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飛天 >> 目錄 >> 第二二四九章 閻羅王

第二二四九章 閻羅王


更新時間:2017年02月04日  作者:躍千愁  分類: 仙俠 | 奇幻修真 | 躍千愁 | 飛天 
飛天 第二二四九章 閻羅王
第二二四九章閻羅王

第二二四九章閻羅王

聞聽此言,幾人同時一愣,輕拭眼淚的云知秋亦抬頭愣愣看著他。

苗毅再次伸手,抓了她的柔荑在手,牽著繞過隔墻,走向了前殿。

乾坤殿內,莊嚴肅穆,近千將領云集,整齊羅列靜候,目睹苗毅牽了云知秋一起出來,多少愣了愣,不少人開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或者交頭接耳傳音,殿內隱隱蕩開法力波動。

眼見莊嚴肅穆的大殿朝堂因自己的出現,明顯起了騷動,本就有些忐忑的云知秋越發變得緊張。

平常她無論見到哪個大臣,哪怕是見到一群大臣,也不會有任何緊張,但是今天明顯不一樣。哪怕她到了一定的地位,哪怕沒有規定天后不得出現在朝堂,可深入人心的觀念皆認為后宮不得干政,連她自己都下意識認為自己出現在這有點出格了、心虛了,如何能不緊張?

苗毅似乎從她的手掌上感受到了不安,溫暖有力地握了握,給予她信心,似乎在告訴她,有我在,不用怕!

苗毅的堅定支持,的確緩解了一點她的緊張情緒,云知秋暗暗深吸一口氣,告訴自己要淡定從容!

走上臺階,夫妻雙雙背對寶座而站,苗毅順手帶著示意了一下,云知秋略顯不太自然地跟著他并排一起坐下了,面對下站的群臣。

幸好寶座夠寬,宛若短榻,足夠坐下兩人。

千兒、雪兒站在了寶座后面左右,臺階下左右站著青月和嚴嘯,心里有數的人一看這站位,就知道嚴嘯頂替了龍信的位置,眾人不知龍信出了什么事,好好的為何丟了陛下身邊心腹的位置。

而龍信已站在了殿內群臣之間,看向嚴嘯的眼神是復雜的,他職位做調整的時候苗毅就找他談過了,就問他一句:若近衛軍的統帥屢屢為了自己的私心辦事,朕該如何自處?

于是龍信主動請辭,讓出了原右都督的位置。

有些事情他自己也無話可說,縱然心有不甘,也只能是認了,自己得為自己干過的事情負責。

至于其他人,殿內大多人的目光都盯在了云知秋的身上,按事先的儀程可沒云知秋這出,眾人不時面面相覷,哪怕寶座一側旁站的楊召青打出了開始的手勢,一時間也不知該如何開口。

云知秋頓時如坐針氈,尷尬了。

端坐在上的苗毅目光看向了下站的徐堂然,給了個眼色。

本也在愣怔中的徐堂然立刻明白了什么意思,提了精神,來了個慷慨赴死的樣子,拱手,長鞠一躬,率先大聲道:“臣等參見陛下,參見天后娘娘!”舉動十分顯眼。

他一起頭,明顯還是有人顯得有些猶豫,顯然覺得不妥,不過云傲天和穆凡君等人已經拱手做出了參拜的手勢,苗毅的那些舊部亦隨后如此,最終陸續有人跟風,剩下的其他人感覺到了勢單力薄,加之苗毅森冷的目光盯來,皆心頭一凜,無奈之下不得不拱手相從。

楊召青再次做出手勢。

眾人方集體鞠躬,大聲參拜道:“臣等參見陛下,參見天后娘娘!”

見所有人臣服,苗毅雙手虛扶了一下,“平身!”

云知秋沒說話,不過盡量落落大方地跟著苗毅的動作抬手虛扶了一下。

眾臣起身,云傲天和穆凡君再抬頭看向端坐在上的云知秋,鳳袍鳳冠是那么的華麗醒目,雍容華貴的儀態舉世無雙!

二人心中可謂感慨無限,早年誰也預料不到苗毅會走到今天的這個高度,自然也沒想到云知秋能有母儀天下的一天,然而今天就這么活生生的展現在眼前,接受著群臣的參拜。

穆凡君想到了自己那個死去的兒子,看向云知秋的目光中有著欣慰,有著疼愛,向來要強的銳利眼神變得柔和了。她這輩子也的確很要強,誰說女子不如男?但是今天,她很滿意,她對苗毅的所作所為很滿意,擺明了是讓自己孫女與之平起平坐的態勢。

如果那個人有苗毅一半的心思,自己也不至于跟他較一輩子的勁!穆凡君下意識偏頭看向了云傲天。

誰知云傲天也正偏頭朝她看來,兩人似乎心有靈犀一般,目光對上了,又迅速挪開了,有些秘密,兩人不準備吐露,以前不說是較勁的原因,如今不說也有這個原因存在,但還有一點,也是為了云知秋好,可一明一暗的支持云知秋。

“宣!”苗毅斷然一聲,飽含威儀,回蕩在大殿內。

楊召青摸出了特制的玉牒,目光掃過眾人,以抑揚頓挫的腔調莊重宣讀:“廣令公、成太澤、騰飛、洛莽、皇浩、孤玉城、楊慶、龐貫、橫無道、蘇清泉、金曼、云傲天、穆凡君、司徒笑、姬歡、玉羅剎、張心湖、藏雷,十八人居功至偉,敕封為天庭十八天王!”

