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光靈行傳 >> 目錄 >> 第2845章 劍耀之于圣殿 (十七)

第2845章 劍耀之于圣殿 (十七)


更新時間:2019年12月02日  作者:雷文D維克薩斯  分類: 西方奇幻 | 科幻 | 魔法 | 逆襲 | 命運 | 神話 | 戰斗 | 戰爭 | 熱血 | 少年 |  | 雷文D維克薩斯 | 光靈行傳 
光靈行傳 第2845章 劍耀之于圣殿 (十七)
»玄幻小說»»備用第2845章劍耀之于圣殿(十七)備用第2845章劍耀之于圣殿(十七)文/雷文D維克薩斯本章字數:3553:

第2845章劍耀之于圣殿(十七)

那突如其來的一下突刺,其實貝迪維爾在被擊中前的剎那就有試著去躲閃。

不過貝迪維爾在一片白光之中什么都看不見,是憑借直覺去躲閃的,而且對面的索拉爾估計也是憑借直覺來調整自己進攻瞬間的角度,只能說索拉爾的直覺比貝迪維爾的直覺稍微強一點,所以這記突刺是索拉爾占據了優勢!

龍武長劍完全解放能力以后變成的超長刺劍,從大概三十碼外的地方刺來,一舉貫穿了貝迪維爾的小腹。那一擊從狼人青年右腹大概是肝臟附近的位置上擦過,沒能刺穿肝臟(貝迪維爾還是憑借直覺躲過了最致命的攻擊)。然后它就停留在那里。

自然,這一擊刺進去只需要十分之一秒,生效則是另外的十分之九秒。如同避雷針般的超長刺劍進入狼人青年體內,突然迸發出強烈的電流,酸麻感一瞬間就竄遍貝迪維爾全身!

而受到攻擊的那一秒過去以后,[封印太陽]和[三原色]兩道巨大的能量相互抵消,引.爆,巨大的沖擊波把二人同時朝著反方向吹飛,雷電超長刺劍也因此而被牽引出狼人青年的體外,電擊便戛然而止!

盡管如此,強烈的電流仍然給貝迪維爾造成了巨大的傷害。他被沖擊波拋出去時全身都是不能動彈的狀態,沒法在空中調整落地的姿勢。于是他重重地摔在地上,受到比普通倒地時更嚴重的損傷!

要不是身為獸人的他全身披著光滑柔順的狼毛,狼毛把落地時一部分的沖擊力和摩擦力抵消掉了,現在的他背部可能早已滿布刮痕,盡是淤青了吧!

"嗚嗯嗯......"狼人青年躺在地上掙扎了大概有十秒,好不容易才解除全身的酸麻爬了起來。

不過他知道索拉爾應該也是同樣的情況,因為喝了不老不死之湖的湖水的索拉爾身體反而便孱弱了,在那么強大的爆.炸沖擊之下肯定也是身受重傷,特別是震蕩造成的內傷,不可能馬上得到恢復(哪怕有湖水給予的自愈能力!)。

他和索拉爾都是半斤八兩,身受重創然后試著從地上爬起來繼續戰斗,而且誰先爬起來接近對手,誰就會贏得這次決斗的勝利。......理論上是如此。

渾身都在疼,貝迪維爾直接用秘銀流體硬化而成的支柱做成類似臨時骨架一樣的東西,把自己從地上托舉起來勉強地行動著,一步步朝前走去。

他面前是爆炸造成的巨大深坑,那深坑直徑至少有三十碼。深坑之中還在不斷冒著灰白色的煙氣,原本很冷的雪地在這種高能量的沖突之下突然變成了臨時烤爐。如果掉進這種深坑里,估計還要受到灼熱的創傷,在貝迪維爾這種傷勢之下基本沒救。

他于是小心地從深坑的邊沿繞行而過,試著從索拉爾最初的站位來推測魔劍士被爆.炸沖擊波拋飛出去之后,最終的落點。松樹林這片雪地相當開闊,視野幾乎不會受阻,所以貝迪維爾也沒花多少時間就遠遠看到了半跪在雪地上的索拉爾。

那家伙爬起來了,但是沒有走動起來,似乎是原地等待著貝迪維爾的靠近,找機會反擊。鑒于他受到嚴重的內傷,這種做法確實最聰明的。

"......還要繼續打?"貝迪維爾抹著嘴角不斷涌出的血,還沒有靠近就問道:"你知道這是徒勞的。我身上帶著的各種裝備大都是腦控式的,即使我身受重創不能動彈,這些武器還是可以根據我的意志來活動,打中不能移動的你。"

看著渾身損傷、衣服都破破爛爛,還全身冒著煙氣的索拉爾,貝迪維爾一臉認真地道:"你已經輸了,索拉爾。"

"還不一定呢,我的朋友。"魔劍士卻舉起手中的龍武長劍:"來吧。任何腦控裝備攻過來,我都會用這把龍武干擾之,讓它們失效。我身上的傷在十幾分鐘內就會完全痊愈。而你沒有湖水的加成,內傷痊愈速度可比我慢多了。到時候是誰贏?"

