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飛天 >> 目錄 >> 第二二三零章 我將自己逐出師門

第二二三零章 我將自己逐出師門


更新時間:2017年01月16日  作者:躍千愁  分類: 仙俠 | 奇幻修真 | 躍千愁 | 飛天 
飛天 第二二三零章 我將自己逐出師門
第二二三零章我將自己逐出師門

第二二三零章我將自己逐出師門

小說:、、、、、、、、、

苗毅沒有登船的意思,換了傳音接話,語氣有幾分森冷:“妖僧南波是不是你蓄意放出的?”

有些事情他能忍著,而有些事情的的確確讓他很不舒服,甚至不能簡單以不舒服來形容,其他的不說,八戒差點命喪妖僧之手,七戒大師為了救八戒,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而亡!

從另一個角度來說,讓妖僧知道了他手上有血蓮,簡直是要他的命!

此話一出,白主淡淡一笑,明白了他的意思,別說那兩位不相信你,我也難以相信,傳音回:“也是,也不是。”

“怎講?”苗毅繃著臉問了聲,這事讓他如鯁在喉,不吐不快。

白主:“有些事情本不想解釋,你知道又如何?不知道又如何?都過去了!既然你如此耿耿于懷,我只能這樣告訴你,南無門歷代高僧一直在合力打造一部無邊佛法,卻無人能修煉成功,究其原因后,南無門又合力為那無邊佛法創造了一套修煉無邊佛法的引子,名為《大徹大悟》。當年南無門被滅,掌門天一危急關頭曾將引子傳于一名弟子,南無門上下高手力阻南波,護了這名弟子脫身,想為南無門保留香火,并緊急聯系了我師傅白眉來接應。這弟子法名五戒,我師傅接應下五戒后,因南波在四處搜捕五戒,只好將五戒送到了小世界,五戒懼怕南波,怕有一天會被南波找到,以戒門的方式潛隱了下來,絕口不提南無門。這《大徹大悟》有點古怪,對南無門功法頗為精通的五戒竟然難以修煉成功,遂尋找傳人,后面才有了六戒、七戒、八戒。”話到此,給苗毅的眼神是,現在你應該懂了吧?

苗毅:“既如此,前面還有六戒、七戒,為何要讓八戒去面對妖僧?”

白主:“六戒和七戒頗為迂腐,你覺得七戒那種人是能對南波下毒手的人嗎?直到八戒出現,未受戒門所影響,才讓我看到了完成南無門托付的希望。”

苗毅:“為何要等到八戒,你應該有能力滅掉妖僧神魂。”

白主微微搖頭:“我對南無門并無好感,如果可以的話,也許不用南波動手,我自己也會將南無門給滅了。所以妖僧南波和南無門之間的恩怨,我其實并不愿插手,希望讓南無門自己去解決。”

苗毅有點不理解:“你這樣的解釋讓我如何去相信?”

白主波瀾不驚地給了個答案:“南無門掌門天一,曾和南無門一名修煉天魔舞的女弟子媾和,那女弟子因為私心,悄悄懷了天一的骨肉,偷偷生下了一個私生子。天一知情后震怒,覺得一旦事情暴露,無法對南無門上下交代,處死了那女弟子,若非白眉及時趕到,又見那私生子根骨不錯收為了弟子,只怕那私生子性命不保。”

這下倒是頗讓苗毅吃驚,盯著他問道:“你就是那個私生子?”

白主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

這樣一來,倒是讓苗毅理解了對方為何會引八戒去妖僧神魂封印之地,憑八戒的性格,八戒去了那邊不和妖僧結仇才是怪事,而他找到南無門的無邊佛法也肯定會讓八戒去修煉,對方這是要逼八戒代表南無門和妖僧做個了結。

不過苗毅并不全信,問:“你對我的事情好像全在掌握中,難道不知道血妖去了那邊會暴露血蓮的事?”

白主:“當時八戒和血妖廝混在一起,形影不離,我也根本未在意這事,南波不能脫困,知道血蓮的存在又如何?不過一封印的神魂而已,我有的是辦法滅掉他,哪怕是把青、佛給引去,也一樣能滅了他。”

苗毅道:“但青、佛后來去了之后并未能阻攔下妖僧脫困,倒是讓我陷入了險境。”

白主本想說,答案你不是已經從夏侯拓那里知道了嗎?然淡淡一笑后,還是沒提這事,親口解釋道:“青、佛未能制住,是因為我暗中教授了南波脫身之法,否則南波必死無疑。當年青、佛與我翻臉,挾持弱水為人質,我四處緊急奔波布置,急得兩鬢蒼白,留下了不少的后手,南波也是我的后手之一,若真是不得已的話,那我只好放出南波,讓南波為我開啟鎮妖塔。”

苗毅冷冷道:“也就是說,你承認了是你放出的妖僧!”

