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末日樂園 >> 目錄 >> 1385 靠雙手吃飯

1385 靠雙手吃飯


更新時間:2019年09月11日  作者:須尾俱全  分類: 科幻游戲 | 末世幻想 | 須尾俱全 | 末日樂園 
末日樂園 1385 靠雙手吃飯
穿越小說吧!回到古代不是夢!

歡迎您,[]

小說搜索

熱門作者:

《》新游戲發布會1385靠雙手吃飯文/

這是防盜,正文快了

遠方的黑暗里,有一個小山丘似的陰影,正以極緩慢的速度一點一點地朝著自己的方向挪過來,瑪瑟立刻警覺地頓住了腳。

那個影子雖然龐大,可是速度實在是太慢了她放下急救箱,抱著胳膊等了好幾分鐘,那個巨大的影子才逐漸地接近了,在她眼前現出了原本的模樣來。剛一看清楚,瑪瑟頓時挑高了一邊眉毛“你這是在干嘛呢”

來人正是胡常在。

他的肩膀上搭著一條不知哪兒找來的繩子,繩子另一頭系在昏迷不醒的海天青身上,正一步一步地死命往前拽這情景簡直像一只小雞在拉一匹駱駝似的,累得胡常在氣喘如牛,眼珠子都鼓出來了“呼、哈幫、幫幫忙”

一抬頭,他倒先傻了“瑪瑟,你怎么搞成了這副樣子”

瑪瑟渾身上下幾乎沒有一塊好地方,不是繃帶就是藥水,簡直連本來的皮膚顏色都看不出來了。她無奈地嘆了口氣“剛才傷口太多了,我就先去醫務室處理了一下,拿了點我覺得可能用得上的東西。別擔心,都是皮肉傷倒是你陳今風被我殺了,可你拖著你的對手走,是個什么意思”

胡常在的目光一落到急救箱上,咕咚一聲躺倒在地,無力地擺了擺手“先、先給他治傷吧他和咱們有共同的敵人具體、體的,等我喘、喘勻了氣,再說”

既然他這么說了,瑪瑟也就拿出了酒精和針線,把海天青的創口簡單處理了一下。都弄完了,又喂了藥,她自嘲地用棉布擦了擦手上的血“自從來了綠洲,我都快成外科醫生了行了,就讓他在這兒睡著吧,剩下的只能靠他自己扛過來了。”

反正以海天青的體格來說,再往哪兒挪都費勁胡常在點點頭,這時遠處忽然響起了幾聲咳嗽,隨后有人低低地問道“是瑪瑟嗎”

二人抬頭一看,從夜幕里踉蹌著走出來了一個人,正是方丹。

方丹的皮膚上,覆蓋著大片大片的淤青,沒有什么傷口。只是她臉色卻差極了“太好了,可算找著你們了”話沒說完,身子竟就要往下滑。

胡常在眼明手快地一把扶住了,瑪瑟連忙過來替她檢查了一下,隨即吃了一驚“你的肋骨斷了起碼三根你怎么還能到處走,太危險了你的對手呢”

方丹擠出了一個虛弱而得意的笑“我還活著,他當然死了啊。”

說完她目光一轉,落在一旁海天青的身上,當時就嚇了一跳“啊這怎么回事”

胡常在連忙給她解釋了,方丹才將信將疑地閉上了嘴。瑪瑟為她又做了一些緊急處理,眼看著她的情況不適合再走動,二人干脆扶著她,慢慢地在海天青身邊躺下了。

“我們去看看小酒的情況,然后會馬上回來找你的。雖然外面沒有人,但你還是躲在海干部身邊吧”瑪瑟輕聲地說。

方丹點點頭,靠在海天青粗大得猶如小樹干似的胳膊上,神情漸漸放松了。

看她閉上了眼睛,瑪瑟二人不敢多耽誤,放開步子就朝干部樓趕去。

“看不出來,方丹也、也是很厲害的啊她是什么能力來著”胡常在一邊勉強趕上瑪瑟的速度,一邊喘著氣問了一句。

瑪瑟腳下一頓,詫異地回頭看著他“我不知道啊。你們兩個都在綠洲這么久,我以為你知道”

