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飛天 >> 目錄 >> 第二二三三章 曹滿之恨

第二二三三章 曹滿之恨


更新時間:2017年01月19日  作者:躍千愁  分類: 仙俠 | 奇幻修真 | 躍千愁 | 飛天 
飛天 第二二三三章 曹滿之恨
第二二三三章曹滿之恨

第二二三三章曹滿之恨

熱門、、

皇甫端容和午寧神情古怪,天庭侯爺居然對群英會大掌柜巴結送禮,怎么感覺弄反了?

夫妻二人自然知道徐堂然巴結的緣由何在,只是做的如此明顯是不是太過了點?

皇甫君媃哭的心都有了,也連忙擺手推辭道:“不用不用。”

“應該的應該的,告辭,不打擾了,留步留步!”見對方不肯收,徐堂然將儲物鐲直接放在了一旁桌上,滿臉堆笑著點頭哈腰,就這樣跑了。

一家三口目送他離去后,皇甫端容走到桌旁,拿了儲物鐲一看,嚯了一聲道:“這出手還真夠大方的,看來平常撈的不少啊!”對女兒晃了晃,“真不想要啊?不要那我可就收下了。”一臉玩味。

她哪知道這重禮是她爺爺剛送給徐堂然的,徐堂然只是從其中挑了一些出來而已。

見母親也在調侃自己,皇甫君媃羞臊道:“娘,你行不行?”

午寧面無表情在旁,一聲不吭,心里很不舒服。

沒多久,皇甫煉空那邊派了人過來,讓一家三口過去一趟,三人自是遵命而去。

地宮主殿,見到一家三口來到,皇甫煉空目光落在了午寧臉上,心中感慨,連影衛都被牛有德收服了,也難怪青主會敗。

一家三口見禮之后,皇甫端容恭敬問道:“爺爺,不知有何事吩咐?”

她注意了一下對面父子三個的神態,皇甫煉空一臉笑吟吟的樣子,而皇甫卓和皇甫高則笑得有些牽強,明顯是強擠出的笑意。

皇甫煉空負手走來,徑直走到了皇甫君媃面前,盯著上下打量,感嘆道:“一眨眼這么多年過去,媃媃丫頭真的是長大了,已經可以獨當一面了,平常和牛有德會經常聯系嗎?”

當面問牛有德,皇甫君媃有點尷尬,真要說起來,她和牛有德之間的關系可不是什么光彩事,在這方面她一直是有些心虛的。其實她也知道自己和牛有德偷偷摸摸是不對的,可是感情這種東西,哪怕自己知道是錯的有時候也情難自禁。

知道女兒尷尬,皇甫端容在一旁幫腔轉移話題:“獨當一面還嫩了點,多虧爺爺和叔父們一直幫襯著。”

皇甫煉空呵呵一聲,“客套話就不說了,一家人也不用繞彎子了,剛才跟你兩位叔父也商量過了,我這家主的位置準備讓出來,準備讓給媃媃來接掌。”

午寧霍然抬頭。

“……”皇甫君媃猛抬頭,還以為自己聽錯了。

皇甫端容“啊”失聲,滿臉的難以置信,先不說老爺子退位下面還有兩個兒子和一堆孫子可做選擇,一個家族的家主位置怎么可能讓個第四代的外孫女來接掌,午寧若不是入贅的話,皇甫君媃壓根就是外姓,無論從哪點來說都不可能接掌家主的位置,連她自己都覺得這樣做有些過分。

她趕緊搖頭道:“爺爺,媃媃還年輕,擔不起這樣的重任。”

皇甫煉空也不廢話,回頭看向兩個兒子,問:“你們什么意見?”

兩個兒子相視一眼,走了過來,一起表態道:“我們全力支持媃媃。”

皇甫煉空嗯了聲,“你們都聽到了,老夫也是這么個意思,年輕不年輕的不重要,誰都是從年輕過來的,只要大家支持就行,誰要是不服氣,盡管跟我說!”

皇甫君媃有點慌了,“太爺爺,我能力有限,真的…”

皇甫煉空抬手打斷:“謙虛話就不要說了,讓你接掌家主的位置自然有所考慮,不會是魯莽決定。這天下面臨著大清洗,皇甫家族這么多年來明里暗里也得罪了不少人,曾經的背景誰都知道,不說被人清算,麻煩怕是免不了,各路牛鬼蛇神太多,無權無勢靠財物也打發不完,如今能幫家族渡過危機的只有你一人。拐彎抹角的話說著也沒意思,如今這天下是牛有德說的算,看的出牛有德很喜歡你,有牛有德站在你背后才是最重要的,讓你當家主是要為家族遮風擋雨保家族子孫平安,若能再保有富貴就更好,是讓你承擔責任,明白嗎?”

“……”皇甫君媃無語。

皇甫端容試著問道:“爺爺,這是牛有德的意思嗎?若是這樣,讓媃媃找牛有德說清楚,家主的位置媃媃的確不適合。”她以為是苗毅逼迫的。

“怎么?徐堂然離開前沒跟你說戰況嗎?”皇甫煉空反問一句。

皇甫端容愕然搖頭,疑惑道:“戰事已經結束了嗎?”

