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近身兵王 >> 目錄 >> 第2014章 強大的武器,巨大的麻煩

第2014章 強大的武器,巨大的麻煩


更新時間:2019年11月10日  作者:青光楚辭  分類: 都市 | 都市激戰 | 青光楚辭 | 近身兵王 
近身兵王 第2014章 強大的武器,巨大的麻煩
第2014章強大的武器,巨大的麻煩

第2014章強大的武器,巨大的麻煩

阿芙羅拉不明白:“跟華夏國家有什么關系?”

“華夏雖然跟先知會沒什么直接接觸,但間接的恩怨可是不少。”

“撒迦利亞制造的瘟疫,還有謀殺譚耀明……”阿芙羅拉馬上明白了:“華夏這會兒大概恨透了先知會!”

“華夏方面給蒼浩施加了壓力。”謝爾琴科知道的比較多,這會兒全都告訴阿芙羅拉了:“如果蒼浩迎娶阿芙羅拉,華夏方面既往不咎。”

“沒錯。”謝爾琴科更加坦誠的道:“華夏方面已經準備特戰隊,隨時要對撒迦利亞進行斬首,你知道這意味著什么嗎,很可能會爆發大規模戰斗,牽連整個運河城。而運河城有蒼浩和龐勁東太多的心血,怎么可能輕易毀于戰火,更何況,這戰火還是來自自己的祖國。”

阿芙羅拉深深的點了點頭:“我明白了。”

“這其中的利害關系非常明顯,你應該可以想到……”謝爾琴科拖著長音,緩緩說道:“蒼浩是華夏軍事承包商,蒼浩和底波拉結婚,意味著華夏和先知會間接結盟,那么撒迦利亞的力量也可以被華夏利用。只有在這么一個前提之下,華夏方面才會原諒撒迦利亞,否則華夏方面為了復仇,會不惜摧毀運河城。”

“除了華夏,是不是還有其他方面,愿意促成婚事?”

“沒錯,很多方面都有這樣的心態,甚至包括巴別塔。讓我們都沒想到的是,達戈尼特騎士竟然也支持這次聯姻,原因很簡單,聯姻可以增強蒼浩的力量,而蒼浩的強大也有助于達戈尼特騎士保住自己的地位。”頓了一下,謝爾琴科補充道:“當然了,對婚事最為熱衷的還是先知會自身,一方面可以加強跟蒼浩的盟友關系,徹底解決雙方過去種種恩怨,另一方面則是獲得機會跟華夏達成和解。”

阿芙羅拉沒再說什么,呵呵笑了笑,掛了電話。

謝爾琴科馬上把電話給蒼浩打了過去:“阿芙羅拉剛才給我打了一個電話……”

蒼浩并不意外:“你們兩個聯系很緊密嗎。”

“畢竟都是E國人嗎,大家思維方式和行為模式很接近……”謝爾琴科急忙申明:“但我們之間的關系,也僅限于偶爾打幾個電話,沒有其他。”

“這我知道。”

“似乎……阿芙羅拉對你的婚姻非常不滿。”謝爾琴科輕呼了一口氣:“跟我說話里里外外的那么酸。”

蒼浩不咸不淡的應了一聲:“是嗎。”

“你不想說點什么?”

蒼浩反問:“我能說什么?”

“我覺得阿芙羅拉是怨恨,你應該娶的女人是她。”

“我跟底波拉的聯姻,不是我自己能決定的,這個就不用再說了。”蒼浩深吸了一口氣,又緩緩呼了出來:“至于阿芙羅拉,你知道這是一個什么樣的女人,我必須承認對她確實有感情,但娶了這么一個女人,我以后就別想消停了。”

“這倒是。”謝爾琴科苦笑起來:“你們兩個沒結婚,阿芙羅拉都讓你頭疼無比,如果真的結了婚,只怕你要更頭疼了。”

“沒錯。”蒼浩點了點頭:“阿芙羅拉不是我的敵人,但也不算是我的朋友,所以才讓我頭疼。如果只是簡單的朋友或者敵人關系,我都很好處理,唯獨這樣的關系,我不知道該怎么應對。”

“類似的還有以賽亞。”

“其實以賽亞也比阿芙羅拉簡單。”蒼浩給謝爾琴科分析道:“以賽亞多數時候就是我的敵人,可阿芙羅拉讓我說不清楚,似乎處處跟我暗中作對,卻又沒有真正做出什么危害我的事。”

謝爾琴科很是認同:“確實如此。”

同一時間里,在莫斯科某處隱秘的豪華宅邸。

貝洛伯格找到莫德雷德騎士:“蒼浩迎娶了底波拉。”

莫德雷德騎士有自己的信息渠道,何況先知會把動靜搞得這么大,莫德雷德騎士已經聽說了:“沒想到……萬萬沒想到……這對我很麻煩!”

“確實麻煩。”貝洛伯格點了點頭:“這一次聯姻,會讓蒼浩和先知會形成更堅強的同盟,這意味著我們會有更大的敵人。”

莫德雷德騎士深深的望了一眼貝洛伯格:“是嗎?”

“蒼浩從來都不是我們的朋友。”貝洛伯格提醒:“蒼浩力量增強,就是強大了達戈尼特騎士,而達戈尼特騎士更是我們的敵人。”

“你有什么辦法嗎?”

