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史上第一祖師爺 >> 目錄 >> 1480.不想見的人,注定見不到

1480.不想見的人,注定見不到


更新時間:2015年12月19日  作者:八月飛鷹  分類: 玄幻 | 異界大陸 | 八月飛鷹 | 史上第一祖師爺 
史上第一祖師爺 1480.不想見的人,注定見不到
科幻

章節目錄

熱門、、、、、、、、、、、

三日之后,天荒廣陸,玄海通向大千世界的界域通道入口處,也是一片汪洋,名為紫嵐海。()

此刻的紫嵐海上,一片平靜,云淡風輕。

只是曾經存在于這里的玄海通道入口,卻不見了蹤影,茫茫紫嵐海上,別無他物。

這么多年以來,天荒廣陸,乃至于神州浩土上的人們,都已經漸漸習慣了這一點。

昔日靈海之爭,絕皇玄殤歸來,退入玄海內,卻被玄門之主林鋒天降大神通法力,封堵于此。

造化之鐘、太極周天星斗大陣、玄天局和誅天劍陣一同化為囚籠,將始龍玄殤這位站在天元大世界歷史鳳凰的曠世妖皇困在自家老巢玄海之中。

彼時風云變幻,時空扭曲,連玄海界域通道入口,都在大千世界消失,龍族如同被放逐一般,從此與大千世界脫離,而外界的人,也難以再進入玄海。

時至今日,已經是漫長歲月過去,天元大世界上的強者們,甚至都已經漸漸習以為常。

紫嵐海,也不再是昔年龍族對外的平臺,不復當年之盛況。

甚至隨著時間的推移,有些修為較低,年歲較輕的妖族,開始占據紫嵐海,在其中棲息修練。

不論是玄門之主林鋒的驚天手筆,還是龍族昔日的至高威嚴,如今更多都變成了傳說。

雖然很多妖族心里未必不擔心龍族有朝一日會回歸,但卻總沒有設身處地的真實感,富饒的紫嵐海,終究還是吸引了許多妖族。

不過此刻的紫嵐海卻不再平靜,玄海入口消失后,棲居于此的妖族。大量沖出海面,向著遠方遁走逃竄。

大海深處,突然出現了一個巨大渦流。不停旋轉。

不僅僅是下方的海面,漩渦上方的虛空。也在一起扭曲動蕩,整個空間仿佛形成龍卷風般的景象,一切時空景物,都變得模糊不清。

縱貫天地的漩渦,扭曲到極致后,漸漸化為一道漆黑的裂痕,在裂痕中漸漸有耀眼的白光從中迸射而出。

那并非單純光芒,而是界域之力扭曲到了極致。彼此碰撞而產生的光輝。

接下來,這仿佛將世界分為兩半的裂痕,不停扭曲間,逐漸收縮,從線變成點的模樣,到了最后,化為一座門戶似的存在。

看見這一幕,群妖心中那本來不真實,只存在于傳說和想象中的念頭,頓時變得無比清晰。

那是通往玄海的大門。這里曾經的統治者,龍族即將重現于世間。

極皇神淵被玄門之主林鋒再次送入滅,幽皇天海尚未回歸。絕皇玄殤便是無可爭議的妖族第一強者,有他坐鎮的龍族也將是當前無可爭議的天荒第一強族。

群妖腦海中,仿佛已經想起了驚動九霄的龍吟長嘯。

這還只是玄海通道入口重現,如果是真正的龍族強者現世,近年來占據紫嵐海的這些妖族,怕是連逃跑的念頭都生不出,只能全身酥軟的趴伏在原地,瑟瑟發抖,引頸就戮。

此刻的玄海通道入口。雖然重現于世,但是入口外圍處。卻還有道道光輝流轉籠罩。

其中一道光輝,微微抖動一下。然后突然飛起。

在大千界域之外,玄海界域之外來看這景象,就是包圍在玄海周圍的道道流光,突然破開,其中廣闊如世界,一道道經緯線縱橫交錯的光幕,脫離了玄海世界。

這光幕不斷收縮,最終化為一塊看上去平平無奇的棋盤,于虛空中閃動一下,變作個光點,瞬間遠去,消失不見。

而圍困玄海的其他力量,也在漸漸散開。

玄海內氣勢滔天的海嘯聲,從通道內傳出,遠遠擴散,震動周遭天地世界。

其中更有一聲威嚴恢宏至極的龍吟響起,比玄海海浪聲還要震撼,響徹整個天元大世界。

所有人都知道,那正是屬于天元史上最強三大妖之一,龍族始祖,絕皇玄殤的聲音。

這位被玄門之主林鋒在玄海中一困多年的妖族圣皇,如今終于重獲自由,龍吟聲震九天。

始龍出海,立刻震動整個天元大世界,不論神州浩土還是天荒廣陸,所有人的目光,這一刻都聚集到了玄海。

雖然被玄門之主林鋒困住多年,但絕皇玄殤始終是絕皇玄殤,那個曾經君臨大千的至高強者。

放眼當今天下,除了斬殺極皇神淵的林鋒以外,誰對上絕皇,敢言必勝?