徐堂然的確是因為戰事已經結束另有任務才跑去告辭的,但并未說戰事結束的事,關鍵徐堂然也不好說是因為牛有德得了天下,他才點頭哈腰地跑去送禮拍皇甫君媃的馬屁。

“看來你們還不知情。”皇甫煉空搖頭嘆了聲,轉身在殿內踱步來回,思索著徐徐道:“之前從上官青那邊得到了些消息,再結合下面一些密探剛剛得空傳來的消息,如今大概的脈絡我心中也有了數,青主和青元尊父子反目成仇應該是牛有德挑唆的,又借騰飛那邊挑事,再合寇凌虛和廣令公那邊給青主壓力,誘青主上當,殺死了青元尊,挾持了夏侯承宇,吞并了幽冥大軍,一連串手段逼得成太澤走投無路率人馬投靠,青主八億近衛軍撞進了牛有德的圈套,全軍覆沒,自此青主實力大損,不得已御駕親征。牛有德又趁機逼降騰飛,回頭再戰寇凌虛,將寇凌虛滿門盡誅,逼得廣令公惶恐而逃。牛有德挾重兵追殺,一路掃平靈山,一路逼降廣令公,回頭再與青、佛大軍決戰,如今青、佛大軍全軍覆沒,青、佛二人也被牛有德陣斬,至此天下歸一,牛有德已經成了獨一無二的天下霸主!其中的具體細節固然不太清楚,但大概的情況已經是波瀾壯闊,讓人目眩神迷,看的眼花繚亂,如此翻云覆雨的一連串手段橫掃天下,真乃一代梟雄也,我皇甫家又豈敢捋虎須,焉能不臣服!”

青、佛死了?午寧、皇甫端容和皇甫君媃皆震驚,還以為這一戰你爭我奪要打好久,沒想到已經分出了勝負,沒想到牛有德已經滅了青、佛橫掃天下再無對手,現在終于理解了家族的決定。

道理很簡單,不比當年青、佛手上的情況,牛有德還需不需要群英會的存在不一定,把皇甫君媃推上家主的位置,就算牛有德要鏟除群英會也希望皇甫君媃能在牛有德面前發揮作用,至少保全皇甫家族。

見母女二人不說話了,皇甫煉空知道她們已經明白了,盯著皇甫君媃道:“媃媃,家族這邊你不用擔心,一定是全力支持你的,至于牛有德那邊你要多花點心思,不能失寵!他如今是君臨天下,不比從前,心態漸漸會變的,別指望他永遠像以前那樣對你,你該主動的時候要積極主動!”

皇甫君媃實在不知該說什么好,以前擔心家族反對,現在卻勸自己主動往上貼,還說的如此赤裸裸,太現實了,讓她有點情何以堪。只是想到牛有德要君臨天下,她仍有些不敢相信,想起那個一直和自己偷偷摸摸的男人居然要成為帝王,感覺跟做夢一樣。

皇甫端容低頭不語,午寧臉頰緊繃,讓他女兒去爭寵,他才是真正情何以堪的那個……

深山峽谷,一條人影閃落,正是易容后的曹滿,落在溪流旁左顧右盼,目露疑惑神色。

他接到衛樞傳訊,說是老爺子要面見他,有事交代,來到這里卻不見人影,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只能等待。

然而幾乎是緊接著,外面便傳來了轟隆打斗聲,還不等他閃身出去看個究竟,便見峽谷上方驟然出現大群人馬,將他包圍在了峽谷中,大量的破法弓對準了他,為首陰森著一張臉的不是別人,正是閻修。

一見閻修,曹滿便明白了,應該是牛有德對自己動手了,外面的打斗應該是和自己的護衛。只是他不明白究竟是誰出賣了自己,衛樞?老爺子?還是七絕?不過七絕很快被他排除了,因為七絕不知道他來這里。

難道老爺子又想換家主?想到這點,曹滿一臉猙獰,心中好恨!

“不想死就束手就擒,少受點罪!”閻修居高臨下陰森森道。

接到苗毅鏟除夏侯家勢力的命令后,閻修和楊慶稍作商議,在楊慶的建議下,閻修率人火速趕來先擒拿曹滿。

夏侯家的底細,苗毅那邊固然是掌握的一清二楚,可曹滿的底細卻不清楚,曹滿私底下肯定經營有自己的勢力,楊慶怕其他地方動手會驚動曹滿,因為曹滿是夏侯家如今的中樞,所以一出手就要先控制曹滿,不能讓曹滿把消息擴散出去驚動夏侯家各方勢力。

面對大軍的包圍,曹滿別無選擇,最后被扭送到了閻修的面前,易容偽裝已被扯掉。

閻修問:“七絕在哪?”

七絕是曹滿的心腹,知道太多的事情,必須抓捕。

曹滿咬牙切齒反問:“誰出賣的我?”

閻修懶得跟他廢話,招魂幡滴溜溜旋轉在手中,一道黑光打入曹滿身體。

然而得到的結果讓閻修詫異,曹滿居然也不知道七絕去了哪里,七絕失蹤了,曹滿自己也在聯系尋找七絕,這是怎么回事?

蕩陰山,一條幽暗的山谷內,曹鳳池閃身而入,她是接到了曹滿的信前來會面的。

然而才剛進去,滿臉驚疑不定的曹鳳池又慢慢退了出來,只見一群人馬手持破法弓將她逼了出來。

再看身后,還有峽谷上方,已經出現大批人馬將其給包圍……飛天 第二二三三章 曹滿之恨


上一章  |  飛天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