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十王一妃 >> 目錄 >> 第六十章 鄯善入魔

第六十章 鄯善入魔


更新時間:2014年05月25日  作者:張廉  分類: 言情 | 古代言情 | 穿越時空 | 張廉 | 十王一妃 
十王一妃 第六十章 鄯善入魔
第六十章鄯善入魔

第六十章鄯善入魔

“喂!你們還站在那里做什么?!”日刑臺外傳來了安羽的催促聲。他單手叉腰側對我們,一副傲視我們的姿態。

靈川俯下臉,臉上的神情還是淡淡的,他公主抱著修走出日刑臺,我拿出口袋里的眼罩,想了想,還是放回,從今天開始,我想用我的右眼,看到更多的真相。

只有這只眼睛,才能看到左眼看不到的東西,看到靈川他們解除詛咒時的變化,我不想錯過任何解除詛咒時的蛛絲馬跡。

雖然還有點不適應,但比之前好了一些。身上也因為沖了電暖洋洋的,再次充滿了力量。

當幻城消失時,我隨身帶著的背包也出現在了日刑臺上,我背上跟上大家,走入那像是樹林的刑臺。

此時此刻,我真希望眼前的一切才是幻想,鄯善不會用如此殘忍的方法去對待他的子民,即使他們可能是罪犯。甚至,我認為在他的管理下,應該不會有罪犯的出現。

即使出現,也會被他的慈愛和善良感化。

一路過去,是一個個被捆綁在刑臺上的犯人,數量多地觸目驚心,他們在刑臺上受煎熬的臉,讓我不敢直視。

他們很多人已經發不出聲音,有的似乎只有微弱的呼吸聲。安歌安羽上前,他們也說不出半句話,只有出氣,沒有進氣。

“這些人快死了~~”安羽無聊地擺弄那些人無力的腦袋,“他們熬不過一天。”

“那快放了他們!”我著急地說。

安羽好笑看我:“萬一他們真是壞人呢~~”安羽聳聳肩,嘴角忽然帶出一絲邪氣,“不如……讓我來給他們解脫?!”安羽扣住了一個人的下巴。

“住手!”涅梵阻止了安羽,“等搞清楚情況再說,無論怎樣。他們是鄯善的子民,我們無權干涉鄯善治理鄯都!”

“這根本不需要權利!”我終于忍不住了,“這是一個人的是非觀!我不相信善良的鄯善治理下的鄯都會有那么多罪犯!只有你們才有可能!”我指過涅梵,玉音和安羽。他們的臉色一個個緊繃。

安歌因為我沒有點他而偷偷松了口氣。安羽立刻向他射出郁悶的目光,安歌揚起與安羽相似的邪笑,像是哄他一般攬上他的肩膀。

安羽這個別扭的孩子才好一些。

“鄯善那么善良,他一定善待自己的子民,他的子民也一定是善良謙和的人,會出現這樣的情況……”我環視在烈日下曝曬的人,“一定是鄯善變了……”我知道我的判斷或許武斷。甚至沒有說服力,但是我相信自己的直覺。

安歌曾經的荒唐促使了安都人民的反抗。亞夫對祖輩制訂的律法的嚴守,使靈都人民也活地過于束縛,服從。而伏色魔耶的強大讓他的子民好斗,充滿了個人英雄主義。菲爾塔的友好和和善讓整個修都人民處在一種祥和的氛圍中。

這證明王對自己的子民是有引導和影響作用的。

所以。我不相信那樣善良的鄯善會把鄯都治理地罪犯滿地。

“救命……救命……”人林之中出現了氣息奄奄的呼救聲。我立刻朝那里跑去,男人們緊跟我而來。

被綁在刑臺上的是一名老者。他的胡子已經全白了。一頭銀發在曝曬中枯萎凌亂。

“救命……”他低著頭像是用最后的力氣喊著,“神使……”

“神使?”安羽有趣地挑挑眉。

“可能因為我們突然出現在日刑臺上,所以被誤認為神使。”涅梵解釋著。

我立刻拿下背包從里面拿出了水瓶,給老者喝了一口水,老者緩了緩,慢慢睜開了眼睛。

“到底怎么回事?!”我焦急地問。

老者還是沒力氣抬臉:“王。王忽然變了……只要是反對他的人……全被綁在了這里……”

果然是鄯善變了!

靈川淡淡看著老者,眸中眸光開始閃爍,我知道,那是他在思考。

涅梵上前一步:“你是誰?”

“我是阿普諾提長老……”

“鄯善為什么會變?”玉音也走上前問。

“阇。阇梨香女王……復活了……”當老者困難地吐出這句話時,涅梵,玉音,安歌安羽,甚至是沒什么表情的靈川,都陷入驚訝之中!

果然我看到的是真實世界!那個床上目光空洞的阇梨香!

“阇梨香怎么可能會復活!”安歌不相信地搖頭,玉音立刻看向一臉陰沉懷疑的涅梵,似是怕他暴走。

“那是妖魔的化身……王被迷惑了……”邊上也有人吃力地說了起來,身上的衣衫和老者一樣,似也是長老或大臣,“我們勸誡王……王不聽……”

所以鄯善把勸誡他的人,或者說認為阇梨香是妖魔化身的人全綁在了這兒?問題果然出現在鄯善的身上!