被點到名字的人暗暗苦笑,原來是四大天王,現在搞出了十八天王,這天王的含金量還用說嗎?

而這十八人中有兩人沒來,一個是廣令公,廣家以神志不清為借口,沒有來上朝,至于另一個叫‘張心湖’的家伙,大家根本不認識,也沒聽說過,連人在哪都不知道,不知道苗毅搞什么鬼。

倒是站在殿中的玉羅剎抿了抿嘴,頗感欣慰,她當然知道張心湖是她的兒子,不管兒子有沒有實權,至少苗毅這個大伯還是沒得說的,首批封王不忘侄子。

“封青月為天庭近衛軍左督衛指揮使,封嚴嘯為天庭近衛軍右督衛指揮使!”

“黃隸、南宮如玉、麥紫、長孫居、星羅、綠歌、離生、夜行空……等一百零八人,敕封為天庭一百零八星君!”

一群點名被封的只能是暗暗無奈,星君變成了一百零八個,能稍作安慰的是,與天王之間的元帥位被取消了。

稍候楊召青又是一連串名字報出,這串名字實在有夠長,足足五百人,大家也只能是豎起耳朵來聽其中有沒有自己的名字。侯位取消了,以后天庭沒有了侯爺,這五百人封為了天庭大將軍!

楊召青接著又繼續宣讀一些閑雜位置的官位冊封。

再下面的眾多都統位置倒是保留了,不過已被天庭直接任命了,徹底打破了派系。

實際上如今分散各地的都統才是正真手握實際兵權的人,位列朝堂的一群人甭管是什么天王還是什么星君或大將軍,統統被收繳了兵權,朝堂上成了商議天下治理的場所。陛下弄出了個什么天策府,天下兵權統歸天策府統一調遣,真要發生戰事的話,朝堂上決定大方向,天策府負責具體的指揮作戰。

真要發生戰事,天庭點將,被點中的將領會成為元帥,戰事結束后,元帥交出兵權,元帥的帽子也會摘掉,被取消的元帥位置用在了這個地方。

那些都統雖然握有兵權,但數量太多,個體力量太小,鬧事也成不了事,而天策府還可以隨時調任,經常會對那些都統進行調換,不會讓一個都統在某地一直掌權。

同時,天宮已經放出了消息試探,大概的意思是,下一步可能還要將所有朝臣和天庭人馬進行文武區分,各職務要進行細化,不允許統兵的人兼帶治理地方,要劃分文武官職,一大批人要解除武裝。

聽著楊召青的郎朗宣讀聲,端坐的苗毅面無表情,一直在觀察留心著眾人的反應。

并排而坐的云知秋氣度雍容,坐的端端正正,偶爾會瞥上一眼苗毅,心中滿是柔情蜜意,回想往事,回想苗毅一路經歷的風風雨雨,再對照今天亦感慨萬分。

“封龍信為天策府左使,成太澤兼天策府右使!”

“封徐堂然為天庭監察左使,楊慶兼天庭監察右使!”

“封楊召青為天宮大總管!”

“封趙千兒、劉雪為九天玄女!”

“封閻修為閻羅王,執掌幽冥之地!封黑玉堂為龍王,統領天下龍族!封娥、羲為鳳族守護玄女!”

娥、羲正是兩位鳳族守護玄女的名字,也在殿內,聞聽頗為無奈,兩人本就是鳳族守護玄女,可是迫于苗毅如今的強勢,也不得不聽封,兩人純當是正名了。

至于黑玉堂,正是黑炭的名字,此時正在殿內裂開嘴偷樂,一不小心封王了,很開心。這名字也是他在知道自己要封王之前臨時給自己取的,黑炭那名字不好聽,不好當正兒八經的名字宣之于眾,他覺得自己長的不錯,遂自稱黑玉堂。

閻修事先知道自己要封王,也知道苗毅要把幽冥之地劃為他的封地,因為幽冥之地適合他修煉,卻不知自己的王號居然是‘閻羅王’,驀然抬頭,看向苗毅,可謂瞬間被這封號擊中了心中最柔軟的地方,剎那熱淚奪眶而出,淚灑衣襟,緩緩低頭,慢慢搖頭,一臉不堪,老淚縱橫,抖動著雙肩強忍著沒哭出聲來。

邊上之人察覺到了他的異常,不知他為何而哭泣。

當然也有人詫異閻修的封號為何多了個‘羅’字。

高坐在上的苗毅,目光盯向了閻修,他最理解閻修心中的那份不堪,‘十降夫人’是帶給那個女人一輩子的屈辱。

站在前排的楊慶慢慢回頭看了眼閻修,見到了閻修的樣子,沉默不語,閻修的夫人可以說是死在了他的手上,他和閻修的關系也一直無法和睦,這是他心中的陰影。飛天 第二二四九章 閻羅王


上一章  |  飛天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