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戮仙 >> 目錄 >> 第四百二十六章 交錯

第四百二十六章 交錯


更新時間:2016年05月01日  作者:蕭鼎  分類: 武俠 |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鼎 | 戮仙 
戮仙 第四百二十六章 交錯
最新章節

閱讀底色..

淡藍海洋

明黃清俊

綠意淡雅

紅粉世家

白雪天地

灰色世界


沈石思念了父親很多年,也找了父親很多年,很久以來這似乎都快成了他的一個心病。只是他想過很多會面的情形,甚至在某些最糟糕的時候他還想過父親天人永隔的畫面,但是他從來沒有想過,在這多年后父子重新相遇的時候,自己見到的便是一個幾乎油盡燈枯瀕死的父親。

才剛剛見面,卻眼看著又要永別,這樣的心情,也許是誰也無法體會到的。

只是沈石除了第一天看到沈泰外,就再沒有對外人表露過任何其他的表情,他只是安靜而執著地呆在沈泰的房間里,一直不肯離開。沈泰睡去時,他安靜地等待著守護著父親;沈泰醒來的時候,他便會去與他說話,聊聊這些年來自己的事,與父親一起回憶當年的記憶。而沈泰在自己清醒的時候,也會對沈石說一些不為人知的話語,仿佛是叮囑,又似乎只是父子間的不舍眷念與關懷。

這樣的日子看去仿佛異常的寧靜,就這樣一直過了三天。

三天后的早上,沈泰停止了呼吸,在兒子沈石的陪伴和注視下,安靜地離開了這個世界。

沈石在沈泰的身邊沉默地坐了很久,他沒有哭泣也沒有哽咽,或許是因為這三天看似平靜實則異常煎熬的日子已經讓他早已料到了這個時刻的到來,又或是沈泰之前對他的叮囑起了效果,他看去似乎并沒有過度悲傷的樣子。

哪怕在他面前死去的這個人,是他在這個世上唯一的親人。

徹底的孤獨感,在這個世上再也沒有血脈親人的那種孤寂,讓他突然覺得整個世界都有一種陌生。

他在快到中午的時候,打開了房門,用一種疲憊而略顯茫然的語氣,將父親的死訊傳給了在外面等候的人們。顧靈云已經不在這里,而小齊等黑衣人則是放聲大哭,紛紛跪在那屋子門外哽咽哭泣著,顯然對于那個死去的沈泰他們擁有最忠誠的心。

然而世事滄桑,生離死別,從不因為任何人的心意所改變,死去的人終究不能復生,那么接下來的便是生后事。在這一點上,聞訊隨后趕來的顧靈云幫了大忙,雖然小齊等人都有異才,但對于這種凡俗喪事都不會有什么幫助。過往日子里,這種將性命常年來月綁在刀鋒刃口的亡命之徒,或許也早就以為死了之后也就是暴尸荒野的命運了罷。

在征求過沈石的意見后,顧靈云出面主持操辦了沈泰的喪事,按照沈泰生前的遺愿和沈石的態度,喪事并沒有大操大辦,一切都進行的十分簡樸但隆重。沈泰的遺體最后被火化,然后沈石帶著骨灰將要前往陰州,讓父親與已經過世的母親合葬在一起。

在離開天鴻城的那一天,小齊為首的眾黑衣人再一次向沈石表示了愿意追隨的意愿,但是沈石并沒有打算違逆自己死去父親的遺愿,最后還是婉拒了。

隨著黑衣人的不舍和最后的散去,當沈石走上橫跨海面的龍橋,回頭眺望那座高聳的長城和偉大的天鴻巨城后,忍不住還是有些難過唏噓和感嘆。父親并沒有留下太多的東西,那些人或許便有些像是父親在這世間存在過的證明一般,他們證明了這世上曾經有過一個看著平凡無奇的矮胖子,雖然修行天資不夠道行也是普通,但是憑著自己的智慧、膽識,卻真正擁有過一股強大的力量。

這股力量,甚至曾經讓這世上最強大的元丹境高手都為之忌憚和慘敗過。

然而一切到了今日便是煙消云散,如蜻蜓點水消散無痕,就仿佛那些人一走,沈泰曾經在世上存在過的證據便都消失了一樣。也許從今往后,只有在沈石的心中,還會仍然記得這個蕓蕓眾生中也曾經不平凡過的矮胖男子。

那是他的父親。

他過完了自己的一生。

他籍籍無名,道行低微,但是沈石覺得他無比高大,他對父親始終敬仰著,在他心中,他覺得父親是這世上最強大的人。

他叫沈泰。

帶著狐貍,沈石從天鴻城外的陣島離開,開始了前往了鴻蒙大陸西南陰州的旅途。除了因為感激對顧靈云說過自己的行程目的外,沈石并沒有與其他任何人交流過此事,在這個巨大的城池里,在這個擁有無數人族修士的地方,他忽然發現自己竟是格外的孤獨。

不過或許沈石也已經習慣了,在因為父親過世最初的背上過后,他迅速地調整好了心情,離開了這里,隨后一路兼程,在日月交替、悄然無聲的數日之后,他再一次看到了陰州天陰山脈上空那片陰霾的天空,還有山麓下方熟悉卻又陌生的西蘆城。

與此同時,在沈石離開的天鴻城中,有一道熟悉而美麗妖媚的身影走進了這座城池,她并沒有理會沿途眾多男子有意無意的窺視和搭訕,一路走上了青龍山脈,然后便看見了山峰上那一片片已經淪為廢墟的妖族帝宮遺跡。

她是凌春泥。

她掃視著這片地域,臉色平靜,但仍然可以看出在她眼底有一絲奇異的光芒閃爍著,倒映出一絲興奮,一點恨意,還有一點少許的緊張和畏懼。

不過凌春泥當然沒有任何退卻的意思,她靜止走上了青龍山頂,走在無數的殘垣斷壁中,在廢墟中行走著,似乎在找尋著什么。而奇怪的是,平日里常常縱橫兇惡的妖獸或是鬼物,今天看起來都好像格外的老實,幾乎沒有出來的,確切地說,應該是幾乎沒看到有這些妖獸鬼物出現在凌春泥的身邊附近。

偶爾會有那么幾只靈識低劣的家伙會撞了上來,然后別說動手了,幾乎每一只都會嚇得半死,低伏在地不敢妄動。而凌春泥看起來似乎也對這些普通的妖獸鬼物并沒有任何的興趣,多數時候都是面無表情地走過,算是繞了這些不開眼的家伙一眼。

這樣的情形持續了幾天,凌春泥在青龍山上已經逛了一圈,卻什么也沒發現,在考慮之后,凌春泥離開了前山,開始往后山開始尋找而去。

后山的妖獸和鬼物遠比前山更加強大,但是在凌春泥面前,似乎一切的強大都變成了笑話,沒有任何一支妖獸鬼物膽敢去挑釁這個美麗女子的權威,紛紛退避。只是雖然如此,但凌春泥仍然沒有在后山這里找到什么收獲。

只有某一天,她忽然在后山某處花園的最后一片地方,看到了一片微微凹陷下去、長滿了青草的土地。她盯著那塊地看了很久,眉頭微微皺著,似乎在思索著什么。



上一章  |  戮仙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