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十王一妃 >> 目錄 >> 第六十三章 七王聯手

第六十三章 七王聯手


更新時間:2014年05月26日  作者:張廉  分類: 言情 | 古代言情 | 穿越時空 | 張廉 | 十王一妃 
十王一妃 第六十三章 七王聯手
“大家都以為我是為了滿足卡薩林雅想長生不老的愿望而殺死了阇梨香……”鄯善抱緊我在我耳邊低啞地說著,“卻不知道我在幫她解脫的那一刻,心已經徹底破碎,我知道,我心中的那盞燈,徹底熄滅了,可是,我只能選擇那么做,當時看著她那么地痛苦,尋求解脫,我告訴自己一定要達成她的心愿,我知道她不想死在那些人骯臟的手中,所以……我解脫了她……”

“轟!”王宮像是要被人整個端起,再次震顫起來。外面的走廊里傳來了婢女的尖叫聲。

“結果卻在你的心里,種下了心魔……”我撐起了身體,在看到布滿亞夫神紋的花藤爬入這個房間時,淡淡地說,“修,停下吧,鄯善已經回來了。”

鄯善睜了睜眼睛,一瞬間充滿了很多困惑,卻又很快恢復了平靜和祥和,像是知道了什么,臉上再次揚起溫柔的微笑。

我撐起身體,白色的紗麗從他的身前緩緩慢慢提起,他抬手抓住了我的紗麗,我站了起來,紗麗也從我的頭上被他輕輕扯落,覆蓋在了他的身上。

我看向陽臺外,看到了身上裹著靈川衣服,渾身纏繞毒藤的修,他渾身都是殺氣,即使他的身體變成了大人,但他的心,依然沒變。而且,現在的他看上去有點暴走。

“修?”

“女王大人——”他朝我喊來,充滿殺氣的綠瞳里只有混亂,他激動地興奮地,混亂地看著我,與此同時,一片花藤托起靈川到了陽臺邊。

我看靈川:“川。你怎么讓修暴走了?”

靈川呆呆看我:“修的破壞力最強,只有他才能突破王宮結界。”

我無語地看著靈川絲毫沒有負罪感的臉:“你跟他到底說了什么?”肯定是靈川說了什么,修才會暴走。

靈川眨了眨眼睛,外表完全呆萌呆萌,他靜了片刻,才說:“我說你來找鄯善。”靈川刻意頓了頓,星輝的雙眸閃爍了一下才說,“那個。”

“那那那那那個!”我扶額。

“現在……就讓我把鄯善那個混蛋……碎尸萬段——哈哈,哈哈哈——”修的毒藤飛舞起來,他一旦暴走。只有那個方法。

鄯善從我身邊站起,吃驚疑惑地看著修:“那是修?”

“沒錯,但是還是有點不乖!”說罷,我提裙躍過那些毒藤,撲倒修的身上。直接吻上了他的唇,瞬間。毒藤在他身周緩緩收回。我們降落在了陽臺之上,我放開他,他的眼神慢慢恢復清明,在看到我的那一刻,開心地咧開嘴:“我的……女王大人……”然后,他的身體發軟。我扶住他時,他已經昏迷。

我郁悶地看靈川:“川!修才剛剛重生,你這樣是想弄死他嗎!你不能因為他頭腦混亂,就隨心所欲地控制他!”

靈川眨了眨眼。淡淡看我,目光里還透著一絲委屈:“我只想來救你……”

他低下了頭,鄯善到修的身邊,撫上修的額頭,目露擔心:“這孩子身體還在發燒,快扶他到床上去。”

這才是正常人做的事情。我身邊終于多個正常人了。

倏然,魔物飛入,靈川立刻揚手,殺氣掀開了他潔白的袍衫和渾身的銀發,一根冰錐瞬間刺穿了魔物的胸口,魔物在空氣中化作一縷黑沙。

感覺到了靈川身上的殺氣,他生氣了。但是,他不能對我,只能算那些魔物倒霉。

鄯善扶修躺在床上后,立刻到靈川身邊,就在這時,安羽倏然懷抱玉音上來了。

“玉音!”當鄯善高興地看玉音時,玉音的臉上露出了從未有過的憤怒,在安羽放開他的同時,他一拳朝鄯善打來。

“怦!”

鄯善被打倒在了地上,玉音一下子跨騎在他的身上扣住了他的下巴。

安羽揚著邪氣的笑張開翅膀蹲在陽臺扶手上,一副看好戲的姿態。與此同時,涅梵和安歌也躍了上來,然后被眼前的景象所驚訝。

玉音一把提起鄯善的下巴,憤怒地盯視鄯善的眼睛:“我們都沒入魔,你卻入魔!居然還想殺我們,你到底在想什么?!”玉音又是憤怒地一拳要下去,倏然被好閨蜜涅梵扣住,涅梵深沉地看鄯善:“一念成佛,一念成魔,鄯善入魔,并不意外。”

是啊,一念入佛,一念入魔。我看向外面盤旋不去的魔物,魔王是不是也能被感化呢?

