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誅砂 >> 目錄 >> 第五十四章 路過

第五十四章 路過


更新時間:2015年11月27日  作者:希行  分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家宅情仇 | 希行 | 誅砂 
誅砂 第五十四章 路過
章節目錄第五十四章路過

作者:希行

章節目錄第五十四章路過來自于

二年后,太和三年,初秋,山林初染。

鄂西一處山脈中一輛馬車并四匹馬正在在彎曲的山路上疾馳,因為山脈高大,暮色比其他地方來的更快。

看著越發高大險峻的山脈,為首的年輕男子勒住馬,焦急的面色上浮現幾分憂慮。

有兩個老漢背著籮筐正從山中走出來,年輕人忙下馬施禮。

“老丈。”他說道。

兩個老漢忙倉皇還禮。

“從這里穿過就能到荊門城是不是?”年輕人問道。

“是啊是啊。”兩個老漢忙點頭,還補充一句,“這里是最近的路。”

聽他們說最近,年輕人臉上浮現笑容。

“太好了。”他忍不住轉頭,“娘,我們能最快的趕到父親那邊了。”

車簾子掀起,一個中年婦人抱著一個三四歲的女童,聽到他的話,愁苦焦憂的臉上擠出一絲笑。

“好。”她說道。

好字才落,兩個老漢卻搖搖頭。

“不過,你們現在最好不要走,這天馬上就要黑了。”他們說道。

“是因為山路難行嗎?”年輕人問道。

老漢搖搖頭。

“路不難走,只是這山中惡狼多。”他說道,帶著幾分畏懼,“我們當地人都不敢天黑入山。”

有狼啊。

這也沒什么稀奇,大山之中總會有各種野獸。

“我們人多。”年輕人說道,“還帶足了麻油火把。”

“小哥,這狼可厲害呢,又極其奸猾,多少過路人都葬身山中。”老漢們提醒道,“可不敢冒險。”

年輕人看看前方,天色越發的暗,再看看車里的婦人女童,以及婦人身后擺著的藥箱。

他的父親正等著藥救命呢,別說耽擱一日。就是耽擱幾個時辰都危險了。

這山雖然大,但疾行的話半夜也就能穿過去了。這樣天一亮就能到父親所在了,他們已經費了很大心血才湊齊了藥,就差這最后一步了。

“多謝老丈。”年輕人說道,看向婦人,“娘,咱們多點幾個火把,疾馳穿過應該沒問題。狼最怕火了。”

婦人點點頭。

“好,聽你的。”她說道。

年輕人便招呼隨眾,立刻就拿出火把點燃,再次謝過老丈一行人向山中而去。

兩個老漢喊了幾聲無果只得搖頭。

“但愿他們好運吧。”

可是很快年輕人就知道自己沒有這個好運,似乎進入山中不久,天就一下子黑透了,縱然點亮了七八個火把,在山中的夜色里依舊是一點豆亮。

行進的速度越來越慢,而且隱隱的狼嚎聲不斷的傳來。四面八方,忽遠忽近,讓人不寒而栗。

“止哥兒。”婦人掀起車簾顫聲喊道。“要不停下別走了,不是說狼最怕火。咱們聚集在一起,將四周都點起篝火,這樣就不怕它們來侵擾了。”

“可是,娘,我們已經走了一半了,馬上就能過去了。”年輕人說道,“馬上就能見到爹了。”

“止哥兒,你爹已經很危險了,你要是再有個好歹。咱們一家誰都不能活了。”婦人哽咽說道。

“哥哥,怕。”女童也緊緊所在婦人懷里顫聲喊道。

年輕人看看天色。又看看身邊的隨從們,大家也都是面色驚懼,已經心生畏懼,行進的速度也會很慢,根本就不可能在天亮的時候走出去。

罷了。

“大家下馬圍成一圈點起篝火。”他說道。

眾人應和一聲忙布置起來,很快就搜集柴草點燃了兩堆篝火,本想多點幾個,無奈就近已經找不到足夠的柴火,再往遠處走又太危險。

“這些也足夠了,大家都烤火喝些酒暖暖身子。”年輕人說道,也壯壯膽。

一眾人剛坐下來,就聽的夜色里有馬蹄聲。

竟然還有夜行人?還是劫匪?

