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飛天 >> 目錄 >> 第二二四八章 苗毅已死

第二二四八章 苗毅已死


更新時間:2017年02月03日  作者:躍千愁  分類: 仙俠 | 奇幻修真 | 躍千愁 | 飛天 
飛天 第二二四八章 苗毅已死
,,

類別:其他類型作者:躍千愁本章:

“遵旨!”綠婆婆欠身應下,扶杖走到了夏侯承宇跟前,滿眼的感慨萬分,還以為夏侯承宇已經被殺了,沒想到還活著。她怎么都沒想到苗毅居然會放過夏侯承宇,殺了夏侯承宇的丈夫,殺了夏侯承宇的兒子,如此梟雄卻沒有斬草除根,而是饒過了夏侯承宇,實在有點難以相信。

見到綠婆婆,夏侯承宇漸漸緩過神來,流著淚,對著綠婆婆喃喃道:“他們殺了尊兒,聽說還殺了陛下,夏侯家為什么不幫我,為什么不幫我…”漸漸失聲痛哭,跪坐在了綠婆婆的腳下,抱著綠婆婆的大腿哭的撕心裂肺。

綠婆婆探手撫著她的腦袋,“不哭,不哭,活著就好,活著就好,一切都過去了,好好活著……”

那百來名沒有離開綠央園的罪妃亦感慨萬分,也沒想到夏侯承宇居然還活著,更沒想到當年仗著娘家勢力在宮中囂張跋扈的天后娘娘竟也淪落到了綠央園,甚至比她們還慘。退一萬步說,憑她們的姿色,若今后不想在綠央園呆了,未必找不到合適的男人給她們新的生活,而夏侯承宇要姿色沒姿色,加之那重身份,估計沒哪個男人敢招惹,估計也沒有活著離開綠央園的可能,此生怕是要在綠央園終老。

總之各有感慨,曾經都是富麗堂皇天宮中的貴人,轉眼一切榮華富貴煙消云散,一個個淪落為奴……

荒涼戈壁,不斷撕裂的虛空中,突然飛出一群密密麻麻的影子,數不清的飛行坐騎拴著鏈子,不知拖拽了個什么東西。很快,不斷撕裂的虛空內擠出一座龐然大物,仿佛要將荒古豁口給撕裂一般,破開虛空擠出。

最終龐然大物露出了真容,龐大的天宮硬生生擠進了荒古之中。

天宮在荒古一露面,前面拖拽飛行的飛行坐騎明顯吃力下沉了一下,天宮亦猛的傾斜了一下,駕馭飛行坐騎的人員大聲吆喝坐下飛騎,飛騎拼命拉住了,前方幾十只巨龍更是猛然吃力拉拽。

直到無數飛騎全部露面,才見懸空的天宮慢慢恢復了平衡,慢慢向前飄去。

無數拴著鏈子的飛騎,遮天蔽日,拖拉著龐大的天宮,辨明方向后,漸漸加速。

再加速,也不可能快過在星空的推進速度,天宮內的人抬頭看著無數鏈子盡頭連接的鋪天蓋地的飛行坐騎,場面極為壯觀。

四周還有許多人馬駕馭飛行坐騎巡視警戒。

伏青和鷹無敵亦在其中,兩人不時回頭看看,在星空中還好點,到了這里,眼前的情形真正讓人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勞民傷財。

鷹無敵不禁傳音嘆道:“之前不是說要重建天宮嗎?為何突然又改變了主意,耗費如此巨大的人力和物力,把天宮給遷移來這里,陛下究竟想干什么?”

伏青暗回:“也許是在這里修煉方便,也許是那個神魂境的白娘子讓陛下忌憚,遷徙到了這里,白娘子就算闖入,實力在此也要大打折扣便于對付。”

鷹無敵:“這和天宮遷入有什么關系?完全可以在荒古重建,不至于費這么大的勁。”

