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意外雙修 >> 目錄 >> 第407章 別侮辱我的人格

第407章 別侮辱我的人格


更新時間:2014年04月10日  作者:關山岳  分類: 科幻 | 末世危機 | 關山岳 | 意外雙修 
意外雙修 第407章 別侮辱我的人格
第407章別侮辱我的人格

面對滿臉威嚴不容置疑的老院長,警局里的幾位不好說些什么,證據他們聯合江山市警局一起搜查都沒有搜出什么線索,只是把陳凡這個年輕人視為懷疑對象,再多,沒了。.只不過警局收了蔡國洪的錢,本意是不輕饒陳凡而已,到時候隨便定一個罪名就可,卻沒想到既然驚動了這位在武院聲名赫赫的老院長,還親自到場來找人!

黃局皺著眉頭,沒有表態,而蔡國洪一臉的怒氣,也顧不得這位武院的北太斗在場,怒喝道:“他殺了我兒子!!難道這還不夠?!”

一直悶不吭聲帶代表很好說話的蔣副院長橫跨一步來到蔡國洪身前,居高臨下地盯著的他,嚇得蔡國洪受不了這威壓退了幾步,顫聲說道:“你……你干什么!這里是警局!你們想包庇罪犯不成?!”

“包庇?好大的罪,那敢問蔡董事,誣陷又該是什么罪?”老院長冷哼道,瞟了一眼蔡國洪,別人會忌憚你蔡家三分,但我江大武院也不是吃素的,他繼續說道:“有證據就拿出來,只要是能確認是陳凡殺了人,我這個老頭子絕對不會幫他說一句話,你該關該槍斃怎么樣我都不管。”

黃局長連忙向前攔住激動的蔡國洪,勸說道:“蔡董事先不要急,我們知道您的感受,再說了蔡寧昂現在僅僅是失蹤而已,還沒有確定他真的遇難,不過您放心,我一定會將作案之人繩之于法!”

隨后他又轉頭對那位中年警官使了一個眼色。

那位中年警官剛要說話,就被老院長打斷道:“沒證據在污蔑我的學生的話,我可就去投訴了。我這老頭子嘛,其實也沒啥本事,在公安廳上面有幾個好友,官位也不高,不過有事能說上話;在司法廳那邊也有一些談得來的人,勉強當上法官而已;至于軍隊那頭,也有幾個每年懂得孝敬我的學生,軍銜也不高,有個比較有出息的,也就少將而已。”

威脅,裸的威脅。

臉色最為難看的莫過于蔡國洪了,他冷眼看著老院長,不明白他為何要蹚這渾水跟自己過不去。與之相比,黃局臉上的肉跳了跳,不過變臉術了得,立即又重新擠出一個笑臉。

最高興的莫過于陳凡了,他知道老院長的關系網肯定會很廣,但還真沒想到,這半只腳踏入棺材的老頭子,居然能量大到這種地步,今天不出意外的話,看來是可以大搖大擺地走出去。

“老院長放心,我們會秉公辦事的,絕對不會冤枉一個無罪的人。”黃局臉色笑道,隨后他話鋒一轉,對中年警官道:“當然,我們也不會放過任何一個違犯的犯罪分子,鄭成,和老院長說說情況吧。”

中年警官鄭成得到命令后,點點頭,說道:“排除去警局的懷疑,這個叫陳凡的人,還出入了一家酒店內公然!那里,我已經抓捕了不少失足小姐,這是鐵證!”

說最后一句話的時候,他恨不得直起腰板。

陳凡怒拍桌子,說道:“信口雌黃,你說我出入酒店就行,把我視作嫌疑人也可以,但講我公然,那是對我人品的極大侮辱!!我問你,你哪只眼睛看到了?要不然,別侮辱我的人格!”

審訊室內所有人都被陳凡這一舉動嚇了一大跳,人家官帽最大的那兩個都沒有這么牛叉直接拍桌子,不過反觀全場,也就他一人坐著了,還翹著二郎腿。

“你……你什么態度!”鄭成指著陳凡怒喝道。

“什么態度?剛才你什么態度我就什么態度,我忍你很久了,再磨嘰一下,老子抽死你。”陳凡說完,大手又是一揮,他身前的桌子被他一掌下應聲而斷!

下馬威,又是裸的下馬威。

黃局長和鄭成嚇了一大跳,不自禁后退幾步,他們這次就算再眼瞎也能看出陳凡絕對不是一般人,只是他們不明白,這個毛頭小子又沒有武者稱呼,他哪來的這等實力?