狼人青年捏緊了拳頭。索拉爾說的恐怕都是事實,但是這家伙在這種情況下還一臉平然地說出這種話,特別氣人。

"那就用你無法干涉的攻擊,干掉你!"貝迪維爾開始用[太陽之神的日輪]的電磁力護盾,以及鎢龜舌鞭子構成的電磁力防護環,在自己身體周圍筑起近乎是絕對防御。同時他右手高舉[世界樹之殼],讓咒術之火轉變成火紅色也就是它原生的控制火焰的模式。

它現在這副樣子,與其說是手握咒術之火組成的咒術火焰劍,還不如說是拿著[世界樹之殼]作為武器的柄,頂端有咒術火球的"咒術火焰權杖"。

如果只專注于遠距離攻擊,他其實根本不需要浪費精力去維持[咒術火焰劍]的形態,直接把火球發射出去便是。這才是咒術師應該有的、最原始樸素的攻擊模式。

他揮舞[世界樹之殼],伴隨著他揮舞"權杖"的動作,咒術之火也打出去一個猛烈的火球。

索拉爾那邊還是保持半跪在地上的姿勢,舉劍斜向上一刺,用龍武長劍把火球挑飛。這家伙的劍術簡直出神入化,居然僅用龍武就改變了咒術的攻擊軌道!

但是貝迪維爾根本沒有打算停手,在他重創的身體可容許的活動能力之內,勉強但又兇暴地連續揮舞了三下權杖,打出連續的三發火球。

沒錯,論體力他還是占據優勢,現在他的傷勢也較輕,靠著連續的遠距離攻擊讓索拉爾疲于奔命就好了。索拉爾的劍術再精湛,在重創狀態下這樣出劍把火球挑飛,只會不斷讓身體的創傷加劇。這樣下去他不僅得不到自愈,說不定還會耗費多余體力,最終筋疲力盡,不得不投降。

這充其量只是一種"零和博弈"而已,一方受損就是另一方的得益。靠著不斷削減索拉爾的體力,貝迪維爾這邊最終會不戰而勝。

索拉爾似乎也很快地明白到了這一點。等第四個火球砸向他時,魔劍士突然改變了守備的策略,不是使用大動作的舉劍挑飛改變火球的軌道,只用最細微的動作格擋火球,直接讓火球在劍身上炸.裂,借此消減咒術火球大部分的殺傷力。這樣一來,雖然炸.裂之后四處濺射的火焰還是會有部分落在索拉爾身上,把他的身體燒傷;但獵龍者一族本身就有不錯的火抗能力,這種燒傷幾乎可以忽略不計。而且表皮的燒傷最容易被自愈了,在[不老不死之湖的湖水]的自愈能力加成下,索拉爾忍受著痛楚一邊被燒傷、一邊不斷地恢復傷勢,居然還真的讓他咬緊牙關挺下了第五第六甚至第七枚火球。

看到這個,狼人青年有點不樂意了。雖然以前大老師克拉娜就說過,貝迪維爾體質特殊,是個"無底洞",幾乎不用害怕咒術會耗光他自身的體力。但這說法不是完全可信,貝迪維爾使用咒術的時候始終還是要從自己身上取資源,要損耗一部分體力的。連續使用這些火球攻擊,沒能對索拉爾造成什么有效的損傷,反倒是貝迪維爾這邊在不斷虛耗。這樣下去在"零和博弈"之中敗北的,豈不是貝迪維爾這邊嗎?!

必須用更強力的攻擊去對付索拉爾;而且還不能是腦控式武器的攻擊,否則會被索拉爾手上那把該死的龍武長劍干擾。

在這兩個前提下[日輪]和秘銀流體武器都出局了,鎢龜舌鞭子能打到的距離又不夠遠;很可惜貝迪維爾今天把盾弓之內的遠距離武器都塞給奎格用了,就連那把雙彈左輪[曙光守護者]也送去給納特進行維護和升級了。

能用的非腦控遠距離攻擊手段,果然還是只有咒術嗎。可是普通的咒術火球威力也就那樣,[封印太陽]使用完之后有很長的冷卻時間,暫時沒法使用了。剩下的攻擊手段到底還剩下

話說回來,根本就沒必要老老實實地把咒術變成火球那樣打出去。那只是普通咒術師使用的普通攻擊手段而已。

如果把思維逆轉過來的話?

勢均力敵、高等級的戰斗,往往就是如此。按常理出牌,永遠贏不了掌握[超常]之人。

那么,不按常理出牌,出奇制勝就好了!

貝迪維爾轉念一想,然后頓悟。

"那么,就讓你見識一下吧。"狼人青年把咒術權杖高舉過頭:"一個普通的咒術師,所能到達的[極限]!"

熾烈的光芒在權杖的頂端閃現,然而并沒有火焰。

咒術之火開始"坍縮",不僅沒有因為高熱而膨脹得更大,反而把自身壓縮成更小的微粒。

靈體沒有"體積"這個概念,大與小都是相對的。平常之所以維持著手掌般的大小,只是為了方便貝迪維爾使用而已。使用咒術時,咒術之火自然會適當地膨脹,把周圍的空氣吸入,再和貝迪維爾體內的物質一起轉化為燃料,最終變成火球發射出去。

但如果不讓它膨脹、維持著空氣的吸入,把熱量極限地聚積起來,匯成一個點呢?

那么發射出去的就不是大范圍但欠缺威力的火球彈,而是只有一點貫穿式,但殺傷力十分驚人的灼熱射線。

這就是,[灼熱激發光]。簡稱......[激光]!

txt下載地址:

手機閱讀:光靈行傳 第2845章 劍耀之于圣殿 (十七)


上一章  |  光靈行傳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