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飛天 >> 目錄 >> 第二二四三章 燕大哥

第二二四三章 燕大哥


更新時間:2017年01月29日  作者:躍千愁  分類: 仙俠 | 奇幻修真 | 躍千愁 | 飛天 
飛天 第二二四三章 燕大哥
快捷翻頁→鍵

第二二四三章燕大哥

第二二四三章燕大哥

熱門、、、、、、、、、

離開了小院,勾越一出來就遇見了等候在小院門口的媚娘。天籟小說.2

所謂百足之蟲死而不僵,媚娘心里清楚,廣家肯定還有些沒浮出水面的渠道,勾越對外面的事情肯定心中有數,但有些事情勾越是不太容易主動對她說的,所以她一直盯著廣令公這邊,知道勾越一旦來這邊就肯定是有什么事,這個時候想不關心都難。

“王爺怎樣?”媚娘照例問了句。

勾越依舊嘆氣搖頭。

媚娘又問:“為什么一直軟禁著我們不放,牛有德究竟想怎么處置我們?”同樣的話,廣令公的其他女人也經常這樣問她,話里話外的意思皆在指你女兒不是成了天妃嗎?怎么一點作用都沒有?

她的壓力很大,若廣令公真就這樣了,女兒廣媚兒那邊又指望不上的話,廣令公的那些兒子可不會再讓廣家由她一個后入為主的女人說的算。廣家雖然敗落了,盤子里的食再少,也都希望掌控分配權,一幫人輕易就能掀翻她,讓她晚景凄涼,這是她惶恐而又難以接受的事情。

“這才軟禁了幾天,牛有德的心思還在收拾天下殘局上,心思還沒到我們頭上。”勾越寬慰一番,也知道她在擔憂什么,起了個話引子:“小姐還沒有圓房嗎?”

媚娘搖了搖頭,“牛有德壓根沒和媚兒照面。”這正是她最擔心的。

勾越又安慰道:“娘娘放心,牛有德現在只是沒那心思,等回頭有了閑心,憑小姐的美貌,牛有德沒有不心動的道理。不過…娘娘也要盡量勸小姐主動,不要總是悶在屋里不見人,老奴也明白爭寵對小姐來說很是不堪,可現實就是現實,牛有德決定著廣家上下所有人的命運,小姐哪怕不為自己考慮,也要想想父母的處境吧?娘娘當對小姐多講講自己的困難,多勸勸。”

能對媚娘說出這種話,他其實也是憂慮的,牛有德的妾室中也有廣家安排的人,宮里的情況多少知道一些,已知牛有德新寵幸了一個女人,又封了一個天妃。盡管猜到了牛有德封星為天妃的用意,可從另一個角度來說,似乎也說明廣媚兒對牛有德已經失去了利用的價值,似乎已經被牛有德遺忘了,這樣下去怎么行?然而廣家已拿不出什么很有價值的東西去支持廣媚兒,如今廣媚兒唯一最有價值的本錢就是她自己的美色,廣媚兒的姿色若能揮作用,也是投入最小回報最大的東西。

事關廣家所有人的將來,對勾越來說,不管廣媚兒愿意不愿意去做,他都要想辦法逼廣媚兒去做。

事到如今,當年廣令公想讓廣媚兒做牛有德正室的那般想法,勾越暫時已經不去做奢望了,現在和云知秋較勁簡直是找死,云知秋一根手指頭就能讓廣家飛灰湮滅,目前只求牛有德能去睡廣媚兒。

這般想法雖然粗俗不堪,也挺可憐,可就算是媚娘自己,也在眼巴巴等著宮里的動靜,期待牛有德能寵幸自己女兒,哪怕就寵幸一回也好,只要這消息一傳來,立馬能幫她壓下廣家內部的蠢蠢欲動。

媚娘現在也隱隱意識到了,怕是別再指望廣令公能再振作起來,廣令公若重新龍虎精神,只怕第一個要引來牛有德的警惕,對廣家來說并非是好事,為了整個廣家,廣令公怕是會放棄她,怕是會坐視家里內斗掀翻她,而廣家內部的蠢蠢欲動很有可能就是有人看到了這一點……

綠央園內,一群仙娥正在緊張忙碌,將一株株奇花異草挖掘裝盆,采集各種植被的種子。

那些最終沒有離開綠央園的百來名罪妃也褪下了華麗宮裝,換上了普通仙娥的穿戴,跟隨大家一起忙碌。

綠婆婆拄拐在其間,指揮著,吩咐著。

飛紅從遠處走來,跟在綠婆婆身邊看了會兒,問道:“需要這么急嗎?”

綠婆婆嘆道:“只給了我們兩天時間,又不能把綠央園整個帶到荒古去,綠央園的植被種類繁多,光每樣的采集耗時就不少。”

她這里已經接到了天宮的法旨,要把綠央園的職能完整搬遷到荒古去。

飛紅問道:“要不要我請調一支人馬來幫忙?”

綠婆婆擺了擺手,“不用了,有些植被嬌氣講究的很,不懂的人跑來插手反而是添亂,我們自己緊張些能做好。對了,綠央園搬遷荒古是什么意思,難道天庭中樞要遷往荒古不成?”

飛紅頷:“好像是這樣。”

星辰殿內,燕北虹默默轉身而去,大步向殿外走去,紅袖、紅拂對苗毅半蹲行禮后,也轉身跟隨而去。

目送的苗毅忽大喊了聲,“燕大哥!”