才松懈下來的眾人頓時又緊張起來,盯著聲音所在,沒有火把沒有光亮,一匹馬突然從夜色里冒出來。

在篝火的光亮映照下,能看到這是一匹紅馬,馬上一個裹著斗篷的人,手里只拿著一根木棍。

看到他們,來人也似乎有些吃驚,讓馬兒放慢了速度看過來。

夜風掀起她的兜帽,露出一張嬌艷的面容。

女子!

還是個年輕的女子!

在場的人都瞪大眼神情愕然。

女子從他們身邊漸漸走過,就在要收回視線的時候,抱著女童的婦人忍不住開口。

“這位大姐兒,這山里夜路危險,有狼,你還是下來避一避吧。”她說道。

年輕女子看向她,目光落在她懷里的女童身上。

女童還沒睡,正好奇又怯怯的看過來,視線相撞,立刻帶著幾分羞澀將頭埋進母親的懷里。

婦人看到那年輕女子軟軟的笑了,翻身下馬。

“好。”她說道,向他們走來。

她才下馬,那紅馬立刻撒丫子跑了,轉眼無影無蹤。

“哎呀馬跑了!”眾人忙喊道。

“不用管它,它是個膽小鬼,覺得這里危險了,就自己找安全的地方去了。”年輕女子說道。

她說的話每個字大家都聽得懂,但連在一起就聽不懂了。

它?馬兒嗎?膽小鬼?這里危險?

真是奇奇怪怪,不過這么一個年輕女子暗夜獨行也夠奇怪了。

“這里點著篝火,狼不敢來,最安全了。”婦人說道。

因為男女有別,年輕人沒好意思說話,還讓出位置起身去另一邊。

“這位小哥。”年輕女子卻喚住他。

年輕人面色微紅轉過身。

“你把你們的馬兒都牽過來,再過了一些。”年輕女子說道。

為什么?

年輕人愣了下,而且馬也不遠啊。

年輕女子將手里的木棍一揮。

“我來圈個安全的地方,這樣就不怕狼了。”她說道。

什么?

眾人再次愕然。

這女子沒毛病吧?

他們怔怔的看著那年輕女子果然揮著木棍在地上開始畫圈,圍著他們畫了一個大圈,又將木棍一頓,站在正中。

“好了。”她看向婦人,確切說是婦人懷里的女童,柔柔一笑,“不用怕了。狼進不來。”

是瘋子還是傻子啊。

眾人嘩然,可惜了這么好看的容貌。

“哎。快將馬牽過來,狼群就要來了。”她又說道。

年輕人到底不愿意反駁女子,對大家擺擺手。

眾人搖著頭將馬兒趕來圈子里。

“真是可笑,畫地為牢嗎?”

“再說,哪里有狼群?叫聲還遠著呢。”

有兩個男人一邊不情不愿的牽馬,一面低聲說道,話音才落就聽得女子拔高聲音。

“小心!”

伴著她的聲音。一聲低吼從一旁傳來,緊接著一條黑影撲過來一口咬住了他手里馬的脖子。

馬兒一聲嘶鳴瘋了一般揚蹄。

男人嚇的人都傻了,還是身旁的人動作快將他拖開,沒有被馬蹄踢飛。

一頭狼被摔在面前,緊接著一頭又一頭狼從夜色里跳出來,亮出白刺刺的牙,綠油油的眼閃著寒光。

什么時候竟然狼群過來了?

竟然無聲無息!

兩個男人都傻了。

“快來圈子里。”女聲再次喊道。

兩個男人下意識的就向回跑,身后幾頭狼躍起撲來,就在即將咬住他們的后背時。年輕女子一步跨出,將木棍在地上一頓。

“恒山之陰,太行之陽。盜賊不起,城郭不完。閉以金關。”她亮聲喝道。注1

眾人只覺得眼一花,就見撲過來的兩頭狼如同撞上墻一般慘叫著跌回去。

兩個男人連滾帶爬的回到了眾人中間。

他們心有余悸的回頭,看到兩頭狼竟然沒有再追過來,而是帶著幾分畏懼退避。

“是用棍子打了嗎?”他們不解的說道。

沒有人回答他們的話,大家都神情緊張,握緊了手里的棍子刀劍。

濃濃的夜色里一點點的亮起綠光,密密麻麻的似乎無數,依舊無聲無息,但腥臭氣遍布。

狼群!

狼群竟然不知不覺的將他們圍住了!