我指向外面:“你們是不是應該先把外面的東西處理一下?”

大家看向外面,玉音放開鄯善:“回來再教訓你!”

“呵……好。”鄯善站起來,抬手放落玉音的肩膀,“如果你這一拳早一百年打我,或許就能打醒我了。”

玉音擰了擰拳頭:“等除掉那些東西,我絕不會手軟!”玉音瞪圓了妖冶的眼睛,而他那張雌雄莫辯的臉讓他即使憤怒,也像是嫵媚的女人在對自己的情人撒嬌。

人王們,第一次站在了一起,站在了我的身前。

玉音,鄯善,涅梵,靈川,安歌和安羽,在我的面前站成了一排,一起看著陽臺外尚未散去的魔物,忽然,他們齊齊躍出了陽臺,各色的衣衫在紫色的閃電中飛揚,讓人無法忘記……

集結六位人王的力量,魔物很快被清除,還鄯善一個真正的陽光燦爛的天空。鄯善再去釋放被自己處罰的子民時,他難過地落下了眼淚,但是,沒有一個人恨他,沒有……一個人……

他們像是原諒小孩子偶爾鬧脾氣一樣,原諒了鄯善,并感激著我們救回了他們的王。

“咣當!”牢房門打開,我看到了被關在結界牢房里的摩恩與小白!

“吱!”小白立刻沖向我,抱住了我的身體,摩恩人形地雙手環胸靠在墻壁上,單腿微微曲起,邪魅地瞥向我:“比我預計的時間快一點我還以為你不會來救我了呢”

鄯善抱歉地看著我:“對不起,關了你的朋友。我的幻城針對的是你和其他人王,所以對他們可以出來。”

“切“摩恩白了鄯善一眼,“本殿下是死神,你這種結界怎么可能管得住我?只要死人,本殿下可以去任何地方!”

鄯善一驚:“你是暗夜精靈族!”鄯善的驚訝來自于暗夜精靈族的出現比圣光精靈族還要稀少。

摩恩勾了勾唇,離開墻面時忽而化作小小精靈飛撲向了我:“我留在這兒是想讓那那來救我”

“滾開!”毫不客氣地把他一巴掌拍開。

“啪!”摩恩貼在了墻上。

鄯善站在一旁默默地笑了

“吱吱吱吱!”白白也歡笑不已。

我把摩恩從墻上剝落放在手心里給鄯善看:“鄯善,你的相信是沒有錯的,摩恩他們就是收集靈果,也就是你們的靈魂,然后再放入世界的死神,這個世界,真的是有生死輪回的。”

暗沉的牢獄里,是鄯善在燈光中閃爍的眸光。

因為修還在昏迷,所以大家決定暫時留在鄯都休整一下,恢復神力。魔王肯定是去了下一站,安歌的安都,因為他無法通過圣光之門,所以此去安都也要耗費他不少時日,安都可以說暫時安全。

我們只要算準日子從圣光之門過去,直達安都即可。

因為有了充裕的時間,大家開始計劃解救伏色魔耶。因為鄯善說伏魔被魔王困在伏都里,并未帶在身邊。

吃完許久以來第一頓安穩的晚飯,我趴在修安睡的房間的陽臺上,看著星空滿布的天空,和不太真實的月亮。

好安靜啊,男人們都去商量怎么救伏色魔耶的事了,因為伏都現在應該是完全變成了魔都了吧。而魔都里充滿魔力的空氣是與人王們的神力是相克的,吸入地越多,人王們會越來越虛弱,所以他們不能在魔域里久留,救伏色魔耶必須是速戰速決!

摩恩也索性不再隱藏身份,加入了涅梵他們,看來男人們的身體里都有戰斗的熱血,所以他們總愛看戰爭片。這些人王,精靈王子的戰斗熱血,已經開始沸騰起來。

包括……白白。他也跟靈川去了……

“岑……”上方傳來清澈的鈴鐺聲,鄯善已經躍到我的面前,穩穩地坐在陽臺的扶手下,深深地俯看我,那卷卷的長發,讓他的臉變得越發柔和秀美。

“鄯善,有件事我必須要告訴你。”

他在星光之下溫柔地注視我:“什么?是你同時愛著靈川修嗎?”

我歉疚地看著他,他的目光里立刻浮出憐惜,伸手撫上我的臉:“為什么露出這樣的表情,你沒有做錯任何事情……”

“對不起,其實……我不是阇梨香。”這個謊不能一直撒下去。

鄯善愣在了夜空之下。

我著急地握住他撫摸我臉的手::“當時情況緊急,我實在想不出別的辦法,而且,阇梨香是真的后悔了,她給我看了你和她的過去,這證明她心里是有你的!所以她因為你入魔而徘徊不去,一直留在你的身邊看著你……”,這件事必須解釋清楚,不然會害他單戀錯了人!(。。)

2011()拒絕彈窗免費閱讀


上一章  |  十王一妃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