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十王一妃 >> 目錄 >> 第六十四章 修之夜

第六十四章 修之夜


更新時間:2014年05月28日  作者:張廉  分類: 言情 | 古代言情 | 穿越時空 | 張廉 | 十王一妃 
十王一妃 第六十四章 修之夜
››第六十四章修之夜

第六十四章修之夜

目錄:

網站:

鄯善不算收,要有a去才算,現在頂多算是效忠。昨晚其實寫了,不過是小修的那個,想著還要刪減修改麻煩,也就懶得更了,現在也只有大家自行想象了。

鄯善的神情漸漸柔和起來,溫柔的目光落在我的臉上:“那你覺得……阇梨香為什么會選擇你?”

這次,輪到我愣在這朦朧的夜色下。

他微笑地注視我的眼睛:“我相信……”

“相信?”

他點了點頭:“我相信那時你是相信自己是阇梨香的,所以我在你的雙目中,看到了阇梨香的眼睛,如果當時你自己不信,又如何讓我去相信?你放心,我不會強迫你接受我,但是,我也希望你能相信你那時對我說的每一句話,或許此刻,你認為自己是在假扮阇梨香,但是,我那時在你的眼中看到的,不是那瀾,也不是那瀾假扮的阇梨香,而是……就是我的……女王陛下……”他緩緩執起我的手,在月光中俯下臉,輕輕吻在了我的手背上……

我怔怔站在他的身前,他溫柔看我:“你讓我不要糾結前世,你也是,阇梨香已經死了,你讓我從阇梨香的身上徹底解脫,你也不該再去在意這些事了……你是你,那瀾,我愛的是阇梨香,不是那瀾……”他微笑地搖了搖頭,他的話,徹底掃去了我心中的顧慮。

“如果哪一天,我愛上了你,才能證明,你是阇梨香的轉世。”他的眸光在月光中異常善良,“因為我相信前世的感覺。我相信我和阇梨香曾經相愛……”他柔柔地注視著,他眼中的信念,讓我為此感動。

“我該去幫助涅梵他們了,不然他們又該生我的氣了。”他輕輕站起,躍起之時,腳踝上的鈴鐺在月光中劃過一抹暗金的流光,在這幽靜的夜里,留下一串清澈的鈴聲……

我回到修的床邊,他在月光中依然靜靜安睡,我抓起他的手。腦中不禁浮現出他在日光中化去的模樣,心中一痛,握緊他的手放在了臉邊。他的手還是和以前一樣冰涼,太多太多的回憶浮上眼前,那個曾經把頭發胡亂裹在繃帶里的修。那個整天說著自己是怪物的修,那個對我死心塌地的修。那個不畏陽光。要隨我而去的修……

修,我們以后也要一直在一起,不再分開。

倏然,我握住的手把我的手猛然抓緊,我一下子被拽到了床上,回神之時。修已經在我的上方,長發凌亂地披散在我的臉邊。

修比原先更加瘦削的臉上是和原來的修一樣興奮的神情,嘴角咧到最大,沒有嬰兒肥的他。讓這個笑容看起來更像是快要超出他的面頰。

他的綠瞳在夜晚閃現著森然的綠光,如同野獸在夜間看到了自己的獵物,里面是興奮,激動,還有渴望。

“修?你醒……唔!”他的吻倏然而下。(以下內容經過刪減,請自行腦補齊)

漸漸的,有什么纏上了我的手臂,鉆入了我的手心,像是小貓想要你的寵愛一樣,輕輕騷撓你的手心,那軟綿細滑的感覺,是修的頭發!

他重生后他的頭發更長了!

“唔!“我掙扎起來,他一下子抓緊我的手腕把我牢牢摁回。

又有頭發纏上了我的脖子,我的腰,我的腿,他綠色的長發像是綠色的繃帶,把我和他像木乃一樣牢牢綁在了一起,無法分開!

“女王大人……”他興奮的目光投落在我的臉上,那副神情像是要把我馬上生吞活剝!

“修!放開我!”我掙扎了一下,手臂被他的頭發纏緊。

“不放……”他俯下臉像小狗一樣在我身邊嗅,“嗅嗅嗅。”

“女王陛下是我的……我要和我的愛在一起……”他的身后開始升起細細的花藤,我心驚起來:“修!你想干嘛!”

“增加氣氛……”他舔上我的耳垂,“你們女人……不都喜歡情調……和氣氛……”

我驚悚地看那四處飛揚的花藤:“修!你這叫恐怖好不好!”

