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狂仙 >> 目錄 >> 第一千二百四十七章 再上真意

第一千二百四十七章 再上真意


更新時間:2015年12月26日  作者:陳風笑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陳風笑 | 狂仙 
狂仙 第一千二百四十七章 再上真意
小竅門: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

第一千二百四十七章再上真意

通天塔渡劫之后,又溫養了兩百六十多天,終于圓滿了,而此刻靈地內的靈氣,也被抽得七七八八,以陳太忠的感受,沒有個一年半載,根本回復不過來。

不過他對此并不在意,縮小的通天塔已經回到了他的手上,半尺高而已,還能縮到半寸大小,塔身通體是微黃的玉色,玲瓏剔透,一看就不是俗物。

感受一下,他能體會到那種運轉自如的圓潤,心知這真器確實是他能隨心驅策的,于是笑著發話,“待下次見到簡興騰,直接用這塔將他收了,看他再猖狂!”

“通天塔可不是這般使用的,”龜仙人不以為然地回答,他此刻沒了烈焰龜,只剩下一個淡淡的影子在空中,“塔分十八層,每層都可以對應不同階位的修者修煉,此物功效,大抵是類似于洞府,助人修煉的,當然,你若有心,也可以演化為秘境。”

“探險的秘境?”陳太忠的眼睛一亮,浩然門的弟子越來越多,正需要這樣的秘境練手。

“設為秘境,大約要等你巔峰玄仙了,”龜仙人不以為然地回答,“現在你的修為,還是有些欠缺,也該抓緊了。”

自打他沒了寄身之所,就頻頻地催陳太忠趕緊修煉,當然,這個心情大家也能理解,畢竟是單純神魂的存在,就算是人仙,也扛不住這沒有止境的消耗。

而他一旦將陳太忠推至玄仙巔峰,就是功德圓滿,可以回歸九重天了,怎么可能不著急?

“我答允你的,肯定會做,我的資質。你也無須擔心,”陳太忠傲然回答,“不過我現在考慮的。是將通天塔送回西疆,供我浩然門弟子修煉。這一夢千年,還是要等些時日。”

龜仙人做為一個話嘮,這段時間以來,他已經知道,浩然宗和浩然門之間,到底是一種怎樣的關系,聽到陳太忠這么說,倒也不能阻止。

他想一想之后表態。“通天塔再現風黃界,這是大事,此物我還是建議你搬到翡翠谷旁,麒麟那公母倆習慣不講理了,也能遮護一二。”

陳太忠想一想,點頭答應了,然后扭頭吩咐喬任女,“你就留在此處,負責接引本門弟子來此修煉,若有人不長眼冒犯。也無須委屈自己,殺了便是,打不過便逃。待我回來,自會為你做主。”

“領陳真人法諭,”喬任女難得正經一次,她一拱手,異常嚴肅地回答。

接著,陳太忠又帶了言笑夢,穿過橫斷山脈,直奔西疆而去,至于龜仙人。他才不會擔心——那廝對空間法則的領悟,實在高深。不用擔心丫走丟。

行走在中州的大地上,陳太忠才知道。自己怒斬鵬尊一事,已經被傳得眾所周知了,一時間,散修之怒在風黃界的名頭,真的是火爆到不能再火爆。

須知風黃界的獸修雖多,但是對人族惡意最大的,鵬族若是認第二,就沒人敢認第一。

虎修、狼修、蛟修這些獸族,也對人族出手,甚至捉了人來吃,但是對人族騷擾最狠的,還是鵬族,原因很簡單,這些家伙飛得快。

隨便在人族的地盤轉一圈,發現人族直接俯沖下來擄走,比捉拿荒獸還方便很多,那么,為什么不吃人呢?

這樣的局面,在飛云楚家崛起之后,才有所改觀,狠狠地干了幾仗之后,鵬族知道吃人是要付出慘重代價的,于是收斂了不少。

但這只是它們騷擾人族少了,并不是沒有,所以它們的惡名,也得以流傳下來。

事實上,只看鵬尊敢隨意在人族的地盤上大欺小,就可以知道,這些腦子不太發達的家伙,行事是怎樣的肆無忌憚了。

陳太忠斬掉鵬尊的一只翅膀,這戰績簡直是太輝煌了,須知很多人族真仙,對上鵬尊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不是打不過,而是追不上。

考慮到他現在才是巔峰玉仙,連真仙都不是,這份戰力和戰績,真的足以稱之為逆天。

散修之怒的風頭,一時無兩。

不過除此消息之外,更令他吃驚的是,曉天宗開始了對鵬族的進攻。

自打鵬尊宣布,上西雪高原的人族殺無赦之后,人族在高原邊緣的活動,確實是少了不少,但是在半年之前,曉天宗大舉出動,圍住了西雪高原,要鵬尊出來對話。

鵬尊還就是不出來,它很倔強地表示:有種你們就打上西雪高原啊。

曉天宗毫不客氣,直接就展開了攻擊,攻擊的手段雖然不算激烈,卻是穩扎穩打,一路向西雪高原推進。

這種行徑,當然就引起了其他獸族的不滿,于是又有獸族大尊直接過問:這西雪高原本是我獸族的地盤,你們如此行事,莫非是想掀起第三次人獸大戰?

