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飛天 >> 目錄 >> 第二二五零章 四杯酒

第二二五零章 四杯酒


更新時間:2017年02月05日  作者:躍千愁  分類: 仙俠 | 奇幻修真 | 躍千愁 | 飛天 
飛天 第二二五零章 四杯酒
第二二五零章四杯酒

第二二五零章四杯酒

熱門、、

“封白滄海為逍遙左使,封弱水為逍遙右使!”

“封高冠、燕北虹、溫環真、游衣……為尋星使!”

“封白娘子為白衣娘娘!”

“加封天妃月瑤為西王母!”

“封八戒為至圣天佛!”

眾臣現這次的敕封還真有點無所不封囊括天下的味道,連白主和妖主都一起給封了,只是有些人聞所未聞,甚至不知某些人從哪冒出來的,天妃月瑤是誰?西王母的封號聽著怎么好像還凌駕于眾王之上?

而楊召青已經放下了手中玉牒,“敕封完畢,不日昭告天下,以示陛下、天后娘娘天恩。”

眾臣齊聲行禮,“謝陛下天恩、謝天后娘娘!”

“諸位辛苦!”苗毅伸手示意平身,云知秋一聲不吭跟著抬了抬手。

楊召青又道:“陛下、娘娘感念眾臣辛勞,賜薄酒一杯!”

兩邊側殿內大群仙娥魚貫而出,捧著托盤穿梭在諸位大臣之間,諸大臣各取一杯在手。

千兒、雪兒也下去捧了拖盤上來,苗毅站起,云知秋跟著站起,兩人各取一杯酒在手。

“第一杯酒,朕敬那些為天庭大業戰死的將士!”苗毅話落,手中杯一歪,傾灑在了玉階上,云知秋跟著做。

空的酒杯放回了千兒捧著的托盤上,苗毅又取一杯,沉聲道:“第二杯,敬,朕所負之人!”

酒灑玉階,空杯回,再取一杯,舉在手中,鏗鏘有力道:“第三杯,敬,負朕之人!”揮臂灑酒。

眾臣面面相覷,不知此話何解?

苗毅最后取一杯在手,遙敬諸人道:“敬諸位!”

眾臣忙雙手舉杯道:“敬陛下和娘娘!”

君臣舉杯同飲,乾坤殿內酒香四溢。

儀式算是告一段落,隨后君臣就在乾坤殿內商議天下大事,各抒己見,天庭新立,第一次朝會由此開始。

朝會臨近尾聲時,苗毅瞅了眼楊慶。

“臣有事奏!”楊慶出列大聲道。

苗毅頷道:“講!”

楊慶朗聲稟報道:“臣建議大赦天下!將天下所有修士登記造冊,由天庭出昭告,限期主動前來登記,只要主動前來登記在冊者,以前犯下的任何過錯皆可既往不咎!若不來登記,一律視為亂賊誅殺!另,為免后進修士妄為,天庭應設立‘天劫’考核制,以后突破金蓮修為的修士一律要經天劫考核,通過考核者方可納入仙籍,無仙籍者不得采集買賣任何修行資源,違者視為亂賊嚴懲!”

此話一出,眾臣大多都明白了楊慶此建言的用意,大赦天下是為了將所有修士納入監管,天劫考核則等于控制了后人加入修行的門檻,其中可操作的門道就太多了,這兩件事說到底就是天庭要將天下所有修士全部納入控制中。

“諸位覺得如何?”苗毅淡淡問了聲。

眾臣或竊竊私語,或若有所思,或沉默不語,總之暫無人應話,此事來的太過突如其來,大家一時間還掂量不清對自己有什么影響,不敢輕易做決定。

事實上,楊慶提這個建議之前不可能沒和苗毅商議過,這本就是苗毅要將天下牢牢控制在手中的手段。當然,苗毅也沒指望現在立馬拍板下來,這事牽扯到的人太多了,需要下面太多人的配合,需要一整套的天條律法來規范執行,現在只是先在朝堂上放出風聲讓大家先有個預期的心理準備。

云知秋亦忍不住多看了身邊并排而坐的男人一眼,她也看出來了,自己男人這是準備將天下牢牢抓在手中。

見眾人基本保持沉默,苗毅又道:“此事下次朝會再議,退朝!”

“恭送陛下,恭送娘娘!”眾臣拱手行禮,目送苗毅、云知秋起身離去。

殿后,跟在苗毅身后走出的云知秋從頭到尾一聲未吭,有些事情她也有自知之明,她上朝在朝堂上接受大臣的朝拜已算出格,大家都還沒有習慣她出現在朝堂上,再亂表意見只怕要引起非議。

后面殿外,之前的宮妃們還在外面等著,見到苗毅和云知秋出來,紛紛半蹲行禮,算是對天庭第一次正式朝會的尊敬,以后自然不會每次如此。

苗毅揮手示意平身,而云知秋還有她自己的事,天庭次朝會,大臣們都帶了家眷來,她要領著后宮和大臣的家眷們見面,有游園宴請活動。本來活動已經開始,她愣是被苗毅拉去上朝了,硬是被拉去一起君臨天下了,給耽擱了。

向苗毅交代了一聲,云知秋正要率領眾妃離去,苗毅目光在人群中一掃,對微微垂的廣媚兒道:“安樂天妃留一下。”