場內兩位院長對于陳凡的表現一點都不驚訝,老院長反而暗自點頭,現在就是需要強硬的時候,總不能被人當成軟柿子捏,要是陳凡連這點血姓都沒有,他反倒會懷疑陳凡的實力和曾經的荒野經歷。

至于這警局的人,完全沒弄清他們惹上了一個什么人物,比較提交的資料白紙黑字地寫著陳凡僅僅一個普通人,而且信息不全,估摸著哪里混出來的農村娃,沒背景沒后臺,不知走了什么運僥幸進了武院,在他們眼中,也僅僅是一個小人物而已。

最重讓他們放心的是,陳凡沒有武士稱號,現在也就一個學生,而且毫無基礎。至于他如何神不知鬼不覺地殺害蔡寧昂,那便是他們需要調查審問的事情了,只要精心策劃一場暗殺局,高明的普通人依然可以做到不留痕跡。

站在敵對面的,或許就只有依舊憤怒的蔡國洪知道點內幕,不過他當然不會那么好心告訴黃局,反而巴不得讓警局跟陳凡撕破臉皮,只有這樣,警局才會徹底地站在他這一方對付陳凡。礙于蔡家家主的壓制,他現在已經沒有多少可以調動的能量,剩下的嫡系手下根本就不是陳凡的對手,去了也只有送死一個結果,所以蔡國洪只能走法律這一條路子了,警局是他目前最后的力量,要是警局也畏懼陳凡的話,他可以回家耕田了。

“你、你……這里是警局!容不得你亂來,襲警,可是大罪!”鄭成忌憚陳凡,但又想到了這里是警局,所以又壯起了膽子,說一句挽回顏面的話。

黃局長皺了皺眉頭,不敢跟此時一臉殺氣的陳凡對話,轉頭對老院長說道:“我們有證據,可以直接證明陳凡去過穢場所!”

“陳凡,可有此事?!”老院長臉色一寒道。

陳凡攤了攤手,說道:“按摩而已,沒違犯呀,我可沒做那傷風敗俗的事情,那個什么局長,嗯,就說你,你可以去調查一下那晚上幫我做按摩的妹子,先問清楚了再來找我。”

黃局長的眉頭皺得更緊,他確實又把那兩個辭職的小姐帶回來問過話,只是很蹊蹺,這兩個小姐對當時的事情一概不知,不過也正如陳凡所說,陳凡僅僅是要那為小姐進行了按摩,確實沒有過越軌的事情。

見他說不出話,陳凡冷笑道:“你怎么不查查那姓蔡的做了些什么勾搭,很有可能他是愛上了那個小姐,私奔了也說不定,當然僅僅是猜疑,我可沒證據。”

“你!”蔡國洪勃然大怒,指著陳凡大喝道。

“蔡先生請講。”陳凡盯著蔡國洪那張氣得鐵青的臉孔,笑地溫和說道。

“好好好!”蔡國洪連說三個好字后,豁然轉身,甩門而出。

老院長說道:“黃局長,既然你沒有證據,這口供也錄完了,那我是不是可以帶我的學生回去了?”

“當然,當然!”黃局長連忙笑道:“這都是誤會誤會!這個陳小兄弟,真不好意思了,我現在就派車送你回去!”

這位警局局長的態度簡直是一百八十度的轉變,但陳凡卻是冷冷地說道:“不勞你們人民公仆的大駕子了,如果下次再有這樣的事情發生,院長,你說該怎么辦?”

院長很利索地接話,笑道:“你想怎么辦就怎么辦。”

“這種事情絕對不會再次發生,一定不會,一定不會!”黃局長除了陪笑還能說什么,老院長的能量他可不敢硬磕,磕了也是他完蛋的下場。

陳凡呵呵一笑,站起身跟著老院長離開了這里,而那位生得虎背熊腰的蔣副院長,從頭到位都沒有吭聲過一個字,就單單站在那里,就能給人無窮的壓迫。

笑送陳凡和院長離開后,黃局長的臉色瞬間變得寒冷起來,然后走回到了辦公室,對坐在沙發上抽煙的蔡國洪說道:“國洪,放心,既然收了你的錢,我就有辦法對副他!”

蔡國洪咬牙切齒地說道:“不管付出什么代價,我都要他死!”

“國洪,還不至于魚死網破,你又不是就只有一個兒子……”黃局長咳嗽清了幾下嗓子,然后低聲說道:“前段時間,寧昂和青幫的肥尸堂主找過我,說有一個計劃要陷害那個叫陳凡的家伙。”

蔡國洪猛然抬頭,問道:“什么計劃?!寧昂什么時候又跟青幫的人攪混在一起了?”

黃局長輕聲說道:“怎么攪混在一起的事情先不管,青幫那頭已經準備好了毒品和槍支,而且陳凡的家里地址也查清楚了,到時候……”

蔡國洪眼內閃過一絲狠辣,緊盯著黃局長的雙眼,說道:“確定能行?武院的人會這么輕易就放手!”

“鐵證如山,武院的人怎么保得住他?”黃局長笑道,有了他點頭,青幫就可以放開手腳去干,他到時候只需依法行事即可,又不會得罪到武院,又能完美幫了蔡國洪一個忙,收了一筆大錢。最終要的是青幫出手出力,他這個警局局長什么都不用做,只需等著青幫的消息即可。

不過黃局長要是了解到陳凡已經和青幫肥尸卯上,還殺了他的得力干將,估計他就要慎重考慮了。


上一章  |  意外雙修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