白主:“之所以放出妖僧,是因為有人對你說了些不該說的話,已讓你我之間心生間隙,你的勢力之大已非我能左右,我只好出此下策,你若不破鎮妖塔,那我也只好讓妖僧動手。巫行者傳訊給你,讓你先搶鎮妖塔,就是你我之間最后的一次抉擇,幸好,你還是做了我希望看到的抉擇,否則你我之間只能是翻臉!”

苗毅咬了咬牙,“你千萬別告訴我說,八戒關鍵時刻出來阻止妖僧也在你的預料之中。”

白主搖頭:“我對南無門的所作所為只是為了完成師傅的交代,八戒不靠譜,我從未對他做什么指望,八戒的成就超出我的想象。你也無須介懷,我既然敢這樣做,必然有所倚仗,就算八戒不出現,就算我除不掉南波,也能保證南波不動你,原因很簡單,因為我手上有南波想要的東西,我自有辦法將南波帶離此地,讓他永遠回不來!當然,許多事情也非我能左右,七戒的死純屬意外,對此我表示遺憾。”

苗毅面無表情道:“這只是事到如今后你的一面之詞,從一開始,你就想左右我,讓我為你所用!”

白主:“你若非要這樣想,我也沒辦法。讓你為我所用是不錯,但若說什么左右,未免言重了,你自己比誰都清楚,走上這條路,我不曾勉強過你,當初曾再三問你,是你堅持要走這條路的,你若拒絕,我也不會勉強,一切都是你自愿的。之后的種種,你應該也能感受到,我從未左右過你什么,只是在適當的時候暗中助你一臂之力。譬如藏寶地困住的妖修,我明明預留了一些人幫你,但你未啟用,我也沒有干涉,幾乎是任由你自己的心意自由發展。事到如今,你該幫我的已經幫了,我再說什么幫了你多少忙、助你渡過了多少次危機的話已無必要,是否曲直你心中自有衡量,也犯不著聽我一面之詞。”

苗毅:“你分身完全有機會露面跟我把一切講清楚,把話講明白了,還用得著事后解釋嗎?”

白主:“你之后的實力已經遠超我分身,分身暴露在你面前就斷了我的后路。何況也留了分身與你相見的機會,你取得蜃迷天眼的時候,應該領悟到了一些空間法門,但你修行天賦的確不怎么樣,至今未有進展。”

苗毅狐疑道:“領悟空間法門和與你分身相見有什么關系?”

白主輕笑道:“既已心生不滿,有些事情也沒了再提的必要。留下等你,是想給你個交代,至于剛才的話你信與不信都不重要,走到今天這一步,你失去了多少,又得到了多少,也都是你自己的事,我不會為此負責。從今開始,你我不妨劃清界線,記得當年初見送了你一件見面禮,那本是弱水送我的禮物,我想你也沒必要再留下懷念我,還是還給我好了。”

“我若是不放你走呢?”苗毅語氣中帶了幾分森然。

白主似笑非笑道:“青、佛當年那么多人都攔不住我,你能不能攔下我,你自己心里有沒有把握你應該清楚。你的修為和我還有不小的差距,我勸你還是不要無事生非自找麻煩!我再說一次,星空浩瀚,無邊無際,我自有去處,對這天下沒任何興趣!”

苗毅與之雙目對視了一會兒,慢慢抬手摸到了脖子下面,抓住那顆墨綠珠子,一把拽了下來,信手一揮,扔了回去。

白主一把接到手中,凝視,揉捻在指間,頗為感慨地搖了搖頭。

東西攥在手上后,他又摸出了一塊玉牒,扔了過來。

苗毅接到手略作查看,結果發現是對方的師門淵源,也沒詳看,不禁抬頭問道:“什么意思?”

白主眼中浮現惆悵神色,“火修羅其實是我師兄,也是我師傅的兒子,他比我年長,也比我成名更早。因他修行天賦關系,師傅未傳他全篇的星火訣,反而傳給了我,師兄只得傳其中的陽火訣,也因此讓他心懷怨恨。其中恩怨糾葛給你的東西里有記載,我出山后清理門戶將他給殺了。如今看來,我跟師兄其實也沒什么區別,為了一己之私不惜和殺師仇人合作,我也無顏再去面對師傅,自今日起,我將自己逐出師門,這一脈交由你來接掌,也算是對師傅有個交代。你放心,星火訣我不會再傳任何人!”說罷抬頭仰望星空,感慨道:“還是那句話,愿此后你我永不再相見!”

苗毅略默,問道:“久聞妖主大名,為何不出來一見?”

“還是還她安寧吧。”白主搖了搖頭,手指在琴弦上掃過叮咚聲,回頭對巫行者頷首一下。

巫行者手中禪杖輕杵了一下龍船,一群僵尸立刻調轉方向,拉著幽冥龍船駛向星空深處。

瀏覽閱讀地址:/feitian/3429618.html

閩ICP備16018243號1飛天 第二二三零章 我將自己逐出師門


上一章  |  飛天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