“我需要想一下。”

“去想吧。”莫德雷德騎士長呼了一口氣:“我要休息一下。”

“你休息吧。”貝洛伯格告辭,轉身離開。

貝洛伯格回到自己辦公室,用秘密通訊聯絡了大長老:“蒼浩和底波拉的聯姻你應該聽說了吧。”

“我不但聽說了,還有個不太好的消息要告訴你……”莫斯科都已經收到消息,大長老當然也知道了這次聯姻:“撒迦利亞失蹤了。”

“什么?”貝洛伯格頗為意外:“你聯系不上?”

“是的。”大長老緩緩點了點頭:“我有充足的理由懷疑,撒迦利亞投靠了先知會。”

“可能性有多大?”

圣杯會內部交談,對具體**的可能性,往往用非常精確的數字表明,大長老直接回答:“超過百分之九十五。”

“這么高?”

“我們都知道以賽亞是怎么死的。”大長老拖著長音說道:“我宣布接管以賽亞遺留力量的時候,撒迦利亞表現得就非常不情愿,而且對我有很多質疑。”

“然后呢?”

“這個人還是很聰明的,我能看出來他對我不滿,但沒有太明顯的流露。”說到這里,大長老非常失落的長嘆了一口氣:“我本來以為自己可以控制他,但我錯了,幾天之后,他就失蹤了,我根本聯系不上。”

“怎么知道會是投靠先知會?”

“他是故意失聯,沒有人知道他去了哪……”大長老拖著長音,緩緩分析道:“撒迦利亞本質上是一樣強大的武器,毫無疑問會有很多人想要收買他,但他不會給異族效力,只會回歸猶太民族自身。雖然他原本效忠于以賽亞,對新先知會并不認同,但以賽亞已死,除了新先知會之外,他只要想回歸自己的民族,已經沒有其他地方可去。”

“是的。”貝洛伯格認同這個分析:“底波拉建立新先知會,雖然也是頂著重重壓力,但現在猶太民族內部獲得越來越多的認可,原本很多支持以賽亞的人,也開始轉而支持底波拉。新先知會重選了三大先知,這樣一來,合法性就不是問題,而猶太人非常重視合法性問題。”

“綜合看起來,新先知會可以說是蒸蒸日上,影響力甚至可能超過舊先知會,底波拉在這一點上是成功的。”大長老一字一頓的道:“所以我才說撒迦利亞除了新先知會無處可去。”

“這個撒迦利亞也真是個人物。”

“沒錯。”大長老認同這一點:“事實上,我最輕視的一個人,恰恰就是撒迦利亞,過去他是以賽亞忠誠的走狗,所以我沒怎么看在眼里。既然是走狗,給以賽亞做一樣,給我做也是一樣,我本來以為把撒迦利亞接收過來不是問題,可我卻忘了走狗有自己的智慧。撒迦利亞這個人非常精明狡猾,在我面前的時候什么都不說,也不怎么表達自己的觀點,盡量避免跟我正面沖突。我根本沒在意撒迦利亞的想法,卻沒想到撒迦利亞早就對我不滿,投靠新先知會應該是已經籌劃很久了。”

“先前他沒流露出過這種意圖?”

“一點都沒有,如果我覺察到他有這種意思,一定會設法干掉他。”大長老冷冷一笑:“我干掉以賽亞,接受遺留下來的勢力,至少有一半因素是為了撒迦利亞,因為撒迦利亞是一樣太過強大的武器,只要掌握在我們手里,征服世界都不是問題。但是,這樣的武器如果不能歸我所用,還不如徹底毀滅,總好過落在別人手里,威脅到我們。”

大長老和貝洛伯格先前有一整套計劃,就像大長老說的一樣,除掉以賽亞就是為了接管撒迦利亞。

莫德雷德騎士先前找到辦法,可以暫時免疫喪尸病毒,正是貝洛伯格提供的。

而這種辦法是貝洛伯格和大長老計劃的一個部分,他們兩個為了能夠徹底控制撒迦利亞,不惜投入大量資源研發出這種免疫方法。

設想一下,撒迦利亞如果沒有了喪尸軍隊,那么就是一個普通人,貝洛伯格和大長老可以任意威脅撒迦利亞。

按照貝洛伯格和大長老原先的設想,在接管以賽亞的力量之后,如果再配合這種免疫方法,撒迦利亞就會徹底畏懼圣杯會,繼而老老實實服從指揮。

為什么最先使用這種免疫方法的是莫德雷德騎士,這可不是貝洛伯格對莫德雷德騎士多么忠誠,只是需要試驗一下這種面方法是否管用。

也就是說,莫德雷德騎士只是貝洛伯格和大長老的工具,而莫德雷德騎士根本沒有意識到這一點,發現喪尸軍隊無法威脅自己的時候,還感到非常得意。

讓圣杯會這兩個高智商者沒想到的是,撒迦利亞技高一籌,絲毫沒有流露出任何異心,讓大長老完全放松了警惕,然后轉身就投靠了新先知會。

那么為什么大長老和貝洛伯格,只是推測撒迦利亞去了新先知會,卻沒有實際證據。

原因很簡單,雖然先知會大肆宣傳底波拉和蒼浩的婚事,對撒迦利亞的歸順卻是絕口不提。

在先知會內外,“撒迦利亞”幾乎成了一個禁詞,沒有任何人會公開提到,就好像這個人根本不存在一樣。

畢竟撒迦利亞在外面欠下太多血債,不知道有多少國家和組織,把撒迦利亞看做巨大威脅。(未完待續)


上一章  |  近身兵王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