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嬌娘醫經 >> 目錄 >> 第八十三章 醒來

第八十三章 醒來


更新時間:2014年12月20日  作者:希行  分類: 言情 | 古代言情 | 架空歷史 | 希行 | 嬌娘醫經 
嬌娘醫經 第八十三章 醒來

第八十三章醒來

皇宮最威嚴壯麗的德慶殿前,天子登基的儀式才散去,有人就在其前奔跑。

腳步聲打破了皇宮的肅穆,在可供萬人參拜的廣場上回蕩。

站在宣德門前的禁衛都面色驚愕,看著奔跑的人,這人穿著皇帝的朝服,身材高大修長,一步邁出很遠,在廣場上三步兩步的就跨過,衣袍飛揚。

在他身后還有一群內侍在嘩啦啦的跑著,在這群人后還有抬著肩輿的內侍氣喘吁吁跟著。

是不是有人偷了皇帝的朝服?

禁衛們第一個念頭都這樣想著。

他們實在是不敢想別的,宮內的禮儀嚴格,更別提天子儀態了。

人漸漸的跑近了,禁衛們瞪大眼。

“今日的事萬萬不能記入起居注。”跑的氣喘吁吁的內侍還不忘本分,一面對身邊的小內侍吩咐道,“去告訴那個侍講。”

適才正說著話的皇帝聽到來人的一聲稟告,一句話不說起身就跑,甚至都沒走多走一步,直接的跨過了面前的幾案。

小內侍想到當時在場的幾個大臣張大的能夠吞下一個雞蛋的嘴。

這些大臣們的嘴本來就很大,陛下這樣的失態肯定會被他們宣揚出去。

剛登基就被說笑那可不得了。

小內侍立刻轉身向回跑去。

“陛下,陛下。”

得知消息追來的景公公越過那些內侍,漸漸的追上了方伯琮。

“坐轎子,坐轎子。”

但是方伯琮似乎根本就沒聽到他的話,依舊大步的跑著。

深秋初冬的冷風迎面,帶走了他額頭上冒出的細汗。

胸口隱隱的疼,疼痛漸漸的蔓延全身。

她說過他還拉不得重工。揮不得重劍。

從勤政殿到宮門口有多遠他有些記不清了,只是覺得好遠,好遠。怎么還沒有到東宮。

第一次覺得原來東宮距離這么遠。

當初他倉促搬到東宮來,就是想要距離近。朝事繁忙的間隙能夠更快的回到她身邊。

現在看來還是遠了,應該干脆就搬進宮里來,雖然不合規矩,但規矩對他來說又算什么,只要能在她身邊,能最快的來她的身邊。

有人拉住了他的胳膊。

“陛下,您不能跑了。”

景公公急聲喊道,不顧逾矩的抓住了方伯琮的胳膊。

但下一刻方伯琮就甩開了他。

他也不敢強行拉。唯恐失了輕重傷到皇帝,只得跟著護著跑。

東宮門隱隱在望。

“皇后娘娘怎么了?”他先一步沖過去問門邊迎接的內侍。

內侍還沒說話,方伯琮已經越過去進門,帶起了一陣風,吹斷了內侍們施禮的聲音。

皇后娘娘怎么了?

皇后娘娘好像醒了。

醒了就是醒了,沒醒就是沒醒,什么叫好像醒了?

一路上內侍宮女的施禮方伯琮一概看不到,直到到了寢宮前,他的腳步猛地收住了。

這不會是又在做夢吧?

夢里一次次的奔向室內,看著其內依著憑幾看書的女子抬起頭微微一笑。然后化為青煙。

然后驚醒,抱著身邊沉睡不醒的人一直到天亮。

他不要她變成冰冷的沒有呼吸的尸體,埋入地下漸漸的腐爛。徹底的消失。

哪怕她不在意他,哪怕他是她的誘餌,哪怕她離開他,只要她還活著,只要他知道她還活著。

“陛下。”

院內的內侍侍女紛紛施禮,打斷了方伯琮的遲疑。

就算是夢,也能見她一笑。

方伯琮抬腳疾步,屋門被拉開,珠簾被掀開。臥榻前的簾束起,臥榻上一個女子側臥看過來。

妝容精致。發鬢嚴整,只是面容木然。視線直直,聽到腳步聲,雙目微微的轉動,顯示出一分生機。

方伯琮嘴唇動了動,卻發現自己并沒有發出聲音來。

“程昉。”他再次張口,發出干澀的自己都陌生的聲音。

女子看向他,眼神呆滯漸褪靈動漸生。

“程昉。”她說道。

聲音呆弱木木,似乎在疑問,又似乎在重復方伯琮的話。

“程昉!”方伯琮拔高聲音喊道。

程昉看著他,慢慢的起身。

她的動作有些慢,卻又帶著一種隨意風流。

“程昉。”她再次說道。

室內單調的重復的話語讓外間的人都忍不住看過來。

沒有大病初醒的驚喜,沒有夫妻再見相擁的溫情。

夫妻二人一個臥榻上,一個門邊四目相對,就好似初次相見的陌生人。

真是……古怪。

一個侍女忽的咦聲。

“娘娘比方才好一些了。”她低聲說道。

“剛才?剛才怎樣?”景公公忍不住問道。

“剛才娘娘都有些坐不起來,動作很僵硬。”另一個侍女低聲說道。

素心不待車停穩就跳下來。

“素心姐姐。”

素心回頭,看到一輛馬車疾馳而來,車里半芹探出身來招手。

“哎呀你們來了!”