“是嘛……”他再次撐起身體,身體在月光中染上了淡淡的銀光,他綠色的雙瞳渙散了一下,“一定是沒有玫瑰花……對……玫瑰花……”

“這根本不是玫瑰花的問題好不好!”倏然,那些花藤開始爬上周圍的一切,我們的床柱,墻壁,桌椅,很快,房間變得像他所住的修都老王宮一樣,四處爬滿花藤,染上古老神秘的氣息。

忽然,那些花藤上出現了花苞,下一刻,它們在月光中一起綻放!白色的花朵像是蝴蝶振翅一樣一起開放,打開花瓣,點點花粉染上月光在花朵綻放時飛出,散布在整個房間之內,立刻,濃郁的花香瞬間彌漫在呼吸之中。

童話般的景象美得讓我窒息,我的心跳也仿佛在這美景中停頓,這美麗的像百合花一樣花朵,此刻開滿了我整個眼簾。

倏然,紅色的玫瑰花瓣如雨一般從上方灑落,落在了我的手中,也落在了我身上修的身上,長發上。

我掬起他一把沾上紅玫瑰花瓣的綠發,鮮紅的花瓣和明麗的綠色強烈的對比變得格外地刺目。

他的身上,也處處是紅色的花瓣,如同斑駁的鮮血,布滿他的身體。

“女王大人……”他放開我的手腕癡癡撫上我的臉。

眼前是變得緩慢的玫瑰花雨,我在繽紛飄落的花瓣中,慢慢合上了眼睛……

鼻息間全是玫瑰花的花瓣香,我從玫瑰花中醒來,噴出了兩瓣花瓣,隱隱約約看見修坐在晨光中,疑惑地看自己的雙手。

他聽到聲音朝我迷惑的看來,清澈的目光里雖然是迷惑,但顯得格外的清楚,沒有半絲混亂或是瘋狂。

我從花瓣中坐起來,腰部一陣刺痛,修實在太激烈了,還是靈川溫柔。頭還在痛。

我扶住自己的頭,身上全是玫瑰花瓣,各色玫瑰花瓣幾乎到我的胸口,遮蓋住了我的春光,修這是要把我埋了嗎?!

“你是誰?”忽然,從修那邊傳來了疑惑的話音,“你為什么睡我邊上?!”

我一怔,僵硬地看向他,他的目光卻是不再混亂,可以看出他正常了!慢著!他居然“正常!”了!

可是,同樣的,我從他眼中看出不是假裝的迷惑,他是真的不認識我了!

我驚疑地看他:“你不認識我了!”

他迷惑地搖搖頭,看見我的身體,驚訝地臉紅起來:“你你你,你怎么不穿衣服!”

我氣郁地低下臉,抱住頭,胸口一團火開始熊熊燃燒哦:“這是真的分裂了……”之前說修精神分裂還不算是,真正的精神分裂會在不同的身份間轉換,并且不記得另一個自己在做什么?

我緩緩下床,看到他紅著臉偷偷看我,我憤怒地瞪向他,他立刻轉開臉。

我踩在地上自己破碎的衣服上,撿起靈川披在修身上的衣服穿在身上,然后才轉身對他勾勾手指:“你過來,我告訴你怎么回事。”

他愣了愣,手伸到玫瑰花瓣下找了找,起身時抓了一條床單圍在自己身上,然后下了床,就聽話這點,證明他還是修。

然后,我走到陽臺上,量了量距離,轉身對他繼續招手:“過來,站好。”

他疑惑地看看我,還是站在了陽臺邊。

我往回退:“很好,別動,你很快就會知道答案。”

他呆呆地看著我,臉上是一副懵懵懂懂的神情。

我壓下胸口的憤怒,深吸一口氣,跑了起來:“你去死吧!”跳起一腳踹在他胸口上,登時,他睜圓了眼睛往后翻出了陽臺。

“啊————”

我到陽臺邊看,正好靈川,涅梵,玉音,安歌安羽還有鄯善和摩恩從下面走出來。

他們聽到驚叫地聲音一起往上看,就在那時,他們幾乎同一時刻讓開身體。

“怦!”修摔在了他們形成的人圈里,他們僵硬地看了一會兒,一起抬頭近乎用恐怖的目光看向我。

只有靈川表現地比較淡定,還蹲下身體戳了戳修摔暈過去的臉。

我拉長臉陰沉看了片刻,轉身。

混蛋!居然敢不認識我,尤其還是在爽了之后,更不能原諒!

修被靈川撿了回來,委屈地抱住靈川:“川她打我”他的身上已經變得干干凈凈,沒有半絲昨晚激情的殘留,因為人王即使詛咒解除,依然擁有神力。

我淡定地坐在自己房間里,沉臉看靈川:“把他撿回來干什么?你們人王不老不死,摔不死他!”

“恩好無情啊”玉音笑瞇瞇看我,“這是……用完就甩啊”

涅梵陰沉著臉,鄯善擔心地看修,安羽雙手環胸對我白眼,安歌呆呆地看著我

修害怕地躲到了靈川的身后,甚至是白白,此刻也緊緊抱住靈川的腿,像是看魔鬼一樣驚恐地看著我。

靈川撫摸著修的頭,目光中有一絲好玩。

“那那你又把人家怎么了?”摩恩化作小精靈飛到我的面前。

我豁然而起:“是他把我忘了!”

“我根本不認識你!”修忽然大喊,他的這聲大喊讓所有人驚訝地看向他。(。。)

張廉:十王一妃 第六十四章 修之夜


上一章  |  十王一妃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