便是太虛道尊,也要有昊天鏡在手,方才可同絕皇一戰,與釋迦牟尼如來聯手,方才可能送絕皇入滅,但那代價,太虛道尊、佛祖、昊天鏡三者中,至少一個要給絕皇陪葬,至少。

能勝過這蓋世大妖者,唯有玄門之主林鋒。

而以絕皇的性格,被困多年,屈辱至極,驕傲的他便是明知不是林鋒對手,又怎么可能畏縮不前?

雖然眾人不知絕皇為何得以沖出玄海,但他同玄門之主這世間兩大巔峰強者間,再做決戰,不可避免。

這必然將是繼靈海之爭后,又一場影響整個天元大世界的曠世戰斗。

果不其然,玄海入口中,金光閃耀,一個巨大的身影便要從中沖出,浩蕩龍吟傳遍大千世界各個角落:“玄門之主,來戰!”

但就在這時,玄海之外,紫嵐海海面上,虛空突然劇烈震蕩起來。

在玄海界域通道四方,空間縫隙裂開,各有一個人影從中邁步而出。

立于北方者,乃是一個女子,容顏秀麗,英氣勃勃,紫色勁裝,一頭火紅赤發,雙眉仿佛兩柄滴血細劍,煞氣凜然。

立于東方者,則是一個青年,形容英俊,氣質沉靜,一襲紫色長袍,雙瞳一黑一白,交替變化,仿若陰陽轉動。

立于南方者,也是一個青年男子,身材高瘦,膚色黝黑,神情平和而又鄭重,目光認真而又堅毅。

立于西方者,卻是一個纖細少女,清麗絕俗,眉心處一點純粹潔凈的烏光靜靜閃耀,手中則倒持一柄黑色冰劍。

來者自然便是玄門之主林鋒座下親傳弟子,岳紅炎、楊清、李元放和洛輕舞。

他們到了這里,也不多說話,只是靜靜看著玄海門戶。

玄海中的絕皇玄殤,也沒有開口說話,冰冷威嚴的視線穿越虛空,落向分立四方的岳紅炎四人中央。

在那里,緊挨著玄海通道入口,經天長虹出現,橫亙于虛空中,也堵住了玄海入口。

一個身著白袍紫衣的青年書生站在金虹之上,正是朱易。

朱易淡淡說道:“絕皇,你若罷手,貴我雙方彼此便相安無事,你若要戰,我等奉陪。”

他說著,輕輕一招手,虛空中四個光團升起,在天地間閃爍。

岳紅炎四人分別向前踏出一步,各自邁入一個光團內,然后光芒便齊齊彌漫開來,匯聚成一片。

太極周天星斗大陣,自虛空中降臨,落在朱易的彼岸金橋之上。

朱易微微一笑,雙掌相合,然后便見一枚奇異的道果,出現在他面前!

那道果看上去無比玄妙,仿佛一個繁復至極,卻又簡單至極的奇異文字,難以名狀,不可捉摸,卻又仿佛以一字道盡了萬千道理變化。

像是世間最初的第一個文字,又像是窮盡一切道理,作為總結的最后一個文字。

太極周天星斗大陣,同岳紅炎四人身處的光團疊合在一起,在朱易催動下越發玄妙難測。

法陣接引星海之力,竟然直接又將整個玄海包圍,封鎖起來。

絕皇冷冷看著這一幕,沒有阻止,因為眼前不過才是剛剛開始!

就在玄海之中,兩個人影出現,每人身前一枚奇妙的道果。

一個高大昂揚的青年,周身氣血之力之強健,震動大千,身前一枚道果,看起來便仿佛虛幻氣團一般,難以描述其真實形狀。

絕皇見了,心頭微震,看著這枚道果,就仿佛看著自己從紀元開辟以來,目睹大千世界一步步變遷似的。

而在另外一邊,則是一個神情平靜漠然的白發青年,看似平凡至極,如同常人,但其人站在那里,卻令人生出恍惚難測之感。

白發青年身前一枚道果,看上去就像是一枚徐徐轉動的小小光輪,不存在于此間,不存在于此刻,無法用時間和空間給予具體定義,卻仿佛昭示了命運無常的玄奧。

石天昊和汪林同樣平靜的看著絕皇玄殤,注視著這個他們有生以來面對的最強對手。

造化童子與誅天劍陣,分別出現在他們頭頂。

汪林神色淡漠,不發一言,石天昊則微笑著向造化童子點頭致意:“有勞道兄了。”

造化童子同樣微笑還禮:“道兄客氣。”

說話間,玄海界域空間突然裂開,閃動金光不停咆哮的黑色海水滔天而起,與裂縫之中沖出的紅光劇烈碰撞。

那無窮無盡的天災地劫,此刻盡數籠罩在殷紅光芒之下,不斷湮滅這黑色的玄海海水,同玄海對沖,使得玄海海嘯聲都仿佛低落下去。

絕皇玄殤目光一凝:“冥海?”

萬千災劫所化之赤紅的冥海大潮,這時向著兩邊分開,一個英武男子仿佛帶來毀滅的冥海帝皇,從中緩緩走出,正是林鋒座下大弟子,玄門天宗當代宗主,蕭焱。

蕭焱平靜看著絕皇,淡淡說道:“絕皇,你要戰,那便戰,要見家師,卻是不用想了。”

“今日起,家師愿意見誰,誰方才能見到,家師不想見的人,便注定走不到家師面前。”(未完待續。)史上第一祖師爺 1480.不想見的人,注定見不到


上一章  |  史上第一祖師爺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