“王變了……求神使救救王……”

“求神使救救我們的王……”

“救救王……”

一聲又一聲哀求在人林中響起,他們是被鄯善綁在這里曝曬,但是他們此刻,卻是求我們救鄯善,他們對鄯善,居然沒有絲毫恨意,即使他們將會被活活曬死。這是一個多么有佛心的民族!

我捏緊了拳頭,我憤怒了!沉語:“救他們!”

“恩。”靈川毫不猶豫地放下修,揮開左手,登時,空氣中開始聚集水柱,一條條水柱直沖天空。

緊跟著,涅梵也揮開雙臂,氣流猛然揚起,掀起我們衣衫的同時,也穿過每個刑臺,瞬間切斷了繩子,人一個,接著一個倒落在刑臺上。

靈川隨即收手,“嘩!”水如雨而下,淋在那些被曝曬的人身上,醒著的人開始大口大口喝水,昏迷的人也在水中漸漸蘇醒。

我們像是被大雨圍繞,只有我們的上空沒有水滴。

靈川再次抱起修。

我看向前方:“走!去找鄯善!”

“我有種不好的預感。”涅梵深沉擰眉,“魔王已經來過了。”

我看向遠遠的天空,離日刑臺越遠的地方,天空變得越陰沉,也就是,離王都越近,天空越黑暗。

眼前的鄯都,已經完全不是我們初入鄯都時的景象,雖然那是幻城,但從涅梵他們的反應來看,那才是真正的鄯都。

而現在,整個鄯更像是籠罩在一種黑暗的陰影之下,讓人恐懼。

當我們走入王都時,街上根本沒有人跡,人人關緊自己的門窗,目光里只有驚恐和害怕,但還是有人大著膽子用充滿期待的目光遠遠看著我們,他們像是也在祈禱,我們能夠拯救他們的王。

整座王都的天空是圍繞不去的黑云,紫色的閃電在里面穿行,像極了伏都的魔域!

這現象可不正常!難道魔王真的來過了?!

“垮察!”忽然閃電像是活了一樣,在我們靠近王宮時劈下。離我最近的安羽立刻抱起我后退,“呼啦!”一聲翅膀張開,帶我飛離地面。明明平時表現地最厭惡我,卻在此刻將我從危險中帶離,真是個傲嬌別扭叛逆的孩子。

“果然魔族在這里!”涅梵深沉地看黑色的天空,忽然間,黑云里現出了黑色的人影,像荒漠的禿鷲一樣在我們上空盤繞!宛如隨時等待時機俯沖下來,將我們生吞活剝!

玉音變得吃驚:“鄯都被攻陷了!”

“不是攻陷,我看更像是投降!”安歌瞇眼盯視上面盤旋的黑影。

涅梵的臉色越發拉長緊繃:“我們之前來鄯都提醒鄯善,讓鄯善準備御敵,沒想到在我們去找安歌,等到修和川的這段時間里,他卻背叛了我們!”

我看向深黑的宮殿:“不一定是背叛……”

“不是背叛是什么?”攬住我身體的安羽冷笑。

“是入魔。”靈川的臉上,露出了少有的凝重的神色,銀發在黑暗世界里飛揚。

“入魔……”人王們凝重地看向那座被紫色電龍包裹的宮殿。

“我見過長老口中所說的阇梨香……”我把沒有說完的夢境說了出來。

“什么?!”所有人王異口同聲地驚語。

安羽攬住我驚訝地俯下臉看我,我看向被黑云籠罩的鄯都:“是真正的阇梨香給我看的,然后她把清剛交給了我,我現在才明白,她是想讓我殺了那個阇梨香,解救鄯善……”

人王們沉默下來,玉音和安歌不約而同地看向涅梵,涅梵忽然甩去了黑色的外衣,露出了更適宜戰斗的紫色長衫,緊緊盯視王宮的入宮:“那讓我們進去!救鄯善!”

“不錯”玉音看似懶散地雙手環胸,可是身上的殺氣卻比平時更甚,“什么時候了,還矯情阇梨香的事,我可是最最喜歡他的了。”

恩?玉音不是最喜歡涅梵的嗎?整天黏在一起的……難道,涅梵是閨蜜,鄯善才是真愛?

涅梵和玉音對視一眼,躍上前,立刻,紫色的閃電再次而下,劈向他們。果然王宮是一個界限。

靈川揚起臉,目光一直看著我。

我疑惑地俯視他:“怎么了?川?”

他的銀瞳卷起了深深的漩渦,化作了浩瀚的宇宙:“瀾兒,如果鄯善因阇梨香入魔,那你也要用阇梨香將她喚醒。”

“阇梨香!”我焦急地指向自己,“現在我上哪兒去找阇梨香!”

靈川星輝的瞳仁里忽然變得越發明亮,緊緊盯視我:“你就是!”

我怔在安羽的環抱之中。(……)十王一妃 第六十章 鄯善入魔


上一章  |  十王一妃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