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嬌娘醫經 >> 目錄 >> 第六十五章 機會

第六十五章 機會


更新時間:2014年12月09日  作者:希行  分類: 言情 | 古代言情 | 架空歷史 | 希行 | 嬌娘醫經 
嬌娘醫經 第六十五章 機會
章節目錄第六十五章機會

夜色漸濃,張家老太爺的屋子亮起了燈。

看著只穿著褻衣走出來的張老太爺,值夜的婢女忙起身。

“老太爺?”她驚訝的問道。

張老太爺看向外邊。

“天要亮了嗎?”他問道。

“還早呢。”婢女答道。

張老太爺嗯了聲。

“外邊聽起來很熱鬧啊,馬蹄聲跑來跑去的。”他說道。

婢女有些驚訝。

有嗎?

張家位于鬧市,但這個時候夜市也都散了,還會吵到嗎?

婢女看著張老太爺站定在窗前,沉默的望著屋外的夜色。

“老太爺,奴婢去讓人看著點,讓門前車馬回避。”婢女說道。

雖然這樣做有些霸道,但以張純的身份也未嘗不可。

張老太爺搖搖頭。

“不用,不用。”他說道,“沒事,沒事的。”

“娘娘,娘娘。”

內室里傳來太醫們急促的呼聲。

原本依著宮女昏昏欲睡的太后猛地起身,但有人比她更快一步,陳紹先邁進了內室。

“怎么了?”陳紹急問道。

太醫指著臥榻上的太子。

“快要不行了。”一個顫聲說道。

陳紹一把推開他,疾步站在臥榻邊,看著臥榻上喘氣漸漸緩下來的太子,太子的口鼻又開始出血了。

陳紹只覺得心痛如絞。

“殿下,殿下。”他喊道。

太后站在后邊開始哭。

高凌波則神情淡然,結果已經知道了,那就必須接受,悲傷已經沒有用了。需要考慮的是接下來的安排。

“娘娘,娘娘。”門外傳來喊聲,“晉安郡王妃到了。”

此言一出屋中的人神情皆是一驚。

晉安郡王妃到了?

“怎么可能!”太后喊道。

這才多久?從這里到清遠驛快馬不停也要走半天的。來回最快也要一天,這才半個時辰不到人就來了?

真是神仙飛來的?

不對。就是神仙飛送信的人也沒這么快啊。

“你們是從哪里見到程娘子的?”太后急問道。

“就在城門外。”一個內侍答道。

城門外!

屋中的人再次一怔,神色頓變。

“好啊。”高凌波冷笑一聲,“看來晉安郡王妃是早有準備了。”

如果不然,這也太巧了。

可是她是怎么準備的?太子殿下出事也就是今晚,京城里或許隨著宮門的開合被人或多或少的猜到了,但這一切消息肯定沒有泄露到京城外。

遠在清遠驛的她怎么會突然就來了?

“閻王爺!”太后忽的喊道,神情惶惶,“她跟閻王爺認得。她所以才知道了!”

陳紹和高凌波神情一怔。

“別讓她進來,快讓她走。”太后情緒失控喊道一面揮著手,“她是來要我們的命的!她是來要我們的命的!”

“娘娘,這里是皇宮。”高凌波說道,拔高聲音,“是真龍天子所在,就算是閻王爺來了也要矮三分。”

說罷看向門外。

“今日她來了,就走不了了。”

陳紹神情變幻。

“先救太子殿下要緊。”他說道,沖內侍抬手,“快請。”

程嬌娘站在太后寢宮外的廊下。四周的班直肅立,手中刀槍斧鉞齊備,鴉雀無聲。

但若隱若無的四周窺探的視線很多。

聽得其內一聲請。程嬌娘邁步進去了。

遠遠的一個黑影便飛也似的跑開了。

程嬌娘邁進殿內,第一眼看到了陳紹,陳紹也看著她,二人對視一眼,程嬌娘垂目施禮。

“王妃,這邊請吧。”

高凌波在一旁說道。

“想必王妃殿下已經知道了,太子殿下突發猛疾。”

程嬌娘沒有理會他徑直進去了。

內室里太醫們讓開,將臥榻上的太子展露與她的眼前。

程嬌娘只看了一眼,停下了腳步。

“取熱水熱鍋金針…..”她一口氣報出諸多用具。

太醫們對視一眼。真的要救?可是太子的殿下剛才已經……

陳紹面色大喜。

“快,快。按王妃殿下說的來。”他急切說道。

高凌波的臉上也閃過一絲猶豫。

難道真的能治好?