看到二人進門,有內侍急急喊道。

“快快快看看娘娘吧。”

半芹腳下一軟,人差點跌倒。

“娘子怎么了?”素心喊道,握緊了半芹的手。

方伯琮抬腳邁了一步,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眼前的女子看著他的緣故,又或者是因為適才她起身的動作影響,他這一步邁的很緩慢,這讓外間的侍女們看著就好像身體僵硬的是他。

“程昉。”他再次喊道。

程昉看著他,這次沒有開口再重復。

“你好了嗎?”方伯琮問道,“要請太醫嗎?”

程昉還沒有答話,外邊傳來女子的哭喊聲。

“娘子。娘子。”

聲音傳進來,人被攔在了外邊。

“讓她們進來。”方伯琮說道。

半芹最先沖進來,看著臥榻上坐著的女子。沒有絲毫的遲疑撲了過去。

“娘子,娘子。”她放聲大哭。

“娘子。”素心緊跟其后又是哭又是笑。

屋子里的氣氛頓時活絡起來。

但活絡的是別人。程昉依舊端坐著,形容木然,視線看著跪在面前哭哭笑笑的二人。

“她動了!”

外間的侍女忽的脫口喊道。

什么話!

景公公瞪眼。

娘娘已經醒了,自然能動。

侍女喊出這句話惶惶低頭。

可是她們伺候這么久的娘子是不動的嘛,一時間真有些不適應。

程嬌娘移坐在了臥榻邊。

因為一直臥床,她并沒有穿鞋子,只穿著白襪,小小巧巧的一雙腳垂在臥榻邊。

半芹和素心一面忙忙的擦淚。一面忙找鞋子給她穿。

“傳太醫。”方伯琮說道。

外邊的侍女們應聲。

“不用。”程昉說道。

侍女們停下腳,回頭看著適才睜開眼眼珠都不能轉一下,起身如同折斷樹枝的女子站起來,慢慢的伸展手臂,衣袖甩開,然后手收在身前,大袖垂下紋絲不動。

“程昉。”方伯琮看著她,“你醒了嗎?”

醒了嗎?這不是醒了嗎?

半芹和素心抬頭看向程嬌娘。

程昉看向他。

“是,我醒了。”她說道,微微一笑。“方伯琮。”

方伯琮!

方伯琮!

方伯琮只覺得胸口被人重重的打了一拳。

程昉抬腳邁步,一步有些遲緩。

半芹和素心下意識的抬手扶住她。

但第二步程昉就走穩了,揮開了二人的攙扶。

“你醒了就好了。”方伯琮看著站穩的女子。深吸一口氣說道,“我有話問你。”

啞澀的聲音未落,程昉向他邁來一步。

二步。

三步。

一步一步靠近。

方伯琮只覺得身子僵硬,下意識的后退一步。

“我有話問你。”他再次說道。

這一次話音未落,程昉猛地一頓腳,展開手,人撲了過來。

方伯琮下意識的伸手,程昉伸手抱住了他,將頭貼在他的身前。

“方伯琮。”她說道。

屋子里的人一怔旋即忙亂亂的向后退去。你撞到我我踩了你的腳,碰到了花架子。撞到了門框,叮叮當當咚咚鏘鏘亂成一團的涌了出去。

“…你放開。我有話要問你,這樣沒用….”

方伯琮的聲音從身后傳來。

景公公忙伸手拉住門,將里外隔斷。

院子里的人都看著他們,似乎被突然涌出來的他們嚇到了。

“退下退下。”景公公擺手說道。

院子里的人忙忙的退去。

“還有,叫太醫來。”景公公說道。

說到這里想到適才又搖頭。

“看來真是醒了,又這樣青天白日就肆意妄為。”他嘀咕說道。

柔軟的身子緊緊的抱住自己,隔著厚厚的衣衫也能感受到溫熱。

不再是抱在懷里裹著被子也消不去的冰冷。

方伯琮身子微微發抖。

他伸手扶住程昉的腰身,把她推開。

“別來這一套!我有話要問你,你先把話說清楚。”他沙啞聲音說道。

程昉被推開,抬頭看著他,微微一笑,眼睛彎彎。

“方伯琮。”她喚道,沒有說別的話,向他伸出手。

“沒用!別總想這樣哄過去算了。”方伯琮顫聲說道,看著眼前巧笑倩兮的面容,看著沖自己伸過來的雙手。

“方伯琮。”程昉看著他,再次喚道,笑彎彎的眼里有波光閃閃。

方伯琮看著她。

程昉!

程昉!

程昉!

他手用力的一帶,將她擁入懷中,緊緊的抱住,緊緊的抱住。

程昉!

程昉!

程昉!

你終于回來了。

你終于回來了。

睡個好覺,愛你們。

明日更新推遲午后。(未完待續)


上一章  |  嬌娘醫經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