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光靈行傳 >> 目錄 >> 第3007章 永不復還之晨 (八十二)

第3007章 永不復還之晨 (八十二)


更新時間:2020年06月30日  作者:雷文D維克薩斯  分類: 西方奇幻 | 科幻 | 魔法 | 逆襲 | 命運 | 神話 | 戰斗 | 戰爭 | 熱血 | 少年 |  | 雷文D維克薩斯 | 光靈行傳 
光靈行傳 第3007章 永不復還之晨 (八十二)
第3007章永不復還之晨(八十二)

第3007章

永不復還之晨

八十二

出現在貝迪維爾和索拉爾面前,一劍斬殺了灰霧游隼的人,正是亞瑟王。此刻的騎士王正拍動著龍的翅膀,在半空中飛舞著,和貝迪維爾等人匯合。

其實說"斬殺"好像也不太對,那怪物被劈成兩半之后就進一步分裂消散,逐漸化作完全無害的煙霧。沒有人能說得準那是一種死亡的狀態還是僅僅消散,但它應該不會再回來找貝迪維爾他們麻煩了。

"心眼術嗎。"貝迪維爾問道。他花了不足半秒就猜到剛才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騎士王一點頭。沒錯,是他最擅長的心眼術。

灰霧游隼雖然能夠使用虛化來免疫一切攻擊,但它想要攻擊貝迪維爾的時候必然需要解除虛化狀態,那一瞬間它展露出來的殺意,甚至連攻擊的軌跡,都能被心眼術簡單地捕捉和預判到。

知道灰霧游隼在何時出手,甚至知道它將怎樣出手,要擊殺它就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所以我就說過,你該好好學習一下心眼術。"騎士王教訓道:"如果從一開始就懂得使用心眼術的話,剛才的戰斗用得著那么狼狽么。"

貝迪維爾無言以對。

"好了,你們快回船里去吧。如果這里再出現其他的飛行怪物襲擊你傳送中的船員,我會負責解決。"騎士王吩咐道:"艾達,增大傳送光束的牽引力。"

原本以很慢的速度往上升的二人開始加速上升,逐漸被吸回船里。因為秘銀的侵蝕,貝迪維爾有點頭昏腦脹的,也沒有多去考究,稀里糊涂地就回到了曙光號的傳送室。

"回來了"勞倫斯早在那里等著,把拐杖遞給狼人青年:"鐵騎已經準備就緒。你這狀況不適宜駕駛,我負責載你去大沼地,也正好見見多年沒見的大老師克拉娜。"

"你說啥就是啥吧。"因為頭有點疼,貝迪維爾懶得去多說什么。他接過拐杖,順從地道:"話說連你這個大副也走了,曙光號怎么辦"

"還有我在。"帕拉米迪斯從傳送室的門外走進來:"你的寶貝飛船就由我暫時代為看管吧。"

"所以哈爾的情況穩定下來了"貝迪維爾想到昨晚哈爾突然變成布偶的事情,問道。

哈爾那邊的事情其實挺嚴重的,畢竟那是來自圣杯碎片的侵蝕。貝迪維爾沒想到過帕拉米迪斯會丟下自己的小兒子不管,專門從紅海那邊趕過來。豹人戰士該不會是乘坐大不列顛戰艦

進擊的帕拉米迪斯號

過來的吧

"托你的福,哈爾穩定下來了。那孩子有他的哥哥們陪著,現在睡得正香。"豹人戰士道:"我有點擔心你們的事情,就過來看看。然后就看到你成了瘸子,哈哈。"

"很好笑。"貝迪維爾冷淡地答道:"勞倫斯,你先去準備鐵騎吧。我和帕拉米迪斯大叔聊兩句,馬上就過來。"

"好吧。別讓我等太久。"咒術師自顧走出傳送室。

"伊芙,等我和勞倫斯離開以后,就授予帕拉米迪斯大叔代理船長的權限。讓他管理這船,直到我們回來為止。"貝迪維爾又吩咐道。

"遵命,船長大人。"船的人工智能導航系統回應道:"控制權限的轉移申請已受理。"

"時間不多,你有什么想跟我談的嗎"帕拉米迪斯也開門見山地問:"我從凱親王那里聽說道你父親的事情了。你該不會想就說這個吧"

"嗯。"狼人青年若有所思地從口袋里取出一個小東西,握在手中。那是他父親交給他的,那個族長信物里藏著的芯片。但他沒有立即提到芯片的事情,反而問了個不相關的問題:"那個,有一件事我覺得挺奇怪的"

"嗯"

"七年前的那天,我讓世界之壁變得透明,但也因此付出了巨大的代價。代價就是,這個世界沒有人會再記得我。我的存在被從整個世界的人的記憶里,永久地被抹去了。確實是這樣的,對吧"

"當然。"豹人戰士點頭道。他說不定是唯一知情者了。

"然而你還記得我的事。"貝迪維爾說,"世界之壁變成透明的時候,你和薇薇安都變成了石頭,處于一種假死狀態。薇薇安隨后就復活了,而且她似乎不記得我。但你復活之后卻記得我,仿佛完全不受卡瑪抹除記憶的影響。這是為什么"