眾人告辭離去,郁郁寡歡的廣媚兒低頭垂在苗毅跟前。

自從將這女人封為天妃后,苗毅還沒有和她正式見過面,此時再見,才真正從心理上意識到了這女人已經成了他的妃子,不禁想起了與之初識及以后相交的情形,看得出這女人雖然依舊美色動人,臉上的神采卻已黯然。

苗毅能理解,也知道這女人經歷過什么,其中一些事情和他脫不了關系。

當然,現在留下她不是因為她的美色,也不是因為心懷愧疚,而是因為廣令公沒上朝令他心中有所想法才想起了她,否則后宮這么多女人,她又不主動露面爭寵,諸事煩擾哪能老是想起她廣媚兒來。

苗毅想搞清楚廣令公究竟是個什么意思,盯著她問道:“你恨朕?”

廣媚兒搖頭:“沒有,臣妾不敢!”

苗毅:“你父母還好嗎?”其實這是明知故問,廣家到了這個地步面對他壓根沒任何反抗的能力,想要把觸手滲透進廣家知道廣家內部的情況不算什么事,自然知道媚娘此時的處境,只是那廣令公連面都不漏,不知是幾個意思。

當初天下能與他爭鋒的幾大勢力中的腦,也就剩個廣令公了,百足之蟲死而不僵,一代梟雄的能量可不僅僅是戰場上的勝負,所以常常會被他惦記上。

廣媚兒低聲道:“甚少聯系。”

苗毅頷道:“倒是朕疏忽了。”偏頭對身后的楊召青道:“通知廣府,朕陪安樂天妃回娘家小住幾日!”

“是!”楊召青應下。

眾臣6續離開天宮,站在天宮正天門門口的徐堂然雙手收在腹前,不出所料,自己果然成為了天庭監察左使,心中那叫一個舒坦吶,那叫一個成就感吶。

他面帶微笑地看著離去的眾臣身影,找到了居高臨下的感覺,目光尋摸著閃爍。他自然知道自己的職責所在,尋思著該怎么做才能不負陛下厚恩,是不是該找找哪位大臣的麻煩辦個大案子出來呢?

他急于干出點事來表功,向苗毅證明自己不是吃干飯的,那眼神頗有鷹視狼顧的陰狠味道。

回頭看了眼天宮,結果現宮中還有人沒出來,現楊慶和金曼面對面站在了一起,眼睛一亮,難道這兩人有什么勾結?旋即又現自己想多了,這兩人可沒那么好動,目前的當務之急是先將監察左部的框架給完善起來。

不過心情還是不錯的,出了天宮,騎了飛行坐騎快回家,急著和雪玲瓏分享喜悅之情。

楊慶是被金曼給喊住的,兩人相視著,楊慶淡淡微笑著,金曼神情復雜。

對視良久之后,金曼問道:“聽說你夫人來了,聽說昊德芳的女人蘇韻也被你收了,看來我的確難入你法眼。”

楊慶嘆道:“你想多了,你很好,真的很好,是我配不上你。”

金曼:“你應該知道我想聽什么?”

楊慶微微搖頭道:“不現實,你覺得憑你我如今的地位還適合攪在一起嗎?”

金曼明白他的意思,兩人都封王了,弄在一起容易犯忌諱,剛打下天下殺氣未消找不到敵手的天帝絕對是個危險人物,淡然道:“我現在鄭重問你一句,對我有沒有感覺?”

楊慶微笑道:“這么漂亮,怎么會沒點感覺,除非不是男人還差不多。”

金曼:“好!名分于我不算什么,只要你答應娶我,我立刻辭掉天王之位。”

楊慶皺眉:“你這樣做不值得?”

金曼:“我年紀不小了,我是一個女人,天下一統了,我錦衣玉食無憂,你覺得這個有名無實的天王之位對孤零零且到了如今地步的女人來說有意義嗎?是,天下男人多的是,我也不是非你不可,但我很茫然,不知道該找誰去,一般人看不上,地位相差太懸殊的也不愿搭理,確切地說是沒了那心思。我不是求你,只是對你有些感覺,有些期待,你說呢?”

楊慶沉默不語……

回到家的徐堂然才想起雪玲瓏參加游園去了,而此時的雪玲瓏正在云知秋身邊,一群女人正在一座湖邊看人工大規模的造景,天宮剛搬遷來,許多東西還沒完善。

云知秋也知道這邊暫時沒什么好請大家觀賞的,與其聽大家言不由衷的恭維話,她干脆直接挑明了,讓大家各抒己見,出主意建議下該怎么造景,等到弄好了,下次游園再邀大家來看看大家一起醞釀的杰作,因此大家的興致還算不錯。

身在人群中的王妃媚娘接到宮中傳來的消息,獲悉陛下要陪女兒回娘家小住不禁大喜,趕緊向云知秋辭行。

目送媚娘離去,云知秋心中暗嘆,廣令公已經封王了,本以為苗毅會以示大度給眾人看,可如今看來,苗毅顯然還惦記著廣令公,是否斬草除根的陰霾還在苗毅腦子里徘徊著。8飛天 第二二五零章 四杯酒


上一章  |  飛天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