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嬌娘醫經 >> 目錄 >> 第六十六章 有備

第六十六章 有備


更新時間:2014年12月10日  作者:希行  分類: 言情 | 古代言情 | 架空歷史 | 希行 | 嬌娘醫經 
嬌娘醫經 第六十六章 有備
古言第六十六章有備

第六十六章有備

熱門推薦:

伴著刺耳的煙花炸裂聲,皇后等人直奔向宮門外,迎面一隊人馬疾馳而來。

“娘娘。”

緊緊擁簇攙扶著皇后的內侍們尖聲喊道。

一路抱著赴死的心闖過來,但人哪能真的甘心死呢,抱著赴死之心求的還不是一線生機。

眼瞅著逃出生天,卻又有虎狼靜候。

他們的聲音發抖,身子也抖個不停。

那隊人馬嗒嗒,甲衣鮮明,手中弓弩寒光閃閃,馬蹄不停的直撲了過來。

“抓住皇后。”

“放箭!”

身后喊聲逼近。

“放箭。”

前方亦是喊道。

內侍宮女尖叫著將皇后圍住。

伴著破空聲,箭從他們身邊擦過,身后響起哀嚎聲。

皇后大喜抬起頭站直了身子,這隊人馬已經越過他們,擋住了宮內的追兵。

這就是晉安郡王說過的留在宮門的自己人?

不容她多想,御街上又有人過來了。

“皇后娘娘。”

伴著男人的聲音。

皇后看過去,竟然是張純。

不止張純,還有更多的官員們疾步而來。

終于,終于沒事了。

皇后只覺得身子發軟,再看四周,原本十幾人的內侍宮女,只剩了下四個,身上也都帶了傷,精疲力竭癱軟在地上大口的喘氣。

“你們…你們怎么…”皇后說道,咬牙一口氣闖過來,此時松懈有點牙關打架。

“娘娘,我們看到煙火,覺得有異,所以特趕來一探究竟。”張純接過話說道。

皇后愣了下。身后的其他人也愣了下。

煙火?

煙火不是剛剛才亮的?

那看到煙火才趕過來,飛也沒這么快吧。

不過如果這樣說的話,一切事情都合情合理了。要不然還會有人質疑他們為什么半夜守在宮門口。

不愧是張江州啊,罵人說謊信手拈來。

“是啊是啊。”其他人也忙跟著點頭說道。“娘娘,到底出什么事了?”

皇后深吸一口氣,伸手指著后邊。

“高凌波陳紹謀害太子,還封閉了宮門,太后遭到挾持,快些護駕啊。”

她大聲的哭道。

“護駕啊。”

門咣當一聲響,驚醒了黃氏,她一摸枕邊。果然沒有范江林。

“大郎。”

她喊道,掀起被子就跟出來,屋門打開,范江林站在院中,抬頭看向夜空。

又怎么了?

搬到軍監里來住,也還有人來惹事嗎?

黃氏下意識的跟著抬頭看去,恰好看到遠遠的夜空里一朵煙花綻開。

“天啊,誰家這么晚,放煙火?”

終于來了。

范江林看著夜空,神情焦慮不安。垂在身側的手攥起來。

而與此同時,李家宅院里的李茂也正抬頭看天。

“大人。”

有女聲在后顫喚道。

李茂轉過頭,看著神情驚慌的妻子。

“不是讓你和孩子們躲到地窖里去嗎?”他低聲說道。“快去。”

“真的,沒事嗎?你也來吧。”妻子哽咽說道。

“應該沒事。”李茂低聲說道,笑了笑,“以防萬一吧,我們李家煙火的煙火本來就很厲害的,就算被查出來,也只能說是意外。”

說到這里輕輕攬了攬妻子的肩頭。

“快去吧,我是擔心城里亂起來。”

妻子點點頭轉身離開了。

李茂再次抬頭看向夜空。

他的耳邊似乎又響起與程嬌娘說過的話。

“師父,我第一次看到您的煙花。就想著如果不是向上,而是平地直面的話。是不是能和石彈一樣的效果?”

“你家的地老鼠那樣的嗎?”

對,地老鼠就是在地上炸裂絢爛的煙火。

一句話點睛。

“真的有這樣的嗎?”

“當然有。加些硫磺石灰,不過那就不叫地老鼠了。”

“那叫什么?”李茂帶著好奇和激動問道。

眼前的女子對他微微一笑,抬手做了個投擲的動作。

“叫震天雷。”她說道,說到這里再次一笑,“你想不想看看它的效果?”