曉天宗進攻的隊伍中,有姚仙坐鎮,他雖然戰力不如鵬尊,但是對方傷了風翅的話,他就不會在意了,一是對方的戰力降低了,二就是,鵬尊逃遁的能力下降了。

再加上宗中的不少戰陣,姚仙甚至認為,若是其他獸族不出面的,曉天宗一宗,足以掃清鵬族所占的區域。

不過指望獸族不過問,那也是不現實的,狼族大尊甚至公然表示,你們若是執意挑起戰爭,我狼族絕對不會做事。

就連跟鵬族不對付的猛犸大尊,也很和藹地建議:貿然動武是不好的,大家有什么誤會,不如坐下來好好地談一談。

其實這并不是猛犸的風格,擱在兩百年前出現這種事,猛犸大尊肯定是出面力挺了,不過現在猛犸行商在人族的買賣越做越大,猛犸也要考慮自身的利益,別因此而受損。

面對獸族的施加的壓力,姚仙直接拿出了強攻西雪高原的理由:我子午陰陽谷的坍塌,極有可能是鵬尊所為。

我們也不想攻打獸族的領地,但是鵬尊不出面回答這個問題,我們只能通過這樣的手段,將鵬尊強行逼出來。

前一陣曉天宗子午陰陽谷的坍塌,消息早就傳遍了風黃界——畢竟這里并不僅僅是曉天宗的鍛體圣地,其他修者來的也不少,甚至還有相當程度的外域人修。

想當初南忘留和浩然雙嬌來此,便是足夠明顯的例子。

真是鵬尊干的嗎?其他獸族大尊一聽,原來這種情況,不得不承認:若是如此因果的話,曉天宗打上西雪高原,理由也確實充足。

當然是它干的!姚仙非常確定這一點,能神不知鬼不覺地弄走子午陰陽谷陣眼的人,除了真仙,也只有真仙了。

而當時中州境內的真仙,各有事情,只有鵬尊不知道什么時候來了中州,竟然不肯顯出身形,還對陳太忠大打出手——由此可見,鵬族在人族社會,真的很猖狂。

不是沒有人想到陳太忠的可能性,但是哪怕撇開實施手段不提,經過天機推算,在子午陰陽谷坍塌之際,陳太忠已經趕往了東莽,時間上就不存在這種可能性。

正經是折了風翅的鵬尊,還有能力竊走子午陰陽谷的寶物,也有充足的動手時間。

這番爭執,令鵬族的處境愈發地雪上加霜,又過了半年,在其他獸族大尊的協調下,鵬王終于面見了姚仙,明確表態子午陰陽谷的事,不是我干的。

對鵬族來說,不得不當著人族的面撇清責任,真是莫大恥辱。

但是沒辦法,鵬王沒有別的選擇,形勢比人強,它再不出面的話,就連其他大尊都不好幫其說話了,而曉天宗僅憑一宗之力,就能將鵬族掃滅得七七八八。

不過這就是后話了,陳太忠趁著鵬族和曉天宗對峙之際,輕松地穿越了西雪高原。

這一日,真意宗的守門弟子正在無所事事,猛地見到天邊劃過一道白芒,一條人影就已經來到了距離宗門十余里遠之處。

此人虛懸在空中,距離地面約莫有百丈高,正對著真意宗山門。

對真意宗而言,這種行為有些冒犯了,守門弟子心中不高興,正待開口呵斥對方,卻見來人遠遠地一拱手,“陳太忠求見簡興騰宗主,還望代行稟告!”

“陳……陳太忠?”守門弟子聽到這三個字,登時目瞪口呆,心中那點不快,早就不知了去向——這可是能力斬鵬尊一翅的狠人啊。

細細凝神一望,不是陳太忠又是何人,守門弟子抬手打出一團焰火,又分出一人,匆匆地向宗中匯報。

聽說陳太忠再次上門,權賦槽也是一陣頭大,尤其是,對方直接點名,求見的是簡宗主。

簡興騰此刻已經穩固了境界,不過沒什么大事的話,他還是在閉關修行,當然,真要有事,也是可以隨時出關的。

但是對于如何應對陳太忠,正副兩宗主已經達成了一定的共識,于是權賦槽并沒有通報簡仙,而是再問一句,“那廝……是不是要進宗求見?”

“看起來,是這樣的,”真意宗弟子猶豫一下,不確定地回答,“他若不肯進來,咱們也能激他進來。”

在他想來,陳太忠真的敢進來的話,那可就任由宗中揉捏了。

真意宗立宗數萬載,宗內當然不缺乏各種底牌,誰敢在宗中撒野,那還真是找死。

權賦槽聞言,沉吟半晌,終于還是做出了決定,“簡仙豈是他想見就能見的?且去告知他,我欲在山門外見他一面!”(未完待續。)


上一章  |  狂仙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