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嬌娘醫經 >> 目錄 >> 第六十九章 而來

第六十九章 而來


更新時間:2014年12月13日  作者:希行  分類: 言情 | 古代言情 | 架空歷史 | 希行 | 嬌娘醫經 
嬌娘醫經 第六十九章 而來
正文第六十九章而來

轟轟的聲音幾乎震動了半個京城,更不用說皇宮內,這動靜可比適才煙花在城門炸開要大的多。

禁衛們紛紛色變站不住腳,宮女內侍們則干脆尖叫著抱頭瑟瑟。

“這是什么?”

大家紛紛的喊著。

高凌波站在廊下,神情木然,沒有驚慌也沒有失措。

“這就是軍監新造的石彈炮。”他說道,“緊趕慢趕,不停的研制廢掉重來,終于造成了幾架送去西北。”

“沒想到第一次驗證其效是在宮城,是你我。”陳紹說道。

高凌波呵呵笑了。

“榮幸之極。”他說道,“張純率人圍宮門,延平郡王攜子慰問皇后,衛戍軍炮轟皇城,這等百年難遇的荒唐事竟然讓你我遇上了,將來史書上必然是濃墨重彩的一筆。”

陳紹笑了,目光看著火把依舊,但氣氛似乎變得惶惶的四周。

“奸人賊子給別人添墨加彩。”他說道。

高凌波再次哈哈大笑。

“史書上怎么寫那都是由人做主的。”他笑聲一收帶著幾分猙獰,“誰給誰添彩還不一定呢。”

陳紹嗤笑。

“高大人,大局已定了。”他說道。

“還沒有。”高凌波轉頭說道,他又點點頭,帶著幾分肯定,“還沒有,還沒有到最后,就什么都有可能。”

他說著話伸手指著前方。

“皇后怎么了?皇后難道就不能胡言亂語嗎?”

“皇后與太后有嫌隙,眾人皆知。”

“她說我們謀害太子就是我們謀害太子了?怎么不是她謀害太子私逃呢?”

“人嘴兩張皮,誰說不能說?”

陳紹看著他怔怔一刻,再次笑了。

“高大人。”他忽的拱手,嘆口氣,“我一向看不起你。現在我覺得我的錯了,我的確不如你。”

高凌波看著他嗤聲笑了。

“我知道你在諷刺我。”他說道,“不過這有什么?臉皮?人要是只顧著臉皮。那才是必將得不到臉皮,因為你的臉皮只會讓別人來做主。”

陳紹點點頭。

“是啊。”他說道。

的確如此啊。

“這一點我不如你。那接下來的事就交給你了。”陳紹接著說道,帶著幾分疲憊轉過身走向殿中,“我去守著太子殿下,你去接太后娘娘出來吧,宮門破了,就不要再抵擋了,非要血染了宮廷嗎?”

高凌波看著他走開,嘴邊一絲冷笑。

“血染了宮廷的可不是我們。而是手持利器對準天子所在的人。”他說道,“今日這一事,誰手里心里都不干凈。”

是啊,誰都不干凈,都臟了,臟了。

陳紹沒有回頭邁進殿內。

殿內已經空空,適才炮響宮女內侍都跑出去了,聽說外邊的人打進來了,可以想象到時候這些在太子身邊伺候的人是什么下場,頓時便沒人肯進來了。

太子躺在臥榻上。穿著小衣,整整齊齊,臉上干干凈凈。紅暈還未散去,就好像熟睡一般。

那女子適才并不是在治病,而是在為太子做喪禮,為太子凈面,凈身,封七竅,焚香安魂。

陳紹在臥榻邊跪下來,叩了三個頭,又轉身向皇帝寢宮所在的方向叩頭。

“臣。無能。”他哽咽說道。

門外有內侍探頭旋即跑開了。

“在屋子里哭呢。”

小內侍低聲說道。

高凌波不屑的嗤笑一聲。

“這些所謂的硬骨頭文臣就這么點膽氣。”他說道。

“就別理他了。”太后哭道,“現在怎么辦啊?”

“娘娘無須擔心。”高凌波說道。

人家打著清君側的旗號把宮門都炸了還無須擔心?

太后顧不上哭瞪眼看著高凌波。

這次是真的被嚇傻了吧?

兩聲炮響之后。宣德門一片狼藉,伴著為首的衛戍軍都虞候一聲撞門。殘破的宮門被撞開了。

現場的朝臣們這才回過神,透過火把和燃燒的火光看向宮廷內,門開了,一切也就塵埃落定了。

不,確切的說,新的一天就要開始了。

作為即將見證卻參與這一刻,將來在史書上能不能留名就在今日了。

朝臣們不由深吸一口氣整了整衣衫,還沒來得及做出焦急的神情擁簇皇后進宮,就見一直未有下馬的晉安郡王縱馬疾馳過去了。

過去了……

越過朝臣們過去了…

越過皇后過去了…..

伴著晉安郡王的疾馳,跟在他身后的那些衛戍軍便自然而然的催馬跟去。

看著一群攜著兵器的武將兵丁先入了宮,朝臣們再次愣住了。

這不太好吧……

“皇后娘娘!”

張純邁上前一步,神情肅重,一面站在了皇后身前。

“小心其內逆賊!讓郡王先清場!”

又讓這家伙搶先了!

“保護皇后!”

“皇后慢行!”

宮門前頓時響起亂亂的喊聲。

人群向宮中涌去,很快就剩下寥寥數人,其中就有秦侍講、府尹還有延平郡王父子,在宮門外肅立的鎧甲鮮明的衛戍軍面前,看上去格外的詭異。

不過沒有人撲上來將他們拿下。

府尹漸漸的站直了身子。

是啊,他們怎么會被人拿下!