李茂看著夜空里漸漸散去的煙火。

“能將煙花送的很高。”他自言自語說道,“只是看不到平地上炸響的效果如何,真是遺憾啊。”

皇城門的煙火內宮里的人自然也看到了,在忽明忽暗的煙火映照下高凌波面色慘白。

“…娘娘,娘娘…”

幾個禁衛有些狼狽的跑過來。

“皇后呢?”高凌波厲聲問道。

“大人,皇后用煙花炸門,跑,跑出去了,驚動了城外殿前司侍衛,還來了好多大臣,我們不得不關了宮門退回來。”禁衛說道。

煙花?

“煙花什么時候能炸開門了?”高凌波大怒喝道。

“我們也不知道,反正,反正就是很厲害的,滿地亂鉆,又是火又是炸的。”禁衛說道,臉上還殘留驚慌。

煙花…

高凌波的面色也沉下來。

他想到伏擊時那些人提到的武器。

這個女人,顯然早有安排。

想到這里又忍不住心悸。

竟然這么早就安排好了?

還什么驚動了殿前司侍衛,還有好些大臣!

這些大臣都一個個的滑頭,能看出如今出了事,躲還來不及呢,怎么可能這么巧的就涌到宮門前了?

他猛地轉過頭,看著殿內。

“宮門關了他們進不來,皇城司五重禁衛近千名親從控制了宮門,就算是禁軍們來了,也不是說進就能進來的。更況且,禁軍的調動也沒那么容易,外邊的人不用理會。現在要緊的是……。”他咬牙說道,伸手一指。“抓住這個謀害太子的女人!”

一指沉默站在殿前的陳紹聞言看向他。

“皇后和這些大臣無非要說你我害太子,但你我害太子的理由可比不上這個無詔突然歸京的晉安郡王妃讓人信服。”高凌波冷笑道。

這個女人還在,她竟然會這樣突然回來,就可見居心不良,所以現在他們只要拿住她,殺死她,那么一切罪過就可以推到她身上了。

“殺了她。”

高凌波看向殿內,慢慢的吐出三個字。

守在殿門四周的禁衛們齊聲應諾。

人涌進屋子里。內侍宮女的尖叫聲四起,但很快有好幾個侍衛被扔了出來。

在侍衛的擁簇下高凌波后退一步,看著走出來的程嬌娘。

“高大人,你的兒子高十四郎死了。”她說道。

兩邊前后的禁衛皆是著金甲手持斧鉞對準了程嬌娘,或許是忌諱她適才出手的厲害,又或許想要等高凌波再次發話。

果然是她干的,高凌波面色陰沉。

“這個不用程娘子提醒,本官知道了。”他說道。

“我不是提醒你這個。”程嬌娘說道,“我是要告訴你,高十四郎是被我殺的。我一個人殺的。”

她伸出一根手指。

“我一個人,殺了高十四郎以及其眾十八人。”

“十八兵器,一人一個。”

“高十四郎死在飛鏢之下。一鏢穿吼。”

隨著她的訴說高凌波似乎又看到兒子的死狀,他的身子不由發抖。

“程娘子,你不該這樣做的,我們本不該如此。”他說道。

“是,高大人,我們之間本不該如此,你不該這樣做的。”程嬌娘說道。

同樣的話同樣的說來,聽起來卻有些意思不同。

“殺了她。”高凌波說道,擺了擺手。

話音落禁衛們便撲了上去。

程嬌娘不僅沒有避開。反而直向高凌波撲來。

“高大人,我都說了我一個人殺了高十四郎十八人。你們想要殺我,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她拔高聲音喝道。

她的手握住了刺來的斧鉞。兩個七尺大漢劈來的斧鉞竟然被她左右單手牢牢的抓住,且伴著沖勢向高凌波這邊而來。

高凌波色變。

這個女人并不是在吹大話,她的兇悍已經有了佐證。

他下意識的就后退,護著他的禁衛便也跟著后退,一段距離就閃了出來。

程嬌娘身形一側,借著這段距離躍出圍困,大步的跑了。

跑了……

這個不要臉的孬種!

高凌波大怒。

“箭直弩直!”他高聲喊道,“殺了她。”

位于殿門外遠一些的第三重禁衛便舉起了弓弩。

只是夜色里視線不明,只見如雨般箭飛去,那女子跳躍奔跑轉眼就沒入層層宮殿中。

“在宮里她插翅難逃,追!”

“妃嬪公主殿內盡搜無阻!”