胡常在愣了愣,倒也沒放在心上等方丹好點了,問的機會多得是。

這樣跑了不到一分鐘,干部樓已經遙遙在望了。兩人一路飛奔所激起的煙塵,早就惹來了樓前幾個人的注意“一、二、三不對啊,這兒除了小酒怎么還有三個人而且小酒手里好像還提著個什么東西”瑪瑟疑惑地歪了歪頭。

雖然一個人手里到底是什么面對著三個人,但林三酒的樣子卻一點都不緊張;她遠遠地看見了瑪瑟的身影,甚至還轉頭朝她揮了揮手,喊了聲“瑪瑟你來了到這兒來”

伴著塵煙,瑪瑟滿腹疑問地在她身邊剎住了腳。

她看了看林三酒對面的三個人,其中那個羊角辮小姑娘和妖嬈女性,她都曾經打過照面,正是徐曉陽和小灰。另一個是個穿著一件白褂子的中年女人,一頭短發,瞧著很面生,她從來沒有見過。

想了想,瑪瑟還是問出了最關心的問題“兔子是在哪兒抓的,能吃嗎”

不能怪她,她已經28個月沒吃過肉了。

“老子不是食物啊你個傻x女人”盡管耳朵還攥在別人手里,但覺得自己同盟軍到了的棕毛兔,又恢復了它粗野的語氣“不要看我,滾遠一點”

“這怎么回事”瑪瑟也是第一次見到會說話的兔子,目瞪口呆地問了句,忽然想起一旁還站著人呢“還有他們是誰啊”

說著話的工夫,胡常在也上氣不接下氣地跑近了林三酒沒回答她,神色里帶了點鄭重地問道“大家都還好吧其他三個干部怎么樣了”

這話一問,對面的幾人也都豎起了耳朵。

“除了海天青之外,另外兩個都死了。”瑪瑟一抬下巴,余光瞥向了對面來意不明的三個人,見她們都變了臉色,這才低聲地補充了一句“方丹受的傷挺重的,現在正在和海天青一塊兒養傷。”

見林三酒神色一愣,胡常在急忙插了一句“這個我一會兒再解釋對了,小酒你呢不是還有兩個干部嗎”

“嗯,這個就是其中之一”林三酒抬起胳膊,晃了晃手里的兔子“來,打個招呼。”

兔子陰沉著臉不吭聲。

“原來大家傳說的兔干部,真的是一只兔子”胡常在驚叫了一聲。

“還有一個,在后面人事不知呢。”看著二人張大了嘴的樣子,林三酒聳了聳肩。

還不等瑪瑟二人有所反應,徐曉陽已經不可置信地哀嘆了一聲“你們人數又少,有人連體能都沒強化,我真想不明白你們到底是怎么打敗干部的”

“哦對了,”她好像這一句話終于提醒了林三酒,她沖對面抬抬下巴說“徐隊長剛才說她有一個請求,還有來得及說。既然你們也來了,就一起聽聽吧。”

徐曉陽聽了,垂下了眼皮,表情沉郁,此時看起來一點都不像個孩子了。她的目光在身旁的中年女人身上轉了轉,伸手拉住了她的衣角,忍不住低低地嘆了口氣說“我希望你們不要傷害我媽媽。”

“你媽媽”

徐曉陽點了點頭,羊角辮滑到了她低垂的臉蛋旁邊“我是白教授的女兒。”

幾人的目光立刻聚集在了那中年女人身上。徐曉陽的聲音,幾乎低不可聞“我媽媽她也是服用了高溫適應藥的一員,她本身沒有潛力值,所以也沒有進化出任何能力。但如果你們要傷害她的話,我就算死”

“原來她就是白教授啊”她的語氣剛剛堅決起來,就被林三酒愣愣地打斷了,“我們其實不認識白教授是誰你剛才要是不說,我還打算讓她走來著。”