守護京城防務,趕到城門救護皇后,再說晉安郡王能來,其他郡王自然也能來。

“你們都在這里守好了!”府尹沖四周自己的巡捕兵丁們喝道。

巡捕們亂亂的應聲是。

“大人,郡王,咱們也快些進去吧。”他這才說道。

延平郡王點點頭,神態也恢復了自然,拉住兒子抬腳邁步。

而就在這時秦侍講忽的轉身向外跑,府尹眼明手快一把抓住。

“秦大人。你干什么?”他臉色發白的低聲說道。

哪有自己跑的?豈不是坐實了做賊心虛?

啊呸,有什么心虛的!

誰要是敢說他們的行徑是做賊,誰說這過繼的宗室就必須是晉安郡王了!這還沒怎么呢。你們就認定新君了?那你們才是賊心呢!

“十三,我去找十三。”秦侍講用力的掙開他說道。神情有些恍惚。

十三?

秦弧是去接延平郡王父子的,接進來卻沒有跟著過來,而是派人要了城門增防人手,說是要留在城門守著,以防不測。

如今不測已經進城了,那守城門的秦弧是不是已經不測了?

“大人,大人,現在這個已經不是最要緊的了。最要緊的是要進宮,要在這件事上站穩腳,不能留給被人攻擊的把柄…..”府尹急道,“十三公子是一個人,秦大人,您的身家可不僅僅是十三公子一個人啊!”

而是整個秦家啊,還極有可能是秦氏一族,看樣子晉安郡王這次是過繼為皇子,為太子,將來登基為帝是十拿九穩了。如果這時候不再小心把事情周全了,那秦家將來的日子可就可想而知了。

秦侍講聞言停下腳,轉頭看府尹。明亮火把照耀下,神情浮現一絲笑。

“把柄?”他說道,“把柄從來不重要的,身家也不是有沒有把柄就可以維持的,我秦家,既然做的,就認的。”

他說罷再不回頭轉身疾奔。

將來的身家是將來的事,如今要在意的是眼前的人。

府尹神情愕然。不過旋即眼中閃過一絲歡喜。

那太好了,既然這樣。那罪過就由你們秦家擔著吧。

“護駕護駕。”他高喊著向宮中奔去。

涌進宮內的衛戍軍面對被石彈炮嚇的心神大亂的禁衛簡直是虎入羊群,頃刻碾壓。

試圖反抗的被當場擊斃。抱頭求饒的被驅趕到一邊,逃散的被追去。

衛戍軍如同潮水般在宮中散開。給身后的眾人開出一條闊長大路。

“程昉!”

一聲大喊陡然在疾奔的人馬中響起,讓緊跟在其后正滿腹激動的顧先生嚇了一跳。

當踏入宮門的那一刻,顧先生覺得就跟做夢一樣。

當然,他不是為第一次踏入皇宮而激動。

今晚此時邁出這一步,意味這什么他的心里再清楚不過,相信在后面追隨而來的朝臣們心里也已經很清楚了。

這一天,雖然曾經想過,但那是壓在心底絕對不能露出的念頭,沒想到竟然真有實現的一天了。

顧先生只覺得腦子有些眩暈,眩暈之中又格外的清醒。

此時此刻,一步也不容錯。

此時此刻,關系到今后的種種。

他不由用力的深吸一口氣,還沒吸完就聽到晉安郡王喊出這個名字。

程昉?

是誰?

程…….哦是王妃嗎?

這個時候不應該喊太后太子皇帝臣救駕來遲之類的話嗎?

喊王妃?這是在家夫妻閨房嗎?

顧先生差點被一口氣嗆死,連聲咳嗽起來,忙伸著手催馬向前要提醒。

“程昉!”

晉安郡王手攏著口再次大聲的喊道。

“程昉快來!”

因為他的喊聲,四周的人都安靜下來,嘶啞響亮似乎用盡力氣的聲音在深深的宮殿中散開。

程昉?

朝臣們的神情也變得有些古怪。

“晉安郡王妃被高凌波和陳紹偽詔到宮里來了。”皇后忙說道,一面抬手拭淚,對大家解釋,“如今生死不知啊。”

可不是嘛,神醫娘子……

夫妻情深是可以理解的,不過這個時候,是不是應該忠孝為大一些啊。

“喊。”晉安郡王看向左右前后的衛戍軍,“喊程昉快來救命!”

一面說道,他一面仰起頭發出一聲嘶吼。

“程昉,來救命!”

不知道怎么回事,當這一聲聲嘶喊傳入耳內,皇后只覺得眼一酸,有眼淚忍不住掉下來。

她為什么想哭呢?明明適才那么兇險的時候,她都沒想哭呢。

為什么此時聽到這年輕人沙啞的似乎用盡氣力的嘶吼一句話而掉淚呢。

酸澀在心底散開除了眼淚無法排解。

“程昉快來救命!”

四周響起雜亂的越來越大的齊聲呼喊聲。

伴著這呼喊聲,前方奔逃的人影中忽的躍出一個反向而來。

“來了!”

為首的景公公猛地喊道,伸手指著。

所有人都看過去,火把照耀下,奔逃的禁衛,追擊的衛戍軍,揮舞的刀劍,明亮鎧甲,有一女子長發飛散,衣抉飄飄,穿行在其中,左躲右閃,輕松隨意大步而來。

今日二更(*__*)嘻嘻……讓大家久等這句話了。

嗯,因為意外生病以及病后上班工作猛增,無法雙更,這周完結不了了,請大家容我慢慢寫來細細的收尾可好?

另為了慶賀即將到來的完結,準備搞一個贈書活動,請注意書評區版主通知。(未完待續)




上一章  |  嬌娘醫經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