殺了她,只有殺了她,一切事情就還有回旋的余地。

早就該殺了她。

高凌波身子發抖攥緊了手,一向平靜的面容猙獰扭曲。

早就該殺了她!也不會有今日的禍患!

當夜空中的煙火騰起的時候,秦弧正站在城門上看著城門下依舊圍著未散的晉安郡王等人。

“殿下,不如且去七里亭驛站歇息,待明日遞交了懇請,堂堂正正的進京。”他說道。

晉安郡王沒有回答。

“秦弧。”周箙催馬原地轉了轉,帶著幾分惱怒,“宮里到底出了什么事?”

秦弧低頭看著他笑了。

“就是讓你夜夜守城隨時能開城門的事。”他說道。

“既然如此,那你為什么還要讓她一個人入城!”周箙怒聲喝道。

“因為她不會有事。”秦弧說道,神情淡然,目光落在晉安郡王身上,“不過,要是進城還有別人。那就不一定了。”

周箙咬牙,抬頭要接著說話,忽的面色一變。

“大人。看。”

城門上一個兵丁喊道,伸手指著身后的夜空。

秦弧扭頭看去。

遠遠的夜空里一朵朵煙火綻開。

“殿下!”顧先生景公公喊道。也伸手指過去。

晉安郡王掀起兜帽抬起頭看著夜空。

“多好看的煙花。”

他說道,火把映照下,略顯蒼白的臉上浮現一絲笑容。

“六哥兒,你看,這是特意給你準備的煙花呢。”

看到煙花,笑的人并不止是晉安郡王一個人。

秦弧的臉上也浮現笑容。

“看,我就說不用擔心,她沒事的。”他沖城門下的周箙含笑說道。“你就是不信她。”

這一個煙花亮起,宮內的異常便展露與人前,那些已經等候在宮門的朝臣們便有了進宮的理由。

宮內的異變再無法遮掩,一切都將大白于天下,奸人伏誅,她還能有什么危險呢。

你們怎么能不信她呢?

周箙已經狂怒了。

“秦弧,開城門!”他吼道,“如果你還記得她的救命之恩,你開城門!”

他說著話拿起馬上的弓弩,對準了秦弧。

城墻上的守城兵丁立刻也將弓弩對準了他。

“周箙。”秦弧收了笑。“就是為了她的性命,所以我絕不能放不該進城的人進城,那樣的話。她才是罪無可恕。”

他說著話,從身后也拿起一張弓拉開。

“周箙,不要被別人騙的執迷不悟了。”

“秦弧,你他娘的腿好了,腦子壞掉了!”周箙咬牙喝道,將手中的弓箭猛地松開。

一只箭直飛向城墻。

“公子。”

秦弧身旁的親隨一把拉開他。

長箭越過城垛落在地面上,與地面相撞擦除一道火花。

伴著這一動作,城墻上的兵丁們便刷刷的松開了弓箭。

“退后。”他們喝道。

一陣塵土飛揚,眾人的馬蹄前插上一排羽箭。火把下箭尾搖動如同開了的花。

周箙晉安郡王等人都退后了幾步。

“周箙,你這樣做我知道你是為了她。我不計較,但是別人就不知道了。”秦弧說道。話是對周箙說的,但視線卻落在晉安郡王身上,“別讓大家誤會,是晉安郡王殿下要攻城而入京就不好了。”

周箙剛要說什么,一直沉默安靜的晉安郡王忽的發出一聲笑。

“既然如此,豈能名不副實?”他說道,一面從腰間的香囊里拿出一物。

另一手一伸,一旁的景公公在同一時間晃燃起一只火捻子。

嘶的一聲響,晉安郡王手里的東西飛竄上天,在空中炸開一朵絢麗的花朵。

“六哥。”

晉安郡王看著在夜空中盛開的煙花,再次微微一笑。

“這個,是哥哥特意給你準備的,只是沒想到,這么快就用到了。”

寧愿,一輩子也用不得。

他垂下視線,將兜帽拉上遮住了面容。

“開始吧。”

四千字,今日一更,病假幾天回去上班理順一下,包涵包涵。

謝謝h、ferre_lu、羊種打賞的和氏璧,謝謝上官云嫣、tang_hao、兔子肥呀、那年那天那朋友打賞的桃花扇,謝謝wgj2500896、兔子肥呀、spiffy、上官云嫣tabalgin、謝雨希打賞的香囊,謝謝大家打賞的平安符,我在后臺都逐一看到名字了。(未完待續)


上一章  |  嬌娘醫經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