伏青搖了搖頭,也想不明白苗毅是什么意思。

事實上許多人都想不明白,但這事算不上觸及大家的利益,加之又是苗毅掌控天下后對天庭中樞定奪的第一道天旨,也沒什么人會干出強烈阻止的事來……

三年,進入荒古后,天宮這座龐然大物足足在荒古飛了三年才抵達選好的坐落地址。

期間的人馬更迭和坐騎換飛自是不提,隨著沉悶的“嗡”聲在大地震顫,耗費了巨大人力物力的天宮遷徙正式終止。

浩大恢宏的天宮座基架在了三座山巒之間。

一時間,上空龍飛鳳舞,各種飛行坐騎解開了鏈子的束縛,漫天飛舞。

待到遮掩了天宮上空足足三年的飛騎散去,不少人登上樓臺,眺望這片新世界。

苗毅站在了高高的樓臺上憑欄,面無表情。

遠處新起的綠央園內,許許多多人眺望著巨大天宮坐落的奇觀。

經過幾年的收整,荒古肆虐的邪氣已被壓制,荒古大地離完全恢復雖然還要不少的時間,但已初現綠意,綠央園內繁花似錦,各種綠植欣欣向榮。

荒古內的各地山神、土地與河神之類的早已全部到位,早已在各自領地內各司其職,為新坐落的天宮充當四面八方的耳目。

“傳旨,按名單上的人員召集,三個月后正式朝會。”憑欄遠眺的苗毅沉聲下令。

“是!”楊召青應下。

消息一出,天下修士翹首以盼,這是新任天帝掌控天下后的第一次正式朝會,都知道這次的朝會意味著什么。

足足三年多的時間,青、佛余孽不說全部掃除了,至少已經掃除的差不多了,已經平滅了天下反對的聲音,為正式開朝奠定了基礎。

足足三年多的時間,天宮那邊的各項準備肯定也準備的差不多了,所有人都明白,這次正式朝會應該會將各個職位落實下來,將會決定許多人的命運。

許多人都在四處打聽,想看看什么人接到了參加朝會的天旨,能去參加的人自然才是有可能位列朝堂的人。

當然,也有人早就對自己的職位心知肚明,許多事情畢竟不是苗毅一個人想怎么弄就能怎么弄的,事先和相關人員溝通過。

正式朝會開始,也意味著新的規則要落實下來,如何能不引人注目。

結果大家發現,這三個月期間,天宮另有一道道旨意下達,越過了下面的層級,直接任命了各星域的都統,各地都統在此期間紛紛走馬上任。這么多都統的集體調換,可見天宮在此之前的確已經做了充足的準備。

三個月的時間很快過去。

早朝在即,同床共枕雙雙醒來的苗毅和云知秋沐浴洗漱。

新做好的華麗衣裳呈上,苗毅面無表情,任由宮女幫忙穿戴,一身刺繡有日月乾坤飛龍盤踞的龍袍整齊穿戴上身。

站在鏡子前的云知秋臉上有難以掩飾的喜色,看著鏡中端莊嫵媚的自己在眾人伺候下穿上異常華麗的鳳袍,最終一頂閃耀鳳冠穩穩坐落在了頭頂。

穿戴完畢,夫婦二人雙雙從寢宮而出,外面羅列兩旁等候的妃子們紛紛躬身行禮,注視著夫婦二人從眾人中間走過,云知秋那一身裙尾拖地且華麗無比的長裙不知引得多少女人羨慕。

待二人走過,一群妃子紛紛向同一個方向轉身,成排跟在了夫婦二人的身后,外面一群戰甲鮮明的將士護送,沒人說話,氣氛莊嚴肅穆。

一行來到乾坤殿后殿外時,眾妃和云知秋一起止步,以云知秋為首皆半蹲行禮道:“恭送陛下上朝!”

誰知苗毅卻沒有按儀程走,轉過了身,面對云知秋,伸出雙手將云知秋扶了起來,抓了云知秋的柔荑在手,牽著往后殿大門走去。

云知秋驚愣住了,趕緊拖住,不肯前行:“陛下,這是何意?”

苗毅淡然道:“與朕一起早朝!”

一群人愕然抬頭看來,云知秋有些慌了,趕緊將手抽了回來,搖頭道:“這不合規矩,臣妾不能上朝干政!”

苗毅再次伸手將她一只手掌握在了掌中牽著,飽含威儀的目光掃過眼前眾人,正式宣告道:“你我夫妻,朕主外,你主內,本為一體,朕的天下就是你的天下,新的規矩從今天開始!”

這是說給其他人聽的話,接著又回頭對云知秋傳音一句,“朕當年許諾過你,此生永不負你,也許做的不算很好,但承諾永遠銘記在心,還是那句話,就算死在你手上亦心甘情愿,有你陪伴不枉活這一世,與我一起上朝!”

云知秋瞬間熱淚盈眶,感動的不行,差點沒當場哭出來。

沒哪個女人愿意看到自己男人跟后宮這么多女人在一起,心中的委屈無處傾訴,說出來人家只會覺得她不講道理,會覺得你已經擁有了這么多,為何還不自足?可是男女之事上誰不自私。

然而今天,此時此刻,一顆心兒真正是差點融化了,有苗毅這番話,忽然覺得一切委屈都值了。

云知秋有些破涕為笑地搖了搖頭,“牛二,有你這話就夠了,我去不合適,你快去吧。”

誰知苗毅再次對眾人大聲道:“你不陪朕上朝,這朝朕也不上了。”

此話一出,一群后宮妃子瞪大了眼睛看著云知秋,那眼神中的羨慕嫉妒實在是無法形容,不少人心中哀鳴,這女人怎會如此好命,已經是母儀天下了,已經集萬千榮耀和顯貴于一身,還被天下至尊獨寵于眾生,還讓不讓其他女人活了?

云知秋道:“別鬧了,我只能到這。”

苗毅盯著她認真道:“誰說你只能到這?已經有太多太多的人離開了朕,難道你也要離開朕嗎?朕的天下就是你的天下,陪朕一起走下去!”用力握了握她的手示意。

云知秋強忍住沒哭出來,道:“別以為這樣就能讓我放松底線。”話中所指意味深長。

“知道!”苗毅用力點了點頭,同時也抓緊了她的手直接拖著帶進了乾坤殿后殿大門內。

不知道多少羨慕的目光目送。

后殿與前殿一墻之隔的地方,云知秋哀求苗毅止步等等,她可不想帶著眼淚上朝,千兒、雪兒上前幫她擦拭眼淚,重新整理妝容,云知秋很緊張。

一旁的楊召青點頭示意,表示一切都準備好了,同時也低聲問了句,“陛下,要不要趁這機會正式恢復本名?”

苗毅沉默了一陣,徐徐道:“不用了,苗毅已死!”飛天 第二二四八章 苗毅已死


上一章  |  飛天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