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戮仙 >> 目錄 >> 第四百二十八章 誓言

第四百二十八章 誓言


更新時間:2016年05月03日  作者:蕭鼎  分類: 武俠 | 仙俠 | 古典仙俠 | 蕭鼎 | 戮仙 
戮仙 第四百二十八章 誓言
暢快閱讀·放飛想象·

»第四百二十八章

第四百二十八章

SB3秒就能記住的為您提供最新最全的小說閱讀。

第四百二十八章誓言

凌霄宗內圍繞下一代掌教大位的權勢斗爭突然間從暗流涌動變成了驚濤駭浪,這是有原因的,而身為凌霄宗門下弟子,同時還是機緣際會成為靠近一些權勢中心人物的沈石,對此并非一無所知,相反的,他甚至可以說是對其中的來龍去脈了如指掌。

這yīqiē變化的起因,都源自于掌教懷遠真人和他最看重的大弟子杜鐵劍。

妖界之戰后,人族一統鴻蒙諸界,徹底完成了古時人族六圣的未竟偉業,懷遠真人也被天下人視為新的四圣之一,其名望聲勢可謂是如日中天。不過在凌霄宗內,除了歌功頌德之外,卻同時也流傳著一些不太和諧的聲音,對懷遠真人有所質疑,甚至直接攻擊懷遠真人并不能配得上四圣這種神圣稱號。

也就是在這種qíngkuàng下,深受懷遠真人看重和疼愛的大弟子杜鐵劍,原本是無可置疑的宗門下一代掌門接班人第一人,卻在這時突然爆出了一件震動整個凌霄宗的事情。

在凌霄宗內年青一代中,名氣聲望最高的凌霄三劍里,甘文晴終于答應了杜鐵劍的追求,應允愿意和杜鐵劍結為道侶。無論從哪方面來說,這兩個人都是珠聯璧合、天造地和般無比般配的一對,所以這個消息傳出來后,頓時便轟動了整個凌霄宗,不知有多少年輕的凌霄宗弟子們對此報以羨慕的目光。

然而與年輕單純的年輕人不同,這件事在凌霄宗上層或者說是宗門里各大勢力的眼里,雖然造成的震動是類似的,但他們所關注的卻是事情的另一面,那個在美好愛情、郎才女貌如童話傳說般gùshì的陰影背面。

杜鐵劍是懷遠真人最看重最疼愛的大弟子,著力栽培一心想把將來的掌教大位傳給他,這是眾所周知的事;而甘文晴的身份同樣也是眾所周知,她是出身于甘家,雖然并無嫡親的甘家血脈,但對甘澤的愛護和對甘家的忠心同樣也是盡人皆知。而除此之外,這件事情里還有一個更微妙的因素,便是在凌霄宗內暗地里反對、譏諷并鼓噪著反對懷遠真人成為新四圣dìw惡i的人,幾乎都是打著甘家的旗號。

宗門權勢激烈斗爭下的美好感情,到底算不算真愛呢?

又能不能堅持下去,有一個好結果?

沒有人能回答這個問題,所以所有人都冷眼旁觀著。

隨后過了沒多久,果然有一個消息悄然傳出,并在凌霄宗內流傳起來:甘文晴對杜鐵劍似是真心,甚至愿意為這份感情立下生死重誓,一生相隨永不背棄,但她也提出了唯一的一個條件:

是甘家將她從小撫養長大的,是甘家讓一個孤棄女孩擁有了一個姓氏,也是甘家給了她從所未有的溫暖和一個新的人生。這份恩情之厚不言而喻,而如今甘家血脈只剩下了甘澤一個人。

所以這個要求其實格外的簡單直接,甘文晴請求杜鐵劍:

不要去為難甘澤。

不要為難。

只是簡簡單單的一句話,只是簡簡單單的四個字,這個要求看起來如此的平凡和容易,然而沈石猶記得當他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心里突然一片冰涼的那種感覺。

這么多年來,他一直格外敬重和欽佩這位大師兄,而且他也比很多人都更加了解這位慷慨豪邁的男子,然后他充滿無奈地再一次發現,這個世上總有些無可奈何的事,是你再如何努力挽回也不能做到的。

比如生死離別,又比如重情重義的男子一往情深。

沈石勸了杜鐵劍,苦口婆心千方百計地想拉住他,但是沒有用,杜鐵劍去找了師父懷遠真人,就在那座云霄殿中。凌霄宗里,很多人都有意無意、明里暗里地關注著那個地方,后來便聽那云霄殿內有雷霆之音,如驚濤駭浪,如狂濤咆哮,金虹山頭,風云變色,山上山下,人人冷笑。

那一天在云霄殿外,只有兩個人還敢站在那里,一個是沈石,一個是甘文晴。

沈石盯著甘文晴,甘文晴則是怔怔地望著云霄殿那邊緊閉的大門,臉色蒼白。

又到后來,雷霆之聲消散停歇,如倦了累了,漫天風云悄然散去。杜鐵劍慢慢地從云霄殿內走了出來,他兩邊臉頰高高腫起,似被人f惡nnù至極地連續摔打了十幾個耳光,同時身上好幾處骨頭折斷,連走路都弓著腰,一步一步地挪動著,看去異常得吃力。

只是他仍然還是開朗地笑著,那樣的傷勢仿佛也絲毫不能遮蓋去他的歡喜和與生俱來的豪邁,他慢慢地走到身子微微顫抖著的甘文晴身前,對她笑了一下,然后說道:“好消息啊,師父他同意了。”

甘文晴咬著牙沒有開口說話,只是淚流滿面,然后她扶著杜鐵劍轉身離開,相偎相依地走遠。在離開之前,杜鐵劍還向沈石這邊笑著點了點頭,那笑容仿佛一如當年,沈石與他初見面時的móyàng。

從那一天開始,金虹山上的氣氛便完全變了,yīqiē爭斗似乎瞬間激烈起來。

當鐘青竹找到沈石洞府的時候,沈石一開始還沒有想到太多,但是當這個女子平靜地說出zìjǐ的想法時,沈石忍不住抬頭看著她清麗的容顏,看了很久。

鐘青竹微微垂眼,過了一會才輕聲道:“石頭,你是不是覺得我變壞了,變得更加勢力,追求名利?”

沈石搖了搖頭,想了一會后才道:“不是,我只是沒想到你如今已然如此出色了,你要遠比我想象的更好。”

鐘青竹抬眼望著他,眼中有幾分熱切之意,道:“那你能幫我么?”

沈石默然片刻后,搖了搖頭,道:“對不住了,青竹,我不想再參與這些事情了。”

鐘青竹面上有黯然之色,但或許是心底總有幾分微妙的情緒,讓她并沒有更多強求,她只是站起身來準備離開,但在走出洞府之前,她忽然回頭,像是終于鼓足了勇氣,哪怕臉頰微微紅著,對沈石大聲道:

“石頭,你看到杜師兄和甘師姐的事了么,如果你愿意的話,我也……”

話還未說完,卻只見沈石緩緩搖頭,隨后冷冷地笑了一下,對鐘青竹道:

“青竹,對那件事我只是覺得,若是兩個人果真是還有感情的話,或許甘師姐并沒有發那個重誓申明心意的必要,你覺得呢?”

鐘青竹怔怔地看著他,過了一會后,她點了點頭,道:“你說得對。”隨后,她轉身走出了這座洞府。


上一章  |  戮仙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