燕北虹一聲未吭,沒有再回頭,領著紅袖和紅拂消失在了苗毅的視線中。

其實當初與青、佛大戰的時候,燕北虹就在苗毅身上。對苗毅來說,燕北虹簡直是想找死,因為燕北虹渴望和青、佛二人一戰,哪怕妖僧南波也行,讓苗毅幫他創造機會。

苗毅雖然答應了他,卻只做了以防萬一的打算,不到萬不得已的地步沒打算讓燕北虹冒險。

結果青、佛二人死了,連妖僧南波也死了,苗毅沒能讓燕北虹如愿。

剛剛,苗毅把目前的情況告訴了他,表示已經奪取了天下,暗示不希望燕北虹繼續在這天下搗亂,希望燕北虹來助他一臂之力。

燕北虹拒絕了做他手下,同時也表示不會讓他難做,不會在苗毅的天下搗亂,但也不愿在這里安分守己,竟然要去未知星域尋找新的世界。

苗毅勸不住,燕北虹就這樣毅然決然的走了……

夜幕下,楊慶從天而降,落在了御園的一座典雅別院門口,隨行護衛止步,楊慶大步而入。

園內,青梅相迎,一同進了書房。

楊慶書案后坐下,青梅奉上一杯茶,問道:“大人忙到這么晚回來,莫非外面戰事還會出現什么不測不成?”

楊慶端起茶盞喝了口又放下,“大勢已定,一些小打小鬧翻不了天,陛下的精力已經轉移到了天下框架的搭建上,人員怎么安置、怎樣各司其職、怎樣才能長治久安是目前最大的考量,多商議了一下,不知不覺就晚了。”

青梅略沉默了一下,問道:“大人會不會介入太深了些?”

楊慶搖頭:“陛下找上了,不好不參與。”

青梅稍作猶豫,從儲物鐲里取出了一卷紙張,放在了楊慶跟前慢慢攤開,鎮紙壓了兩頭,紙上赫然四個大字:功成身退!

盯著這四個字,楊慶瞬間陷入惘然,愣愣走神。

青梅徐徐道:“這是大人親筆手書,當初大人讓奴婢收好,讓奴婢記得提醒。當初大人所言,奴婢記憶猶新,不知大人還記得否?”

楊慶默默點頭,手撫紙張上的字跡,喟嘆道:“飛鳥盡,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我一直心憂,又豈會不記得。如今已初露端倪,陛下已經在逐步開始收繳各路大軍手上的破法弓。天下已經沒了能制衡陛下的勢力,陛下乾坤盡握之心昭然若揭,這次怕不僅僅是我,回頭若有人不肯放棄手上兵權,只怕下場會很慘,說不定要出現殺雞儆猴的事!”

見他心中有數,青梅也就安心了,又問:“聽說陛下要在荒古重建天宮?”

楊慶:“陛下改主意了,準備將整座天宮整體移往荒古,坐落地點已經在荒古選定,不日就要開始轉移。”

青梅吃驚不小,“整座天宮移往荒古?如此龐然大物根本無法收納進儲物空間,不說穿越星門要耗費多少人力,聽說荒古不能飛行,這么大的天宮在荒古地面拖拽得是多大的工程?”

楊慶:“陛下心意已決,如今正是陛下展現號令天下權威的時候,干一兩件大事來體現也不奇怪,勸了兩句勸不了,也就沒人再阻撓,大批人馬正在做準備。”說罷擺了擺手,“不說這個了,薇薇她們已經出了吧?”

“是的,已經在來的路上。”青梅應了聲,又遲疑道:“蘇韻的事情,回頭怎么跟夫人解釋?又如何對蘇韻解釋夫人的存在?”

楊慶緩緩閉目,“愿意計較的就去計較,隨她們吧。”

青梅很是無語……

天宮,閻修還是第一次正式踏足。

對于夏侯家的骨干框架,苗毅這邊早有詳細掌握,閻修率人摧毀,目標明確沒費什么勁,至于其他具體的細節方面已不需要閻修親自去處理,他將事情交接后,立刻返回了小世界去接秦薇薇等人。

跟在閻修身后一起進宮的一群女人也同樣是第一次踏足天宮,秦薇薇、姬美麗等人一個個一路好奇地打量著四周。

一行先去了天牝宮,面見過云知秋后,閻修留下了秦薇薇等人,沒有摻和一群女人的熱鬧,獨自去了星辰殿。

星辰殿內,沒有第三人,待閻修行過禮后,苗毅急切問道:“月瑤還沒找到嗎?”

閻修搖頭,“蹤跡全無,不知去了哪里。”

苗毅頹然而坐,神色黯然,月瑤走了,臨走前聯系過他,說是要去領略那未知的浩瀚星空,待到他聯系人去阻止,月瑤已經不見了。后經過嚴查,天外天的侍女當中有人曾見過一個突兀出現又突兀消失的僧人和月瑤見面,之后月瑤就走了,細問當時情況和那僧人長相,苗毅可以肯定那僧人就是八戒。

他不知道八戒現在究竟是個什么情況,也不知道八戒和月瑤見面究竟說了些什么。

總之,八戒聯系不上了,月瑤也聯系不上了,老二離開了他,老三也離開了他。

而紅塵仙子這次也并未跟閻修一起來,不肯來,只愿待在小世界。

推薦本章到:飛天 第二二四三章 燕大哥


上一章  |  飛天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