"你問我,我也不知道啊。"帕拉米迪斯搔了搔頭。

"而且當時同樣處于假死狀態的老爸,剛才醒來時,他也記得我這個不肖兒子。"貝迪維爾繼續道:"難道說長期的假死狀態,可以避免被第四奇跡抹除記憶但這也沒法說明為什么薇薇安記不起我啊"

"或許事情并沒有那么簡單。"帕拉米迪斯陰沉著臉:"薇薇安變成了石像,但是身為魅魔的她生命力極強,能夠復活。她在那之后不久就復活過來了。

而我大概,我原本就是被認為不能復活的。這個世界當時已經認定我是個死人了,所以沒有抹消我這個死者的記憶。但是誰都沒想到,還有辦法能讓我這個死人復活。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情,只能用奇跡來形容。那是非常超自然的事情。"

"而我老爸也被這個世界早就當作是個死人了。是這個意思嗎。"貝迪維爾呢喃道。

"我絕對沒有不尊重你父親的意思,但從邏輯上說就是這樣。"豹人戰士補充道:"我覺得你父親當時的情況和變成石像的我十分相似。被深淵的力量困在那種奇妙的異空間里,處于一種半死不活的狀態,但是他的命運早就被決定了。他已經是個救不回來的死人。你的

第四奇跡卡瑪創造

無法影響到一個已經被認定不存在于世的死者。所有的記憶改動,都只對生者有效。"

貝迪維爾輕微地點了點頭,沒有深究下去。

帕拉米迪斯原本應該也是救不活的,但是他的小兒子哈爾付出了某種代價,用第四奇跡強行把已經死去的帕拉米迪斯復活了。所以豹人戰士還活著,其實是一個"系統漏洞"。

而貝迪維爾父親的情況更為簡單。本來就是一個沒法救活的死人,他只是在臨時之前的瞬間被凍結了時間。但不管怎么凝滯住時光,他已經死去的事實并不會改變。

救不了的人就是救不了。并不是僅靠努力就能讓整個世界的人得救的。

想到這點,狼人青年不禁悲從中來。

盡管如此,他還是想拯救盡量多的人。那大概也是一種傲慢和愚蠢吧。

"這個芯片,"他把手中握著的小玩意遞給帕拉米迪斯:"是老爸交給我的。不知道里面有什么,現在也沒法解析,就交給薇薇安幫忙解析吧。"

"你確定"大貓看著那只似乎是古代科技的,結構十分精細的芯片:"這里面或許有什么資料,是你父親只想告訴你一個人的秘密。我們就這樣打開它,好像不太好吧"

"我認為這可能性不高。"狼人青年搖頭。畢竟,艾斯基莫族的族長信物已經存在了很久,是遠在貝迪維爾出生之前就存在之物。芯片肯定也是早就藏在其中。哪怕貝迪維爾的父親想給貝迪維爾留下什么特別的信息,窮困落后的艾斯基莫族的村子,也不可能有設備改寫這個芯片里的資料。

"那好,我就把它交給薇薇安分析吧。"豹人戰士接過那個芯片,"如果里面記載的東西有你父親專門留給你的信息,我會確保不讓它外傳。"

"謝謝。"狼人青年說,拄著拐杖準備去機械倉庫。

"還有一件事,"他突然又說:"艾爾伯特和他的小貓隨從之前也進入過大空洞,而且他們現在失蹤了,我們無法聯絡到。不管是大不列顛還是獸人聯軍,他們把被綁架的人質都救回來,大概就想撤軍了吧。于是剩下能幫助艾爾伯特和穆特的,只有我們"

"明白了。我會盡量幫他們拖延時間,讓大不列顛推遲撤軍。"豹人戰士道:"哪怕沒法再拖,大不列顛和獸人聯軍都撤軍了,我也會想辦法讓曙光號繼續留在這里。"

"勞煩你了。"貝迪維爾道。盡管他也知道讓曙光號的戰斗模塊一直留在這里,各方面的壓力都很大。即使讓船留在羅曼尼領地,大空洞之上,僅靠曙光號自身的動力供給,還是無法讓傳送光束直達大空洞的最深處,接走需要救助的艾爾伯特和穆特。

讓船留在這里其實意義不大,只是一種心理安慰罷了。

"你對朋友可真是仁至義盡,小貝迪。"帕拉米迪斯略帶憂傷地道。

"那家伙是特殊的。"貝迪維爾直言不諱,"畢竟那是索特尼斯,獸人們的救世主。曾經差點毀滅了世界,又被預言會拯救世界的人。"

"畢竟他是你七年之后重新結交的第一個知心朋友。"帕拉米迪斯壞笑著戳穿貝迪維爾。他看穿了貝迪維爾那點小心思。

狼人青年于是把微紅的臉轉開:"我該走了。幫我照顧好這艘船。"

"當然。有我在,就絕對不會讓它墜毀。"豹人戰士拍著胸口保證道。

貝迪維爾沒好氣地搖了搖頭,轉身就走。

"小貝迪,趁著人少,想哭是可以哭出來的。"帕拉米迪斯看著狼人青年的背影說道。

"我又不是小孩。"貝迪維爾有點不悅地揮了揮手,拄著拐杖走遠。

帕拉米迪斯卻搖著頭,從貝迪維爾那個漸遠的背影之中隱隱看出了一份凄寂。

用戶請訪問新網址,非常緊急,舊網址被屏蔽,已經無法訪問


上一章  |  光靈行傳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