氣息幾乎凝滯。連女童都不敢發出聲音,在母親的懷里瑟瑟。

適才被撲倒的馬兒發出嘶鳴。但很快就沒了聲息,只聽到咀嚼聲撕扯聲,以及狼的低吼,血腥氣令人作嘔。

果然那老漢們說得對,惡狼兇猛奸猾,就算他們有這篝火,也擋不住這狼群一涌而上。

完了完了完了,今晚只怕尸骨無存了。

所有人遍體生寒,腦子一片空白,等死的恐懼反而讓他們變的麻木無知無覺。

可是,時間一點點過去,并沒有群狼一涌而來,偶爾有狼近前試探,但立刻就退開了,就好似他們前方立著一個屏障。

屏障?

他們的前方什么都沒有,只有那個年輕女子。

眾人的視線落在年輕女子身上,她背對著他們,手中握著一根木棍俏然而立,如同一座大山擋住了狼群。

不知道過了多久,腥臭氣漸漸散去,綠光也逐漸湮滅。

“好了。”年輕女子轉過身,“狼群退了。”

這就退了?

眾人呆呆的看著她。

“小娃娃。”年輕女子看向婦人懷中的女童,再次柔柔一笑,“不要怕,睡覺覺吧。”

女童呆呆看著她。

“你是神仙嗎?”她忽的問道。

年輕女子哈哈笑了。

“我不是神仙,我是過路人。”她說道,將手中的木棍拎起指著四周的一圈,“你們呆著這圈里,天明之后就可以趕路了。”

說罷轉身大步向前而去,不待眾人回過神人已經消失在夜色里。

眾人呆呆不敢動,一直等到天亮才緩過神,如果不是眼前散落的馬匹的尸骨,都要以為昨晚的事沒有發生過。

“快看。”有人指著地上喊道。

大家忙看過去,果然見地上一道用木棍劃出的線將他們圈起來。

“難道真的能畫地為牢隔絕了狼群?”眾人嘩然。

這簡直匪夷所思,但偏偏又是親眼所見。

如果不是這一道圈,他們現在就成了一堆白骨。

“見鬼了嗎?”

“啊呸呸,不是鬼,這是神仙。”

“或者是山里的狐妖,狐妖不是都特別漂亮嗎?”

眾人議論中,那婦人已經虔誠的跪地,對著山拜了拜。

“這次有菩薩保佑,你父親肯定也能無恙。”她含淚對年輕人說道。

雖然還在驚駭中,想到父親年輕人忙催促眾人趕路,隨著他們的離開,鄂西山中有神仙的消息也散開了。

而那個被當做神仙的年輕女子此時正行走在一道山路上,山路云霧繚繞,樹木蒼翠凝綠,其中隱隱可見一處道觀,恍若神仙境地。

年輕女子手中依舊拄著那根木棍,片刻之后停在道觀的門前。

門前已經等候著很多善男信女,見她到來也沒有過多關注。

畢竟來求見云陽道長的人每日絡繹不絕。

年輕女子卻沒有像他們這般安靜的等候,而是上前拍門。

這讓四周的人有些不滿。

“年輕人,你不知道云陽子的規矩嗎?不能驚了神仙門,有緣自然會開山門。”一個老者語重心長說道。

年輕女子對他施禮道謝。

“我是來問個事。”她說道。

誰不是來問事啊,眾人給她一個白眼。

年輕女子似乎無察覺,依舊再次敲門。

門應聲開了,開門的小道士神情不悅。

“干什么?不是說…咿。”他話一半眼睛一亮,看著年輕女子,“您是小仙姑?”

年輕女子一怔,旋即又一笑。

“我是謝柔嘉。”她說道。

淚目,尾聲寫不完,只能分兩章。

明天再寫大結局交代他們的事。

注1:葛洪《抱樸子.登涉》避虎狼之方。“以左手持刀閉氣,畫地作方,祝曰:恒山之陰,太行之陽,盜賊不起,城郭不完,閉以金關。”

葛洪東晉道教學者、著名煉丹家、醫藥學家。三國方士葛玄之侄孫,世稱小仙翁。(未完待續)

(梧州中文臺)

《》僅代表作者希行的觀點,如發現其內容有違國家法律相抵觸的內容,請,我們立刻刪除,的立場致力于提供健康綠色的閱讀平臺。

,謝謝大家!


上一章  |  誅砂目錄  |  下一章