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飛天 >> 目錄 >> 第二二二九章 是福你享,是罪你受

第二二二九章 是福你享,是罪你受


更新時間:2017年01月16日  作者:躍千愁  分類: 仙俠 | 奇幻修真 | 躍千愁 | 飛天 
飛天 第二二二九章 是福你享,是罪你受
第二二二九章是福你享,是罪你受

第二二二九章是福你享,是罪你受

熱門、、

嚴嘯愣住,傳音問:“陛下怕近衛軍抱團易成后患,欲趕盡殺絕?”

聞聽此言,楊召青算是明白了,為什么嚴嘯當年明明得昊德芳看重卻沒能成為權傾一方的元帥,而是被昊德芳留在了身邊當都督統領親軍,他只能順著這方面解釋,“天下即將一統,不需要太多人馬,也不需要太多異心份子。”

嚴嘯沉默了,受降的軍令未再傳達下去。

激烈廝殺沒有停止的跡象,于是武曲所部上下陷入了無盡悲憤之中,堂堂近衛軍已經表示要投降,可敵軍的圍攻并未有絲毫停止,擺明了是不受降,要趕盡殺絕,不得不浴血廝殺,拼死反抗,要拼個玉石俱焚……

左兒一行在星空急逃,惶恐不安,急于逃離這片未知星域。

然一支人馬突然冒出橫在了前方,終令嬴系余孽夢碎!

阻攔者正是擊潰八方寺人馬后緊急率兵來馳援的橫無道。

妖僧南波一行本就是循著青主路徑而來的,而青主等人又是循著廣令公的路徑來的,廣令公所部投降苗毅后,這沿途布置的探子自然也成了苗毅的人,沒了妖僧南波的神通掩護,左兒一行原路返回免不了被探子現。

苗毅那邊的指揮中樞獲悉情況后,掌握到橫無道所部恰好趕來,自然是通知攔截。

失去情報支撐的左兒一行,在這未知星域面對苗毅強大的兵馬優勢以及情報優勢,就像是個睜眼瞎,如同螻蟻一般渺小,甚至不需要苗毅去關注,只因他們是和苗毅作對的,他們自己就把自己給逼入了絕境。

前方人馬一橫,四周人馬現身,守株待兔的橫無道隨便布下個口袋,就將左兒一行給收入了囊中。

見狀,左兒惶恐,立刻將所有人招了出來,背對倚仗,手拿武器戒備著。

被白娘子打傷,此時被護在中間的嬴月環顧周圍過億人馬,亦面露絕望,苦忍煎熬這么多年,本以為能一舉翻身,卻不想還是落入絕境,只恨老天待她嬴家如此不公!

橫無道冷眼瞅著這群人,心中亦感慨,當年令狐斗重受嬴九光重用,后嬴九光戰死,嬴家沒落,令狐斗重帶著他投奔了牛有德,如今斗轉星移,沒想到自己這個嬴系舊部居然要對嬴家人下毒手,真是各種滋味泛起。

邊上副將面露戲謔神色,帶了幾分覬覦笑道:“大帥,中間那女的好像是嬴九光的孫女嬴月,姿色倒是不錯,大帥,不如賞給屬下如何?”他有點心動,嬴月雖然不是什么絕色,但他想嘗嘗天王孫女的滋味。

橫無道偏頭斜睨,冷冷道:“你忘了我們的出身?天下即將一統,一場清洗怕是免不了的,這個時候收留嬴家的人,你是怕沒話柄送到別人手上,還是活得不耐煩了?”

副將怔了一下,反應過來后心弦一顫,趕緊拱手道:“大帥提醒的是,是屬下糊涂了。”

左兒瞅瞅身邊眾人,對嬴月傳音道:“小姐,這次怕是沒辦法脫身了。”

嬴月自然也明白,垂淚閉目,艱難吐聲道:“這些年連累了你們,降吧!”

左兒輕嘆一聲,回對橫無道喊道:“橫無道,我等愿降!”

橫無道不為所動,面無表情地淡淡吐字:“殺!”

軍令一下,那副將目睹四周流光射出,暗暗搖頭唏噓,這嬴月落在別人的手上也許還有活路,畢竟上面只是指示攔截,偏偏撞在他們這些嬴系舊部的手里,而他們必須要和嬴家劃清關系……

星空中,殘破尸體狼藉,到處浮浮沉沉。

嚴嘯抬手,此舉意味著這場戰斗徹底結束了。

以嚴嘯為的諸人齊齊盯著一個地方,渾身是血的武曲甲胄全無,衣衫襤褸,一頭亂,身上插著幾十支箭,手上斬馬刀漸漸抬起,指向了嚴嘯,口角血珠不斷飄蕩出來,赤紅著雙眼,茍延殘喘地罵了聲,“逆賊!”

周邊箭主立刻施法操控插在他身上的箭支,欲強行收回。

武曲繃著雙臂,繃緊著身子,以殘存法力以血肉之軀強行鉗住了身上的流星箭撤回,流著血淚,以最后的生命與敵軍較勁。

然而真的是大勢已去,一將閃過,怒喝一聲,“受死!”

