類,我要代表正義,消滅你這種沒有人性的劊子手。

這位少俠,我聽不懂你的意思,我并不想與你為敵,希望你也不要為難我,畢竟在亂世之中,實力便是活下去的資本,我也是迫不得已才走上這條路。

老嫗的客氣態度,讓陳凡愈發的搞不明白,這家伙到底是不是一個血武,怎么毫無兇殺氣焰,她是怎么殺那么多人的?

陳凡也不急著出手,心想自己反正要做拯救世界消除血武的大英雄了,怎么也得先去了解一下血武吧,于是他疑惑問道:你們血武,不是見人就殺的嗎?你怎么可以這么墨跡?

老嫗一怔,隨即笑了笑,見陳凡似乎并不打算動手,便客氣地說道:我想你誤會了,我們兩不相干,怎么會胡亂樹敵。再說了,以少俠的身手,老身對上你,怕是要吃虧的,這種愚蠢的事情,我當然是不愿意做的。

你個月經失調的老女人,你才想得美,都這么老了還是處,這種貨色我當然不會和你相‘干’。陳凡心中樂呵地想著,不過這個老嫗似乎實力不算強,好像剛剛達到武將期,完全不是自己的對手。

你們依靠人血,是怎么修煉的?陳凡問道。

聽到陳凡問這句話,老嫗突然臉色一寒,說道:這是我們血武的秘密,恕不能相告。

陳凡笑了笑,反正自己對這個沒什么興趣,又問道:你們的目的是什么?比如說摧毀世界之類的。

老嫗啞然失笑,說道:我只是追求實力而已,沒什么大志。

哦。陳凡又問道:你們身后的勢力有多大呀?你們是怎么被送到都安區的?一共來了多少人?

老嫗臉色又變得難看起來,說道:這個是秘密,我也不知道,如果沒有其他的事情,少俠請你離開。

要是我不走呢?陳凡笑了笑,說道。

老嫗眉頭大皺,死死地盯著陳凡,沒有說話,似乎等待著陳凡的動作。

陳凡說道:回答我一些問題,我可以考慮一下不殺你。

老嫗想了想,說道:你真的會放過我?

怎么不會,咱有沒有仇,殺你干嘛?陳凡笑著回答道。嘴上這么說,但他的內心卻不是這樣想。


上一章  |  意外雙修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