他當然希望能治好,可是這個女人可信嗎?

他抬頭看向程嬌娘。

有什么不可信的。他想錯了,關鍵不是這一點,關鍵是不管治得好還是治不好,她都得死,既然是要死的人,還有什么可信不可信的。

“快去拿來。”高凌波抬手說道。

太子寢宮里頓時忙亂起來。

“程娘子進宮了?”

皇后聽到來報的消息驚訝的站起來。

“怎么會這么快?”

“不清楚,小的只遠遠的看到程娘子了,不敢靠近,太后宮里戒備太嚴。”小內侍說道。

“娘娘,那程娘子來了,晉安郡王是不是也來了?”安妃說道,帶著幾分激動。

皇后來回踱步,眉頭緊皺。

“那她既然來了,事情就好辦了,不管高凌波和太后怎么自辯,都有人證了。”她低聲自言自語說道,“可是,最關鍵的一步,該怎么做?”

“娘娘,您要做什么?”安妃豎耳聽到了忙問道。

皇后看她一眼。

“要做什么只有做了才說,沒做的時候怎么能說?”她說道。

安妃吐吐舌頭不說話了。

皇后看向屋內,沙漏穩穩的走著,夜色漸褪,天就要亮了。

如果天亮了,朝臣們正常上朝。那事情就沒有回轉余地了。

室內陷入一片安靜。

忽的門外響起亂亂的腳步聲。

“誰?”

“小鄧。”

小鄧!

那是安排在太后宮里的人,最后一個也是距離最近的一個了。

皇后只覺得心跳加快,一種模模糊糊的念頭在心頭縈繞。似乎有些明白了什么。

“娘娘。”外邊一個小內侍跌跌撞撞的進來,舉著手就沖向皇后。

皇后身邊的內侍宮女頓時面色大變撲過來擋住。

小內侍的手還是伸了過來。攤開手心,露出一張紙條。

“娘娘,娘娘。”小內侍神情激動,牙關上下打著,說話磕磕巴巴,“程娘子…奴婢見到程娘子了…..程娘子要好些東西給太子治病…..太后宮里很忙亂…….奴婢終于有幸被趕著進去送鍋子….然后奴婢就大著膽子看程娘子幾眼….程娘子就伸手來接奴婢的鍋子,然后塞給奴婢….”

皇后神情大喜,伸手抓過。展開一看。

“煙花。”她念道。

煙花?

什么意思?

這是什么意思?

屋子里的人都看著程嬌娘,看著她先是用水擦拭了太子的臉和身子,又點起香,在太子的臥榻前閉目念念。

據說這程娘子治病不讓人在場,此時看來她治病還真是古怪。

“…….超度三界難,逕上元始天,于是飛天神王,無鞅數眾….”

站的近的太醫聽清了這幾聲念念,面色越來越古怪了。

“我覺得在哪里聽過。”他忍不住低聲說道。

另一個太醫也點點頭。

“好像是超度用的說救苦拔罪妙經。”他說道。

此言一出,二人的臉色都變了。

難道說……

“取干凈的衣裳來吧。”程嬌娘說道。

陳紹和高凌波愣了下。

“取衣裳來?”他們問道。

“殿下已經干凈了。可以穿衣入殮了。”程嬌娘說道。

此言一出,陳紹和高凌波神情愕然。

“你這話什么意思?”陳紹問道。

什么叫干凈了?什么叫可以入殮了?

“難道你不是在治病啊?”

程嬌娘抬頭看他。

“當然不是,我進來的時候。殿下已經薨了。”她說道,又看向屋內的太醫,“你們難道不知道嗎?”

太醫們愕然。

我們當然知道,但是,你不是必死之人才治的嗎?

搞了半天,你只是在做法事超度啊?

開什么玩笑啊!

“殿下無心無知無魂無魄,早已經不算是人了,必死之人才能治,首先得是個人啊。”程嬌娘說道。目光看向安靜躺著的太子。

不知道是不是她清洗梳理過的緣故,看起來面色紅潤。神態安詳,模糊能夠看出曾經年少時的清秀輪廓。

赦種種之罪愆。從茲解脫。宥冥冥之長夜,俱獲超升。

她垂目低頭。

屋內安靜一片,高凌波看著她,忽的恍然。

“不好!”他說道。

錯了!

他還是想錯了!