揮臂閃出一記刀光,直接將武曲頭顱斬飛了出去。

武曲鮮血幾乎流盡,斷頸處沒多少血涌出。插在他身上的箭也噗噗拔出,翻回了箭主的手上。

周邊一片靜默,歷經大戰的幸存者們靜靜看著武曲那略抽搐的身軀,這就是曾經威震天下令人聞風喪膽的近衛軍右督衛指揮使……

另一邊的大戰也臨近結束。

苗毅面前各站一人,一人捧著佛主的級,一人捧著青主的級。

苗毅沒有欣賞級的樂趣,但亦面不改色,手中各持一把刀劍觀賞,正是青、佛二人的武器。

有人連送上幾件武器,苗毅揮舞刀劍連斬,皆應聲而斷,一群部將樂呵著湊著熱鬧道:“好刀!好劍!”

幽冥龍船上,高冠再次偏頭看向白主,而白主只是偶爾冷目掃向苗毅那邊。

戰場上大勢已定,可白主似乎沒有過去見苗毅的意思,而苗毅似乎也沒有過來見白主的意思,都在不時瞥上對方一眼,兩人之間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隔閡。

倒是楊慶湊到了苗毅身邊,傳音道:“陛下,司馬問天不妨留上一命,他執掌監察左部多年,天庭大大小小官員的秘密怕是知道的不少,左部的一些密探應該還有許多沒暴露出來,還是有些用處的!此人并非下面的武將,未必會死戰到底,給條活路興許會為陛下效命。”

苗毅瞥了眼正做困獸之斗浴血廝殺的司馬問天,淡淡嗯了聲。

楊慶立刻離開,找了青月暗授機宜。

很快,有幾名青月指定的戰將湊到了司馬問天邊上圍攻,同時暗中傳音。

殺紅了眼的司馬問天眼神漸漸恢復了理智,目光閃爍,最后不知怎么搞的,突然失手之后就被人給收了,消失在了戰場上。

“勝!勝!勝……”

待到最后一名近衛軍成員倒在了亂刀之下,苗毅麾下的廝殺人馬環顧四周,再無敵人,明白天下之爭的戰斗徹底結束了,頓時歡呼聲起,歡呼雀躍的聲音震撼星空。

見無數尸體橫飄星空,血水到處浮蕩,幽冥龍船上,驪華搖頭輕嘆道:“果真是天下爭霸的梟雄,這是趕盡殺絕啊!”

游衣亦搖頭道:“看這趨勢,一些殘余勢力的清洗怕是免不了,只怕還要死更多的人,短期內,這天下怕是要成是非之地!”

站在船頭上的眾人默然,所謂成王敗寇,受敗者牽連的人怕是不計其數。心里有數的人心里都清楚,戰場上的主力廝殺雖然看著規模宏大,可這些主力背后相關的零零散散人員才是真正數不清的量。

眼前血染星空的慘況,令白娘子一臉黯然地閉目合十,嘴中念念有詞,她重傷之下也無力阻止什么,眼睜睜看著一切生。

大軍清掃戰場,而苗毅的注意力終于到了這邊,令幽冥龍船上的人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

苗毅朝這邊來了,可謂攜千軍萬馬而來,身后是無數的人馬,以鋪天蓋地的氣勢逼來。

最終,苗毅一行停靠在了幽冥龍船船的前方,苗毅與白主四目相對在了一起,對峙的眼神中皆有說不清道不明的因素存在。

楊慶目光來回觀察著二人。

苗毅忽然出聲問道:“我該怎么稱呼你?”話中飽含深藏不露的憤怒,話中深意不知道的人是不會明白的。

白主靜默了一下,最終微微一笑,“如果你不介意,還是老稱呼,老白吧!”

苗毅揮手指向橫尸無數的星空,“這是不是就是你想看到的?”

叮叮咚咚的琴聲響起,白主手指輕撫琴弦,是一段苗毅熟悉的旋律,是苗毅當年初入萬丈紅塵聽到的旋律。白主輕言細語道:“要走的話,剛才我就走了,你也不太可能有機會再找到我,留在這里不走,就是等你來,有些事情臨走前要給你個交代。眼前的一切,是不是我想看到的,要問你自己。眼前的一切,功與過都由你承擔,是福你享,是罪你受,這天下是你的天下,我對這些東西不感興趣。能幫的我幫了你,能幫的你也幫了我,咱們各取所需,互不相欠!”

當眾說出了這話,倒是讓苗毅心中的一塊石頭落地,他走到今天已經背負了太多的恩怨,已經背負了太多的罪與過,讓他拱手讓出這個天下,讓他把這么多年舍生忘死換來的東西做別人的嫁衣裳他真的做不到,下面人也不會答應。

兩人之間略靜默一陣后,白主又問道:“還有什么想問嗎?能告訴你的我會告訴你,如果沒什么想問的,星空浩瀚,無邊無際,我就此離去,你坐你的天下,我自逍遙,愿此后永不相見!”

苗毅道:“我有太多的疑問。”

“那就上船吧!想必有些話你也不想太多人知道。”一手后背的白主,撫在琴弦上的手指離開,伸手做了個請的手勢,見苗毅有些猶豫,不禁輕笑道:“怎么?擔心我加害于你?當年,類似的話我也對另兩個人說過,我說過我對這天下沒興趣,但是他們兩個不信,于是才有了這些年的恩恩怨怨。”(未完待續。)

:訪問網站飛天 第二二二九章 是福你享,是罪你受


上一章  |  飛天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