徐曉陽迅速抬起頭,五官凍在了一個追悔莫及的表情上。

“既然知道了,我就不能輕易放她走了。起碼在把話問清楚之前不能。”林三酒有些歉意似的朝她點點頭,隨即轉過臉問道“你為什么豢養墮落種”

徐曉陽身子一顫,忍不住就要說話。白教授卻忽然輕輕拍了拍女兒的肩膀,止住了她的話頭。

她手里的棕毛兔楞了楞,隨即嗤笑了一聲“你在說什么胡話”

“走上這條路的時候,我就知道我必定要一個人走下去。”對面中年女人的聲音打斷了它,棕毛兔傻傻地望了過去。

白教授將目光投向了綠洲宿舍樓的方向,看了好一會兒,才輕聲地開了口“昨天,有幾個跟曉陽差不多大的孩子,第一次進了大棚。”

林三酒一怔,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

“他們馬上要學習生物知識了,所以由老師帶著,親手在大棚里種下了一些蘿卜。明天、下個星期他們等一段時間,這些蘿卜就會漸漸長大跟這些孩子一樣。”

白教授轉過了眼睛,輕輕一笑,幾道紋路在嘴邊深深地垂了下去。

“在那邊五棟樓里,正生活著一千六百人。他們有男有女,大多數都是青壯年,屬于他們的明天還有無數個綠洲是一個重建后人類社會的模型,而他們是人類延續下去的火種。”

深吸了一口氣,白教授的臉上浮起了一個溫柔的笑。“為了能夠保存下這些火種,為了讓人類能夠繼續繁衍下去,即使我永遠只能在黑暗里行走,我也沒有什么怨言。”

胡常在楞了楞,朝身邊的同伴們點了點頭,低聲說“她說的每句話都是發自肺腑的。”

“這和墮落種又有什么關系”

白教授的目光在他們身上轉了一圈“如果我說,綠洲之所以能有今日的規模,全靠墮落種呢”

對面三人一兔都吃了一驚,看著她說不出話。

“為什么會有人進化,這一點困擾了我很久。進化的就比普通人更優秀、更應該活下去嗎可是事實不是這樣的你們只是變異的一小部分,真正需要繁衍下去的,還是那邊普通的1600人。而我所做的,正是犧牲小部分,拯救大部分。”

徐曉陽緊緊抿住嘴唇,低下了頭。

“說起來很慚愧,但是拯救了綠洲人的大部分技術,實際上并不是來自于我。一個墮落種給了我抗高溫農作物的技術、給了我高溫適應藥、給了我水源采集的方式而他和他的同伴所需要的,只不過是一些自然進化人罷了。”

“很顯然,墮落種也是需要進化的而它們進化的方式,就是吸食進化人。”

她的語氣仍然輕柔,嘴角的笑也依然帶著幾分溫和的無奈;然而她的眼睛里,正亮起了一種越來越盛、近乎瘋狂的光芒。

半晌,才有人開口了。

“也就是說,你以綠洲的生活條件為誘餌,引來了無數自然進化者,然后就像那時對待我們一樣,都叫他們去墮落種嘴邊送死了”林三酒的聲音很低沉。

“這方面具體的事務,一向是由陳干部安排的,原來你們已經出過一次那樣的任務了啊”白教授點了點頭,望著他們誠摯地說“我代表綠洲同胞,感謝每一位自然進化人的犧牲。”

一直低著頭的林三酒,忽然爆發出了一聲怒喝“你這個白癡女人”緊接著,她就攥著一只拳頭,合身撲了上去。

與此同時,趴在海天青身邊的方丹,忽然動了動。她好像聽見了什么聲音,慢慢睜開眼,看著從夜幕里走出的那個人,她露出了一個笑“是你呀。我就知道你肯定會沒事的,一切都還順利嗎”末日樂園 1385 靠雙手吃飯


上一章  |  末日樂園目錄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