有什么不可信的,關鍵不是這一點,關鍵是不管治得好還是治不好,她都得死,既然是要死的人,還有什么可信不可信的。

不,錯了,根本就不是治不治信不信的問題,而是機會!

這個女人分明是在拖延時間創造機會!

一個把消息遞出去的機會!

“來人!將適才進出過太后宮殿的人都拿下。”

高凌波轉身喝道。

又轉過身指著程嬌娘。

“將這謀害太子的女人拿下!”

不,不,最要緊的是……

皇后!

“來人,將皇后拿下!”

夜風呼呼,急促的腳步聲打破了宮內的安靜。

“什么人?”

前宮值守的班直們喝道,明亮的火把沖這邊舉了過來。

一個被十幾個宮女內侍擁簇的盛裝女人出現在視線里,女人的懷里抱著一個盒子,手里則舉著一物。

這是….皇后!

雖然皇后久居宮內久病不現身,但從品妝鳳冠上還是很容易就辨認出來了。

“皇后駕到,爾等開宮門。”

一個內侍尖聲喊道。

班直們神情猶豫。

“太后有旨,沒有手諭任何人不得出入宮廷。”為首的說道。

身后傳來急促的腳步聲,伴著明亮的火把。

“站住,站住,抓住皇后。”

同時響起喊聲。

“娘娘!”

內侍宮女們神情決然。

“奴婢們護著您!”

他們說道,便擁著皇后向門邊沖來。

“皇后,再敢靠前,我們要放箭了。”為首的班直喝道。

伴著說話,身后的禁軍們將弓箭對準了皇后。

內侍宮女們卻沒有絲毫的畏懼,徑直的沖過來。

“你們膽敢殺皇后,這是謀逆大罪!”他們尖聲的喊道。

有些禁軍的神情浮現猶豫。

是啊,那可是皇后啊。

“干什么?她是皇后,可是還有太后呢。”為首的禁軍喝道,眼中帶著幾分狠戾。

自從太后傳出緊閉宮門之后,他就知道宮內出事了。

此時此刻,就看選擇哪一邊了。

太后雖然老了,但是高家根深葉茂,如今又有陳紹相助,皇后還是無法相比的。

更況且宮門之內發生了什么事,都必將湮滅在宮內們。

當初前朝皇帝夜里被一群太監突襲差點殺死,最后不也是沒有查出主使者,不了了之。

只要在宮門內,就算殺了皇后,也有足夠的理由來掩蓋。

干了!

“放箭!”他大聲喝道,自己率先拉弓射出一箭。

最前方的一個內侍便應聲倒地了。

更多的箭便飛了過來了,緊緊圍成一團的內侍宮女們卻絲毫沒有停留,身邊的人不斷的倒下,她們如同不懼火的飛蛾一般依舊的撲過來。

“娘娘,夠距離了。”一個內侍喊道。

此時身邊圍著皇后的只剩下七八人了,宮門就在幾步外。

伴著這一聲喊,皇后將懷里的緊緊抱住的箱子遞給內侍。

刺啦一聲響,一個火捻子被點燃,飛快的投入箱子里。

“護駕!”

拿著箱子的內侍嘶聲喊著,用力的將手里的箱子狠狠的砸向堵著宮門的禁軍護衛們。

轟的一聲箱子落地炸裂,伴著嗖嗖的劇烈響聲,無數煙花上下左右亂竄,在地上天上炸開一朵朵耀目的絢麗的花。

宮門前頓時亂了套,那些煙花直直的亂飛,鉆入禁軍們的鎧甲之下,點燃了他們的衣衫,身上的火便瞬時燃燒起來,迎擊的隊伍頓時一片慘叫哀嚎滿地翻滾。

不顧還在亂竄炸裂的煙花,也不顧身上的衣衫被引燃,七八個內侍宮女擁簇著皇后趁機撲向宮門,用力的推開了。

“護駕,護駕。”

皇后舉著手里的印璽,在僅存的身上帶著火燃燒的內侍和宮女擁簇下沖了出去,一面尖聲喊道。

“高凌波陳紹謀害太子!”

劇烈的堪比石彈的炸響聲,明亮的躍至九重塔那么高的絢麗煙花,瞬間點燃了整個京城。

站在窗邊的侍女發出一聲驚叫。

“老太爺,您看,那是什么?”

張老太爺看著遠處天空里的煙花,重重的吐了口氣。

“沒事,沒事了。”他說道。

今日一更。(未完待續)


上一章  |  嬌娘醫經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